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38章 恶魔契约

第1538章 恶魔契约

  世界一片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寂,连空气都忽然变得锥心刺骨。

  一个神灵强者,竟被一指湮灭,连一丝飞灰都没有留下。

  “神……神王!”寒薇公主身侧,黑衣老者双瞳极力瞪大,发出颤巍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而这几个字,让所有人身体为之剧震。

  神王,在这个位面,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级人物!

  而比“神王”两个字更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他们从没有见过如此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,当他转过身来,阴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扫过时,那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与窒息感……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睁开眼睛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利爪扼住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与灵魂。

  但暝扬毕竟非常人,对于神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忌惮也并无常人那般重,毕竟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片界域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之一。他压下心中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恐,向前一步,面露微笑,恭谨一礼:“晚辈暝扬,能在此荒芜之地遇前辈这等高人,实摹灸嫣煨吧瘛克有幸。方才下人有眼不识神王,竟出手冒犯,感谢前辈代为惩戒。”

  “对了,家父乃是【逆天邪神】暝鹏一族族长暝枭,相信前辈或有耳闻。若前辈不嫌弃,可前往暝鹏山为客,晚辈定翘首以盼,盛宴以待。”

  短短几语,既显恭敬,又不失威仪。尤其报出宗族和父亲之名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都发生了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毕竟,不仅这一片界域,整个星界,暝鹏一族和暝枭之名,谁人不识!?

  但……

  让暝扬心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听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男子面容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,回答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他再次抬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……然后再次轻轻一弹。

  噗轰!!

  三道火光,同时在暝扬身边炸开。

  在他放大到险些炸裂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中,他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另外三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另外三个神灵境强者,一瞬间……就那么同一个瞬间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之躯在火光中炸裂,没有发出一丝惨叫,没有溅出一滴血珠,直接爆成漫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碎片,然后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洒下了满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飞灰。

  这始料未及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让暝扬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官猛然抖了一下,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笃定,也化为了完全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:“你……”

  他一个字出口,便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  云澈抬步,一步一步向他走近,每靠近一步,暝扬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就会瑟缩一分,那逐渐临近,太过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形压抑,几乎要碾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意志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巴大张,不断开合,但怎么都无法发出一丝一声。终于,他想到了逃……但,他却无法凝聚一丝玄气,甚至感觉不到了双腿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整个身体,像烂泥一样一点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瘫软,再瘫软……直到瘫跪在地。

  他绝非胆小之人,相反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和地位,平时纵然面对其他大宗门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宗主,也从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卑不亢。

  但面对云澈,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胆气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无形之物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碾碎。

  恍惚间,云澈已站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也已瑟缩至针眼般大小……他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恐惧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有幸见到大界王,也绝未忌恐到如此地步。

  他嘴唇颤抖开合,他想说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暝鹏族少主,他不能杀他,但他拼尽所有意志挤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模糊战栗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:“饶……命……呃!”

  一只手抓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上,将他从地上直接拎起,也扼死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声音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响起生命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比魔鬼还要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:

  “逆我者,犯我者,伤我者……全部该死!”

  一团黑气暝扬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处升腾,转瞬蔓至全身,一瞬……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吞噬成一片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烟末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,云澈如此自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使用黑暗玄力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放下……前方,暝扬已经消失,只余一片黑烟随着阴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寒风缓慢消逝。

  无人可以明白,他此刻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表下,潜藏着多么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暗、怨恨、杀念。而暝扬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自视甚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蝼蚁,去触犯一个刚刚从无尽深渊走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神。

  黑烟散尽,云澈转身,走向了北方……没有去看紫衣少女和黑衣老者一眼。

  紫衣少女整个人彻底怔在那里,如临幻梦。

  暝扬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暝鹏族长之子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世所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暝鹏族少主,一个真正意义在这片东域横行无忌,无人敢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……竟然,就这么死了!?

  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随手拂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尘!

  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暝扬清楚报出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之后,仿佛……名震东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暝鹏族在他眼中根本不屑一顾!?

  黑衣老者艰难回神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阅历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撼更甚于紫衣少女,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后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欣然,他瘫伏在地,无法站起,但脸上却露出了微笑:“看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佑殿下,遣高人相救……殿下,你快走。暝扬死,暝鹏族那边定有感应……老朽稍做恢复,便可追上殿下。”

  但,对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紫衣少女却并无反应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跟随在那个黑衣男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上,目光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动荡……再动荡。

  “前辈,请留步!”

