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35章 寂暗北域

第1535章 寂暗北域

  东神域,吟雪界。

  因云澈而一度封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比之曾经有了翻天覆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宗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界,漫天飞雪之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窒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寂。

  冰凰界常年寂静,但从未如此冷寂过。

  沐玄音陨落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早在数天前便已传来……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月神使亲自传达。

  冰凰神宗失去了宗主,吟雪界失去了界王……更失去了以中位星界之姿傲立北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,以及所有吟雪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支柱。

  吟雪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如何,无人知晓。但,悲观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,无声弥漫在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

  冥寒天池。

  冥寒天池的【逆天邪神】寒脉尚在,但已没有了冰凰神灵。整片区域虽依旧溢动着极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,但少了几分难以言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息。

  封闭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在这时无声开启,又无声关闭。

  冥寒天池之畔,一个人影从虚空中走出,他一身黑衣,黑发垂腰,不知为何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让整个天池区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一下子变得格外沉闷压抑。

  来到冥寒天池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看着下方亘古不凝的【逆天邪神】池水,漠然数息……他有着一张很普通,多看几眼都不一定记得住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浑厚而浑浊,玄气大致在神魂境前期,溢动着在吟雪界再常见不见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气息。

  没人知道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更不会有人将他……和云澈联系到一起。

  一个晶莹无暇,隐泛神光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晶棺现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他抱起棺中沉睡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动作缓慢轻柔,无喜无悲,无怒无哀,亦没有允许自己去贪恋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手臂又缓缓释开,然后看着她轻轻垂落而下,没入下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池之中……

  直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完全消失于视线……消失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“玄音,”他轻轻而念:“混沌之大,但能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却只剩那一片黑暗之地。”

  “我知道,那里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最讨厌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所杀……所以,我不会让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惊扰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安眠,唯有这里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适合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安眠之处。”

  池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水纹也完全归于平静,云澈最后凝望了一眼,转过身去,喃喃自语:“玄音,若有来世,你可还愿再遇到我……”

  身影晃动,他已回到天池之畔,手臂伸出,顿时,远方一块玄冰被他吸到身前,翻滚着砸落。

  玄冰之中,封结着一个蜷缩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。里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透过冰层,看到了一个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顿时,他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中露出了希望与哀求。

  任何人看到他,都决然想不到,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曾经威凌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东域四神帝之一。

  没有和他说一句话,甚至没有看他一眼,云澈手指一撇,将这块玄冰直接丢到了太古玄舟之中。

  这时,一抹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从冥寒天池之外传来,云澈微微侧目,他没有离开,没有匿影,手指在逆渊石上一点,恢复了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手掌亦在脸上一抹,恢复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。

  很快,冥寒天池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再次打开,又马上闭合,一个冰雪仙影出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。

  沐冰云。

  冥寒天池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,原本只有他和沐玄音能够打开,如今,沐冰云亦能打开,显然,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先前离开时,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宗主铭玉留了下来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抱着必死之意离开。

  云澈与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隔空碰触,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数日未见,却恍若隔世。

  她看着云澈,雪衣下高耸胸脯剧烈起伏,冰眸之中颤荡着太过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:“你……还敢回来!”

  “我送她回来。”云澈回答,他走向沐冰云,手中,托起一把冰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剑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爱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凰宗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象征……请冰云宫主收下。”

  看着冰芒流溢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姬剑,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一瞬间便被水雾弥漫……雪姬剑重归,但吟雪界再无沐玄音,她也永远失去了最重要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。

  雪手伸出,颤抖着握在了雪姬剑上,上面,似乎还残余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沐冰云身体摇晃,噩耗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数天,她以为自己已经接受,但此刻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却依旧剧痛的【逆天邪神】几欲撕裂。

  啪!!

  她手臂挥出,玉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背给了云澈一个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耳光。

  云澈没有躲避,没有抵御,任由血红与剧痛在他脸上蔓延。

  “……”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定格在了空中,看着云澈那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,连一丝痛苦都没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恨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发泄,内心反而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刺痛。

  这个世上,最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莫过于失去,比失去更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背叛。

  而他……经历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失去,和世间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叛。

  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去,没有人比他更痛苦,更怨恨……尤其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开始发颤,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去碰触他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红痕……但终究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缓缓垂下。

  姐姐,如果让你重新选择,你会不会再一次让他进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……

 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,我究竟……还会不会将他带来神界……

  “冰云宫主,”云澈轻声道:“吟雪界很可能会受我所累,纵没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与其他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多旧怨,也会因为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而爆发……所以,你早些离开吧。”

  握紧雪姬剑,沐冰云看着他,低声道:“我就算死,也会死在吟雪界。”

  完全意料之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云澈轻轻点头,不再说话,转身而去。

  “云澈!”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遥遥传来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你记着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是【逆天邪神】姐姐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不允许你死!”

