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40章 东寒楚歌

第1540章 东寒楚歌

  云澈之语,让大殿瞬间一片死寂,人人脸色陡变,或惊或恐。

  方昼成为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国神王已有近千年,在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威极其之高,堪与东寒国主平齐。同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子也极其傲慢,东寒国大小宗门、贵族,少有人没受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。

  不过,作为东寒国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国神王,他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傲慢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本与资格,谁都不敢触罪于他,就连东寒国主,哪怕在公开场合,都会表现出敬重甚至讨好,更不要说皇子公主。

  这次,在东寒王城面临灭顶之难时,方昼在最后时刻赶回,将东寒王城从绝境中拯救,此功以“救国”许之都不为过,在天武国退兵之后,东寒国主对方昼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拜……腰身都几乎弯成了直角。

  可想而知,今日之后,他在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威更将如日中天。

  而这个时候,十九公主又带回了一个神王!这个神王不但接受了十九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邀请,对东寒国主入宴的【逆天邪神】邀请也并未拒绝,隐隐有入东寒国之意。

  这对东寒国而言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好事。而作为东寒国师,又刚立下齐天之功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国神王方昼……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和行事作风,会给这个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,且明显远弱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一个下马威,在在场所有人看来,都并不觉得意外。

  但,让他们绝没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方昼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一级神王”,说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石破天惊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。

  身为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,自该有着属于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……或者说傲慢。无人会讥讽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慢,因为他们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但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强者而言。而强者面对更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傲慢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愚蠢。

  云澈来历神秘,气息透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冷,且全程一言不发,这些都无人敢置喙什么,但他面对方昼的【逆天邪神】示威,不应承……哪怕一直沉默也都罢了,竟敢出言反辱!?

  方昼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没有太大变化,只有眼睛微微眯了眯,眼缝中折射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冷光,顿时让所有人觉得仿佛有一把寒刃从喉咙前掠过。

  云澈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寒薇公主花容剧变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急声道:“云前辈性情寡淡,一向不喜与人相交,方才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谢绝国师,绝无他意,请国师勿怪。”

  上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寒太子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怒目看向云澈。方昼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国神王,他要保住太子之位,必须要得到方昼支持,未来继承皇位,同样要依仗方昼,如今竟有人竟敢出言辱之,他岂能坐而视之……这也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拉拢,或者说巴结方昼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好时机。

  “混账……”

  他两个字刚出口,一个数倍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爆喝声响起:“混账!这里哪有你说话的【逆天邪神】份,滚下去!”

  发出爆喝的【逆天邪神】正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寒国主,东寒太子声音卡住,他看着父皇那双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忽然反应过来,顿时一身冷汗。

  他光想着拉拢方昼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险些忘了,云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神王!

  神王这等存在,就算不如方昼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能触罪!?

  他连忙低头,声音一下子弱了七分:“十……十九妹方才言语有失礼数,儿臣想……父……父皇训斥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语无伦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完,东寒太子坐下身,再不敢多言。

  东寒国主目光一转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厉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顿时已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平和,他朗声笑道:“神王之境,吾等纵终一生亦不敢企及,唯有仰望敬慕,但亦知到了神王这等层面,当有俯天凌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气傲骨。今日,两位神王尊者虽都只言片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吾等如此之近的【逆天邪神】领略了神王之威与神王之傲,可谓大开眼界,惊叹不已。”

  “吾等何其有幸,能与两位神王尊者共席。”东寒国主身体转过,高举金盏:“吾等便以此杯,敬两位神王尊者!”

  东寒国主之言,让气氛顿时缓和,众人尽皆举杯,起身相敬。

  “呵呵,”方昼脸上阴色稍去,他端起酒盏,面对众人……包含东寒国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身相敬,他却没有站起,也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明显散漫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姿:“也罢,狂妄无礼之人,方某这一生见之无数,又岂屑与之一般见识。”

  他目光倾斜,向云澈晃了晃酒盏:“请吧。”

  这次,云澈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回应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唇角微微而动……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露出一抹淡笑,却又捕捉不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,他拿起酒盏,一饮而尽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方昼和云澈都很给他这个国主面子,东寒国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声也畅快了很多:“今日国师大展神威,逼退天武,又得云尊者这般贵客,可谓双喜临门。”

  “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今日之劫,虽稍动根骨,却极振人心。有国师坐镇,我东寒牢不可撼。今日之后,本王会励精图治,有国师辅佐,再现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寒盛世,绝非虚妄!”

