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46章 臣服,或者死

第1546章 臣服,或者死

  寒昙峰顶亘古都没入云层之中,但今日却大有不同。峰顶之上,早已铺满了一艘艘大小形态各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玄舰,这些玄舟玄舰交叠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将周围数百里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层全部排开,气流亦时刻处在混乱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

  寒昙峰下,东寒国主和东方寒薇一行人也已悄然到来。东寒国主数次看向女儿,发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担忧忐忑。

  “父王,九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会来吗?”东方寒薇问。她知道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一定超乎想象。但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方界域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九个宗门,每一个都有着雄厚的【逆天邪神】底蕴和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强者。

  云澈或许可以面对其一、其二,甚至其三。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九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人物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齐至,他一个人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吗?

  而且,他已经对九大宗之二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神王下了死手!至少和太阴神府与暝鹏族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死不休之敌。

  东寒国主摇头:“九大宗这等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所能揣度。不过,陨阳剑主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会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陨阳剑域或许也不会到场。”

  陨阳剑域,东界域九大宗之首!

  陨阳剑主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方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道第一人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玄道第一人!而他“第一人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,在这一方界域,足足数千年都无人可撼动!

  听了东寒国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东方寒薇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陨阳剑主一定不会来……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至少会少一分危险。

  东寒国主察言观色,道:“寒薇,看来,你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挂怀云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。”

  “……云前辈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恩人,又解了东寒国之难,我当该感恩在心。”东方寒薇道。

  “嗯。”东寒国主微微颔首,又深深看了她一眼,目光转过,神色一时有些复杂。

  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危难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除了吗?不,当然没有。

  云澈一人挑衅九大宗,引得东界域为之震撼沸腾。而这一切发生之地和“起因”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寒国,这三日,云澈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居于东寒国中,无形间,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立场,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迫的【逆天邪神】和云澈绑在了一起。

  若今日,云澈陨灭九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太阴神府、暝鹏一族绝对会随之迁怒东寒国,后果,只会比当天武国兵临王城更加残酷绝望。

  而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当真能一人力压九大宗……

  想到那个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东寒国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攥紧,微微发抖。

  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亦将决定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!虽然……东寒国主心里无比清楚,云澈压根就不可能在乎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存亡。

  这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弱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悲哀。

  山下,峰顶,充斥着各种各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议论声。

  “云澈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人物?至今都没有确切消息吗?”

  “不知道。据说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其他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兼修某种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火。”

  “听说他一个人杀了紫玄仙子和暝鹏大长老,连暝枭都败在了他手下。他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修为?”

  “据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级神王,不过这种说法肯定有误。能打败暝枭和紫玄仙子,他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八级……甚至九级神王!”

  “九……九级神王?那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堪比陨阳剑主!?”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猜测。另外,前段时间听说,陨阳剑主已在闭关冲击十级神王,不知道成功了没有,也可能还没有出关。”

  “十级神王……若陨阳剑主能达此境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无疑又会缔造一个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话。”

  “不过,无论陨阳剑主出关与否,成败与否,今日都不可能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然!若因一个狂妄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挑衅便亲身而至,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折损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自九大宗主宰东界域以来,敢挑衅其一者便少如凤毛麟角,后果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无情碾杀。而敢一次挑衅九大宗门,还撂下“不至者屠其满门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狠话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第一人。

  围观者越来越多,本少有人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昙山脉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影攒动,上空堆积了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玄舰,让整片山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线都暗淡了许多。

  这时,空中一阵气浪翻动,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片玄舟潮在这时快速分开。

  一个接一个人影从玄舟潮中踏出,缓缓落在了寒昙峰顶。

  寒昙山脉出现了片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随之爆发出数十倍于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浪。

  “哭魂观的【逆天邪神】首席太长老!”

  “后面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碎月观主……恹星楼主……黑煞宗主……血手毒君……青玄真人……夜叉魔尊……”

  七个人影接连落在寒昙峰顶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都会引发一场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动。

  第八个人影走出,虽气势卓然,但遍体带伤,身上还散发着浓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药息……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暝鹏族长暝枭!

  随着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潮也随之闭合。

  寒昙峰顶,八个人影傲然而立。随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原本浮于峰顶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玄舰、玄舟也都匆匆沉下,断不敢居于他们之上。

  这八个人……虽然只有八个人,但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都极其之重。任何一人单独出现,都会引发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动。

  哭魂观、碎月观、恹星楼、暝鹏山、血手山庄、黑煞毒宗、夜叉魔宗、太阴神府……这八个人,来自九大宗之八!

