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47章 绝境?
  臣服,或者死!

  短短几字,便如一个帝王,在俯目傲视、审判几个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平民!

  而他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八人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方界域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!

  他们全部一愣,随之又都笑了起来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听到了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,又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气急而笑。

  以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地位,何曾被人如此轻视过!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界王,也断不会对他们说出如此言语……这已经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狂妄”二字所能形容。

  “呵呵,哈哈哈哈!”恹星楼主直接大笑出声:“有趣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趣!我还以为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什么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人物,然后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不知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疯子。”

  “收回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然后滚出东墟界,我碎月观可以不出手。”碎月观主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“看来,我们东界域也着实平静太久了,竟有人想踩到我们所有人头上,呵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。”黑煞宗主斜了暝枭一眼,不无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暝枭族长,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这般货色吓破了胆?”

  “……”脾气暴躁的【逆天邪神】暝枭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说话。

  耳闻和亲见,永远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概念。而且,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有神王境一级,而他们八人之中,最弱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六级神王,又岂会从云澈身上感到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感。

  “哼!不必和他废话!”青玄真人沉声道:“云澈!不管你什么背景来历,你杀我太阴神府副府主与大护法,本尊既然亲自来了,你今日就别想走出这寒昙峰!”

  铮!

  一声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嗡鸣,青玄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了一个半丈长宽的【逆天邪神】青鼎。

  此鼎一出,众皆惊然。

  “太阴鬼鼎!”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上方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空中,都传来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。

  “呵,居然把镇府神鼎都带来了,看来太阴府主今日是【逆天邪神】势在必得。”血手毒君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呵,紫玄之仇,岂能不血偿。说起来,你毒君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呢。”青玄真人侧目道:“‘毒手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瞒不了人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血手毒君嘴角斜起,随着阴光闪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,已戴上了一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套……一瞬间,一股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息快速弥漫,让众宗主都微微色变。

  戴上漆黑手套,血手毒君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已如在看死人。

  “哈哈哈哈,”又一阵大笑声响起,恹星楼主慢悠悠的【逆天邪神】拿起一个星阵盘:“看来,众位都没打算让他活着离开这里。”

  “哼,敢如此挑衅和蔑视我们九大宗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今日让他活着离开,我们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了笑话!”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他们没有小看云澈,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重伤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所以,他们亲身而至,并且,都带上了极其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器!

  杀九大宗之人,还胆大包天到一人挑衅他们所有……他们岂能让他有好下场!

  而云澈那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妄与藐视,让他们可笑之余,无疑更为愤怒……手段,也只会更加阴狠。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?”云澈目无波澜,微微点头:“很好。”

  语落,他踏前一步,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瞳中微闪黑芒,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无风扬起,伴随着一股骤然而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威压。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但不知为何,这股来自一级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灵压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直渗他们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深处,让他们齐齐生出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

  没错,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惧……超越他们意志,源自灵魂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

  虽然只有一刹那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全部一僵。而伴随着刹那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隐隐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亲身领教过云澈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暝枭,脸上分明露出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……随之又猛一咬牙,将这不该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死死压下,眼中闪过一抹诡光。

  “呵,气势不错!可惜……偏要找死!”青玄真人左手持鼎,右手持剑,发须飞扬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已如鬼影般出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碧绿剑体卷动着一股青黑风暴,向云澈猛然罩下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犹如来自地狱之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阴风,一刹那,远在寒昙峰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都感觉到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地狱打开了门扉,向他们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吞噬而至,带起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吼声。

  东墟界,乃至幽墟五界,位于高层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部分宗门很多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兼修风玄力。风催黑暗,暗卷暴风,会衍生出无比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之力。

  远在寒昙峰下便已如此,可想而知这股黑暗风暴何其可怕。

  青玄真人第一个出手,其他人并未有动作。他们想要目睹云澈究竟有着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。而青玄真人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佳的【逆天邪神】试探者。

  站在风暴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猎猎作响……但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面对青玄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阴风,云澈却没有移身退避,没有玄气爆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手臂,迎着黑暗暴风向青玄真人直抓而去。

  这一幕让他们皱眉不解,随之眼珠子同时一跳。

  随着云澈手掌的【逆天邪神】抓出,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风暴竟层层消弭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无形虚空吞噬,而当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欺近青玄真人身前,黑暗风暴已消失无踪,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势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完全抹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影。

  这一惊非同小可,青玄真人双瞳险些惊到爆裂,他震骇之下倒也没完全失了方寸,没有以剑强攻,身上那看似平平无奇的【逆天邪神】青衣闪起一抹异芒,在一瞬间化作一个似虚似实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甲冑。

  轰!

  一声巨响,寒昙峰剧震,青玄真人如一捆稻草般,被云澈一掌甩飞了出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接连砸穿十几块巨型山石,然后狠狠嵌入山体之中,带着一大蓬炸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雾。

  寒昙山脉瞬间如化鬼域,安静到吓人。

  青玄真人,太阴神府府主,这个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七级神王,东界域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霸主之一,竟被云澈一个照面……直接轰飞重创!

  轰隆!

