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31章 黑暗龙魂

第1531章 黑暗龙魂

  砰……封结在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层也在这一刻完全崩散。

  龙皇之力太过恐怖,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余力,依旧直接摧灭了沐玄音以最后残力给予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……

  云澈全身崩血,那一瞬间,他感觉躯体仿佛被撕裂成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,但遍及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剧烈痛感,又在无比清晰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着他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渐逝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息,残破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层,却依旧执着的【逆天邪神】护住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。

  猩红遍染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衣,梦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长发快速褪去着冰芒,一点点转为黑色,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虚空之中,她如一只断翼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蝶,坠向了永无光明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深渊。

  “师尊———”

  云澈一声泣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,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扑向前去……任凭全身重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境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爆到“阎皇”,速度超越了他毕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……

  龙皇之后,南溟神帝、释天神帝、四守护者、三梵王接连而至,宙虚子和千叶梵天也在这时折身而返。有了刚才险些被云澈遁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惊险,他们每一个人都不敢再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犹豫,面对明显已被龙皇一掌绝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起出手,欲将她和云澈完完全全葬入死亡之地,不再给他们哪怕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地与可能。

  四神帝、七个上位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出手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股何其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足以直接摧灭一个小型星域。

  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众神主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惊色,纷纷玄力涌动,护住己身。

  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面前,玄光尽灭的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,扑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显得如沙尘一般卑微……

  “呃……啊啊啊啊啊!”

  这声咆哮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哑痛苦,如一只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兽。在他们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云澈终于碰触到了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另一只手掌,碰触到了一抹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……

  雪姬剑,沐玄音从不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爱剑。

  手臂环起,将沐玄音牢牢抱紧,如拥回了整个世界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冰冷彻心,手中雪姬剑猛然前指,生命元气无比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,划出了一道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光弧。

  而这道光弧,铺开着云澈有生以来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月挽星回!

  那一瞬间,前方空间……那一大片被众神帝神主力量所覆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空间,法则完全逆转。

  顿时,四神帝、七神主,他们全力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全部如碰触到屏障镜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束骤然折返,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在了他们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铺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又一瞬间覆没了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空间。

  轰嗡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这突如其来,完完全全违背常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任何人都不可能有所预料,更不可能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备,那一声惊天骇地的【逆天邪神】爆鸣声中,刚刚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四神帝、七神主,连同龙皇在内,被一瞬轰飞了出去。

  尤其刚被沐玄音一剑所伤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狂喷一道数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箭,翻滚着横飞了出去。

  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看戏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其他神帝和众上位界王瞬间被灾难之力完全覆没,灭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覆下了所有或惊恐、或凄惨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。

  能为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界王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无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顶点。但,这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四个神帝、七个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纵然他们,也绝难承受,不知有多少人被一瞬重创。

  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压下了世间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却一丝一毫都没有侵入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他抱着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……明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息已全部散尽,就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发,都失去了梦幻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,但为何,双臂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般冰冷。

  “师……尊……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剧烈,却不及他身体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栗……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她肤若珠华,玉颜依旧绝美无暇,却再无半点威凌,凄美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魂裂心碎。

  沐玄音眼睫轻轻颤荡,如残风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蝶翼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却没有了让人生畏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芒,只有一片失去了焦距的【逆天邪神】灰暗。那只比雪还要莹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缓缓抬起,碰触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……

  一缕缕太过刺目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珠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滴落,沾染着指间那颗已被染为血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空幻石。

  “活……下……去……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轻渺如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薄雾,短短三个字,却用尽了她瞳眸中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芒,那刚刚碰触到云澈脸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无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垂落……带着那颗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空幻石。

  她想要看清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想要告诉他来世不愿再做师徒……但命运,却连她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奢望,都不愿给予。

  咯…

  咯…

  咯…

  牙齿在他口中一颗颗的【逆天邪神】崩碎,但云澈却感觉不到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疼痛,他俯下身,紧紧抱住沐玄音已再无生命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心魂,如被世上最残酷,最恶毒的【逆天邪神】利刃千遍万遍的【逆天邪神】凌迟撕裂……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瞳失去了所有色彩,唯余一片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暗,但泪珠却如决堤一般,从他眼中疯狂淋落,无法停止。

