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50章 残杀
  轰隆隆……轰隆隆……

  寒昙峰在颤抖,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也都在颤抖。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风卷动着每一个角落,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剑威,暝鹏老祖的【逆天邪神】覆世威压,都被这股风暴摧灭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影无踪,天地之间,仿佛矗立着一个忽然苏醒的【逆天邪神】上古魔神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变得卑微如尘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暝枭面白如纸,声音发抖,和先前不同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直接施加于灵魂之底,止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与颤栗。

  陨阳剑主眼瞳扩张到最大,连握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都在剧烈颤动,看着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平生第一次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和感知。

  那一个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暴涨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险些碾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之躯!

  “你……”陨阳剑主颤栗出声,他想到了什么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他毕生认知唯一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:“禁……术!”

  云澈嘴角微咧,他手臂伸出,在陨阳剑主陡然收缩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之中,向他缓缓伸出一根手指,然后……轻轻一弹。

  嚓!

  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,一瞬间辐射到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。

  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之下,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慢了十分之一个刹那,他大骇之下,陨阳剑本能横转,短暂沉寂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和剑意在身前猛烈爆发。

  砰!!

  一声闷响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震荡的【逆天邪神】陨阳剑主眼前一黑,身影一瞬倒退数十丈,握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在颤抖中一片麻木……

  再度收缩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带着一抹狞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面孔,他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,刚才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弹指之力!

  而这时,天空一暗,寿元已有数万载的【逆天邪神】暝鹏老祖气息也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乱了,他发出一声长啸,百里飓风当空席卷,这一次,风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怒嚎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狂暴,它在沉降间急剧收缩,转瞬之间,化作了一道和先前一样,却明显更加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风刃。

  哧啦!

  黑暗风刃切裂空间,直扫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。

  云澈依旧面对陨阳剑主,没有转身,仿佛并没有察觉到黑暗风刃的【逆天邪神】迫近,霎时,黑暗风刃已近在咫尺,再没有任何避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暝鹏老祖见状狂喜,本该沉着如老木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在这时发出一声有些狰狞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嚎:“死吧!”

  黑暗风刃所到之处,空间被层层摧成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,而这时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陡然向后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手掌,直接抓向那方才几乎连苍穹都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风刃。

  嚓!!

  手掌与黑暗风刃碰触,黑暗风刃却没有贯穿而过,甚至没有力量爆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定格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掌间,随之,它如一根被遏住七寸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长蛇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之中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、挣扎,发出阵阵刺耳的【逆天邪神】悲鸣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论如何,都无法挣脱。

  本欲趁机一剑刺向云澈陨阳真人看着这一幕,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呆在了那里,动不动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猛一收拢。

  一声轻响,由百里风暴所凝,来自暝鹏老祖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风刃,在云澈收拢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间瞬间碎灭,化作破碎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烟尘。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”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软倒在地,这个平日里威风八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暝鹏族长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和灵魂无不惊骇欲碎。

  云澈身影一晃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彻底消失在了那里……而下一瞬,他已如鬼影般出现在暝鹏老祖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缠绕着赤黑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猛然坠下。

  轰隆!!

  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暝鹏老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七窍喷血,云澈身体再转,已落在他左翼之侧,双手同时抓下,一道黑光瞬间贯穿了暝鹏老祖的【逆天邪神】左翼。

  嘶嚓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这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这辈子听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声……那一刻,所有人都仿佛觉得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。

  平生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声,伴随着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平生所见最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暝鹏老祖那长达五十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巨翼,被云澈以双手……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撕下!

  那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叫声,凄厉到惨绝人寰,当空倾洒的【逆天邪神】赤血,在寒昙峰下起了一片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暴雨。

  但这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结束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再转,直踏右翼,那一双有些苍白,对暝鹏老祖而言不啻来自地狱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在乍闪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下,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右翼也残忍撕下。

  对暝鹏一族而言,那一双巨大鹏翼是【逆天邪神】象征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命。两翼皆失,摧毁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翼,更彻底碾碎了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和信仰。这个深隐多年,实为东界域至高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暝鹏老祖,他所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吼响彻万里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与绝望。

  轰!!!!

  最后一拳,云澈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了它残破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上。

  而这一击之下,意志完全崩溃的【逆天邪神】暝鹏老祖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抵御和挣扎,任由那股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涌入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将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残躯毁得千疮百孔……对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他而言,死亡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解脱。

  哗——

  双翼还在淋血坠落,暝鹏老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已破开成千上万个空洞,血雨交叠着血雨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淋落,令人作呕的【逆天邪神】腥臭味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快速铺满着整个寒昙山脉。

  暝鹏老祖……死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状,比他平生所见、所闻、所行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死亡,都要凄惨。

  云澈从空中降下,逸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发黑衣上不染丝血。

  轰!

