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33章 绝心千叶

第1533章 绝心千叶

  轰隆隆……

  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声响起,人们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愕然发现,方才明明还万里无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穹竟堆积起层层黑云,整个世界也为之快速暗下。

  一股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从苍穹无声覆下,让所有人心中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出越来越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感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并不知道这种不安感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。

  黑云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突然,去的【逆天邪神】也很快,短短十几息后,黑云便已散尽,虽然有些怪异,但如此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异象,很快便被人抛之脑后……更不会知道,这片黑云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某一片苍穹,或某一个星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覆没了整个神界!

  月神界。

  夏倾月凝望上空,目睹着黑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和消散。

  “好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云。”她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瑾月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倒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像四年前云……啊!”

  她一声惊吟,然后垂首捂唇:“婢……婢女多嘴。”

  黑云散尽,天空重新恢复了明光,夏倾月转过身,缓步走向寝宫:“我需闭关一段时间,在我出关之前,大小事务由瑶月和无极定夺,非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不得来扰。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瑾月唇瓣张开,面露惊讶,然后乖巧应声。

  看着夏倾月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瑾月很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失神。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错觉,她感觉到夏倾月似乎非常的【逆天邪神】疲惫。

  同一时间,梵帝神界。

  千叶梵天目光从上空转回,刚才那覆天的【逆天邪神】黑云,让他皱眉许久,然后他转过身,随着金光闪动,已经来到了千叶影儿所居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殿。

  千叶影儿梵魂崩散,所继承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力溃散,虽已数天,但无论玄脉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依旧没有完全恢复。

  感知到千叶梵天走进,千叶影儿美眸睁开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分外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耀金色,但她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淡。

  “父王。”她没有起身,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自己殿中,脸上也依旧带着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面罩。这对千叶影儿而言早已成为习惯……一种她都感知不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习惯。

  “恢复的【逆天邪神】如何?”千叶梵天淡淡问道。

  曾经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可怕到连诸神帝都难以感知透彻,而今,她梵帝神力散尽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微弱,但其层面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主之境!

  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五级神主!

  虽然,比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相差了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但,梵帝神力尽散后还能留有中期神主之力,可想而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和这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成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其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。

  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元,也才不到千年!

  另一方面,她所修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功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梵神神力为基,因而随着梵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散尽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玄功也尽皆废除,如今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唯有最普通,最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同级之下,不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手。

  但以往修炼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悟皆在,重新继承梵帝神力后,重修梵神系玄功时也定会比曾经顺利数倍。

  “六成。”千叶影儿忽然问道:“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了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千叶梵天冷声道:“蓝极星被夏倾月给灭了,吟雪界王主动送死,现在连逼他现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柄都找不到。不过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躲不了太久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哼!”千叶影儿眸中寒光闪现:“被他逃走也好,如此,我总算有机会亲手将他碎尸万段!”

  站起身来,千叶影儿气息外放,感知了一番玄力和魂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她凝眉道:“如此,再有不到半月,我便能恢复至可再次继承梵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我能被承认第一次,自然能被承认第二次。最多几百年,我定能恢复到巅峰状态。”

  “嗯!”千叶梵天颔首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人,遭遇神力神魂溃散,想被第二次承认难如登天,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让我看一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状态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影儿将气息和心念同时收敛。

  千叶梵天走近,手掌抬起张开,但……平和如水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深处,却陡然闪过一抹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。

  嚓!!

  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殿中,忽然耀起如炎阳般刺目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,金芒之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惊吟。

  无数道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丝线缠绕住了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,如一个细密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大网,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被死死缚住……不但身体,就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,也如被万岳镇压,无法释放,更无法挣脱。

  “父王,你……”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闪过惊容,随之又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平静下来:“父王,你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什么?”

  她停止了挣扎,因为她知道,以自己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根本不可能挣脱的【逆天邪神】开。

  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收起,倒背身后,幽幽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重新继承梵帝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你不用再想了,因为你已经不配。”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变了,心中也骤然一冷,这丝冷意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辞,还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因为千叶梵天从未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和她说过话:“父王,你在……开什么玩笑?”

  “你在玄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、偏执以及野心,让我当年毅然选择你为继承者,之后,甚至向世人明示你为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。”千叶梵天眼眸微眯,声音冷下:“我对你寄予了何其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厚望,而你,却让我如此失望。”

  “让你失望?我到底……犯了什么大错?”千叶影儿金眉沉下,她不知自己何处让他失望,又犯了什么错……而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犯了什么大错,又为何要用梵魂索将她缚锁。

  “这些年,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没有愤怒,连一丝惋惜都没有,唯有一片让人心寒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淡:“身为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,你必须万事万物为己思虑,只要能成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利益,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都可牺牲,都可算计和掠夺,哪怕不择手段。”

  “而你……竟为了救另一人而牺牲己身,甘为他人之奴!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我太失望了!”

  千叶影儿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眸,纵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境,眸光都出现了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怔然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……救你!”

  “哼!救我?我可曾命你相救,或者逼你相救!?”千叶梵天寒声呵问:“我甚至将梵魂铃都给了你,而你,却将梵魂铃退还,还犯下如此蠢行!”

