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36章 【黑暗永劫】

第1536章 【黑暗永劫】

  北神域,神界四方神域中版图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,大概只有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半,西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分之一。

  若将神界分为十分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版图只占其中一分。

  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数量自然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少。即使如此,因混沌阴气的【逆天邪神】持续消散,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版图一直在缩减着。

  云澈对于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,基本只有“魔人之地”和“魔域”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概念,其他几乎一无所知。但,这个完全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却成为了他现在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处,因为北神域被笼罩在混沌阴气……亦世人认知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之中,其他三方神域绝不愿靠近和踏足。

  并不单单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不愿被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侵蚀寿元与玄力,亦因他们仇视“魔人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亦被“魔人”仇视着。而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魔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场,混沌阴气之中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将发挥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力,而其他三方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进入则会被很大程度上压制,一旦被发觉,下场无疑和在北神域外被其他三方神域玄者发现的【逆天邪神】魔人一样。

  进入北神域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没有带给云澈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适感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躯体、玄脉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上。行走在无处不在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与沉寂之中,他甚至有一种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舒适感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也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与清醒。

  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没有一寸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土地,更没有任何一个相识之人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孑然一身。

  进入北神域,云澈并未停留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继续深入。三方神域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搜寻不可谓不疯狂,久寻无果,那些王界中人可能会有踏入北神域搜寻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……但纵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中人,也最多只会进入北神域边境,几无可能深入,所以,他在尽可能深入北域。

  他必须保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……对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他而言,没有比这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

  他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星界,穿过了一片又一片星域,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一幕又一幕的【逆天邪神】进入到他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之中。

  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态和东神域完全不同。这里充斥着死亡与昏暗,难见日月,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永远是【逆天邪神】厮杀,黑暗玄兽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厮杀,玄者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厮杀……在东神域,争斗往往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利益或恩怨,而这里,争斗只为了生存。

  没错,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存。

  在这个黑暗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只有强者才能生存。他们会为了变得更加强大而不惜一切,为了争夺极其有限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而以命相搏,横尸遍野。

  这些,云澈全部漠然以视。

  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深入,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气明显越来越浓郁纯粹,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也在提升着,终于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月过去,云澈踏足到了第一个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中位星界。

 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哪个方位,亦不知所在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

  虽然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中位星界,但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依旧格外稀疏,哪怕走在阴黑的【逆天邪神】丛林中,都感觉不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机。

  不知不觉间,云澈来到了一片荒芜的【逆天邪神】山脉之中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兽多了起来,黑暗之中,一双双嗜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盯向了他……但,碰触到云澈那双漠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这些狂戾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顿时全部战栗,随之,它们缓缓后退,然后惶然逃离,逃得很远很远。

  “嘶嚓!”

  一个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声响起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利爪撕裂空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一只百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巨鹰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掠过,闪烁着锥魂寒光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利爪抓起了前方一只拼命溃逃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兽,然后飞向了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北方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在这时停了下来,他走向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棵枯树,席地而坐,闭上眼睛,也没有布下结界,很快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便完全沉静了下去……心口,那个劫渊临行前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阵闪耀起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。

  随着幽暗光芒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,现出了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她目视着云澈,仿佛就站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。

  “呵,”她一声毫无

  感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低笑,似嘲讽,似为之悲哀:“你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我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印触发,看来,你终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逼到了绝境。”

  不过,她断然想不到,在她离开混沌后不过片刻,这个魔印便已被云澈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暴怒与戾气触发。

  虽说,这个魔印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动在所有人面前暴露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,给了三方神域灭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当理由,但,以三大第一神帝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,没有这个理由,他们也总能找打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当理由,这个魔印的【逆天邪神】触动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一切提前了而已。

  “这个魔印之中,封存着黑暗玄功【黑暗永劫】,它并非我劫天魔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玄功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独属我一人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族无法修炼。就连在黑暗玄力亲和与驾驭上犹胜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逆玄,亦无法修炼。”

  “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定有修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”

  至于理由,她没有说。

  “你拥有逆玄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对黑暗玄力有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和与驾驭,因而,黑暗永劫可另他人一步登天,但对你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增长却极为有限。其威更远远不及我与逆玄共创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魔禁典……亦你所知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诀那般强大。”

  “但,你若能完美驾驭黑暗永劫,便绝对可以……驾驭当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魔!”

  “成为真正……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魔中之帝!”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所留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每一个字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于她之口,无可置疑。

  “黑暗永劫之外,我毕生所修魔功,皆在其中,你尽可择而修之!”

  魔帝毕生所修,何其强大,何其繁杂。对他人而言,能修成其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毕生难以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但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留下……因为,她比云澈自己都清楚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一个怪胎。

  一个犹胜邪神逆玄的【逆天邪神】怪胎!

