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37章 落难公主

第1537章 落难公主

  “黑…暗…永…劫……”

  他低念着这几个字,他将佩戴在右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块黑石取下。

  逆渊石!

  他能在三方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追杀下无惊无险的【逆天邪神】踏入北神域,逆渊石居功至伟。将它戴在身上,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更加上完美易容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神主,十步之内都认不出他来。

  气息恢复如常,他依旧盘坐在地,双臂缓缓张开,随着眼睛的【逆天邪神】闭合,一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铺开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之中,浮荡着【黑暗永劫】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法则,以及魔帝神诀。

  劫渊和他说过,要完美修成黑暗永劫,必须以魔帝源血相辅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步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融合源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参悟黑暗永劫。

  这个劫渊亲口所言,唯她一人可修,连邪神都无法修成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玄功!

  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开始浮起一层淡薄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气,这层黑气很乱,如无数个极力挣扎,欲摆脱囚笼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鬼影。

  时间缓慢流转,这层黑气一直层面,并变得越来越浓重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升腾起数十丈之高,并躁动、挣扎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剧烈。

  周围本就暗沉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更加死寂,许久都再不听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兽吼鸟鸣。

  周围百里区域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都在战栗中溃逃……作为黑暗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兽,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远比其他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暴戾,且个个悍不畏死。但,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最深处,却莫名生出了越来越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,它们唯有向反方向逃窜,再不敢踏回半步。

  直到,数天之后,这个让它们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开始消退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黑气的【逆天邪神】躁动开始弱了下来,并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散。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七日之后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色雾气完全消失,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、呼吸也在减弱,直至完全消弭。

  整个过程,云澈一直依坐在那颗枯树之下,全程一动不动,如一个僵化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尸。

  一天、两天、三天……他保持着毫无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依旧一动不动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已积了一层厚厚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尘,以及片片不知从何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枯叶。

  这一天,沉寂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忽然遥遥传来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震荡。

  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际,两个人影疾速掠至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鬓发已半白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老者,身上荡动着神灵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身着紫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身影。在黑衣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下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很快,但飞行的【逆天邪神】轨迹有些飘忽……细看之下,那个黑衣老者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血迹,飞行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忽然开始涣散。

  随之,他身体剧烈一晃,身体带着少女从空中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栽下,伴随着少女惊恐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喊声。

  砰!!

  老者身体砸地,在地上带起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线,所停落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就在云澈前方不到二十步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所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暗色沙尘扑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但他依旧毫无反应。

  “秦爷!”紫衣少女落地,踉跄着冲向栽落在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衣老者。

  少女有着一张精致纯美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容,她长发凌乱,玉颜染着飞尘和惶恐,但依旧无法掩下那种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与生俱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贵气,就连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衣,亦透着一股非凡的【逆天邪神】华贵。

  “秦爷……你怎么样?”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划下泪痕,感受着老者身上混乱、虚弱到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吊在了悬崖,无所适从。

  她知道,这一路,他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硬撑。

  黑衣老者猛咬舌尖,涣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总算恢复了些许清明,他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殿下……不要管我,快走……走。”

  “不,”少女含泪摇头:“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秦爷一次次以命相救,我早就……我怎能丢下你不管。”

  说着,她便要向前带起老者……她有着神魂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在这个星界绝对可以傲视同辈,但此刻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虚弱,已接近强弩之末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所向,一眼就看到了枯树之下那个一动不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,不过她并没有看第二眼,更没有惊讶……在北神域,再没有比横尸更寻常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黑衣老者五官扭曲,竭力挣扎,甩开少女覆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低吼道:“殿下……不可意气用事!老奴命微,若殿下出事,老奴将十生愧对国主……快走……走!!”

  “走?呵呵,还走得了吗?”