  此番与天武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战,东寒国主更为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到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有多可怕。他们以往战过多次,互有胜败。而此次,方昼不在王城,天武有太阴神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助阵,他们东寒顷刻间兵败如山倒。

  没有错,强如神王,哪怕只有一两人,也可以轻易左右一个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场。

  这种层面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绝非数量可以轻易弥补。

  这场庆功大宴,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方昼为中心,东寒国主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不断暗暗瞥向云澈,想着该如何将他留下。

  另外,他亦想到了暝鹏山。

  暝鹏少主一直垂涎于十九公主东方寒薇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尽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东方寒薇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疼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不但容颜倾世,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寒国第一美人,玄道天赋在众多儿女中也无出其右。因而,东方寒薇不愿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暝鹏少主,他也会委婉拒绝。

  但此次,面对得到太阴神府支持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武国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也不得不有了变化。

  王城硝烟未散,主殿庆功宴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愈发热闹,各大贵族、宗主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争先恐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涌向方昼,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方天地皆为霸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在方昼面前……那谦卑讨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,简直恨不能跪在地上相敬。

  而因方昼与和云澈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交锋”,无人敢近向云澈……否则,那岂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得罪方昼。

  同为神王,一为护国国师,一个来历不明,且方昼明显强过云澈,则如何选择,一目了然。

  “云前辈,”东方寒薇近到云澈席前,躬身敬道:“救命大恩,无以为报。还请前辈在王城多停留一段时间。东寒虽非富饶之国,但前辈若有所求,晚辈与父皇都定会竭尽全力。”

  云澈微微闭目,没有端起酒盏,而且忽然冷冷道:“注意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辞。”

  东方寒薇心中一惊,连忙慌声道:“晚……晚辈知错,请前辈指教。”

  “我比你长不了几岁。”云澈双手抱胸,不知在思索着什么。

  “……”东方寒薇唇瓣张开……比她长不了几岁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年龄在半个甲子左右?

  别说半甲子之龄,一甲子之龄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,都闻所未闻,就连上位星界那个层面也断然不可能存在。东方寒薇以为他在开玩笑,只能配合着露出有些僵硬的【逆天邪神】笑:“前辈……说笑了,寒薇岂敢在前辈面前有失尊卑。”

  云澈毫无回应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眼角向殿外稍稍一侧。

  “报!!”

  一声惊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吼声从殿外遥遥传来,随之,一个身着轻甲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兵急匆匆而至,跪倒殿前。

  东寒国主眉头大皱:“何事如此慌张?”

  “禀国主,天武……天武国去而复返,现已兵近五十里!”

  “什么!”大殿之中所有人全部惊而站起。

  东寒国主眉头阴下,沉声道:“带兵多少?”

  “大概五千左右。”

  “……五千?”这个数字,让东寒国主,以及众人都面露惊愕。

  “呵呵,”方昼站了起来,双手倒背,缓缓走下:“区区五千兵,显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战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和。此城有本国师坐镇,谅他也无胆再强攻……此军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武国主亲自带领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果然如此。”方昼面露微笑:“走吧,本国师亲自去会会他们。”

  方昼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让众人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绷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弦一下子松弛了下来,脸上纷纷露出笑意,一时之间,拍马之声混乱涌至,不绝于耳。

  “不错!王城有国师坐镇,又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武国所能撼动。”

  “所谓太阴神府成为天武护国宗门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无稽之谈。”

  “国师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寒的【逆天邪神】擎天之柱,此功此劳,当永载东寒史册……”

  这些赞奉拍马之音,方昼早已习惯,他倒背双手,面带微笑走出大殿,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意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意,他出殿时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位,赫然在东寒国主之前,且没有向云澈那边瞥去一眼。

  东方寒薇向云澈道:“前辈可要稍做休息?若不嫌弃……”

  云澈却在这时起身,淡淡道:“走吧,去看一场戏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东寒王城之外,天武国兵临。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有五千兵,但兵阵之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武国主亲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样在天武国声威极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武护国神王……白蓬舟!

  王城之前,东寒国兵阵摆开,浩浩荡荡,东寒各领域霸主皆在,气势之上,远压天武国。

  白蓬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二级神王,弱于方昼。但他目视方昼走出,嘴角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露出一丝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。

  “天武国主,白道友,如此匆忙的【逆天邪神】去而复返,看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话要说。”方昼双目高抬,昂然说道。

  东寒国主在侧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先开口……东寒国主虽早已习惯方昼的【逆天邪神】傲慢,但此刻是【逆天邪神】两军对阵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依旧出现了一个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难看,但马上又恢复如常,上前一步道:“天武国主,要战,我东寒奉陪到底,要和,那便要看你天武的【逆天邪神】诚意。”

  听了东寒国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天武国主和白蓬舟同时笑了起来,天武国主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本王之所以去而复返,既非为战,亦非为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赐你们东寒一个机会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东寒国主脸色一沉,看着天武国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笃定快速转为不安。

  “很简单,”天武国主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从今日开始,让这东寒国,成为我天武国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寒郡,如此,也免了本王大开杀戒,你们都可以保住性命和身家,本王还可赐你为东寒郡王……东方卓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选择跪下谢恩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愚蠢挣扎呢?”

  东方卓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寒国主之名。

  天武国主之语,让所有人脸色阴下,方昼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笑出声,他缓缓向前挪步,双目带着神王威压直视天武国主:“天武国主,方某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奇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给了你这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底气,敢吐出如此狂妄之言。”

  他伸出手掌,掌心面对天武国主:“这个距离,方某想要取你之命,可谓易如反掌,白蓬舟也别想保住你……到时候,你别说美梦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连噩梦都做不成了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”天武国主脸上毫无忌惮之意,更没有缩身白蓬舟身后,反而露出一抹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。

  “方昼,你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风啊。”

  军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忽然传来一个低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女子之音,听到这个声音,方昼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色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僵,当他看清那个缓步飘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时,他双瞳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缩,失声道:“紫……紫玄仙子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