  八大宗门都只来了一个人,但六人为其宗宗主!、其他二人一为太上长老,一为有“魔尊”之称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之师!

  九大宗之首的【逆天邪神】陨阳剑域并未到来,这也在众人预料之中。

  “六大宗主,两大太长老……嘶。”不断有人狠吸着凉气,能看到如此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阵仗,他们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分不虚此行。

  很显然,这八大宗门皆来一人并非巧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先说好。他们没有大动阵仗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自损身份,自降威势……毕竟对方就只有一个人!

  而宗主、太长老亲身而至,无疑说明,他们绝没有轻视云澈。

  毕竟,紫玄仙子和暝鳌的【逆天邪神】惨死,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“这……”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看着寒昙峰顶的【逆天邪神】八人,东寒国主依旧脸色连变,

  六个宗主,两个太长老,一股可怕到他一国国主都根本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云澈一人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抗衡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吗?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东方寒薇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根本说不出话。

  “六大宗主亲至,哭魂太长老和夜叉魔尊也都并不弱于宗主,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!这……这也太夸张了。”

  “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自找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云澈还没有来……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来了吧?”

  “很有可能!”

  “陨阳剑域果然没有到。”

  “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么。”

  就在众人惊然、激动、猜测之时,一道黑芒忽然从天而至,直坠寒昙峰顶。

  就如一道黑色雷霆从苍穹劈下,直落寒昙峰,并带起一声惊天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响。

  轰嗡——

  那一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带起恐怖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浪,将周围数十里区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全部震翻,一些修为较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眼前一黑,双耳、全身都剧痛欲裂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甚至当场七窍溢血昏厥。

  整座寒昙峰都明显震了一震,一道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从峰顶直裂而下,炸开一道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断崖。

  而断崖的【逆天邪神】边缘,多了一个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他面对来自八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绝顶强者,目光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淡寒彻。

  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声响彻四野,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骇色出现在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。他们抬头看向峰顶那个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心中泛起惊涛骇浪。

  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人挑衅九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竟有着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。

  相比于骇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众人,峰顶的【逆天邪神】八人俱是【逆天邪神】面无动荡。唯有暝枭……左脚下意识后撤了半步。

  其他人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听闻,而他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亲眼目睹,亲身领教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。

  他本该留宗愈伤,今日亲至,自然也有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算。

  “你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?”

  面对云澈,一个青衣男子缓步走出,他面色阴煞,双目亦蒙着一层明显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气:“你今日敢来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得很,也免得本尊多费时间!”

  这个青衣人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太阴神府府主,这一方界域无人不知的【逆天邪神】青玄真人!

  云澈却仿佛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什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从八人身上掠过,八种完全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八个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。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咧起,低低出声:“八个人,少了一个。很好,有一个宗门,该从这东墟界除名了。”

  那一丝冷笑,还有审判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低语,让所有人向心中陡然掠过一抹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意。

  “好一个狂妄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。”夜叉魔尊眼睛斜睨:“哦?玄气不过区区一级神王,暝枭族长,你确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人?”

  “呵,小看他,你会吃大亏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暝枭冷声道。在明确云澈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前,他断不敢再贸然触犯云澈,但当着世人之面,他当然也不可能再屈身喊云澈“尊上”。

  “哼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小看他,我们也不会亲身来此。只不过,这小子远比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狂妄……”血手毒君伸出右掌,曲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间闪动着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青黑光芒:“所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下场,也会远比他自己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惨!”

  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、神色都毫无遮掩,足以让云澈看的【逆天邪神】、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,但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丝毫动容和理会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迎着八人缓缓迈步,站在了他们身前堪堪十丈之距才停下脚步。

  八个人,六个七级神王,两个六级神王。在这一方界域,除了陨阳剑主,没有任何一人能面对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股力量。

  停下脚步,云澈淡淡开口:“今日命你们前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向你们宣布一件事。”

  “从今日开始,东界域,以我云澈为尊!”

  短短一句话,让所有人面色陡变。

  云澈缓缓伸手,看着八人,眼眸半眯:“你们有两个选择,臣服,或者死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