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51章 千叶千影(上)

第1551章 千叶千影(上)

  如果此时,有一个与云澈相识之人立于此处,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,这个将鲜血和恐惧洒遍寒昙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男子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曾经为东神域所赞颂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子。

  暝枭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怂包,也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聪明人。云澈杀了他最看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子,杀了护宗老祖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下跪,第一个毒誓效忠、

  他一开口,其他人也再不敢沉默,纷纷附和。陨阳剑主和暝鹏老祖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场就在眼前,云澈要碾死他们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和踩死几只蚂蚁没有任何区别。

  可笑他们之前竟想着几人联手,没可能对付不了一个外来狂徒。

  他们更清楚,他们现在之所以还活着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们对云澈有用……在他离开东界域之前,想要活命,就只能仰其鼻息,做一个对他有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“你们每十年,向界王宗门供奉多少魔晶?”云澈看着前方,冷冷说道。在他说话之时,连风啸都完全停滞。

  “界王”二字让所有人眼神微变,暝枭抬头,惶然道:“回尊上,每十年……四百斤。”

  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晶,本质等同其他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晶,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中深蕴着颇为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。作用和玄晶完全相同,可用来筑阵、炼器、修炼,以及作为货币。

  四百斤的【逆天邪神】顶级魔晶,在这一方天地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文数字。

  “给你们三十六个时辰,每宗送三千斤魔晶至东寒王城,若晚于三十六个时辰,或少于此数……”云澈眼睛微眯:“我会亲自上门去取!”

  云澈之言,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。九大宗每年供奉大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魔晶也才四十斤,而云澈一张口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千斤!

  “这……”哭魂太长老抬头,悲声道:“尊上,三千斤魔晶实非……实非我等所能承受,可否宽限……唔啊!”

  他话音未落,身体忽然被一股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阴风带起,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,喉咙已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牢牢的【逆天邪神】锁住……他瞪大眼睛,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幽黑眼瞳,犹如深不见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深渊,足以瞬间噬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存在。

  “看来,我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你没有听懂。”云澈缓缓低语,紧锁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升腾起渺渺黒雾。

  黑雾之中,哭魂太长老无法挣扎,无法发出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释放出浓浓的【逆天邪神】哀求,但马上,哀求转为绝望,再化为灰暗,最终,连灰暗都连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消失殆尽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松开,指间溢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几缕散碎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烟尘。

  “三……三千斤,恹星楼定会在三十六个时辰……不,二十四时辰内奉上!”恹星楼主惶声道。

  “哭魂太长老竟枉顾尊上赦命大恩,当受重惩,死有余辜!属下会马上传音哭魂观主,让其将魔晶如数奉上,若冥顽不灵,再……再交由尊上处置。”暝枭每说一个字,都会大汗淋淋。

  众神王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拼命俯首应和,再无一人敢有半句违逆之言。

  “通知陨阳剑域,让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新剑主三十六个时辰内,带着五千斤魔晶,和五十把藏剑来宣誓效忠,或者,他们也可以选择灭门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与陨阳剑域距离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碎月观主连忙应承。

  恃强凌弱,这种人,曾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最为鄙夷之人,他若见之,往往会多管闲事出手相救。

  但现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作所为,却比以往任何所见之人都要阴狠卑劣,都要绝情彻底。

  “滚吧。”云澈冷声道:“你,留下!”

  气息所指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暝枭。

  众神王如闻大赦,冷凝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液都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翻腾起来,他们慌忙叩首拜谢,然后拖着满身伤痕,一个接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匆忙离开……哪怕踏出了寒昙山脉区域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腿依旧在不断发颤。

  空气中荡动着浓烈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腥味,不知要多久才能散去。

  暝枭上身趴伏,头颅顿地,全身肌肉都死死绷紧,其他人都走了,唯有他被留下,云澈不开口,他一个字都不敢主动问。

  “北神域共有三王界,两百上位星界。”云澈道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很低,而且限定了范围,唯有暝枭一个人可以听到:“我要它们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信息……完整,懂吗?”

