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39章 幽墟五界

第1539章 幽墟五界

  当下,黑衣老者秦缄与寒薇公主带着云澈,飞向了好不容易才逃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王城。

  秦缄没有劝阻,东方寒薇忽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不会听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劝告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他亦希望,这个身份不明,全身溢动着危险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当真能救下在遭受危难的【逆天邪神】国主夫妇。

  以往,云澈从不会依仗实力欺凌或藐视他人,别人对他客气,他也从不会失礼,尤其深受云谷和萧烈教导,他对于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长辈都格外尊敬,但今时……在他之侧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寒薇与秦缄始终都处在一股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之中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气。

  全程,无论长辈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公主,他连正眼都没有看一次。

  至于他为什么会改变主意,决定出手相助……

  “前辈……”寒薇公主终于怯怯开口,小心翼翼道:“不知……该如何称呼前辈?”

  “云澈。”

  见他没有无视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回答,寒薇公主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紧张顿时也舒缓了一分。秦缄皱了皱眉头,也试探着开口道:“以尊者之能,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名动一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人物,但老朽却从未耳闻……莫非,尊者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其他星域?”

  云澈依然看着前方,冷冷开口:“这个星界,叫什么名字?”

  秦缄一愣,恍然道:“原来如此,尊者果然……呃,回尊者,此界名为东墟界,为幽墟五界之一。幽墟五界之名,不知尊者可有耳闻?”

  “不知。”

  冰冷不耐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让秦缄心里猛一咯噔……连幽墟五界都不知道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实力,当然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寡闻无知之人,那么,此人很有可能,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身更高位面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!从而对中位星界不甚了解,也可以说不屑了解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和言语顿时更加恭敬,连忙详细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道:“幽墟五界为这一片星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五个主星界,分别为我们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墟界,和西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西墟界、南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南墟界、北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墟界以及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墟界。”

  “东墟界共分三域,我们所处之地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,”

  “东域共有三十六国,老朽和殿下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寒国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三十六国之一。不过最强势力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‘九大宗’,”秦缄悄然看了一下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尊者刚才所杀之人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暝鹏山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属于这九大宗之一。”

  “这么说来,将你们东寒国逼入绝境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所谓暝鹏族?”云澈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谁都不可能知道他脑子在想着什么。

  “不,”寒薇公主摇头,低声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武国。天武国与我东寒国相邻,从很多年前便暴露出欲将我东寒吞并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心,常有交战。而这一次,他们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竟得到了九大宗之一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太洞府’相助,甚至有‘太洞玄府’已成为天武国护国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。”

  “这次他们有太阴神府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助阵,我们根本无法抵挡。”寒薇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颤抖起来:“我本想和王城共存亡,但父王却命秦爷将我从王城带离遁出……而暝扬,则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趁火打劫,准备借此将我掳走,我们刚离开王城,便遇到了他,秦爷拼了命才将他们甩开,没想到又……”

  云澈终于有了表情,脸上显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抹很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:“好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皇室,居然连个神王都没有,也难怪要灭国!”

  对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讥讽,寒薇公主和秦缄岂敢生怒,秦缄轻叹一声,道:“不瞒尊者,我东寒国其实一直都有一位护国神王,名方昼。国主对他一直礼遇敬重有加,尊为东寒护国国师,每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供奉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笔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数字。”

  话语一顿,似有所犹豫,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虽然他性情极度傲慢,但实力高绝,若有他在,断不至到如此地步。只不过,此次天武国忽然大举进犯,又有太阴神府相助,方昼却刚好在数日前有事离城,不知去向……哎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眼睛眯了眯。

  秦缄道:“尊者实力深不可测,此番能得前辈出手相助,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苍天对我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庇佑。若……若前辈不愿过多出手,救出国主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恩。老朽人微,但愿以残生相报。”

  让一个素不相识的【逆天邪神】高人出手,不可能不付出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。他希望付出这个代价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,而非寒薇公主。

  这时,秦缄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忽然传来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波动。秦缄身体微顿,快速拿出了一块闪烁着黑色幽光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音玉。

  听取传音,秦缄脸色连变,最终露出狂喜之态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向寒薇公主激动道:“殿下!国主传音……王城危机已暂除,王城危机已暂除啊!”

  “啊!?”寒薇公主螓首转过,眸光颤动,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吗?怎么会……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国师!国师及时赶回!”秦缄难抑激动道:“天武国恐神王之争造成巨大伤亡,只好暂时退军……好!幸得国师赶回,国主亦安然无恙。”

  就在刚才,秦缄谈及方昼时,言语中分明透着不满,甚至有隐约的【逆天邪神】厌恶之意,对其也直呼其名。而此刻,不但敬呼“国师”,还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感激庆幸。

  “太好了……太好了。”寒薇公主一直压缚在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阴郁和恐惧顿时云散,眼中盈.满泪光,而这一次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悦之泪。

  护国神王方昼回归,不但解了王城陷落之威,亦带来着对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心感。

  她欣喜之余,并没有忘记云澈之事,她连忙散去瞳中泛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光,向云澈盈盈一礼:“云前辈,王城危机已解,已无需劳烦前辈出手。但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大恩,晚辈不能不报,还请前辈入我东寒王城为客,给晚辈一个报答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”

  报答救命之恩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一,若能想办法让他留在东寒国,更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好事……秦缄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亲口喊出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神王!

