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53章 千叶千影(下)

第1553章 千叶千影(下)

  这个世上,绝对不曾有人想过,也不会有人相信……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竟会出自梵帝神女之口。

  如果说,她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,很大一部分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父亲而活。

  那么现在,乃至以后,她人生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执念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弑父!

  为此,她可以不惜一切……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!

  云澈眯眸看着千叶影儿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他如此直视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。上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惊鸿,他感觉自己几乎要被吸入一个沉沦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,所以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开了视线,并严令她以后绝不可在他面前取下面罩。

  恍惚间,那一个万花丛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翠绿竹屋,曾有另一个如仙如梦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和他说过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个声音却已太过遥远……以后,也只会存在于梦中。

  “没错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容貌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筹码,这个世上,应该没有男人可以抗拒。”云澈似笑非笑,他看着跪在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即使经历了绝境、逃亡、怨恨和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侵蚀,她依旧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足以让任何灵魂为之堕落沉沦:“我很好奇,既然,你已经决意为了报仇,甘为他人玩物,那你为何不选择南溟呢?”

  “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我,不过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孤魂野鬼,而南溟,坐拥当世仅次于龙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南溟神界,综合实力也彻底压过失了三梵神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,以他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迷恋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未尝不能让他逐渐变成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复仇工具,还不用沦为人奴。”

  千叶影儿没有任何迟疑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:“他……不……配!”

  “这么说来,我配?”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怔了一下。

  她宁为云澈之奴,也绝不愿为南溟之后。潜意识里,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帝根本不配染她半指,但云澈……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怔然之后,她回答了一个字。

  “呵呵,我很喜欢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”云澈笑了起来,他缓步向前,站在了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站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近,身体几乎触碰到了她精巧的【逆天邪神】鼻尖,他伸出手来,抚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螓首上,手指轻轻绕起几缕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丝:“将梵帝神女变成一个永远听话的【逆天邪神】玩物,着实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难以抵挡的【逆天邪神】诱惑。”

  “……”以往,别说碰触到她,若有人敢离她如此之近,早已化作飞灰。千叶影儿没有抗拒,没有挣扎,唇间发出有些涣散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我只有一个要求……将来,你将千叶梵天踩在脚下时,要交由我来手刃!”

  她这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哀,她和母亲的【逆天邪神】仇恨,都必须以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来偿还……为此,没有什么不可牺牲,没有什么不可接受!

  说完,她认命的【逆天邪神】闭上眼睛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已根本不重要。因为马上,她便会彻底沦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傀儡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玩物,纵然他将来无法做到,她亦不会有任何反悔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沉下心魂,静待着云澈给她种下奴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却没有感觉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魂力侵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灵缓缓向下,有些泛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尖划过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额头,划过她从未被任何男人触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,最后落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巴上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螓首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轻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,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无比之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视。

  “你,难道就不想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亲手弑灭那个将你一生变成笑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吗!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忽然变得无比低沉阴暗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缓缓低下,两人面孔不过半尺之距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,却再没有了方才四溢的【逆天邪神】淫邪和贪婪。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一声惨笑:“我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半废之人,若我自己能做到,哪怕有丁点希望,又岂会甘为人奴!”

  “不,你可以。”云澈沉声低语:“我可以修复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并让你拥有曾经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超越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”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没有言语,没有动容,显然,她无法相信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缓缓收回,双臂伸出,左手白芒闪耀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流转着生命神迹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神光。而右手……一点赤血,却释放着浓郁到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,如一个微小,却足以吞噬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深渊。

  “区区半废,要修复,简直易如反掌。而这滴魔血,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所留。它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源血!”

