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30章 彼岸玄音(下)

第1530章 彼岸玄音(下)

  云澈被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气骤甩几十里,但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在神帝之力下却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咫尺之距,瞬间便被宙天神帝拉近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轰出,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印罩向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……这个掌印根本不需要碰触到云澈,威压覆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便会将他轻易碾杀。

  另一边,千叶梵天身上闪动黄金玄光,神帝威压已将沐玄音牢牢锁定。沐玄音身影急掠,在宙天神界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她左臂伸出,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晶屏障瞬间筑起。

  与此同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右臂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朝向了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一道骤闪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将她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连接到了一起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表面,无比仓促的【逆天邪神】结起了一个深邃到最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湛蓝冰层。

  砰————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印,梵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黄金玄光同时撞击在了冰晶屏障之上,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几乎震碎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膜,周围大片空间,无论屏障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后方,空间都瞬间压缩,然后疯狂塌陷……但冰层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却只感觉到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动,毫发无伤。

  因为,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六分力量,都覆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以剩余的【逆天邪神】四分力量抵向了宙天、梵天两大神帝。

  屏障剧震,伴随着一声格外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之鸣,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唇角血痕掠下……但,冰晶屏障却没有破碎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牢牢撼住了两大神帝。

  这一幕,惊得所有人全部失声。

  若论防御之力,土系最强,冰系次之。冰凰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防御能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极强,但,她此刻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两大最强神帝!

  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她明显分力保护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之下!

  宙天神帝与梵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面色同时微变,身体短暂后撤,全身玄气爆发,齐齐重轰在冰凰屏障之上。

  轰————

  一声轰鸣,震得远方数颗星辰为之战栗,沐玄音一口血沫喷出,但身影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牢牢不动,屏障在剧颤之中,却依旧没有崩溃。

  这一刻,所有人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放大了十倍不止。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”一众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界王都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两个月前,沐玄音在吟雪界大败洛孤邪,还断其一臂,宙天神帝在场亲见,深受撼动。但此事,洛孤邪自然不可能传开,各大王界或许会详细知晓,而其他星界,纵有耳闻,也根本难以尽信。

  这一刻,他们才在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中想起那个传言,并意识到,那个传言或许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不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分明要比那个传闻,还震撼不知道多少倍!

  她明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中位界王啊!

  倾覆着沐玄音大半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层牢牢护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也封锁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行动,原本已陷昏暗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一下子清醒……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清醒。

  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封之中,他连嘴巴都无法张开,无法发出声音,唯有一双瞳孔扩张到了最大,几近炸裂。

  身上紧缚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气息,让他能轻易碰触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他死死咬牙,用心念吼道:“师尊……你快走……走!!”

  为什么她会来这里……

  明明已经……明明已经……

  轰!!

  冰晶屏障再次颤荡,裂痕遍布……沐玄音冰白无暇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衣上,也顿时弥漫道道猩红刺目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。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容却依旧那么冷彻,左臂死死支撑着屏障,右臂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牢牢覆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师尊……你疯了吗!!”

  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心念魂音,竟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。

  “你救不了我……还会连累吟雪界……走……求你快走!!”

  十三神帝为他而来,他们代表着当世权势、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最顶点,谁都不可能抗争和违逆,谁都不可能救他。

  沐玄音强行救他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白白送死……还极有可能,因此连累吟雪界!

  他不明白……他想不通她为何要如此!

  砰!!

  冰凰屏障裂痕遍布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,传来她带着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之音:“你……可以为了天杀星神……舍弃一切赴死……我为何……不能为你……舍弃吟雪界!”

  “这个世上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只有你……可以自私任性!”

  嚓!!!!

  冰凰屏障崩裂,化作漫天飞散的【逆天邪神】残破冰晶,沐玄音口中喷出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箭,身影如中箭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鹅般飞坠下去……却又下一瞬间冰影绽放,精血尽释,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夷封天阵以快到违背常理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成型,将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动刹那封锁,让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和威势极速缓下。

  如无数道寒针刺入体内,千叶梵天和宙虚子脸色再变,他们抗拒着冰夷封天阵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动压制,齐攻而上,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短短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手,他们两人再次出手时,已几乎再无保留。

  精血献祭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玄光,蓝得异常凄艳,就连封结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层都发生了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。冰层之中,只有神王之躯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在两大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余波之下,都一时无恙。

  逐渐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身影占据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瞳孔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又一次陷入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迷乱……

  ……

  “她不止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说过她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尊……但你似乎从来都没有明白这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含义,又或者,你不敢去相信。”

  ……

  “玄音,陪我一起送劫渊前辈离开,好吗?”

