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34章 溃心神女

第1534章 溃心神女

  “我娘她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杀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这忽然而至,显得格外突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让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一下子半眯起来,随之轻叹一声道:“看来,我当年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留下了破绽。毕竟,毫无破绽,本身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。”

  千叶影儿美眸骤凝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想在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中彻底化作粉碎的【逆天邪神】泡影: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你?!!”

  “呵呵,”千叶梵天一声淡笑:“既然早就有所猜测察觉,为何却从来不问,从来不信呢?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愿呢?”

  坦然承认,没有丁点被识破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慌,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中,还隐约带着几分失望与讥讽。千叶影儿眸光颤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愈加激烈,唇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都变得沙哑:“为什么……你为什么要杀她!”

  千叶梵天会成为千叶影儿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破绽,会让她甘愿丧尽尊严去救,一个很大,或者说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对她娘亲的【逆天邪神】好。

  当年,在她母亲死后,他不但亲自彻查此事,在盛怒之下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亲手处死了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和太子,震动了整个梵帝神界,更深深震动了一直对父亲有怨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。

  之后,他追封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为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,并承诺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,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后。

  再加之他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、重视、溺爱,理所当然,她对母亲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,逐渐都转嫁到了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成为她在世上最信任、最亲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命里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和亲情。

  哪怕,她曾经有过刹那疑惑……也会死死压下,只认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不该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多疑。

  但,一切忽然都变了。

  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默认,那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几句话,对千叶影儿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毁灭性的【逆天邪神】,残忍到其他人断不可能想象和感同身受。

  “为什么?”千叶梵天一脸悲天悯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姿态:“答案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显而易见么?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你啊。”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,不但胜过我其他所有儿女,整个东神域范围,同辈之中也无人可及。再加上你眼神中透露的【逆天邪神】阴狠、偏执和野心,我当时仿佛已经看了第一个女梵天帝的【逆天邪神】降生。比之我原本择选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光芒,要耀眼了不知多少倍。”

  “但可惜,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却有着一个致命的【逆天邪神】缺陷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你太过在意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!后来我甚至知晓,你在玄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癫狂与野心,一个最为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给你母亲博得更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呵……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惜,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笑。”

  千叶梵天晃了晃头,似乎到现在都依然觉得可惜与失望:“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为了你,以及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我不得不有所行动。我将你,和对你母亲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毫不避讳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,再到故意失言以你为继承者,从而引发神后和太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妒火与恐慌,如此一来,他们要杀你和你母亲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顺理成章之事。”

  千叶影儿牙齿咬紧,全身发抖。

  “你母亲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亲手杀的【逆天邪神】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关梵帝神界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我也只能亲自动手。之后,我又亲自处死了神后和太子,再追封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。”

  千叶梵天用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呼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神后”和“太子”,而叫不出名字……因为他已经忘了,虽曾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立后之人和亲自所择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子,但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两粒被扫除的【逆天邪神】灰尘,连被他记住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:“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,是【逆天邪神】怕你母亲死后,你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会无处依托,更怕你因此失了目标和野心,只好如此,让你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逐渐转嫁到我身上,我对你,可谓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心良苦。”

  “让我没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居然依旧没有淡忘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,”千叶梵天摇头,一脸感叹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悲啊。更可悲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你似乎认为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害死了你母亲?”

  “不,”千叶梵天叹了口气:“我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和长相,都完全记不清了,这样一个女人,若非特殊原因,我又岂会屑于亲自下手呢。”

  “所以,害死你母亲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你。若非你太过耀眼,对她又太过看重,她又怎么会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早呢。”

  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囚笼之中,千叶影儿螓首垂下,她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没有半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休止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面罩之下,一道又一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痕快速滑落。

  眼泪……

  从来没有人见过梵帝神女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也不会有人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梵帝神女流泪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但此刻,从她第一滴泪珠溢出开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便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一般彻底崩溃……她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肯发出一丝泣音,却无论如何,都无法停止眼泪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泄。

  她这一生,见过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和绝望,而此刻,她第一次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了何为绝望……比之当初被云澈种下奴印那一刻,还要痛苦、残忍不知多少倍。

  她,千叶影儿,世所仰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,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、修为、地位、权势、容颜,在当世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处在最巅峰,唯有西域龙后配与她齐名。

  她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站在了当世最巅峰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她看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光,也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俯视。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从来没有任何人能真正入她之眼……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帝。

  神界玄者提及“梵帝神女”四个字,伴随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高不可攀。

  但今日,直到今日,她才发现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乃至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人生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哀。

  她以为,她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选择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者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宠溺信任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而后者,对她而言更为重要……直到今日,她才看清,原来,她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控在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玩偶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!