  “魔印之中,有着三滴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源魔血,它可以强化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魔躯和魔魂,若你急欲在短时间内提升修为,那么将它炼化,亦可以大幅提升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修为,但,你最好不要如此做。”

  “炼化虽可让你一步登天,而将之与躯体缓慢完美融合,你未来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处,将百倍于前者。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修为越低,融合源血对躯体和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升华便会越大,所以,你在接下来一段时间,反而要尽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修为,相信你应该明白我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。”

  劫渊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魂音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具体详细,虽然,她面对云澈时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冷漠,但实则,对于他,她始终有着一份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关心,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邪神逆玄,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红儿幽儿。

  “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起源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沌阴气,【黑暗永劫】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阴玄功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源魔血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阴之血,两者都更适于女子。因而,欲最快修成黑暗永劫,你需寻一个极佳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为修炼炉鼎。这三滴极阴源血,两滴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所能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第三滴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炉鼎所用!”

  “此女子需元阴尚存,有着极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悟性和玄气驾驭之力,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其必须有至精至纯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!若你能找到这般女子,最好直接废除,若让其自散所有玄功,只留最精纯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始玄气,而她将来所得,亦将无数倍于所失!”

  闭目之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缓缓托起,掌心之上,飘起三枚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珠,三枚血珠闪烁着幽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并不强烈,却让整片天地都陡然暗了下来。

  眼睛睁开,瞳孔中映着三枚深邃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暗芒,没有任何犹豫,他将其中两枚血珠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向自己心口。

  在与他身体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两枚黑暗血珠如泻地水银,毫无阻滞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入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之中。

  嗡!

  一声难以形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异闷响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猛然窜起一层浓郁而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雾气,眼瞳也释放出两道无比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……若化作了两个能吞噬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深渊。

  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源血!

  若就这么直接的【逆天邪神】入他人之躯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王界神帝,也会当场被可怕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之力吞噬成残渣。

  但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对黑暗玄力……无论什么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之力,都有着世间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和。而源血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核心精血,更有着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……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性,对云澈亦有着来自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和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在痛苦中剧烈痉挛着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却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吓人……世间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与绝望他都经历过了,这点躯体之痛又算的【逆天邪神】了什么?

  短短数息之后,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色雾气便开始缓缓消散,与他瞳眸中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一起逐渐散尽,两滴来自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源血,就此……就这么简单轻易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于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之中,与他再无排斥。

  无法预料……连劫渊自己都无法预料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源血与拥有邪神玄脉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完全融合之后,会在云澈身上造成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。

  亦无法预料她所期望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完美融合”需要多久,几万年?几千年?几百年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魔帝源血入体,还未真正开始缓慢融合,但云澈却忽然感觉到,自己对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发生了无比之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穿透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,达到了倍于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尤其他对黑暗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,变得无比之清晰,几乎能清楚捕捉到每一个黑暗元素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动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源血……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干涉,对现世生灵而言,都会是【逆天邪神】相当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响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完全安静了下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,继续响动着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虽然,我无法亲眼看到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被逼到触发魔印,但有一点,你务必记住,若非你身负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与意志,以及对红儿、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拯救与照顾,我断不会做出离开混沌,并背叛族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,所以,对你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世界而言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之无愧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之主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欠你一条命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都没有资格负你。”

  “所以,若要复仇,就放下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、善念、怜悯!哪怕屠尽当世万灵,亦无需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愧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“最后,有两件事,或许该让你知道。”

  “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世界,潜藏着一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和一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隐患。”

  劫天魔帝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天大”二字,绝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人无法想象和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

  “这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,我无法说出,亦无资格说出。但若其有‘现世’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,你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而这同时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离开混沌、阻断族人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个原因。”

  “至于那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隐患……”

  心魂世界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缓缓抬起手来,指尖上,闪烁着一点星辰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:“这个记忆碎片,有着我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。当有一天,你完美融合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源血,并能完美驾驭黑暗永劫,自能轻易解除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!”

  这个被设下封印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碎片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天大隐患”。

  “云澈,”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星芒飘飞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最深处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缓了下来:“当年,逆玄因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望意冷,而舍弃了创世神名,就此归隐。而你……若你经历了类似的【逆天邪神】境遇,我不希望你如他那般虽身负黑暗,但依旧执着秉持光明,我希望,你可以把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千万倍的【逆天邪神】讨回来。”

  “至少,绝不能让红儿与幽儿像当年一样,一个要永远舍弃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世,一个,只能永远存在于孤寂与黑暗之中。”

  “这个世界,不配辜负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和你,所以,在更加看清这个世界后,我要你牢牢记住七个字……”

  “宁负苍天,不负己!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世界消失,云澈睁开了眼睛,淡漠如死水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,似乎变得更加幽暗。

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