  她忽然出声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把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老者吓了一大跳:“殿……殿下!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本能告诉他,这黑衣男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绝对不可招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连暝鹏族少主都随手诛杀,何况他人!

  但,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叫喊,云澈没有丁点反应,在她视线中越行越远。

  “前辈!”紫衣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声大了数分:“晚辈东寒国十九公主东方寒薇,谢前辈救命大恩。”

  她身姿向前,忽然跪倒在地,呼喊声中带上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凄然与哀求:“晚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母国正遭大难,王城已濒临被攻陷,父王和母后尚在王城……晚辈已走投无路,厚颜求前辈出手。若前辈能救下晚辈父王与母后,晚辈愿倾尽一切相报!”

  “殿下,不……不可!”黑衣老者挣扎着想要起身阻止。

  东方寒薇会如此,他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惊讶,因为,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已走投无路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个性很可能会做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她不敢奢望对方为她解王城之难,若能救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,对她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恩。

  她与云澈素不相识,更不知道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底细,连是【逆天邪神】善是【逆天邪神】恶都不知道。但,就如濒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溺水之人,会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抓住任何可以抓住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这个来历不明,气息诡异,却将暝鹏少主如蝼蚁般碾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男子,让她如在绝望之下,看到了一根闪烁着黑暗光芒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稻草。

  云澈毫无反应。

  “前辈……前辈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漠视没有让她失望退却,她催动仅剩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快速向前,直接扑倒在了云澈身后,染着血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牢牢抓住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角,悲戚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已带上泣音:“晚辈,求您出手相救,只要您愿意出手,任何条件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袍向后一甩。

  砰!!

  一声闷响,东方寒薇如被卷入飓风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蝶,被远远轰飞了出去,纤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重重砸落回黑衣老者身侧,唇角溢出道道逆血。

  “殿下……殿下!”黑衣老者拼命摇头:“不要强求,保护好自己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国主他们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安慰。”

  云澈还在不远处,他自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说出云澈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其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东方寒薇螓首垂下,唇角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珠一滴滴的【逆天邪神】滴落在地,那丝本就渺茫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……或者说幻想也就此破灭。

  而就在这时,她忽然感觉到视线微暗……她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却看到那黑衣男子竟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那双冷漠到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正漠然看着她。

  “……”她懵在那里,呆望着他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任何条件都答应,对吗?”云澈道,如一个恶魔在向一个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凡人缔结着契约。

  黑衣老者脸色陡变,他想要阻止……但无法出声,抬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也僵在半空。

  一个随手便灭了四个神灵境和暝鹏少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人物,岂能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触罪!

  而东方寒薇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亮起了惨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她看着云澈,缓慢而坚决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只要前辈能救我父王母后……任何条件,我都会遵从。否则,前辈尽可取我之命。”

  “好。”云澈眼瞳半眯,面对容颜绝丽,动人楚楚,让暝鹏少主为之贪婪迷恋的【逆天邪神】寒薇公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却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看一个死人:“带路吧。”

  “……谢前辈大恩。”东方寒薇深深俯首,美眸顷刻间水雾弥漫。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抓到救命稻草的【逆天邪神】喜悦之泪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哀戚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

  黑衣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无力垂下,从云澈答允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开始,一切便已无法挽回。他只能道:“尊者,承蒙大恩……殿下便托付给你了。求你看在殿下一片赤诚,善待于她……老朽来世,定结草衔环以报。”

  “哼。”云澈微微侧身,手指一点,缕缕天地灵气灌入老者之身。

  顿时,黑衣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变了,他感觉到自己本已极尽枯竭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如涌入无数道清泉,元气以快到无法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恢复,意识快速变得清醒,本已毫无知觉的【逆天邪神】伤处,传来越来越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痛感。

  枯竭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亦快速涌起了丝丝缕缕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。

  试着动了动手脚,黑衣老者毫不费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身来,他看着云澈,老目颤动,如瞻下凡神灵,随之忽然全身一颤,慌忙俯身,深深一拜:“老朽秦缄,拜见尊者,尊者今日大恩,老朽没齿难忘。”

  “带路!”云澈语气硬了几分,显然对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废话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耐。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