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49章 狂暴
  “这个声音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众人转头四望,试图寻找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。而一个如神如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以及那个早已被神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出现在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之中。

  “陨阳……剑主……”青玄真人艰涩出声,眼中陡现希望。但想到云澈那太过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这股希望又马上暗淡了数分。

  他们都曾领教过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在东界域,他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敌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但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实在太可怕,以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陨阳剑主,也几乎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

  除非……

  云澈,他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又为何会来到这里……东界域,今后难道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匍匐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了吗?

  这个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云澈毫无动容,低冷道:“你终于舍得出来了。”

  “云澈,”那个并不苍老,但带着深厚沧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叹道:“我们九宗与你素无冤仇,你又何必如此相逼。你若执意如此逆道而行,纵不遭人灭,亦会遭天诛……收手吧。”

  “天……诛?”云澈笑了起来,这番话,对他人或许会造成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警醒威慑,而对他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到不能再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他缓缓抬头,目光刺向北方,声音低沉如渊:“滚出来吧。”

  一个身影,也在这时浮现于北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。中年男子,一身素衣无尘,后背负一把宽剑,在以黑暗玄力为核心力量,幽暗为主色调的【逆天邪神】北神域,他所负之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白莹。

  “陨阳剑主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陨阳剑主!”

  震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如暴风般卷起,空气中响荡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界域第一人之名!

  陨阳剑主,东界域九大宗之首陨阳剑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现任剑主,当之无愧,亦无可撼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东界域第一人!

  所有人都确信他今日不可能到场,更有传闻他近期一直都在闭关之中,没想到,他竟然亲身出现。很可能,他从一开始,便隐在一侧。

  面对这东界域第一人,云澈缓缓伸出一根手指:“你只有一次机会,臣服,或者死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之下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沸腾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又陡然冷却下来。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强大无匹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从一开始便出现,无人会认为云澈能战胜他。

  但,亲眼目睹云澈简直如鬼神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他们无法不想到一个惊栗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陨阳剑主,也很可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

  而面对陨阳剑主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也和先前毫无不同。

  “看来多说无益。”陨阳剑主手臂抬起,抓在剑柄上,纯白大剑无声而起,未见他有什么动作,剑尖之上,已爆射出数十丈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剑罡。

  与此同时,气流、空间、视线,都骤然扭曲。所有人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,在沉寂中颤栗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仿佛一下子多了亿万把无形之剑,只需一个意念,便可将所有生灵,乃至整片天地都毁灭殆尽。

  一瞬间笼罩天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剑威,让所有玄者屏息,而八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更是【逆天邪神】齐齐色变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同在东界域,同属九大宗,他们最为了解陨阳剑主,而呈现在他们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威,却远远超出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马上,他们忽然想到了那个传闻,脸色再变。

  “难道,陨阳剑主已完成突破!?”

  “神王境……十级!”恹星楼主激动大吼。他们本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惧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,也在这时陡然释放出灼灼异芒。

  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绝不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缔造了东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新神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眼前危机下,耀眼了不知多少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!

  十级神王,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距离神君也只差一步的【逆天邪神】境界!断无理由会无法制裁这个妄图踩踏东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

  这一刻,感受着来自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剑威,瘫俯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神王几乎要热泪盈眶,这缔造神话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破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老天庇佑,恩赐给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救赎!

  “若非我完成突破,定非你对手。”陨阳剑主徐徐道,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口,笼罩天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剑威也在无声流转,似乎随时都会将云澈彻底绞灭:“看来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意。”

  “呵,就凭你?”云澈面无表情:“看来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选择‘死’了!”

  “单凭我一人,或许败你容易,但要留下你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以做到。”陨阳剑主缓缓而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每一个字都沉重如岳,让人无法质疑:“你心性狠戾,又太过年轻,若被你遁走,无疑后患无穷。所以,我便邀了另一位道友同至。”

  另一位……道友?

