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29章 彼岸玄音(上)

第1529章 彼岸玄音(上)

  血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字迹在月白的【逆天邪神】裙裳上缓缓铺开,分外凄艳。

  夏倾月轻微垂首,默默看了一眼,目光转回时,美眸中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漠,或许再不可能有曾经相对时或无意、或迷朦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情。

  言语与鲜血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恨,如毒刃一般穿刺到了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深处……

  在神界有了无比耀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光环,却选择与邪婴归于下界,可想而知他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星球有着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眷恋。

  今日,明知几乎十死无生,他依旧决绝到来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可想而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对他而言何等重要……超越自己生命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。

  但夏倾月,却当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,将这一切全部葬灭。

  他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都能感受到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和残酷,无法想象,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对夏倾月恨到何处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再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恨,也注定永无讨回之时。

  宇宙风暴渐止,横卷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,已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球破灭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烟尘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猩血与绝望气息。

  这些气息,来自无数生命被葬灭所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气,以及死后还没有散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悲哀灵魂……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出现了相当长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默,就连诸神帝,都感觉到了不同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适。

  摧灭一个星辰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笔太大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血债……数以万亿计。

  “很好。”她看着云澈,无哀无怒:“如此,也算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干净了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云澈,你难道忘了,当年我们已经……”

  “又想说婚书被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吧?我告诉你,婚书撕了没用!咱俩的【逆天邪神】婚籍还完完整整的【逆天邪神】保留在流云城,证婚人也活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按照我们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规矩,除非我把你休了,或者你带着我不配为夫的【逆天邪神】人证物证亲自去流云城户堂经各种审查和一篓子程序后解除婚籍,否则咱俩始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夫妻!撕个婚书就解除夫妻之系?哼,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新神帝真幼稚。”

  ……

  ……

  就在短短两月之前,那一艘只有他们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上,云澈斜着眉,撇着唇,用训诫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向她说着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规矩……他说既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那里完婚,就该遵循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规矩,纵然撕了婚书,只要他未休,她便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子。

  她没有忘记,他也没有忘记。

  云澈闭上了眼睛,没有再说话,世界冰寒死寂,灰暗无光……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之人,茉莉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之人。但这些人,这些因他和茉莉而获救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以制裁邪婴,制裁魔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正道之名,将茉莉打出混沌,将他逼入死境。

  触发这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信任敬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,残忍毁灭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不设防,一直以来最为感激和怜惜的【逆天邪神】倾月。

  呵……

  “云澈,这个世界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值得我如此吗……”

  “这个世界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值得我如此吗……”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值得我如此吗……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在他脑中中混乱回荡着,而他……已经想不起自己当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“无极,你退下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月无极远远退离,这一方空间,只余云澈和夏倾月。

  缠绕着浓郁紫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之剑缓缓落下,只需一瞬,便可抹去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但如此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芒,却无法映下云澈面孔呈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死灰,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已感觉不到愤怒,感觉不到怨恨,唯有如死人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灰暗。

  每个人都自己最珍视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或权势,或力量,或亲情,或财富,或生命,而紫阙神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子,他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中最重要,最珍视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……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。

  一切都太过讽刺,太过残忍,足以摧毁任何人哪怕再刚硬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或许,对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而言,死亡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解脱。活着……也或许就此沉浸在永恒的【逆天邪神】灰暗之中。

  “在你死之前,有一件事,本王不妨告诉你。”

  夏倾月缓缓说道:“昨日,本王曾说过有一件事要说与你,但需要在合适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……不过看来,永远不会有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了,那就直接告诉你好了。”

  她身体微微前倾,声音低下,轻到了唯有云澈才能听清:“神曦……死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轻微颤动。

  “前些时日,本王去了一趟龙神界,却发现,轮回禁地早已被毁,万花万草尽皆凋零,不见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亦没有了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气。”夏倾月缓缓讲述,声音只传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际:“后来,本王在轮回禁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中心,发现了一摊血,虽时间已久,但血迹却丝毫没有干涸的【逆天邪神】迹象……因为,它存在着很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气息。”

  “你猜,那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谁的【逆天邪神】血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……”