  他亲手夺走了她人生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却还让她对他一直心怀感激敬重……在她用自己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救了他之后,却反因此,成为了他已不屑再浪费心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弃子。

  “将你重新培养,将来固然可以再次成为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基石,但就目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而言,将你送给南溟,价值要更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多,你也该庆幸被染了污点,废了梵帝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还能有如此之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价值。”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惜……”千叶梵天摇了摇头:“如此一来,不得不重新择选继承者,在这一点上,我倒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羡慕月无涯。”

  看着精神完全崩溃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中没有哪怕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疼惜:“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阅历尚不及你一成,而她为了洗去污点,连番亲手强取云澈之命,毫无犹豫,为不留任何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绽,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之地都完全毁去,相比之下,你着实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蠢了,也难怪,你会栽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。”

  到了此刻,千叶影儿如何想不到,千叶梵天在中毒之后将梵魂铃交给她,实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推她牺牲自己救他之命……而今,竟反成为他舍弃,甚至废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。

  何其的【逆天邪神】讽刺。

  这一刻,她竟莫名想到了云澈。

  那个刚刚救世,却马上被举世追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就在刚才,她还讥讽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怜悯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……而现在,她与云澈,又有何异!?

  甚至,比他更为悲哀。

  至少,他还有人愿为救他而死,至少他还有逃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

  而她,除了父亲,她给予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唯有绝情和冷漠。而将她忽然打入绝望和痛苦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,偏偏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为信任敬重,曾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唯一心灵破绽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。

  她许久都没有说话,玄气在持续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泻,但全身那种无力感要比玄气流失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晰强烈,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也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转为单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灰白色,随后,就连灰白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都在继续变得暗沉无光。

  千叶梵天没有离开,南溟神帝很快就会到来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亲手将千叶影儿交给她,筹码,自然也要当场算清。就如他之前所说,以南溟神帝对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痴狂,任何筹码,他都不会拒绝。

  虽然千叶影儿玄力被废,但她还有着风华耀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自然要换取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价值。

  感受着千叶影儿气息越来越微弱,灵魂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濒临完全崩溃,千叶梵天眼中诡光一闪,终于又有了动作,手掌缓缓伸向千叶影儿。

  还有一件必须要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趁着她意志崩溃,毁去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部分记忆,因为她知道太多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隐秘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一丝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动忽然从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地下神殿传来,与之同时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比特殊,又无比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虽然微弱,但真真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。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丝无比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气息,让千叶梵天脸色陡变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。

  刹那惊愕之后,他脸上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与狂喜之态,因为那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鸿蒙生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!

  难道,终于找到触发鸿蒙生死印【永生】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了!?

  玄天至宝排行第三鸿蒙生死印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一直都暗藏在梵帝神界之中,永生……对一个神帝而言,再没有比这更能让之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迟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陡然射出,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飞向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。

  千叶梵天刚刚离开,千叶影儿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忽然裂开,一个佝偻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灰色人影极速窜出,手中拿着一个暗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圆盘。

  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古烛!

  古烛手掌一抓,顿时,缠缚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完全散尽,她瘫落在地,浑暗无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看向了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老者,一声无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念:“古……伯……”

  铮!!

  古烛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暗金轮盘释放出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芒,一团快速凝集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之力将千叶影儿笼罩:“小姐,逃吧。逃的【逆天邪神】越远越好,永远都不要再回来……望小姐余生能永恒安平。”

  白芒在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下铺开了一个空间玄阵,随着古烛声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一道白色光束冲天而起,带着千叶影儿消失在了那里。

  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与此同时,千叶梵天刚刚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骤然折返……古烛也转过身来,暗金轮盘在他枯瘦的【逆天邪神】老手中直接崩裂……断了通过空间轮盘锁定传送方位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“古烛,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很!”千叶梵天脸色暗沉,他没想到,这个最不可能背叛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竟然耍了他……为了一个已经被废,被弃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耍了他!

  他顾不得古烛,手掌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抓向千叶影儿先前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,那里,还残留着并未散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痕迹。

  古烛早已准备,千叶梵天刚要临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已平平推出,直迎千叶梵天。

  轰隆!!!

  空间炸裂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远远移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阴了下来:“古烛……你好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胆子!!”

  说话之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骤闪过一抹金芒。

  “呃啊!”

  那一瞬间,古烛佝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猛然痉挛,发出无比嘶哑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浮现出无数道细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金纹,遍及他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

  梵魂求死印!

  千叶梵天不再管古烛,身影再次扑下……但,梵魂求死印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古烛却忽然扑出,牢牢抱住了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腿,阻隔了他一瞬。

  而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瞬间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痕迹也快速淡去,已根本无从追踪。

  “小姐……一生……都在为你而活……求你……放过她吧……老奴愿一生做牛做马偿还……求……放过小姐……”

  砰!!

  古烛被一脚远远踢出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此时难看到极点,他忽然发现,自己也有失算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。

  他让古烛跟在千叶影儿身边,一方面是【逆天邪神】指引她成长和庇护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全,另一方便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监视。

  没想到,居然会造成这样一个后果。

  但,他还不能杀古烛。

  足足数息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气才稍稍缓下,他沉着眉头,低低传音:“传令下去,在东神域范围全力搜寻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踪迹,一旦找到,不惜一切手段带回……记住,要活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以那个轮盘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之力,那么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凝聚不会将人传送的【逆天邪神】太远,千叶影儿定还在东神域之内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