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42章 一指慑天

第1542章 一指慑天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本就已面无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寒薇脸色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惨白了数分。

  “这……”东寒国主看向云澈,一时无措。

  一束带着阴暗威压和无尽戾气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死死压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却发现对方神色一片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淡,没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,这让他心下生疑,目光又随之转回:“方昼,你确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他?”

  方昼面色从容道:“当然,方某又岂敢愚弄暝族长。这虽非方某亲见,但……”

  他看着云澈,嘴角露出一抹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笑:“此人名为云澈,虽有初入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却籍籍无名,来历极为可疑。他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十九公主带回王城,并且说过一句话……她说此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恩人,此言,在场很多人,包括国主都可为证。”

  “先前恶战之时,国主担心十九公主安危,命东寒卫统领秦缄带十九公主遁离王城,而暝扬少主为十九公主而来,见十九公主离开,也自然会随之而去。”

  “能为暝扬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贴身护卫,修为定非寻常,不至于无法追及秦缄和十九公主。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暝扬少主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见过十九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但,暝扬少主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期间遭人毒手,十九公主归来后,对暝扬少主只字未提,却说这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恩人,那么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从谁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救了十九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命呢?”

  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重新转回到云澈身上,无论神色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都阴厉了数倍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杀了我儿!?”

  暝扬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贴身护卫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级神王!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杀暝扬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。

  云澈还未回应,方昼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再次开口道:“面对暝族长,他当然不可能承认。不过,此事问另一个人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更容易得到答案。”

  他缓缓迈步,走向东方寒薇,脸上露出颇为平和善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:“十九公主,你离城之时,暝扬少主也刚好为你而至,相信你一定见过他了。那么,告诉我们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杀了暝扬少主?”

  目光集中在了寒薇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微晃,完全是【逆天邪神】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  “十九公主,”方昼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再次响起,更加缓了几分:“你千万要想清楚再回答。这个云澈来历不明,居心难测,至少绝非东寒之人,暝扬少主遭他毒手,和东寒国并无关系!哪怕起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在你,只要你坦诚相告,细表缘由,相信暝族长胸怀如天,也定不会强加计较,只会重惩下毒手的【逆天邪神】恶徒。”

  “但,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存心包庇……触怒暝鹏族长这等大人物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谁都护不了你,还将连累整个皇室,乃至东寒国!这么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道理,相信十九公主不会不明白。”

  “寒薇……”东寒国主一声轻念。 东方寒薇先前为给云澈解围,当众喊出云澈对她有救命之恩,他当时深表谢意,但大宴之上,他并没有去问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从谁手中将她救下。

  此番听了方昼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也陡然明白过来,极有可能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杀了暝扬!

  东方寒薇毕竟阅历太浅,且太过心善,一定想着无外人看到便不会泄露……竟还敢把云澈带回王城!

  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暝鹏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少主!

  东方寒薇年龄才刚满双十,这个年龄能修成神魂境,在中位星界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骄子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子。但,她此刻面临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亡国之危,绝境之崖,还有数个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逼迫与威压……

  这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所能承受!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战栗如乱风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浮萍,脸色苍白如细雪,她摇头,混乱而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……这些神王何等阅历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这般反应,实则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毋庸置疑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但,纵然恐惧、绝望到几乎意志崩溃,她唇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卑微而颤栗的【逆天邪神】否决:“不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前辈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云澈微微侧目,看了她一眼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云澈以正眼看她,也看清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每个人最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在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阶段会有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

  对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而言,最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之一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背叛。

  因为,身为救世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被无数他所救之人,背叛的【逆天邪神】鲜血淋淋……

  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救命之恩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在安境之下要将他葬杀,而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在逆境……甚至绝境下选择坚守。

  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寒薇一定不知道,她在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压和恐惧下,依旧不愿出卖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短短几语,虽然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力,却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改变了她自己,以及整个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

  “呵,”暝枭发出一声无比阴冷的【逆天邪神】低笑:“东方卓,你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养了个好女儿啊!好……好得很!今天,宰了杀我儿暝扬之人后,我定屠了你这狗屁王城!”