  “好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“今日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尊和冰云宫主生父的【逆天邪神】祭日……师公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北域魔人所杀,所以,师尊和冰云仙宫都恨极魔人,见之必杀。”

  ……

  “我无法离开这里,所以,我选择了沐玄音来保护和指引你……我以冰凰神魂为载体,对她进行了灵魂干涉……她对你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都只因我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干涉,而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”

  ……

  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解开……一切都将云散,她反而很有可能会想要杀了你……”

  ……

  “师尊说,她不想见你……送劫天魔帝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她已无暇前往。”

  ……

  “……”云澈闭上了眼睛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从来没有颤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剧烈过。

  到底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真,什么是【逆天邪神】假……

  轰!!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震空巨响,沐玄音身上蓝光残灭,拖着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飞出,撞在了封结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层之上。

  面对两大神帝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之躯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半身染血,而被封结在冰层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……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毫无无伤。

  这无疑在告诉着所有人,沐玄音竟将大部分力量覆在了云澈身上,以残力硬撼了两大神帝整整数息。

  “吟雪界王,你这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苦。”宙天神帝道。

  “好一个吟雪界王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或许已堪比影儿……可惜,如此实力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般蠢不可及!为了一个弟子,一个魔人来白白送死!”千叶梵天掌心金芒耀动:“你大概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这辈子见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最蠢的【逆天邪神】女人了。”

  如果,她全力交战,纵然面对两大神帝,也足以抗衡一时。但为护云澈,只余四分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在两大神帝之力下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全身重创,一双美眸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透着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涣散。

  “哎,可惜。”宙天神帝重重一叹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决然出手。云澈一事,已到了如此地步,断然无法回首。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错了,也无论如何,都必须将这个“错误”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从世上抹去,绝不可让预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魔神”问世。

  沐玄音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弱了大半,迎着宙天神帝轰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掌印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姬剑刺出,寒光乍闪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微弱。

  但,就在剑尖和掌印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沐玄音本已涣散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眸中陡然晃过一抹异芒,她唇间忽然喷出大片的【逆天邪神】血雾,淋在雪姬剑上……

  冰层之中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血脉猛然悸动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源血!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源血!

  叮!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印忽然定格在了空中,就连千叶梵天即将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色玄光亦诡异定格。而沐玄音……她身上本已弱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陡然变得无比狂暴,比之先前,浓郁了数倍……数十倍!

  “啊……师……师尊!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发出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。

  因为,那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断月毁殇!

  宙天神帝与梵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被完全映成蓝色,这一刻,他们竟忽然感觉到了冰冷与心悸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都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陷入了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禁锢之中……而且,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挣脱的【逆天邪神】禁锢。

  在一切都变得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世界中,雪姬剑直刺而出,穿过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印。穿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再直刺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……

  一个苍蓝玄阵以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为中心无声爆开,释放出蔽天霞光。

  “唔!!”

  宙天神帝一声低吟,半只手掌脱体飞出,在飞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便已化作冰粉,而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色霞光将千叶梵天也完全笼罩,两大神帝如坠冰狱,同时横飞而出。

  横压在云澈和沐玄音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也刹那溃散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!”

  “糟了!!”

  一剑轰退两神帝,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惊世骇俗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。但比之于此,让各大神帝脸色惊变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在这一剑下身伤力溃,也给了云澈自由之机。

  虽然只有一个刹那,但亦足够!

  龙皇、南溟神帝、释天神帝,宙天守护者、梵王都在惊然间玄气释放……但已来不及,他们放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中,一直死死护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层在宙天与梵天两神帝被震溃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完全消散。

  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个刹那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多了一抹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。

  空幻石!

  “走!!”沐玄音无比虚弱,又无比狠绝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声在他心魂中响起。

  拿起空幻石,云澈却并未将之捏碎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凝聚全身力气,将其掷出……

  空幻石顿时划起一线刹那流光,直飞沐玄音。

  精血、源血尽释,沐玄音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息,以及生命气息都快速离散。一剑震溃两神帝,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奇迹一剑……

  但这抹奇迹之光,却也只能闪烁刹那。

  龙皇、南溟、释天、守护者、梵王都惊然出手,宙天和梵天也已在空中折身……如今状态的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,连遁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都已不可能有。

  能救她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,唯有这枚空幻石。

  但,就在空幻石即将撞击在她身上时,一只玉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轻伸出,一瞬卸去了空幻石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将它完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抓在了手中。

  “!!!”云澈大惊失色。

  沐玄音手掌翻转,便要将空幻石反掷向云澈……一股如天穹倾覆,万岳崩塌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已骤然压下。

  她若掷出空幻石,脱手的【逆天邪神】瞬间,空幻石便会被摧灭。

  她身姿陡变,身上残剩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力量在这一刹那完完全全,没有一丝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倾泻而出,左臂撑起冰凰屏障,右臂指向云澈,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重新结起封结冰层。

  而这一次,她将九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都覆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轰嗡————

  一声重响,整个世界为之死寂。

  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按在了冰凰屏障之上,屏障毫无损伤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也淡漠如死水,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。

  而一道龙影,却隔着完好无损的【逆天邪神】屏障,从沐玄音身上贯穿而过。

  龙白,四方神域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皇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当世至尊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代表着当世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亲自出手,世上有几人能有幸亲见?

  叮……

  一声极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响动,冰凰屏障忽如雾一般完全消散……无影无踪。

  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完全失色,如一抹被寒风带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飘雪,轻渺的【逆天邪神】飞落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