  “……!!”千叶影儿眼眸剧动,看着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,那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无法用任何言语形容,亦超脱所有认知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。

  云澈在笑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千叶影儿现在看不懂的【逆天邪神】笑。

  千叶影儿……世间被冠以神子神女之名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才无数,但若世间只有一个神女,那唯有“梵帝神女”无疑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之高,东神域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可及。短短不到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元,她已有了至境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认知,而被废掉梵神神力,她依旧有着中期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玄力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纵无梵神神力传承,她也能以不到千岁之龄,便修成中期神主。

  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天赋,在三方神域都堪称旷古绝今,足以将“史上最年轻神王”洛长生踩在地上摩擦几千个来回。

  神主至境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认知、无与伦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天赋、所有玄功尽皆被废、极度利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狠辣绝情、化为余生执念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仇恨……

  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完美!

  这个世上,还有比这更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吗!

  “你要把……这滴魔帝源血给我?”千叶影儿问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金瞳,亦被映成漆黑之色。

  魔帝源血,当年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都断然不敢奢望。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有何资格,有何筹码得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赐予。

  “对啊。”云澈道:“这个世界上,没有比你,更适合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了。”

  “……你和我说这些,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让我更加心甘,以免被种下奴印时抗拒吗?”千叶影儿低冷一笑:“大可不必!”

  “奴印?呵……”云澈颇为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你就那么想成为他人之奴?曾经蔑视一切,连南域第一神帝都不屑一顾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,现在居然巴不得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玩物……千叶影儿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已经这么卑贱了吗?”

  “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千叶影儿目光凝寒。

  “我会修复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并助你融合这滴魔帝源血,传授你远古魔功,让你永堕为魔!”

  永堕为魔……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断然不可能接受,但,对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她而言,若能因此拥有超越曾经,可以亲手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她岂会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抗拒。

  “但代价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奴印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今天开始……成为我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工具!”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和黑暗依旧在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闪耀:“你以我为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工具,我亦以你为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工具……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平!”

  千叶影儿看着他,想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里找出戏谑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分,但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暗,她冷笑了起来,笑意冰冷而嘲讽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幼稚愚蠢!不下奴印,你就不怕我将来足够强大之后反制于你!到时候,你就算想再给我种下奴印,都绝无可能了!”

  “嘿……”云澈嘴角咧起,连微露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都透着一抹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森然:“我能让你拥有超越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和力量,也能让你一夜之间一无所有……你信吗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绝非虚言。他会给予千叶影儿那滴魔帝,但断然不会授她【黑暗永劫】。

  “魔帝源血,我最多,只可融合两滴,但劫天魔帝离开前,却留下了三滴,你可知为何?”云澈继续道:“因为要将魔帝源血在最短时间内完美融合,需要一个上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炉鼎。这三滴魔血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给炉鼎所用!”

  “体质、天赋绝佳,又有着最纯净原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这个世上,再找不到比你更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炉鼎!”

  云澈毫无遮掩的【逆天邪神】将之说出:“而我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力量,还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脑子……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万事以我为先的【逆天邪神】傀儡,懂吗!”

  这一次,千叶影儿终于剧烈动容。云澈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,已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耀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最深处,她缓缓抬眸,目光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惊悸,一如当年锁着云澈喉咙给他种下梵魂求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。

  “你不会后悔。”

  短短五个字,不带任何情感,更没有半句诸如“永世效忠、绝不背叛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毒誓,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“很好。”云澈俯视着她:“从今天开始,你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,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以‘云’为姓,‘千影’为名。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问询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决定。

  “千叶影儿已死,现在世上,唯有云千影!”她平淡低语,舍弃姓名,竟无法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带起任何波澜。

  “千叶”二字,曾为信念和荣耀,如今,唯有怨恨和耻辱。

  云澈右手攥起,黑芒消逝,闪烁着浓郁白芒的【逆天邪神】左手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,按在了云千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,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之力如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洪流涌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直至玄脉。

  千叶梵天既要千叶影儿永无翻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那么摧其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自然非同寻常……绝对不会有任何修复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西域龙后。

  但,修成完整生命神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认知之外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上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!

  两个为世所弃,被仇恨吞噬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,在北神域一个名为东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,从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敌,变成了对方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工具。

  没有人知道,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……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从这一刻开始,埋下了一颗无比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