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48章 踩踏
  恹星盘的【逆天邪神】封锁,太阴鬼鼎的【逆天邪神】镇压与炼化,哭魂钟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音,毒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剧毒……在任何人看来,云澈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十条命,也必死无疑了。

  面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妄傲慢,以及他无比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这九大宗……准确的【逆天邪神】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七宗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了他一个无比残忍和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死。

  暝枭从远处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走来,他淡淡一笑: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比预想中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多了。我本来还担心这事会惊动到大界王。”

  “惊动大界王?”青玄真人不屑一笑:“他还不够资格。此子杀我神府紫玄,就这么死了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便宜他了!”

  轰!

  青玄真人话音未落,天地之间,忽然响起一声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嗡鸣。

  这声嗡鸣之下,青玄真人全身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震,脸上快速浮起一层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白。

  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头,看向太阴鬼鼎。

  这声轰鸣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太阴鬼鼎,众人脸色齐变:“怎么回事?”

  轰!!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轰鸣响起,这一次比方才更加沉闷震耳,生生压过了哭魂钟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音,他们也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真切……赫然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太阴鬼鼎!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再变,露出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骇色和难以置信:“难道……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而青玄真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也在这声轰鸣中由惨白变得赤红,身体也开始发抖起来。

  轰!!!!!

  第三道轰鸣声响起,笼罩在毒雾和魔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太阴鬼鼎在这一刻忽然破开,伸出一只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随之,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以手掌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为中心,在鼎体上疯狂蔓延……一如在所有人眼球上快速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血丝。

  砰!

  太阴鬼鼎轰然炸裂,一瞬间化作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青黑碎片。青玄真人一口黑血狂喷而出,身体踉跄后退,呕血不止,他抬头,看着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太阴鬼鼎,和从黑雾中缓步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,放大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惊骇欲碎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一如第一眼看到他时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和波澜。从太阴鬼鼎中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身上竟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伤痕,就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,都看不到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褶皱。

  这做梦都想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故,让围观者和各大宗主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惊骇欲绝,血手毒君脸色一阴,被震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“毒手”猛然收拢,浓郁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毒气一瞬便将云澈彻底吞没。

  毒气之中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依旧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,毒手拢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猛然抓出,抓在了“毒手”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,一团黑气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指间释放,一瞬间将整只毒手笼罩。

  嘶啦!

  在一声太过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声中,毒手,乃至血手毒君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只手掌,被云澈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上狠狠撕下。

  “呜啊!”

  血手毒君一声惨叫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地,断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腕血泉喷涌……而那只黑色手套,象征他身份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如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布帛一般,被轻易撕裂成碎片。

  “你……”血手毒君全身剧晃,双目如血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骇与陡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过了痛苦。

  云澈手掌再一抓,那正释放着魔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哭魂钟被他直接吸到了手中,哭魂太长老心中大骇,又马上精神紧凝,竭力催动哭魂钟,发出比鬼哭还要慑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音。

  沐浴在摧魂魔音之中,云澈无论神情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眼波,都如沉寂无数年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水一般,愣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。他目光微侧,眼瞳深处闪过刹那黑芒。

  吼!!

  哭魂太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,陡然响起一声震天龙吟,一只如苍穹之巨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龙影在他眼前浮现,向他张开覆天大口。

  “啊————”

  哭魂太长老发出一声他有生以来最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,明明没有任何力量轰身,他却如一只被吓破胆的【逆天邪神】豺狗,连滚带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翻去,然后趴伏在地,瑟瑟发抖。

  咔!

  哭魂钟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变形,断裂,如两坨无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废铁,被他弃落在地。

  太阴鬼鼎、毒手、哭魂钟……在九大宗有着“镇宗”地位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器,不但被他轻易摆脱,且连夺舍的【逆天邪神】兴趣都没有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转眼之间全部毁去,如摧朽木,如弃敝履。

  寒昙峰又一次陷入死寂……远比之前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寂,所有人全部定在了那里,如见鬼神。而本已确信将云澈葬入死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八大宗,他们如陷最荒诞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,无法相信,无法回神。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能耐?”云澈鄙夷冷笑:“一群废物!”