  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叫声犹在耳边,上空,一个阴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传来,伴随着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低笑。

  听到这个声音,紫衣少女瞳孔骤缩,惊恐回身,而黑衣老者瞬间面色煞白,目露绝望。

  五个人影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天而降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身灰衣。虽只有五个人,但其中四人,身上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在这个星界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相当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中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青年男子初入神劫境,但他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五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,看着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惊恐和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衣少女,他嘴角咧起,露出面对猎物的【逆天邪神】戏弄狞笑:“寒薇公主,你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好找啊。”

  “暝……扬!”紫衣少女玉齿咬紧,手掌已抓起了一把紫光闪闪的【逆天邪神】细剑,剑身同时逸动起寒气与黑暗玄气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还有握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都在剧烈发抖。

  “啧啧,”看着少女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恨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玉颜,暝扬舔了舔唇角,向前缓步走近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东寒国第一美人,连怒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都这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心魂荡漾,嘿……若当真让你跑了,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多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损失,把整个东寒国踏平都弥补不回来啊。”

  他眼睛一斜地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,目凝阴色:“秦老头,三番四次坏我好事,也该让你知道下场了!”

  “你……”黑衣老者挣扎着起身,已满是【逆天邪神】重创,几近灯枯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生生凝起一抹绝望之力:“我就算死,也不会让你碰殿下一根头发。”

  暝扬笑了起来:“好啊!那你就去死吧!”

  他手掌一挥,一道夹杂着黑气的【逆天邪神】诡异风刃瞬间拂在了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唔!”

  黑衣老者一声闷哼,带着一道血箭狠狠横飞了出去……他堂堂神灵境,如今状态,却根本连神劫境的【逆天邪神】随手一击都无法承受。

  他所飞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……一声重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重重砸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将他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枯树瞬间震烂,云澈静止了十几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也跟着飞了出去,翻滚落地。

  “秦爷!”

  少女一声悲呼,冲到了老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而这一次,老者却已再无法站起,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唯有血沫在不断溢出,却无法发出声音。

  紫衣少女眼眸垂下,心中无限哀戚,她知道,今日之劫,根本毫无幸免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紫剑缓缓收回,横在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雪颈上……她宁死,亦绝不受辱。

  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暝扬早有预料,几乎在同一瞬间,他右侧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衣男子手臂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抓出,顿时,一股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机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罩下,死死压在了紫衣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神灵境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,岂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一个神魂境可以抗拒和挣扎,一瞬间,她如被万岳覆身,身体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倒在地,手中之剑也脱手坠……不仅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就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也被完全压制,想要自毁命脉都无法做到。

  “你……”她全身发抖,咬齿欲碎,却无法挣脱一丝一毫,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深渊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:“暝扬……你定……不得好死!”

  “想死?你舍得,我又怎么会舍得呢?”暝扬挪动脚步,慢吞吞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前,眯成两道细缝的【逆天邪神】眼里释放着贪婪淫邪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光。

  而就在这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忽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转。

  一个人影……一个他们认为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从地上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爬了起来。

  “嗯?”暝扬皱了皱眉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也都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转了过去。

  被打断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站起身来,他没有挥去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沙尘,更没有转身看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人一眼,直接迈步,走向了前方,准备重新找一个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修炼之处。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静止太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缘故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有些僵硬和沉重。

  暝扬眉头再皱……一具忽然活过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死尸”,在四处横尸的【逆天邪神】北神域,同样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鲜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但,这个人在起身后,竟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,在这片界域,谁敢如此无视他!?

  这种被无视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让他极为不爽,嘴角一咧,随口发出了他这一生最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:“碍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子……废了他。”

  对他而言,杀一路人,如宰鸡屠狗无异。

  他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衣男子身体不动,唯有手臂挥出,一道漆黑风刃带着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波纹,直切云澈而去……一瞬间,便轰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背上。

  紫衣少女闭上了眼睛,不想看到这个受自己连累的【逆天邪神】无辜之人被一瞬断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凄惨画面……但,传到她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当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震响。

  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风刃轰击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,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金属碰撞之音。风刃被一瞬间弹开,将侧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裂出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沟壑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……不要说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外衣,都看不到哪怕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伤痕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停了下来,然后缓缓转身,一双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看向了五双在惊骇下刹那收缩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。

  “啊……这……”刚刚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衣强者面孔僵住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抬起,缓缓伸出一根手指,指向了对他出手之人,口中,溢出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:“活着……不好吗?”

  砰!

  一道炎光,在众人眼前炸开。

  炎光之中,那个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境强者被一瞬爆成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火焰碎片,又在下一瞬间化作飘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烬……没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,没有来得及发出一丝惨叫。

  神灵境,在这片界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强者,在他一指之下瞬间焚灭,如屠瓦狗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