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52章 千叶千影(中)

第1552章 千叶千影(中)

  茫茫北神域,没有任何云澈相识之人,到了今天,他才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踏出了第一步……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在这个世界不应该存在。

  而这个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主人,更绝无可能出现在这个地方。

  但……

  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现身,那个气息似有察觉,随着地面和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震荡,近半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城一瞬间从中断裂,所有阻挡在两人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障碍,无论生物死物尽皆湮灭,一个黑影从天而降,落在了宫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。

  落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女子。

  她一身便于匿踪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,染满着沙尘和伤痕,却依旧无法掩下她躯体过于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美感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丝呈现着华贵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比云澈印象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暗淡了许多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覆着一个黑色半面……遮蔽容颜,早已成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习惯。因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太过于绝艳完美,美到足以倾天祸世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上天对她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,亦成为她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祸患。

  纵容颜被遮,那如珠玉雕琢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巴与唇瓣,依旧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近乎虚幻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云澈相识之人……一个在他认知中,没有任何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千叶影儿!

  云澈看着她,她看着云澈……周围声响大作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宫城护卫、玄者蜂拥而至,东寒国主亦带着一众东寒卫匆匆到来,整个王城如临大敌,但两人却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动不动,如被定身。

  云澈和千叶,一个,曾被对方种下梵魂求死印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;一个,曾被对方种下残酷奴印,尊严丧尽,成为一生之耻。

  他们都恨极对方,恨不能亲手将之挫骨扬灰。

  他们一个曾是【逆天邪神】世所赞颂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神子,一个是【逆天邪神】立于当世之巅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,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人,却都遭到了最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叛,又都被逼到了北神域这片黑暗之地。

  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版图虽远小于其他神域,但毕竟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数千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方神域,浩瀚无比。

  但就在这浩渺北神域,他们却相遇了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宿命,又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老天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奇玩笑。

  砰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攥起,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在他全身耀起,又快速染成了一层逐渐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。

  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将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寒薇,还有匆匆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城玄者全部狠狠震开。

  千叶影儿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拥有堪比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哪怕提升到极限,也不可能对她造成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和影响。但,随着气流的【逆天邪神】暴动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晃。

  她看着云澈,一直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终于,她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,但掌心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……缓慢凝聚的【逆天邪神】魂晶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魂晶在她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逐渐成型。完全成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再次一晃,美眸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闭合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倒下……就这么昏死了过去,再无声息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她摧破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城,还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尸体。

  东寒国主到来,看到这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入侵者忽然昏迷在地,心中陡松一口气,大吼道:“拿下!”

  东寒国主一声令下,一众东寒卫迅速向前……但,他们前行几步,便全部定在了那里,脸上露出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惧,再不敢向前。

  云澈全力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,岂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所能承受。

  东方寒薇不断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她小着声音,试探着问道:“云前辈,这个人……莫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相识之人?”

  云澈没有回答,他抬步走向千叶影儿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收敛。

  一直近到只有几步距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动。

  昏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弱不堪……虚弱到了云澈都能清楚探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步。

  一个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在何种情境下会忽然昏迷?或者,是【逆天邪神】躯体、灵魂遭受了难以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创,或者,是【逆天邪神】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困顿绝境后精神忽然松弛。

  这个世上最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千叶影儿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之一……她竟出现在了北神域,竟会在他面前忽然昏迷。

  他手指一点,千叶影儿昏迷前所凝聚的【逆天邪神】魂晶落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一段来自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映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。

  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消散,云澈抓起千叶影儿,身影一晃,已将她带入修炼室中,门和结界同时闭合。

  所有人面面相觑,但无人敢追问什么。

  ————

  千叶影儿昏迷了很久,而就连她昏迷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都呈现着一片灰暗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睫微动,短暂沉寂后,她美眸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睁开,折身而起,目光所至,一下子对上了云澈那双无比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千叶影儿身体定格,刚刚涌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也缓缓沉下……她曾在云澈身边为奴,熟悉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眼神,但此刻,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还有眼神都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,明明熟悉,却又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陌生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逐渐起伏,面对云澈……她缓缓屈膝,跪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“帮我……报仇。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很轻,但其中所蕴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空间为之骤凝。

  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跪过云澈,但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被种下奴印之时。

  而现在,这个有着世间最高身份,最傲尊严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女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跪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“帮你报仇?”云澈嘴角咧动,似可笑,似嘲讽:“帮你杀千叶梵天吗?”