  恐惧……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如瘟疫一般在所有人心魂中蔓延。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这八大宗主太长老,所有看着这一幕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眼中、心中都仿佛映出了一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。

  镇宗魔器,且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宗主、太长老亲自催动,竟在他面前脆弱如纸帛!这种力量,他们见所未见,甚至闻所未闻。他们亦同时想到,云澈之前被恹星阵封锁,太阴鬼鼎镇压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故意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不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根本不屑于退避!

  “云前辈……他……这么厉害……”东方寒薇喃喃道,世界简直天翻地覆。

  “……”这次,轮到东寒国主彻底说不出话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恹星楼主拿着星盘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在止不住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抖,他颤声道:“你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人!”

  “臣服,或者死。”云澈低低说道。

  他没有对任何人下死手,毕竟,他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工具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尸。

  恹星楼主面孔抽搐,身为九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之一,当着无数东域玄者之面,他岂能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臣服”,他想要说狠话,但缠绕心魂,怎么都无法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惧却让他根本无法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出,他目光偏移,看向其他人,发现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和五官,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颤荡抽搐。

  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都有着所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以前威凌八方,从不知畏惧为何物,只因从未有人能让他们骇然至此。

  青玄真人剧烈喘息,口中依然因太阴鬼鼎被毁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噬而淋落着鲜血,他颤巍着抬头,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心中惧恨交加,又因惧生戾,几近癫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吼道:“他在太阴鬼鼎里一定受了重伤……又中了鬼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毒……现在根本就在强撑……”

  “杀了他!合力杀了他!!”

  他身影暴其起,手中青剑卷起黑暗风暴,直刺云澈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怪叫声狠狠触动了众人在颤栗中紧绷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弦,在青玄真人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他们也近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部出手,六道黑暗幽光带着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气息,将云澈埋葬其中。

  唯有哭魂大长老依旧趴伏在地,发抖不止。与青玄真人不同,哭魂钟被毁,他遭受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反噬……连拥有无垢神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媚音都曾栽在云澈手上,在他面前玩哭魂钟,简直和找死无异。

  至于暝枭,则再一次远遁。

  六大神王合力,在这一方天地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惊世骇俗。一时间寒昙峰剧烈震荡,本就被斥出很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玄舰再次被震翻大片。

  而处在六大神王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云澈无惊无惧,甚至没有看向任何人,他右手倒背身后,左手轻描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覆下。

  霎时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之中,都浮现出一只仰天咆哮,血口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蓝巨狼。

  以掌为剑,天狼狱神典第二剑:蛮荒牙!

  但,和以往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双本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呈现苍蓝色狼目,却闪烁着无比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。

  六大神王,每一个都看到一只巨大狼影扑向自己,吞灭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吞灭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,吞灭向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……

  轰隆!!

  遭受劫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昙峰在在这一刻终于彻底从中断裂,震天狼吟之中,六大神王竭力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顷刻绝灭,他们齐齐发出一声惨叫,如六个破了血袋,向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洒血横飞出去。

  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也在这时如鬼影般追出。

  轰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贯穿了恹星楼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恹星盘,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剧烈下陷,口中陡喷一道数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箭。

  砰!

  青玄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剑在他一指之下当空断裂,两截断刃被他穿过护身青衣,分别刺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。

  咔嚓!

  失了右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手毒君左臂寸断,发出无比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。

  轰!

  轰!

  轰!

  六人,六大神王,被云澈一击轰溃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在落地之前,又分别遭了云澈一次重击。每个人落下之时,皆已遍体染血,别说反击挣扎,数息过去都没有一个人能够站起。

  砰!

  云澈从天而落,右脚直落在哭魂太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哭魂大长老前胸猛凸,后背下陷,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地面之下,空间之中,快速弥漫开一片赤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尘。

  “最后一次机会,”云澈缓缓低语,如一个魔鬼在下达着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审判:“臣服,或者死!”

  这一次,他们所有人,都感觉到了一股冰寒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机。

  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喘息,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在空气中颤栗,七大神王之躯,此时就如七只濒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瓦狗般在地上蠕动。

  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球、心脏在颤栗,就连玄舟、乃至空气都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着。

  东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无上霸主,竟在云澈一人手下,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彻底,败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凄惨。

  “唉。”

  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、心中,在这时忽然响起一声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。这声叹息似来自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远方,又似近在耳际。

  听到这个叹息,绝望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八大神王同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所有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也都露出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