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44章 命令!
  东寒、天武两大国主,为争取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倾向丝毫不顾了尊严和代价。

  但,没有人觉得夸张,更无人觉得可笑,一个举手投足之间碾死数个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人物,他们绝对平生仅见……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便如一尊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魔神横空降世。

  如此人物,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国度想要留下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但,只要能博得一点好感,哪怕一丁点,都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大到无法估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护身符。

  “呵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丑陋。”云澈一声低语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冷笑,但脸上却没有半点冷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。这几个字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嘲讽天武国主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与东寒国主两人。

  “滚吧。”

  天武国主愣住,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。懵然之后,他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身,然后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连滚带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跑去……连谢字都不敢多说。

  与他随行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千战兵也随之而去,但和来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气势昂扬不同,退离时已毫无阵势,混乱不堪……直到他们远远遁离,脱出东寒国境后,心弦依然没有松弛下来,更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竟活着回到了天武国。

  那个名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人物,竟然放过了他们!难道,他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寒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又或者,他根本不屑杀他们?

  不错……他杀王都如杀鸡,杀他们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轻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!

  东寒王城前,云澈缓步走向暝枭。

  世界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没有人敢说话,几乎连呼吸都不敢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都集中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而他们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毕生都从未出现过。尤其先前和云澈同在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他们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从未停止过,他们做梦都没有想过,自己方才,竟和一个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同在一宴。

  暝枭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终于熄灭,他瘫在地上,全身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触目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灼伤。而纵以他神王七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暝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雄厚资源,要完全恢复也要不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他没有逃离,因为他知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故意留了他一命,否则,那如噩梦般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早就可以要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

  感受着脚步声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,他颤巍巍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头来,看着眼前一身黑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男子……眼瞳中再没有了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和戾气,唯有惊惧。

  “……”他艰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张口,想要问他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人。但声音即将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又被他极力咽了回去。他知道,自己没有问询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哪怕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威震八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暝鹏族长。

  “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吗?”云澈问,低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如恶魔的【逆天邪神】审判之语。

  暝枭竭力抬头,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中现出臣服和哀求,活了数千载,他早就明白何时该屈,何时该伸,至于杀子之仇,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命安危前,已根本不重要:“我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……对尊上有用之人……”

  “很好。”云澈发出赞许之音,然后目光一撇:“西北方向,那座可见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山峰,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回尊上……”即使有东寒国无数人在侧,暝枭依旧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尽可能卑微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寒昙峰。”

  寒昙峰位于东寒国边境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视线可及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峰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高处。

  “听闻,这一方界域,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九大宗为尊。”云澈道:“你滚回去之后,传音其他八宗,三日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时辰,我会在寒昙峰的【逆天邪神】峰顶等他们,告诉他们,三日之后,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爬,也要给我爬到寒昙峰!九大宗敢有不至者……”

  “屠…其…满…门!”

  最后四个字,缓慢而低冷,让暝枭,让东寒国众玄者无不狠狠打了一个冷颤。

  不至者……屠其满门!?

  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九大宗!

  但,看着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惨状,还有惨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玄仙子以及连尸体都未能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神王,他们竟无一人敢怀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再次变了,哪怕凌然于整个东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界王,也断不可能对他们说出如此狠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来。

  “敢问尊上……”他瑟缩着眼瞳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与我们东界域九大宗……究竟有何仇怨?”

  有何仇怨?

  这四个字,牵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弦和嘴角,让他脸上闪现了一瞬凄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狰狞。

  曾经,他常问:我们之间究竟有何仇怨?

  而现在他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明白,这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幼稚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!

  他这一生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两生,都从不会仗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欺人,从不愿刻意伤害无辜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,会益于己身而重损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来不做。

  一无所有之后,他才在冰冷与绝望中意识中,这些善念、不忍,一直以来被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,乃至被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报复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笑。

  就如千叶影儿给他种下极度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梵魂求死印”时,绝不会考虑和他有没有什么仇怨!

  而现在,他忽然开始觉得,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问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……可笑啊!

  他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脚,踩在了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上,在他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呻吟中低低说道:“你没有问话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带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滚回去!”

  这一生,暝枭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被人用脚踩住头颅。一股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传遍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他不敢表露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意,更不敢挣扎,颤声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尊上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命令,我会立刻传达……谢尊上不杀不恩。”

  砰!