  “你一定可以做到。”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在发抖:“这个世上,也只有你……可以做到……”

  那日,她被古烛送离梵帝神界后,便开始了竭力逃亡。她梵神神力溃散,又被千叶梵天毁了玄脉,更彻底失去了匿影之力,以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她无论逃亡哪里,都会有被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。

  唯有北神域!

  千叶影儿绝非轻易认命之人,她毅然踏入了北神域……时间上,还要先于云澈。

  但,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毫无驾驭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,在这处黑暗之地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和玄力每一个瞬间都在被黑暗气息所吞噬。而为了彻底摆脱追杀,她不得不竭力深入……越是【逆天邪神】深入,这种吞噬便会越快,越残酷。

  加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本就被千叶梵天所重创,处在玄气逸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在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,每一天,每一刻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噩梦。

  而支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斥满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恨……以及,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执念与那抹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:

  云澈!

  玄脉被毁,她永无可能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报仇。而这个世上,除她之外最有理由杀千叶梵天,未来也最有可能杀死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

  她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了何为恨满乾坤……或许,她比世上任何人,都明白被世所负,惨失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心里会滋生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戾和魔鬼。

  如果,他能逃脱三方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,那么北神域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有可能逃往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他继承着邪神神力,未来所能达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上限,必定超过当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而这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不为世所容的【逆天邪神】潜因。拥有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在北神域亦可成长,给他足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将来,必有杀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!

  曾辱踏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,她恨不能挫骨扬灰之人,竟成为她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和奢求……何其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哀讽刺。

  她本以为,在茫茫北神域寻找云澈,定如大海捞针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或许都难以支撑到那一天。

  但,就在不到一天前,在这片名为东墟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土地上,她竟然听到了“云澈”这个名字。

  “呵,”云澈冷笑:“可笑,这个世界上,我最想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之一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。你居然求我帮你?给我个理由!”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魂晶,清楚记录了一切。她为救千叶梵天而甘弃所有尊严,却反因此,而被千叶梵天所弃……更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得知她一直最为敬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害死她母亲之人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生,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控于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棋子!

  背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背叛……堂堂梵帝神女,竟会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,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悲可笑!

  “混沌之壁前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救了你。”千叶影儿道:“若非我以空幻石将你送走,你已死在夏倾月剑下。”

  “这个理由,不够!”云澈冷冷道。

  千叶影儿缓缓闭目,幽幽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请你……重新赐予我奴印,我愿永远……为你之奴!”

  她梵魂已失,再被种下奴印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永恒的【逆天邪神】奴印……永不可解!

  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她……主动求被“赐予”奴印。

  云澈看着她,忽然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冰冷,无比狂肆:“哈哈哈哈……曾经一切都不放在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竟卑贱到主动求为人奴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精彩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……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哈!”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和指节无比惨白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,却直直的【逆天邪神】盯视着云澈,没有刹那偏移。

  “不过,可惜啊……”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字字嘲讽:“你已经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威凌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被你父亲亲手打断腿的【逆天邪神】丧家犬!你玄功尽失,玄脉半废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修为已落至神君初期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连杀我都做不到,以你为奴,又于我何用?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。”千叶影儿手臂抬起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将自己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半面取下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展露出了曾经让他一眼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仙颜。

  那一刹那,整个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线一下子变得黯淡。

  “‘龙后神女’,天下无人不知。”那双足以让天地、星辰、万花尽皆失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直接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姣美玉唇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,都如雨烟般梦渺凄美:“身为男子,你难道就不想……让世间所有男人痴慕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神女’,成为只属你一人,可任你亵玩的【逆天邪神】玩物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