  “你很早就意识到了她那边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了什么意外,但却又从未真正担心过,因为你认为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这个世上无人能伤害她,而真正有能力害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不可能害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但……你完全低估了人性的【逆天邪神】下限!”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阅历,远比同龄人复杂,下界这些年,你或许自认为已了解了人性。但,你好像忘了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阅历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短短数十年而已。而他们,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万年……几十万年,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,你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清他们?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以为,你已了解了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存法则!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毫无反应,一丁点反应都没有。

  夏倾月也不再赘言,一抹很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气从她身上释放:“死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地狱,你会成为一个哀哭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鬼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誓仇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呢……本王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期待,那么……死吧!”

  紫阙神剑终于斩落……上一次,在最后刹那被奴印未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所阻,这一次,再无可能有人阻止,随着这一剑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下,云澈将永远从这个世界消逝,也带走他在这个世上,还有无数人心魂中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影印。

  但……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前方安静死寂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一道冰蓝寒芒从虚空中骤刺而出……直刺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,伴随着弥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与杀意。

  这股寒意和杀意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太久,释放之时,猛烈到将周围万里虚空瞬间封结。

  三方神域十三神帝皆在,但这突如其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始料未及。

  夏倾月脸色骤变,身影瞬间后撤,与此同时,一股玄气也缠绕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将他向后远远甩出。

  冷眼看戏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众人全部大惊,冰寒光华之下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把一把冰白无暇,蓝光莹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剑,以及一个蓝发飘散,如梦中冰仙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身影。

  惊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在同一瞬间死死凝聚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,冷冽到似乎也足以将整片天地都冰封成寒狱。

  “吟雪……界王!”宙天神帝惊吟出声。

  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呈现在每一个人脸上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人,包括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!

  那从虚空中刺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剑,距离夏倾月只有不到二十丈之距……靠近到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他们竟无一人察觉!

  虽然,他们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弱如蝼蚁,毫无任何威胁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灵觉也自然不会有什么警戒。但这里,毕竟有着十三神帝,有着一众梵王、守护者,有着数百个上位界王,竟被一人近至二十丈距离毫无察觉!

  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匪夷所思!

  而那一剑直刺喉咙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换做神帝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都会瞬间重创……甚至可能直接毙命。

  夏倾月身影远掠,看向了那个忽然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身影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眸之中,再没有了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与平和,唯有冷与恨。

  沐玄音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被远远甩出,原本失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恢复了焦距,映出了那抹无比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身影,那一刹那,他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陷入了更深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梦之中,一声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:“师……尊……?”

  哗!!

  雪姬剑前指,沐玄音冰发舞起,一道冰凰之影在她身上映现,犹如实质,又在下一个刹那忽然炸裂,冰蓝霞光与极致寒气将周围百万里空间都化作一片冥寒地狱。

  震惊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众人在这一刻再次大骇,西域青龙帝……公认三方神域冰、水系第一人,她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远胜所有人,失声念叨:“神界,何时出了此等人物!”

  这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帝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凌!

  而且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冰系寒威!

  “东域吟雪界王……原本传闻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她身侧的【逆天邪神】麒麟帝同样惊声低念。

  惊喊出“吟雪界王”后,宙天神帝脸色再变,身影扑出,磅礴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气息迎着寒气直覆前方,将沐玄音和云澈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瞬间封结:“云澈身上有空幻石!”

  这声低吼,顿时让刹那惊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神帝全部回神,顿时,整整五道神帝气息同时爆发,只一瞬间,不堪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直接塌陷。

  宙天神帝在前,他未管沐玄音,只取云澈,云澈被甩出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被刹那拉近。

  神帝灵压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直接覆身,纵以云澈龙神之躯,也会直接粉碎。

  另一边,梵天神帝几乎在同时冲出,直取沐玄音。

  双帝之威,谁堪承受。

  夏倾月定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  她两次杀云澈,两次都在最后刹那被阻断。

  第一次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千叶影儿所阻,第二次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沐玄音所阻。两次,都完全出乎意料之外,两次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诸神帝在场却始料未及。

  “天意吗?”看着手中之剑所覆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芒,她一声轻然叹息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