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43章 杀王如屠狗

第1543章 杀王如屠狗

  这一幕太过诡异和震撼,整个世界都似乎为之完全凝结……除了暝鳌那凄惨如炼狱恶鬼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。

  那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震骇,让暝枭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度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一下子放大到险些炸裂,他足足定了半息,才从骇然中回魂,迅速一个闪身,去探视暝鳌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势。

  而就在他俯身之时,一股无比阴寒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猛然迫近。

  轰!

  一声巨响,鲜血和黑气同时升腾起数十丈之高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如鬼魅一般重坠而下,右脚踏落在暝鳌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黑光之中,暝鳌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停止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和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瞬间四分五裂,又在黑光之中,化作漫天细碎的【逆天邪神】齑粉。

  “你……”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仓皇后退……暝鳌,暝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,一个威震东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五级神王,全族仅次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竟然……死了!

  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突然,如此轻易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近在咫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依旧僵冷如死人,转瞬葬灭一个五级神王,他竟一丁点表情都没有,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像只是【逆天邪神】随手碾死了一只脚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蝼蚁。

  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那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级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清晰到不能再清晰!

  所有人在骇然中窒息,他们哪怕粉碎毕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都不敢相信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。

  锵!

  紫玄仙子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已多了一把紫光萦绕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剑,一种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与危机感袭满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。

  “暝鹏族……”云澈面对暝枭,一声低念:“还以为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能耐,原来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堆废物。”

  “你……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什么人!”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已经在隐隐发抖。他一次又一次,反复再反复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认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感知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永远都只有神王境一级……却两个照面轰杀了暝鳌!

 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!

  他口中发出震惊之语,但……暝鹏族长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暝鹏族长,他最后一个字刚刚落下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气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陡然玄气爆发,右手成抓,罩着青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芒直轰云澈心口。

  两人不过五步之距,暝枭七级神王,实力远胜暝鳌。如此近距离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猝然出手,其威可想而知。

  而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让他感受到了一股极为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感,他也断不屑于如此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鹏爪之下,空间都为之轻微扭曲,所携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风暴,更如万千利刃切割着空间。

  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一片阴狠,他想着这猝然一爪之下,云澈不死也要重创……但,在他骤然放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中,竟多了一只不知从哪里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并越来越近,越来越大,手掌每近一寸,风暴便会消弭一分,临近眼前时。他以神王境七级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若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风暴竟全部消失。

  而那只仿佛从虚空深渊中伸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轻渺淡写的【逆天邪神】扫在他抓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上。

  咔!

  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一把亿万钧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巨槌轰砸在手臂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……一个七级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,在一瞬间碎成数十段,整个人如陀螺一般旋转着横飞出去。

  云澈身体未动,手掌现出一抹黑暗火光,便要轰向暝枭。

  而就在这时,一道紫芒骤刺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心。

  “前辈小心!!”

  东方寒薇一声惊喊,但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又怎么记得上一个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。她第一个字尚未喊完,紫玄仙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已如雷霆版刺至,直中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心。

  当!

  这一剑,如刺在了坚不可摧的【逆天邪神】磐石之上,紫玄仙子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阴色在一瞬间化为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骇然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力,让她整只手臂完全酥麻,甚至溅起数道血丝。

  而紫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尖,在同一个瞬间直接崩碎。

  而云澈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别说被刺穿,连一点血痕都没有溢出。

  甚至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没有因她这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威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前倾,一丁点都没有。

  云澈没有回身,仿佛压根没有看到和感知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他身影一晃,直冲暝枭,金乌火焰带着黑暗玄光,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轰在了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呜啊啊啊啊!”

  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震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响起,暝枭彻底化作一个火人,而金乌炎的【逆天邪神】灼烧何其痛苦,他悲惨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,暴风和黑暗玄力在翻滚中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,摧毁着一片又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,却无法将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火焰熄灭一丝一毫。

  “啊…啊……”紫玄仙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在瑟缩中后退,无法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惧之中,她感觉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得酥软,脚步后退,再后退。

  “副府主,这……这个人……”大护法来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。

  “走……快走!”一声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念,紫玄仙子猛然回神……到了这个时候,她哪还管什么天武国。

  但,就在紫玄仙子转过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却一下子僵在了那里,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瞬间放大了数十倍。

  因为,云澈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距离她……只有不到三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!