  “暝族长!”东寒国主大骇,颤声道:“小女年少无知,东寒更绝无半点触怒暝鹏族之意,求暝族长高抬贵手……暝扬少主之事,小王定会全力查清一切,给暝族长一个交代。”

  “交代?陪葬,不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交代么!”暝枭音若厉鬼,杀机四溢。

  “呵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紫玄仙子不屑一笑:“看来,今日是【逆天邪神】轮不到我太阴神府出手了。”

  在东寒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之中,暝枭向前一步,顿时,如有一座万丈山岳从前方倾塌而至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步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骇得一众东寒玄者仓皇倒退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甚至一屁股坐到地上,瑟瑟发抖。

  但,暝枭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迈出一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微微一侧。

  因为,一直沉默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在这时终于有了动作,他双眸抬起,看向了暝枭。

  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却让整个空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忽然发生了微妙难言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几乎所有人,都莫名注意到,或者说感觉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个动作……却又无人觉得奇怪。

  “那个叫暝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杀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开口,传到众人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竟比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还要低冷,并带着隐隐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屑与轻蔑。

  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全部集中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云……云前辈……”东方寒薇一声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低音,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咬住了嘴唇。她知道,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连累了云澈……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执意邀他前来,就不会害他陷入这必死之境。

  “果然如此。”方昼目光灼灼,盯着云澈冷声道:“方某见他第一眼,便觉此人绝非善类,原来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胆大包天,恶贯满盈之辈!十九公主,你竟将这等人带入王城,还包庇其滔天罪行,身为东寒国师,我对你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失望透顶!”

  东寒国主张了张口,到了此刻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出话,内心从未如此悲凉绝望过。

  “你……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何人!”虽然心中极怒,恨不能亲手将云澈撕成千万段。但,云澈实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平静了,平静到让他无法不心生疑忌:“为何要杀我儿暝扬!”

  面对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盛怒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依旧一片僵冷:“我杀他,还需要理由?”

  此言一出,不仅暝枭和暝鳌,太阴神府、天武国、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全部惊在那里。

  东墟东界,以九大宗为天,谁敢在九大宗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面前如此放肆狂傲。

  暝枭怒极反笑:“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很!云澈……无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出身,今日,我都要亲手……让你为我儿陪葬!”

  “族长,”暝鳌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抬手,道:“区区一个一级神王,还不配让你出手。”

  他向前一步,手臂伸出:“云澈,杀我少主,犯我暝鹏,罪不容诛!你现在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下跪求饶,也已经晚了!”

  轰——

  他身体腾空而起,玄气爆发,一股骇人气浪横卷而去,惊得一众玄者面如土色,一道黑芒掠下,暝鳌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直冲而下,他曲张而开,直指云澈喉咙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,闪烁着比魔鹰的【逆天邪神】鹰爪还要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寒芒。

  暝鹏一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以黑暗与暴风为主,速度极快。暝鳌五级神王,面对一个一级神王,一旦锁定,对方断无任何逃脱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暝鳌身形暴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前方数里范围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卫、玄者,东寒国主、东方寒薇、秦缄,乃至方昼全部被狠狠横扫出去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密密麻麻的【逆天邪神】战阵,顷刻间化作一片真空。

  而这片真空区域之中,唯剩云澈一人。

  他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暝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压制在那里,连遁逃一步都无法做到。

  距离一瞬间拉近,云澈依旧一动不动,在所有人眼中,下一幕,便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袋直接被那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鹏爪生生撕下来。

  而直到暝鳌近他只剩不到一丈之距,云澈终于有了动作,他抬起手臂,面对俯冲而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暝鳌,慢吞吞的【逆天邪神】伸出一根手指,迎向他抓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鹏爪。

  没有玄气爆发,没有鲜血飞溅,甚至没有任何惨叫之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惊骇欲绝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忽然诡异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了下来。

  暝鳌就近在云澈身前,右手依然呈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抓撕状,而一根手指点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他爪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光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风暴,乃至他运转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竟一瞬间全部消散无踪。

  画面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诡异,除了暝鳌,无人知道发生了什么……不,就连暝鳌自己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在他一下子变得灰白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中,云澈微微抬头,淡淡低语:“你就这么点本事?”

  语落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轻轻一弹。

  嚓!!

  一阵刺耳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声在所有人魂间响起,那一瞬间,暝鳌的【逆天邪神】整只右臂猛然撕裂,爆开无数道飞涌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泉,又在疯散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泉中炸成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。

  瞬失右臂的【逆天邪神】暝鳌在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惨叫横飞出去,直砸回暝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在地上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翻滚着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