  护国国师方昼之外,若东寒国能再得一神王,那么,天武国就算有太阴神府相助,也要好好掂量掂量。

  说完,她又连忙道:“暝鹏少主之事,并无他人在场,我们定不会泄露半个字,请前辈尽管安心。”

  这忽然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云澈似乎丝毫不以为意,听了寒薇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依旧平淡如水:“那我倒要看看,你会如何报答……走!”

  东寒王城笼罩着战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硝烟,但依旧颇具气势。

  危机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已解,不见天武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战兵和玄者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云澈真正进入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类之城……或者说,魔人之城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若忘记他们都修黑暗玄力这件事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与城,与其他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究竟有何区别?

  三人刚入城,数个身着重甲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城玄者已远迎而至,屈身拜道:“十九公主,秦爷,国主命我等恭候多时。”

  “父王他们呢?”东方寒薇急声道。

  “回十九公主,国主正在为护国国师行庆功大宴。国主有言,十九公主和秦爷平安归来后,直接入殿即可。”

  “好!”东方寒薇转身,向云澈道:“前辈请随我来,父王一向敬重强者,见到前辈后,一定万分高兴。”

  她本来想着,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冷孤傲,很有可能会拒绝,没想到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面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直接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东方寒薇在前,急匆匆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入王城主殿,殿中此时正铺开大宴,入宴之人或为王室权贵,或为东寒国大小领域、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人物,气质和玄道气息尽皆不凡。

  “寒薇!”

  东方寒薇刚踏入殿中,东寒国主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起身,然后亲身快步迎至,看着自己最疼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目光里满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以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关切:“你没事吧?有没有受伤?”

  东方寒薇摇头,忍着泪道:“有秦爷拼死相护,女儿没事……看到父皇无恙,女儿终于可以安心。”

  连忙抹去泪珠,她让开半身:“父皇,这位前辈,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在外偶遇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位神王尊者。”

  “神王”二字一出,殿中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陡然射来,东寒国主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陡变,他看向秦缄,后者向他微微点头,当下,他再无怀疑,一个急步向前,身为一国之国主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微施礼:“尊者驾临,小王未能远迎,甚是【逆天邪神】失礼。此番殿中正行庆功大宴,尊者若不嫌弃简陋,便一起入宴如何?”

  云澈“嗯”了一声,直接走入。

  在东寒国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亲自安排下,云澈坐入了一个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席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让整个大殿顿时安静了不少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神王,这两个字有着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力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张面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年轻和陌生。

  “这位道友,”主座之上,在这时传来一个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带着若有若无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:“不知如何称呼,又来自何宗何门?”

  说话者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一身黄衣,面色白净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年人,他晃动着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酒盏,斜眼看着云澈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,他神王境一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气息,他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

  但,与他这个三级神王相比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差得远了。无论层级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浑厚程度上。

  在这场大宴之中,他所坐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并非筵席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处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座之侧……赫然与东寒国主平席!

  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寒国的【逆天邪神】护国神王,刚刚立下救城大功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寒国师方昼!

  云澈伸手拿起竹筷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没瞥向方昼一眼,仿佛压根没听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问话。

  方昼眉头微沉,东方寒薇连忙道:“这位前辈尊命云澈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墟界之人。”

  “云澈?呵呵……”方昼笑了笑,悠然道:“这位云姓道友,不知宗门何处……此番靠近十九公主,入我东寒皇室,又究竟意如何为!?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陡然厉下,让所有人吓了一跳。东寒国主连忙起身,道:“国师,这位尊者是【逆天邪神】寒薇亲自带回的【逆天邪神】贵客,定非别有居心之辈……云尊者,国师生性慎微,绝无他意,还请勿怪。”

  “哼!”方昼冷冷道:“方某在世数千载,不说东墟界,整个幽墟星域,还没有叫不出名字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。但云澈此名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闻所未闻。”

  “你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初入王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级神王,但亦该有身为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,岂会如此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受邀而至……当真没有叵测居心!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依旧毫无回应,手指慢悠悠的【逆天邪神】把玩着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竹筷。

  东方寒薇起身,郑重行礼道:“国师,云前辈是【逆天邪神】寒薇偶遇,会来王城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寒薇主动邀请。而且,云前辈对寒薇与秦爷有救命大恩,所以,寒薇向国师保证,云前辈绝非国师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。”

  “竟有此事?”东寒国主闻之一惊,连忙向云澈一礼:“原来尊者竟救过小女之命,这般重恩……且受小王一拜。”

  “哦?”方昼换了个姿势,看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总算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斜视,他似笑非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原来如此,看来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多心了。我东寒国正值多事之秋,因而方某不得不多加防备,还忘道友勿怪。”

  “作为赔礼,若有闲暇,方某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指点你一二,你意如何?”

  一番言语,方昼尽显自己心系皇室,又胸怀博大,“指点”二字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告诉所有人,这个初入王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,远远在他之下。

  东寒王城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他为天。

  云澈依然在把玩着竹筷,他终于开口,低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带着阵阵寒意传到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: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指点我?”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