  “呃……”紫玄仙子张了张口,握着残缺紫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在颤抖中快速泛白,极惧之中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勉强挤出一丝还算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前……前辈,方才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而回应她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漠然推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。

  紫玄仙子瞳孔收缩,双臂齐出,全力抵在胸前……但,如暴风摧朽木,那“咔嚓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断裂声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彻在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紫玄仙子两臂齐断,带着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箭飞坠而下。

  暝鳌、暝枭、紫玄仙子……全部一个照面,非死即伤!

  云澈伸手一抓,那把飞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紫剑被吸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然后被他随手掷向了飞坠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紫玄仙子,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直贯而过,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直接钉在了地上,上面所携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气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转瞬噬灭了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机。

  太阴神府副府主,死。

  以往,除非有解不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深仇大恨,否则,他从不愿对女人下手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死手。

  但,他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。

  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对待女人,只有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愿意,再无怜悯!

  “副府主!”

  太阴神府大护法一声悲吼,但吼声未落,一个阴影已骤然笼罩了他。

  上一个刹那还在他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竟忽然出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上方,一只脚踩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上,踏着他猛坠而下。

  轰!!

  地面炸开无数道裂痕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蔓数十里,黑雾混合着碎石飞尘暴起百丈之高……黑雾之中,云澈缓步走出,而太阴大护法,已彻底消失在了视线之中,直至黑雾散尽,亦没有看到哪怕一丝衣角。

  暝枭在火焰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声依旧撕心裂肺,除此之外,世界依旧再无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……东寒国、天武国,他们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孔都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成样子,而有足足半数,都不知自己何时已瘫坐在地,又在惊恐中完全无法站起。

  神王,在这片界域,在东寒和天武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国度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奉为神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能得其一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幸。无论在哪个过度,神王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“护国”之人。

  暝鳌、紫玄仙子、大护法、暝枭……他们还绝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。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九大宗中都有着极高地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是【逆天邪神】隶属九大宗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长老、副府主、大护法!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国之主都难见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而暝枭,更大九大宗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!

  却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,短短数息之间,三个横死!一个惨不欲生!

  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有那么数息,快到他们根本都没有反应和接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

  仿佛神王这般他们认知堪比神明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卑微无用的【逆天邪神】土鸡瓦狗。

  暝枭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金乌炎似乎终于淡了一些,但云澈并没有去给他绝命一击,他身体缓缓转过,看向了天武国。

  这一眼,让天武国上下所有人仿佛看到了地狱,天武国主身体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晃,险些瘫倒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护国神王白蓬舟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窜身而起,如断脊之犬溃逃而去。

  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之下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一片大乱,堂堂神王,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轨迹却扭曲不堪。

  云澈手指一挥,一道炎光穿空而去,而白蓬舟溃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一瞬贯穿。

  轰!!

  白蓬舟只来得及发出第一声惨叫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之躯便在炎光中当空炸裂,化作一片焦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烬。

  他和白蓬舟无冤无仇,连话都没有说过。

  他更不会屑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。

  但偏偏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最恨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背叛!

  如果白蓬舟老老实实留在原地,云澈别说杀他,看都懒得看他一眼。

  白蓬舟死,也断灭了天武国主最后那根脆弱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稻草。天武国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放到了平生最大,瞳孔中映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身影,无疑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。

  云澈视线转来,他本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为东寒国灭他天武,战栗之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倒在地,但马上,他又想到了什么,瑟缩着抬头,用尽所有力气吼道:“云……云……云尊者……东寒许你之物,我天武……愿奉双倍……不……不不……五倍……五倍!”

  云澈双目微眯,嘴角微微勾起,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似乎平和了那么几分:“哦?是【逆天邪神】么,那我倒要听听,你能给我什么?”

  天武国主仿佛一下子看到了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曙光,瞪大眼睛,竭力嘶叫道:“小王……小王愿奉云尊者为护国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齐国国师,在天武国地位与小王平齐!天武国所有之物,只要尊者愿意,玄晶异宝,权势美人,尽可取之。”

  天武国主之言,以及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,让东寒国主全身激动,慌忙站出吼道:“云尊者!东寒国虽玄道稍弱,但丰饶程度远胜天武,更适尊者驻足!小王愿拜云尊者为大国师,天武国能给予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东寒可予十倍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