  “明……明白。”王界和上位星界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唯有仰望,没有任何资格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但暝枭岂敢说半个不字。

  “另外,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件事。”云澈继续道:“下至中位星界,上至王界,年龄千岁之下,修为神王之上,且未嫁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我要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、出身、所在……还有所有能探知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”

  “你有十五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听明白了吗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一定不会让尊上失望。”暝枭信誓旦旦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神王以上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至少神君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!而年龄千岁之下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整个北神域,都没有几人。

  而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哪一个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名声耀世,哪一个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族之长连仰望都没有资格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之神女。

  他不知道云澈为何提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更不敢问。

  但,云澈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重任”单独交给他,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“认可”。

  暝枭带着满身血迹和冷汗离开,云澈交代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他一个字都不敢忘。

  九大宗,他们傲然而来,却要丧尽尊严,才能苟得性命离开,今后,更不知何时才能摆脱这个忽然而降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,在那之前,他们唯有认命和臣服。

  他们心中除了恐惧,还有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凉。

  但,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现在。

  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,将来……甚至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那么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将来。最先匍匐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,竟成为他们毕生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荣耀,恨不能流载万世。

  ————

  寒昙峰一战,如在东界域降下一个持续轰震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闷雷。

  数日过去,寒昙峰被一阵暴雨淋过,但依旧未能将血色和血气冲刷,再无人敢靠近寒昙峰,每次远观,都会不寒而栗。

  东寒国也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。

  原本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界域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国域,但这段时间,东域诸国、各大势力争相携重礼而至,原本稍有嫌隙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日夜兼程,屁滚尿流而来……就连那些东寒国以往绝对招惹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势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匆匆赶至,见到东寒国主第一时间行以重礼。

  这些时日,东寒国主每日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处在梦境之中。

  一切,都只因云澈留在了东寒国。

  不断有人极其隐晦、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从东寒国主那里探听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以及他和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东寒国主都只能苦笑摇头……他压根不知道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历,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留在东寒国。

  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之下,不到三十六个时辰,八大宗都不惜掏空家底,由各宗宫主亲自携三千斤魔晶奉于云澈。

  而陨阳剑域,他们无比匆忙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定新剑主,然后第一时间极速奔波,将整整五千斤魔晶奉于云澈……但却并没有见到云澈,便被直接赶离。

  曾经主宰东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九大宗被一个天降之人无比残暴狠绝的【逆天邪神】踩踏,东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都为之蒙上了一层厚厚的【逆天邪神】阴霾。与此同时,所有人也都想到,闹得如此之大,大界王那边不可能没得到消息。

  在东墟界,他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宰。

  云澈想要为主东界域,踩下九宗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,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得到大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可!

  无人怀疑,用不了太久,大界王就会遣人到来东界域。

  而在之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不仅成为东界域最让人惧的【逆天邪神】凶名,更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传播至整个东墟界。

  毕竟,能以一己之力灭杀两个十级神王,这在中位星界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足以让举界震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时间缓慢流转,十几日后,东界域似乎平静了少许,云澈也再未现身过,他每日都沉浸在黑暗永劫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中,一边领悟着魔帝魔功,一边无声融合着劫渊之血。

  融合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中,不仅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和灵魂,也越来越趋近于一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魔。

  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短短十几日,但那一团浑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世界似乎又清晰了很多。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境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在此,也会为之惊然。但云澈依旧觉得不够。

  或许,对他人而言,用万年时间完全修成黑暗永劫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奢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迹,但对云澈来说,别说万年,千年……百年,他都等不了!

  洒满寒昙峰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心中仇恨暴戾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泄……但发泄过后,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恨与戾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减少。

  因为他血染的【逆天邪神】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座渺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昙峰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东神域!

  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室,东方寒薇一直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守在门外,日夜不敢离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吩咐,她会马上照办,云澈不主动出声,她绝不敢打扰。

  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隐约能感觉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东方寒薇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中满是【逆天邪神】迷茫和无措。所有人都确信云澈和东寒国一定有什么渊源,但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清楚……完全没有。他会留在此处,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随手所择之地。

  也不知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幸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幸。

  轰!!

  远方,王城城门方向,忽然传来一声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爆鸣,浑噩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寒薇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……爆鸣之后,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混乱之音。

  “怎么回事!”东方寒薇迅速拿起传音玉,但回答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一声死亡前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。

  东方寒薇脸色惊变……现在,东界域无人不知云澈就在东寒王城,却有人胆敢强闯,还下如此杀手,难道……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了!?

  轰!!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轰鸣响起,整个宫城都为之轻微震荡……东方寒薇脸色再变,她修为虽然浅薄,但亦能感受到城门方向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灵压。

  这股灵压对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,竟完全不下于那一日寒昙山脉,忽然爆发赤色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

  原本向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停止,东方寒薇匆忙回返,冲到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室前,再顾不得其他,分开结界,拉开门扉,她急声喊道:“云前辈,大界王……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来了!”

  她眼前黑影一晃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中走出,东方寒薇软绵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脯顿时满满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她向后一个趔趄,双臂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在胸前。

  云澈抬头,看向城门方向,感受着那个似熟悉,似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眯了起来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