  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众人齐齐一愣,唯有暝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底晃过一抹颇为振奋的【逆天邪神】异芒。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时,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忽然一暗。

  无数浮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、玄舰在这时如被万岳压身,陡然沉降,一片遮天蔽日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影缓缓飞至,顷刻间,整片苍穹都仿佛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压,让人胸腔沉闷欲裂。

  “暝……暝鹏!”

  他们仰头望天,惊骇莫名。那遮蔽苍穹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黑影,那双足有数十里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黑翼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暝鹏无疑!

  暝鹏一族,在东界域无人不晓。但,他们所有人,乃至各大宗主太长老,都从未见过如此之巨,巨至百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暝鹏真身!

  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股覆世而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竟完全不下于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剑威!

  寒昙峰顶,面对覆天黑影,暝枭重跪而下,俯身叩首,清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声传到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:“不肖后辈暝枭,恭迎老祖!”

  “老祖”二字一出,惊然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玄者全部瞬间瞠目结舌,如闻鬼神之音。

  “暝……暝鹏老祖!?”不知有多少人颤栗出声。

  暝鹏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命远长于人类,这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暝鹏一族久盛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原因。而,从很久很久之前,便经常会有暝鹏老祖其实还一直在世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……但传闻终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少有人会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深究和相信。

  但今日,在九大宗面临旷世劫难之时,他们竟亲眼看到了百里暝鹏,亲耳听到暝枭跪喊“老祖”。

  暝鹏老祖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死,而这股完全不下于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威压,证明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竟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十级神王!

  而且很可能,是【逆天邪神】还要胜过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十级神王!

  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在陨阳剑主之前,东界域便早已存在着一个十级神王!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避世而修,成为暝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老祖……实则,他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界域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和第一个十级神王!

  且很显然,陨阳剑主一直都知道暝鹏老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并且有着不浅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情。

  哭魂太长老、碎月观主、恹星楼主、血手毒君、黑煞宗主、夜叉魔君、青玄真人……他们也全部呆在那里,然后竭力行礼,半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,半是【逆天邪神】敬畏的【逆天邪神】喊道:“恭迎暝鹏老祖。”

  气氛,又一次变了,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。

  他们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被封入太阴鬼鼎,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将七大神王如土狗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凌虐踩踏,但才转眼之间,突破至十级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陨阳剑主现身,同时出现了一个隐世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人物。

  陨阳剑主,暝鹏老祖……两个十级神王!

  东界域从未出现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今日竟同时现身了两个!

  两大十级神王,云澈纵然再强,也不可能有任何抗争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!

  局势,在呈碾压之势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境下,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逆转了。

  “云……澈……”

  苍穹之上,传来暝鹏老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每一语,都带着慑世之危,每一字,都引得空间震荡:“你若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证道而来,老朽断不会现身。但你如此手段野心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饶恕。”

  “东墟界,非你撒野之地。你步步紧逼,欲将这片东界域踩于脚下,那便休怪我等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尸骨永远埋葬此地。”

  “多说无益。”陨阳剑主淡淡道:“动手吧。”

  白剑横空,他整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也随之顿变,目染剑芒,浮于高空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便如睥睨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帝王,云澈,以及在场众生在他眼中皆如蝼蚁,东界域第一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风姿威凌,在这一个刹那便尽显无遗。

  “此剑,名为‘陨阳’。”陨阳剑主徐徐而语:“我陨阳剑域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它为名。它这一生所斩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,已近千数!今日,它便要再饮神王之血!”

  哧!

  气机牵动,一道剑芒骤斩而下,在天地之间划下一道万丈白虹,与此同时,万千剑气如游龙般爆射而下,带起撕心裂耳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哀鸣。

  云澈身体转过,周身黑光缠绕,迎着横空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,他一拳轰出,不带任何玄功,无比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拳上爆发,直迎剑芒。

  嚓!!

  一声灭世霹雳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爆鸣,万丈白芒在剧震中当空崩裂,却没有就此溃散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剑气带动下,化作无数细小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剑芒,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刺向云澈。

  叮叮叮叮叮叮……

  剑气、剑芒如暴雨般落下,被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气全部震散。

  陨阳剑主目绽异光,手势微变,虚空之中竟凭空出现了数千道或苍白如雪,或漆黑如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剑罡,在同一个瞬间向云澈暴刺而去。

  剑气、剑芒、剑罡……三种剑威同时催动,且每一种都强大到让风云变色。这一刻,无数目瞪口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亲眼目睹了何为东界域剑道、玄道第一人!

