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32章 万念成魔

第1532章 万念成魔

  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杀令又一次在东神域铺天盖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传开,随之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蔓延至西神域与南神域。

  如今,三方神域无人不知道云澈成为了魔人,而且犯下了不可饶恕的【逆天邪神】滔天罪恶,并且因其身负邪神神力,若不早日诛杀,未来必会造成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威胁。

  一时间,太过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动静,几乎在告诉着神界所有人,如今诛杀魔人云澈,是【逆天邪神】胜过其他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头等大事。

  至于他究竟犯下了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滔天大罪……似乎并没有哪个王界提及。

  而魔帝归世,云澈救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字都没有被传出……一个字都没有。

  不仅王界,在清楚看到众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后,那些知晓真相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都不需要被提醒,全部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了沉默。

  因为现在能决定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已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和云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!

  而众王界中,追杀力度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,短短一天时间,宙天神帝亲自发出了整整六次宙天之音……破坏绯红通道时他大损精血,和沐玄音交手时被断了半只手,随后又被云澈以月挽星回重创,但他却丝毫没有要疗养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,不但亲自下令安排,在稍闻蛛丝马迹后,也都会亲自赶赴……似乎必须亲眼目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灭亡才会真正安心。

  他开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奖赏也格外夸张,提供线索者将给予大量神晶,而辅助或亲手生擒、击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将永久成为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。

  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身再平凡,地位再低之人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能帮助生擒或诛杀云澈,便可一夜成为王界之人。

  这个诱惑,无疑如天之大,引得无数玄者为之癫狂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下位星界和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处找寻,做着一夜踏上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美梦。

  似乎都已完全忘了……得到玄神大会封神第一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曾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下位星界和中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。

  宙天神帝誓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动与决心,坚决到了让所有人都为之惊讶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

  不过,宙天神帝从未将那个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预言告诉任何人,也禁止天机三老将之公开。

  诛杀云澈……在接下来很长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时间里,都将是【逆天邪神】在神界土地响起次数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四个字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,一个贫瘠荒芜,几乎不见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星球。

  一个男子蜷坐在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大地上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衣遍染猩血,血迹早已干涸,但他毫无所觉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,紧抱着一个雪衣女子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雪衣上象征着吟雪界最崇高身份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铭纹,已被完全染成了血色。

  他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抱着女子,眼神空洞,一动不动,如没有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雕塑,如一幅悲凉凄伤的【逆天邪神】画。

  这个世界荒芜而安静,没有人会打扰他们。时间无声流转,不知已过去了多久,或许几个时辰,或许几天,或许几年……

  直到,一阵枯风吹起,在这幅凄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画卷上铺开层层沙尘。

  禾菱现出身影,她轻轻跪在云澈身侧,手儿伸出,但即将碰触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角时,却又缓缓收回。

  这些天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一切,她都清清楚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眼中,他从一个救世的【逆天邪神】英雄,人人赞颂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子,在完成救世之后,却一夜之间被夺去所有,还成为被举界追杀的【逆天邪神】魔人……

  何其的【逆天邪神】讽刺,何其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凉。

 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距离云澈灵魂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那种痛苦、灰暗、绝望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碰触到那么一点点,都会让她灵魂撕裂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痛。

  在木灵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这个世界始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禾菱……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、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一一死于其他种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贪婪,就连她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寄托禾霖,也永远离开,她都未能见他最后一面。

  她本以为,世上已不可能再有比这更残酷,更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但……

  “主人,”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出声:“让师尊好好休息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毫无反应。

  禾菱不再说话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陪伴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。

  当年,神曦不止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她说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特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其他玄者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赋和际遇,定会滋生越来越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渴望与野心。但他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,在轮回禁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段时间,她从他身上感受最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牵挂。

  他对情义的【逆天邪神】看重,胜过对玄道权势的【逆天邪神】追求……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远胜过。

  哪怕他已在神界扬名,却没有哪怕一丁点舍弃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念,对王界抛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橄榄枝都全部拒绝……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在下界,他不会留下。

  而哪怕他到来神界,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追求更高位面,而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找到他心中牵挂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,哪怕成为救世神子,哪怕与各大神帝平等相交,对他而言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女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红颜……

  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此,天杀星神甘为他化身邪婴,甘与他永归下界;沐玄音甘为他舍弃吟雪界,甘为他以身相殒……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报……

  与云澈性命相连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禾菱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曦口中所描绘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人。

  但,这些对他而言,生命里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全部失去……

  全部……

  嘀嗒……

  一滴冰凉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滴落下,点在了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上,让她抬起头来,看向了不知何时悄然暗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空。

  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滴落下,这个常年枯芜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忽然下起了雨,而且越来越大,转眼倾盆。

  暴雨打湿着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裳,浇淋着她已毫无冰芒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……男子依旧一动不动,似一个已彻底没有了灵魂与触觉的【逆天邪神】躯壳。

  “主人,”雨幕之中,响起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泣音:“师尊其实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爱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从来不愿意让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发丝凌乱……尤其在主人面前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昏沉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轻微颤动,紧抱着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无声战栗,失色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光中,缓缓映现出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没有了生命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依旧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画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尘神女,任谁都会一眼铭心,永世不会忘却。

  师尊……

  不,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尊……

  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王……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他逐出师门,为他舍弃生命和吟雪界……没有任何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干涉,完完整整,只属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。

  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拥有,为何却如此短暂。如绽放七彩光华,却转瞬凋零的【逆天邪神】泡影。