  他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蓝极星被毁灭成灰烬,让他失去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……他没有落泪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无泪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,一种太过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,灰暗到了虚幻。

  但,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消逝,就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……让他想当成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奢望。

  “啊啊……啊……呃……呃……”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哭声,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哀戚,如一只被打断了全身骨头的【逆天邪神】野狗。

  上一次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泪水失控决堤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找回了楚月婵和云无心……那一天,他第一次无比虔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上苍,无比感激着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好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恶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难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渺小无谓。

  这一次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泪告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有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无情,命运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哀残酷……

  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空幻石落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心,被他紧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握着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之光,他想留给沐玄音,但沐玄音却那么固执的【逆天邪神】还给他。

  “活……下……去……”她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愿望。

  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玄光消散,众神帝神主无一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狼狈不堪,甚至一时都处在懵逼状态。

  纵以他们毕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和阅历,都完全无法理解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而在这一刻,夏倾月向月无极极速传音:“控住他!”

  哧啦!

  在其他所有人惊然失措之时,月无极却陡然掠起一道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,身影切裂空间,直射云澈而去。

  云澈低着头,抱着沐玄音一动不动,如一个失了所有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洞躯壳……而就在月无极临近时,他忽然看到,云澈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头来,目光看向了他。

  “!?”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双无比幽暗,无比空洞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月无极竟仿佛看到了一个足以吞没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底深渊,全身每一根神经,每一缕灵魂都不受控制的【逆天邪神】骤然绷紧,就连身形也为之一缓。

  下一个刹那,一抹蓝芒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猛然炸开。

  吼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声绝望龙吟,响彻在所有空间,所有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

  月无极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黑,身体在空中连翻几十个跟头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停了下来……视线之中,他看到了一个仰天咆哮的【逆天邪神】巨龙之影,苍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龙躯,但一双龙目,却释放着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,以及无比恐怖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龙威。

  在这股龙威之下,月无极……月神界仅次于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月神,分明感觉到一股阴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在全身蔓延,让他一时之间,竟不敢再向前一步。

  “……”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定在原地,看着远方竟现出漆黑龙目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影,瞳孔无声瑟缩。

  龙目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两点漆黑之芒,仿佛覆下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它扫过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容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与灵魂,将他们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特征,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刻印在了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深处……

  永不磨灭。

  砰!

  很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动,那枚当初彩脂从武归克身上“换”来,随手丢给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空幻石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粉碎,释放出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神力,带着云澈和沐玄音消失在了那里。

  面对着忽然空无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众人才如梦方醒。

  “糟了!!”

  轰!!

  气爆声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响起,道道人影极速冲向云澈方才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方位,却再触摸不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半个影子,更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痕迹。

  咔咔咔!

  千叶梵天双手紧攥,切齿低吟:“居然又被他跑了……该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王!”

  十三神帝皆在,云澈也现身,却又一次被他逃脱!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滑天下之大稽!说出去都无人会相信。

  不但云澈跑了,蓝极星也毁了!此次专门前来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白跑一趟,一无所获!

  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宙天神帝手捂胸口,显然受创不轻,他重叹一声,道:“两次皆因空幻石,这等空间神物,着实摹灸嫣煨吧瘛垦解……但,不可能再有第三颗了。”

  想起云澈遁离前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,还有那让他都刹那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龙目……他胸口猛烈起伏,沉声道:“重新下令,不惜一切也要将他诛杀……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残喘不了太久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呵,一个才半甲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魔人,居然让一个拥有神帝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甘为他殒命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笑话!”南溟神帝低声道。

  “哼!我们这么多人都没留下一个小小魔人,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个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!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有史以来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!传出去本王都觉得丢人!”夏倾月冷冷而语。

  她转过身去,冷声道:“无极,回界。”

  “哦对了,”她忽然转身,威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传至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:“吟雪界王以身护魔人,死有余辜。但,此事还罪不及一个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。吟雪界对本王有恩,谁敢以此为由伤及吟雪界,休怪本王不客气!”

  字字威严如天,不容置疑。

  以她今日表现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情狠绝,谁还敢触她之鳞。

  言毕,她冷然而去……亦带走了从云澈手中强行夺回的【逆天邪神】遁月仙宫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