  青玄真人砸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段山体在这时崩碎塌陷,青玄真人从碎石中探出身来,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再无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笃定威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颤……他很清楚,如果没有青衣护体,刚才那一掌,足以轰掉他半条命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竟恐怖到如此地步!

  “一起出手!”青玄真人一声大吼。

  青玄真人话音刚落,两道人影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齐扑云澈。

  一个照面重创青玄真人,纵观整个东界域,唯有陨阳剑主一个人能做到。到了此刻,他们在震惊之中,已不得不认清一件事……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级神王,但其实力,很可能堪比陨阳剑主!

  绝非他们任何一人可以匹敌!

  他们已注定必须联手,同时,他们也开始庆幸为保万无一失,全都将镇宗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器带在了身上。

  恹星楼主和血手毒君同时出手,两股黑暗之力交缠着剧毒雾气,死死封锁了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。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动也不动,手掌向前无比随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抓。

  嘶啦!

  两大宗主融合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块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幕布,被一瞬撕裂,他们两人还未能靠近,便被一股巨力轰身,狠狠震翻出去。

  但,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个刹那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四道身影直逼云澈!

  哭魂太长老、碎月观主、黑煞宗主、夜叉魔君,四大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同时爆发,快速凝合,顿时,寒昙峰顶,竟现出了一个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漩涡,众人目视着那个黑暗漩涡,竟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、灵魂在被无形之物牵引,似乎随时会被永恒吞噬其中。

  云澈手臂抬起,五指张开,掌心黑光闪动,瞬间暴涨,直迎逼近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漩涡。

  两股黑光玄力碰撞,整个寒昙峰顶霎时漆黑一片,一股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寒转瞬间覆没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黑暗之中,四人全身剧荡,逆血狂涌,险险喷出。

  而面对两大宗主加两大太上长老的【逆天邪神】合力,云澈也终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巍然不动,他上身微微后仰,脚下也后移了小半步。

  他们虽是【逆天邪神】四人合力,但状况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远劣于云澈。在云澈信手凝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之下,凝聚他们四人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漩涡被层层压制、噬灭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亦如被万刃临身,痛苦不堪,仿佛随时都会崩碎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震骇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以复加。

  在他们苦撑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其他四人并未向前,恹星楼主、青玄真人、血手毒君……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都开始涌动起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。

  而暝枭则早已远远遁开,他重伤在身,不出手貌似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经地义。

  轰!!

  一声巨响,黑光炸裂,与云澈片刻僵持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人终于溃败,全部喷血飞出,与此同时,恹星楼主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盘光芒定格,他身体一转,腾空而起,星盘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坠下,释放出就一个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星阵,将刚刚震开四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瞬罩住,并锁至阵心。

  这一幕,让众人齐齐面露喜色,恹星楼主一声大吼:“出手!”

  “做得好!”青玄真人从废墟中一跃而出,太阴鬼鼎脱手飞出,飞到云澈上空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百丈之巨,然后猛然落下,将云澈直覆其中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被太阴鬼鼎吞没,青玄真人一声发泄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:“云澈!我看还如何嚣张!”

  惊呼声漫山遍野。

  “唉……”东寒国主一声重叹,闭上了眼睛。云澈一个照面重创青玄真人,一人轰溃四人合力,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震骇人心。但在他被恹星阵封锁,被太阴鬼鼎罩下时,东寒国主便知道,一切都已结束。

  “啊……”东方寒薇紧捂唇瓣,身体颤动,无法言语。

  她年纪虽幼,但亦知太阴鬼鼎为何物。

  听闻,太阴鬼鼎炼化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尸骸,从而凝聚了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气、鬼气、怨气,一旦被罩入其中,便会在浓重、可怕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气、鬼气、怨气中逐渐精神崩溃。

  精神既溃,玄力、躯体再强,也会被快速炼化成黑暗尸骸……据说,被罩入其中者,从无人能逃脱。

  何况,在被罩入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他本身已陷入了恹星阵。

  “哼!难怪有胆子挑衅我们九大宗,就实力而言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资格。可惜……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下场!”恹星楼主冷笑道。

  “云澈,敢如此藐视我九大宗,藐视东界域,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。至于下场,你马上就会知道。这一切,可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咎由自取。”血手毒君张开右手:“我来送你一程!”

  他右臂伸出,戴着“毒手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右手在一瞬间暴涨百丈,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影抓在了太阴鬼鼎上,那让人闻之色变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毒雾释放,直入鬼鼎之中。

  哭魂太长老向前,沉声道:“能让我们出手至此,你也算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冤!可惜,你现在就算跪地讨饶也已经晚了!”

  言语间,他手掌一推,一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小钟飞出,飞到了鬼鼎之侧,在摇晃间荡动起一层又一层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魔纹。

  顿时,整个寒昙山脉,都响起了惊魂慑魄的【逆天邪神】鬼哭之音。

  哭魂钟!哭魂观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魔器!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墟界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音之器!

  星阵、鬼鼎、毒手、哭魂……看着寒昙峰顶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感受着纵然遥远,却可怕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与声音,他们无法想象,这对云澈而言,该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酷刑,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。

  一切都已彻底结束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触怒九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果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