  他上身支起,动作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缓慢僵硬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断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木偶。

  玄光微闪,一个释放着微弱莹光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晶棺出现在前方……红儿当年所沉睡的【逆天邪神】永恒之枢。

  雨点越来越疾,越来越乱,黏.湿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遮挡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,他却丝毫感觉不到雨水温度,他屈身跪地,将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很轻,很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入永恒之枢中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颤抖着按下,释放出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玄光,净化着她身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和污秽,释去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雨水与湿痕。

  手臂再次抬起,一声轻响,永恒之枢被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合上……一如云澈封闭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。

  ……

  “为了天杀星神,明知必死,明知根本不可能救得了她,还要只身远赴星神界,用死亡换取力量来为你们陪葬,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威风凛凛,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天动地。”

  “呵!你死的【逆天邪神】痛快惨烈,死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往深情,对得起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杀星神!但……你可知,有多少人为了能让你活命付出了大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血,冒了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,甚至险些搭上整个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才让你有了在龙神界苟存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,而你却明知必死还要去赴死……你可对得起她们!?你可对得起自己!?你可对得起你在下界等你归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妾家人!”

  “除了天杀星神,你还对得起谁!”

  “不许叫我师尊……我收你为弟子,许你任用冥寒天池,予你全界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源,为让你尽快成就神劫境,放下宗门所有,亲自带你修行,日夜不离……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对我,对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报!?”

  “我沐玄音没有你这般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!”

  ……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骂他最狠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次,那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意,还有每一话重责,他都丝毫不敢忘记。

  但为什么……你却……

  身为师尊,却犯下和弟子一样……不,是【逆天邪神】更加傻,更加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错误……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抹玄光闪过,永恒之枢被他带入了太古玄舟之中。因为他知道,沐玄音最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蓝色,在太古玄舟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她可以面对无际的【逆天邪神】蔚蓝苍穹……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毒珠世界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永恒幽绿。

  瞳眸中失去了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那一瞬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都忽然变得一片空洞。

  他脚步挪动,迎着暴雨走向前方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僵硬缓慢,如一个迟暮的【逆天邪神】老人,双目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不到一丝明光……他不知自己身在何处,不知自己该去哪里,还能去哪里,未来又在何方。

  他只知道,自己不能死,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用命换来,因为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愿望。

  可是【逆天邪神】,为什么活着会这么痛苦……这么绝望……

  “主人……主人!”

  禾菱亦步亦趋的【逆天邪神】跟在他身后,一声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唤着,却无法让他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一声轻响,一块凸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石头绊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脚尖,让他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扑倒在地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以一个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姿势重砸在地,砸到了一枚从他脖颈甩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硬石上……那一串他一直戴在脖颈,从不舍得取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琉音石。

  “爹爹,无心想你啦。”

  凌乱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雨幕中,响起少女娇甜的【逆天邪神】软音。

  云澈伏地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一下子定在了那里,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,僵硬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……战栗……

  “啊……呃……”他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人死死扼住了喉咙,发出无比痛苦干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呃……呃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”

  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只灵魂尽碎,彻底崩溃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鬼,他嚎啕大哭,绝望嘶叫……他用头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地,手臂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捶打着头颅……

  “呃啊啊啊啊!”

  “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  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  哭嚎一声比一声凄厉,喉咙似乎都已被完全撕裂,让人无法想象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竟让一个人发出比恶鬼还要凄惨的【逆天邪神】哭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、手臂、身下蔓开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迹,但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痛苦,拼命撞击着地面,轰砸着头颅……

  本以为已哭干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,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奔泻着,倾淋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雨和飞溅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流都来不及冲刷……

  禾菱没有向前,没有阻止,她闭上眼睛,无声泪落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哭嚎声停止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趴伏在地上,许久……一动不动。

  暴雨依旧在漫天浇淋,冲淡着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。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许久过去,他依旧一动不动。

  故土、亲人、族人、妻子、女儿、红颜、师门、朋友、名望、地位、荣耀……

  他这一生最珍视,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……全部失去。

  也带走了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、温暖、希望、眷恋……

  ……

  “主……人?”禾菱一声轻唤,再无法按捺,匆忙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向前。

  但她才迈出一步,便忽然停在了那里……随之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向后倒退,一种无法言喻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、压抑、恐惧袭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。

  “嘿嘿……嘿嘿嘿……”

  一个无比低沉、嘶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响起,如从无比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炼狱之底传来……血泊之中,那个沉寂许久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伴随着一股逐渐弥漫……再到疯狂升腾的【逆天邪神】浓郁黑气。

  “嘿嘿……呵呵呵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曲张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死死抓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纵然隔着手掌,都似能看到五指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官是【逆天邪神】何其的【逆天邪神】狰狞可怖,黑气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混乱缭绕,如无数只癫狂起舞的【逆天邪神】喋血恶鬼。

  “不……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无所有……”

  他发出着无比幽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最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带给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唯有陌生与心颤:“我还有命……我…还…有…恨…啊!!”

  “呵呵呵……啊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”

  咔嚓!!

  一道雷霆毫无预兆的【逆天邪神】骤然劈下,湛紫的【逆天邪神】雷光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掠起一道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……雷光闪灭,但那抹黑影却并未消失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狂笑狰狞扭曲,如一只被囚禁已久,终得自由的【逆天邪神】暴戾魔神。

  “……”禾菱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,很久……她走向前,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住了云澈,将身体和螓首完全依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任由自己翠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被他身上翻腾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染上越来越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暗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