  千叶影儿:“……”

  “另外,”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更加淡了下来:“从你成为云澈之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起,你就彻底失去了继承梵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……不,连继承梵帝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了,否则,那将是【逆天邪神】我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,和永远无法抹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污点!”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定在了那里,金眸开始无比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。

  她不敢相信,一个字都不敢相信。

  成为云澈之奴,那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有生以来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牺牲,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原本纵死都不会愿意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奇耻大辱。

  但,为了千叶梵天,她将自己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,扔到了云澈和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下。

  千叶梵天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父,夏倾月口中她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破绽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情的【逆天邪神】,而也正因如此,那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和心灵寄托,便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生命里最珍视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她做梦都想不到,更无法相信,自己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牺牲,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更加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漠和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。

  千叶梵天儿孙无数,但向来不假辞色,唯独对她,自她母亲离世后便极尽宠溺温和,无所不应,早早便宣布她为未来神帝,早早给了她超越三梵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权力,界中大事,很多都直接由她决定,哪怕犯下什么小错甚至大错,也从不舍得责罚,反而会袒护到底。

  这些年,千叶影儿直接或间接的【逆天邪神】害死了诸多与王界相关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人物,但纵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,也从无人敢真正对她动手,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她在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动她,便等于动整个梵帝神界!

  千叶梵天如此对她,她对千叶梵天……也一直视为生命里最后,也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亲情,不可辜负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。就如她在母亲墓前所念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……她这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偏执与努力,有很大很大一部分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不辜负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期望。

  但,这一切,在今天……忽然之间就变得无比陌生和遥远。

  千叶影儿闭上了眼睛,没有愤怒,没有质问,低声道:“或许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我错了。如此,父王是【逆天邪神】准备舍弃我了么?”

  “不,”千叶梵天道:“虽然,你已经没有了继位神帝和继承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但还有另外一个用处。”

  “用处?”千叶影儿很轻很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一下:“你将我束缚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这个‘用处’?如此怕我逃走,看来这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多么招人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用处’。”

  “南溟正在朝这里赶来,”千叶梵天双目转过,目光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淡,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舍,更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愧:“再有小半个时辰也就到了,到时,他会将你带去南溟神界,如此,你便可完成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价值了。”

  始终保持着冷醒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脸色骤变,她眼瞳微缩,彻彻底底不敢相信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:“你要将我……送给南溟!?”

  千叶梵天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她还可以理解为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望……如他所言,一个曾为魔人之奴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若继位神帝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会引来诟病笑话,甚至引为梵帝之耻。

  他可以剥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资格,但他怎能……将她,名震于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女,舍弃全部尊严救他性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如一个货品一样送给南溟!

  “你为何会如此惊讶?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应当之事么。”千叶梵天漠然而语,如在叙述一件再正常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事:“我梵帝神界因邪婴失了两梵王,因劫天魔帝失了三梵神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力神魂又遭崩解,可谓损失惨重,威慑大减,断不能再受创伤。”

  “南溟神帝对你垂涎已久,以往他胆子再大,也不敢硬来。失两梵王三梵神后,他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表露威胁之意,而那时你还没作出那个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,所以我断不会让他得逞。但现在……”

  “将你送给他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能给梵帝神界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价值。”千叶梵天微笑起来:“就算不将你送给他,如此局面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绝不会无动于衷。由他施以手段抢夺,和我主动送给他,两者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大不同。后者既解隐祸,且结盟南溟,又能让他欠下一个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情……毕竟,对南溟而言,女人比一切都重要,而影儿你,若能得到你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代价都不会犹豫。”

  “我很期待,他会给我一个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礼。”

  “……”千叶影儿嘴唇颤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都无法言语。

  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陌生……不,这一刻,她忽然发现,自己或许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和看清过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从来都没有!

  “在那之前,还有一件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要做。”千叶梵天侧过身,向千叶影儿缓步走近:“作为我众多儿女中最优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,纵然没有梵帝神力,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,未来也说不定能达到神主至境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迫不得已,我还真不舍得把你送给南溟。”

  “但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归于南溟,也实在太可惜了。我想南溟也定不喜欢,毕竟女人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强太难控,可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太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。”

  “所以……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忽然点出,一道金芒直射千叶影儿,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表面绽开一个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。

  玄阵形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无数道如洪流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猛然轰向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,让她本就因梵帝神力崩散而受损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一片轰鸣……

  噗!

  千叶影儿连喷三道血箭,玉颜在痛苦中扭曲,她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发出惨叫之音,但全身上下,无一处不在颤抖,灵魂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如被恶魔踩踏,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战栗瑟缩。

 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心肠极狠之人,当年为夺邪神神力,她给云澈种下梵魂求死印时,没有皱一下眉头。

  但现在,面对忽然如此绝情,如此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她无法明白……她更愿意相信,这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荒诞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。

  千叶梵天手掌放下,而金色玄光依然缠绕在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他转过身,再次背起双手,微笑道:“如此,从现在开始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会逐渐退散,一直到神君境,而且今生,都不可能再成就神主。”

  “这样一来,既不会太便宜了南溟,也可绝了你弑父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。”

  “到了南溟,若表现足够好,说不定南溟神帝依然会愿意立你为后,以我这些年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培养,我相信只要你愿意,你应该做得到……可千万别荒废了你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价值和机会。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索中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在痛苦与颤抖中缓缓屈下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被毁去了近一半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修复的【逆天邪神】损毁。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失、奔泻着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