  砰!

  砰!

  砰!

  剑罡轰身,每一道都会带起直冲百丈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或黑芒,云澈脸色未变,但护身玄力却开始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、激荡,然后出现越来越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凹陷和裂痕。

  八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众宗主、太长老被剑气余波远远冲开,他们感受着来自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威,心中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涛翻腾……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十级神王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仅次于半步神君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神王之力!

  嘶啦!

  一声无比刺耳的【逆天邪神】裂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玄力终于被撕裂,一道剑罡贴耳飞过,断下他数根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丝。

  与此同时,苍穹忽然风翻云变。

  暝鹏老祖动了,那一双连起来足有百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巨翼猛然扇下,顿时,一股漆黑风暴从天穹降下,罩向了被剑气、剑芒、剑罡完全压制住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一瞬间,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化作了一片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漩涡。

  “云前辈!”东方寒薇一声惨呼,骇得心魂欲裂。

  “哈……哈哈!”青玄真人双目瞪大,发泄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:“死吧!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触犯我九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场!”

  轰隆!

  青玄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声未落,黑色漩涡中忽然爆开一道冲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火光。火光撕裂了漆黑风旋,在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中,遍体燃火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冲天而起,直扑陨阳剑主,以掌为剑,一道天狼之影带着震空咆哮冲向陨阳剑主。

  “来得好!”

  陨阳剑主面不改色,更不避不退,手中“陨阳剑”由苍白转为漆黑,黑影微掠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闪过万千黑芒,将天狼之影层层削弱,近身之时,余威已不足三成,被陨阳剑主一剑斩断,狼威溃散。

  而在云澈出手之时,天空再次一暗,暝鹏老祖巨翼第二次罩下……而这一次,天地之间忽然出现了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黑暗,足足百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飓风从空而降,又在降下之时急剧收缩,最后,竟化作了一道只有百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风刃,雷霆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扫向云澈。

  百里飓风凝成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风刃,无法想象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做到,更无法想象其中会蕴含着多么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足以将万里苍穹都瞬间断裂。

  云澈被陨阳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威狠狠压制,又刚刚出手,后力难继,在任何人看来,都难有避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黑暗风刃临身,云澈目光一凝,身体微转,身上赤炎爆燃,以凤翼天穹破空而起,将来自陨阳剑主和暝鹏老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重威压强行冲破。

  嚓————

  风刃刺过,一道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裂痕印在了云澈上一个刹那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,空间黑痕随着风刃持续蔓延,直达视线所不能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际,似乎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将苍穹都给切裂。

  “躲的【逆天邪神】好。”

  上空,传来暝鹏老祖似赞许,似惊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竟能强行摆脱我们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足够了不起。可惜,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不会有第二次了。”

  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远观,以及刚才几个照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,他们已差不多摸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极限。

  陨阳剑主剑指云澈,不无惋惜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若你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过客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让人兴奋的【逆天邪神】绝佳对手。但可惜,你却桀骜狂肆,势为死敌。我也只能将你永留此地。”

  面对两大十级神王,云澈虽看上去并未负伤,但谁都看得出,他处在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劣势。就连方才逃过暝鹏老祖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风刃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侥幸。

  面对显然已决定,并有十足把握将他灭杀此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陨阳剑主与暝鹏老祖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终于出现了些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……他嘴角轻动,斜起一抹无比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。

  封闭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境关,在这时无声开启。

  “轰……天!”

  轰隆!

  如一声闷雷响动,云澈身上一直死气沉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在一瞬间猛烈膨胀、暴走,化作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赤红色,又与身上绕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气交染成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赤黑色。

  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爆发,却如一把亿钧重锤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了陨阳剑主和暝鹏老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们全身剧震,感受着云澈那陡变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场,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容霎时化作如临噩梦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骇,剧凸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珠几近炸裂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?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