  云澈一脚飞出,暝枭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惨叫,直飞落在了数里之外。他挣扎着站起,带着满身灼伤狼狈而去,连头都不敢回。

  东寒王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灭亡危机就这么解除了,但没有解除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惧。他们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心脏无不在抽搐瑟缩,而当云澈转过时,所有人都在同一个刹那完全屏息,无一例外。

  在他们眼中不可触犯,强如神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被他信手碾杀,傲凌东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暝枭如丧家犬般狼狈而去,这一幕又一幕所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,实在太大太大。

  云澈缓步走回,无人敢移动,无人敢言语,而有一个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尤为剧烈,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走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之躯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无力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恐惧,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跪了下去。

  “尊……尊上,”方昼嘴角战栗,竭尽全力,才在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:“尊上救我东寒王城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大德……方昼没齿难忘……今后愿追随尊上身后,任……任凭差遣。”

  一番话,虽然被他牙齿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碰撞打断了好几次,但总算比较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完,最后一句话落下,他脸上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讨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僵笑。

  云澈停步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没有看他,在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缓缓按下,按在了方昼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上。

  “……”方昼不敢动。

  轰!!

  一道火光在方昼的【逆天邪神】头上爆燃,一瞬间燃及全身,一声惨叫撕空响起,但转瞬又完全消逝。而方昼……他随着爆燃又熄灭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化作了一蓬快速逸散的【逆天邪神】飞灰。

  方昼,镇守东寒国近千年,也在东寒国作威作福近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国国师,就这么灰飞烟灭,这个在东寒国无人不畏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……如断草芥。

  直到方昼被焚成飞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没有向他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看一眼。

  东寒国主抬手躬身,他想要说什么,却又一个字不敢擅言。而云澈对暝枭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在场所有人也都听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

  短短三日之后,他要一个人,面对九大宗……且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命令”他们必须到来!

  云澈主动开口,向东方寒薇道:“给我准备一个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

  “啊……”东方寒薇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依旧煞白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让她娇躯轻微激灵,然后连忙点头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晚辈这就去准备。”

  东寒国主也如梦方醒,颤声道:“快……快引云尊者去东寒宫……不不,小王亲自……云尊者,请……请。”

  ————

  东寒皇宫,专属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修炼室,不但安静,而且内蕴着颇为广阔的【逆天邪神】小世界。

  云澈在其中盘膝而坐,安静闭目,身上毫无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流转,连生命气息也快速变得淡薄……就如他遇到东方寒薇之前,那持续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宛若假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

  安静之中,劫渊留给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源血在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静默融合,一为魔帝之血,一为凡人之躯,却毫无排斥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和玄脉世界,则绕动着一片浑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。

  黑暗永劫。

  永劫黑暗。

  劫渊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告诉他,若能完美领悟驾驭黑暗永劫,便可以轻易驾驭当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魔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中,对他震撼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。

  若当真可以实现,那么,整个北神域,都可以成为他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工具!

  那些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静默,他一直在缓慢走入“黑暗永劫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虽然中途因暝扬和东方寒薇的【逆天邪神】破事而被打断,但他想要再次沉入那个世界,依旧易如反掌……毕竟,他身上最强大之处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夸张到完全不符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悟性。

  而这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静默,只持续了不到十二个时辰,他就忽然睁开了眼睛。

  他从那片浑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中,忽然悟清了什么……虽然只有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丁点,却让他仿佛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世界。

  这时,修炼室外,一个气息小心翼翼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,站在门前,她犹豫了很久,却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怯怯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敢发声。

  云澈目光一侧,用还算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道:“进来。”

  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僵了一下,又过了一小会儿,才终于推开门,低着螓首,脚步轻盈的【逆天邪神】走进……手里端着一个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华贵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盘,盘中是【逆天邪神】几枚造型精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糕点,甜香四溢。

  “前辈,”东方寒薇单膝而跪,而玉盘放在云澈前方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宫中最上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糕,前辈若不嫌弃,可稍稍品尝一二。晚辈……晚辈会一直在外候着,前辈若有吩咐,随时召喊一声即可。”

  她那时绝没有想到,自己病急乱投医之下,竟带回了一个如此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而现在,随着消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开,整个东界域都已被震翻了天……东寒皇室偷偷打探着一番九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得知九大宗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万般震怒。

  两日之后,寒昙峰顶……究竟会发生什么……

  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都已盯在了寒昙峰顶,除了九大宗之外,东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数宗门、玄者也都正闻讯赶至……太阴神府的【逆天邪神】副府主与大护法被杀,暝鹏族大长老死,暝枭重伤……这一方界域,已不知多少年没发生过这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了。

  云澈抬头,看着东方寒薇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刚刚好,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抹领悟,或许可以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得到验证。

  “把上衣脱了。”他低低出声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