  “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报仇,你也必须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!”

  “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敢像以往一样总为了他人而不惜己命……姐姐不会原谅你,我也不会原谅你!!”

  没有回应,云澈离开冥寒天池,身影和气息也彻底消失在了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与感知之中。

  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池区域,沐冰云将雪姬剑轻轻抱在胸前……不知不觉间,一滴晶莹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珠无声落下,在玉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身上划过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湿痕。

  她手指伸出,轻轻将这抹湿痕拭去,螓首抬起时,冰眸之中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蕴满了决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寒芒。

  她知道,自己再怎么努力,也不可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如姐姐那么好。

  没有了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,会爆发无数以往绝不会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危机。

  但,她不会妥协和逃避。明日,她就会继位冰凰宗主和吟雪界王,只要她还有命在,就绝不会让吟雪界被伤害一丝一毫!

  收起雪姬剑,她冰影飘起,缓缓而去……

  而就在她离开冥寒天池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安静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池中心,忽然耀起了一抹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芒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图纹,不知从何处耀至,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投影,却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宛若实质,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芒,亦灿然到了如仿佛不该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之光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格外短暂,数息之后便已消散,之后再未出现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一个月后。

  神界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一直在持续,随着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流转,力度非但没有缓下,反而与日俱增,范围也从三方神界,快速扩散向越来越广阔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范围,各种类型的【逆天邪神】探知玄器也被分布在各个区域,搜寻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阵仗之大,比之当年搜寻邪婴时只大不小,大到了让无数玄者都为之惊愕不解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

  但,力度如此之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搜寻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未捕捉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气息踪迹。

  天杀星神本就极擅隐匿,成为邪婴后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强大无匹,要探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确难如登天。而云澈在年轻一辈虽然极强,但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引领的【逆天邪神】全面追杀,以他神王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和修为,怎么可能躲过如此之久!

  他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世上完全蒸发了一样。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,越来越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开始怀疑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和绝望之下已经自绝而亡?

  但,他们做梦都想不到,他们全力搜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,在这个月间,无数次从一个又一个王界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和搜寻玄器下走过,但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人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器,气息都从未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迟疑与停留。

  他踏出东神域,踏出东方,一路向北,来到了一个从未踏足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陌生世界。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段时间,梵帝神女叛逃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快速散开,同样引发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撼与震动。

  一桩又一桩的【逆天邪神】异事,就连层面最低,灵觉最迟钝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都隐隐嗅到了变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。

  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北方,一个被黑气笼罩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踏……踏……踏……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分外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丛林,并不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声,在这里响起时却让人毛骨悚然。

  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是【逆天邪神】黑色,天空是【逆天邪神】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白色,连稀疏的【逆天邪神】枯木乃至植被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暗沉的【逆天邪神】灰黑色。

  就连空气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灰蒙蒙一片……这绝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偶尔的【逆天邪神】起雾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亘古如此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不适合寻常生灵生存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神道玄者到来,都会在短时间内感觉到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与不适,情绪亦会在无形间变得烦躁恐慌,甚至失控。

  寿元会在无声无息间流失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什么东西持续吞噬。就连玄气,也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无形之鬼压缚着,运转起来远比平常困难艰涩。

  所以,东、西、南三方神域,从来没有玄者愿意踏入这个世界。

  在这个昏暗、枯寂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一个人影从黑雾中缓步走来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没有给这个世界带来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机,反而更显压抑与森然。

  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还有他身上若有若无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比这个世界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死寂和暗沉。

  就如一个从地狱之底活着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孤魂恶鬼。

  “北……神……域……”

  在这片黑林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停下,面对着陌生可怖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却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咧起,露出一个阴森的【逆天邪神】狞笑。

  那一刹那,就连这里亘古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雾都为之凝结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