  轰!

  暝鹏老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双巨翼一前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坠下,震起百里血尘,而云澈下落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方向陡转,五指成抓,直取陨阳剑主。

  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基本可以用肝胆破裂来形容。

  面对忽然迫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方才剑威凌天,身为东界域剑道第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出剑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缓慢艰涩,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意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混乱不堪。

  云澈曲张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与陨阳剑碰撞,却没有哪怕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阻滞,陨阳剑……陨阳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魔剑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爪下如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晶层层碎断,从剑尖到剑身,再到剑柄。

  咔咔咔咔咔咔……

  云澈手掌所至,碎刃崩飞。随着剑柄也完全碎灭,云澈鹰钩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已抓在了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腕上,“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闷响,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袖崩成碎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也猛然失色。

  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自己配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?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传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,每一个字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冰冷不屑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。

  面对云澈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他和暝鹏老祖,两大十级神王竟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微不堪,回想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……那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这一生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滑稽不堪,最羞耻无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

  陨阳剑碎,粉碎的【逆天邪神】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秉承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信念,随着云澈五指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开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如一断朽木般向后倒去,重坠在地,双目看着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空洞,毫无色彩。

  直到死,他都不知道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又为何如此恶毒狠绝。

  云澈一脚踏地。

  “轰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爆鸣,陨阳剑主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直接化作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齑粉,威震东界域千年,被无数玄者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就这么被如此轻易、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碾杀,陨阳剑碎,尸骨无存!

  云澈说过,他只有一次机会,不臣服,便唯有死!

  呼……呼……

  寒昙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乱了,大大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席卷着,那一阵比一阵刺鼻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腥气息让见惯了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都全身瑟缩,胸腔翻江倒海。

  东方寒薇拼尽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才勉强没有昏厥过去,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到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。

  她年纪虽小,但身为东寒公主,她亲眼目睹过很多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,但,她从未见过如此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……明明可以轻易诛杀,却撕其双翼,再摧毁其躯,让血雨淋山;明明已死,却毁其尸身,连一丝骨屑都不予留下。

  他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?是【逆天邪神】享受这种残虐暴凌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魔鬼吗!

  两大十级神王被一人碾杀,本该惊世骇俗,撼声连天,但,弥漫在寒昙山脉,呈现在所有人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恐惧和颤栗……暝鹏老祖和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死,绝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在场,亲眼目睹一切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。

  这一刻,他们都隐约看到,一股无比森然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,黑压压的【逆天邪神】覆在了东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之上。

  在被染成浓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昙峰顶,云澈缓缓转身,在他目光扫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八大宗主、太长老如被毒刃刺魂,身体全部一抖。

  噗通!

  暝枭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地,双膝砸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度之大,几乎要撞碎膝盖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也重重砸地,整个上身完全贴在了铺满他老祖之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上:“暝鹏一族,愿誓死追随尊上,从今日开始,尊上之命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暝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谕!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卑微到不能再卑微,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当着众人之面主动抛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底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微微发抖,却字字震耳,唯恐云澈无法听清。

  豺狼面对虎豹尚有一搏之心,但蝼蚁面对凶神……抗争?那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无谓,最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

  何况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凶戾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凶神。

  本就意志濒临崩溃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神王在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起头之下,信念终于全线崩塌,他们全部跪地俯身,在颤抖和瑟缩中喊着他们从未说过,也做梦都未曾想过会出自自己之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臣服乞语……

  寒昙山脉,人影、玄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今日,他们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到了两个十级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临世,又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们转瞬破灭。

  天空黑云涌动,东界域变天了,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天了。

  八大神王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八只被刺破胆,打断腿的【逆天邪神】豺狗匍匐在云澈身前,没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他们别说起身,连动都不敢动弹一下。

  纵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往面对大界王亲临,他们也没有如此卑微过……因为至少,作为东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宰和规则制定者,大界王不会毫无缘由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将他们残忍虐杀。

  云澈漠然看到他们,没有丝毫快意、得意之色,他低声道:“记住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忠诚,只有一次!”

  “从今日开始,你们谁若有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忤逆和异心……你们会知道下场。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音调未变,亦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释放,但最后一句话落下时,所有人心里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被种下了一头恶魔,一种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深处直蔓全身。

  他并非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……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最恨的【逆天邪神】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背叛。

  暝枭本就极尽卑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姿生生又低了一分,诚惶诚恐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尊上饶命之恩,暝枭永世不敢忘,更不敢有任何异心,今后敢触犯尊上者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暝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敌。如……如有违背,天诛地灭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