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28章 刺血休书

第1528章 刺血休书

  ()  崩散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化作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尘,铺开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星河,又在紫芒的【逆天邪神】吞噬之下毁成更加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烟尘……直至部归于虚无。

  轰嗡

  星尘湮灭之中,那浩瀚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才终于传来,伴随着一股无比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宇宙风暴。

  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流带起大片战栗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吟,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众上位界王都被远远斥开。

  夏倾月在宇宙风暴中一动不动,唯有长发衣袂混乱飞舞,毁灭星辰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芒拂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映出着一抹足以让天之神女都为之自惭的【逆天邪神】幻美仙影……但,明明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幻美绝伦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所有人心中生出了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寒意。

  月神帝……她毁掉了蓝极星。

  她竟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手毁掉了自己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!

  神道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大都淡薄亲情,寿元越长,地位越高,一般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

  但,淡薄,绝不代表绝情。毕竟血脉之亲、生身之地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事物都无法取代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蓝极星纵再卑微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身之地,那里还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父与胞弟,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根,有她神界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部过往……却如此决绝的【逆天邪神】,一剑毁之!

  那紫芒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月帝之影,在这一刻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印入所有人心魂之中。这一天,他们重新认识了月神新帝……不,应该说,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新帝。

  “她……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绝情至此!”西域麒麟帝惊声低吟。

  “世上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永远是【逆天邪神】女人。”青龙帝胸口重重起伏,她对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在这一刻亦天翻地覆。

  一个如此狠绝,连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至亲与生身之地都决绝断除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……今后,谁敢轻易犯她?谁敢轻易犯月神界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………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云澈定在那里,一动不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巴张开,却无法发出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破灭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色星尘,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色月芒,却无法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中映出任何一丝色彩。

  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白。

  再没有比这更绚烂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,也再没有比这更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。

  父亲、母亲、爷爷、外公、苍月、泠汐、月婵、彩衣、雪?埂4叨?11啥扌摹浴??剖弦蛔濉葡晒/p>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物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……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在他无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瞳仁之中,部永远化作了最幻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烟尘……

  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色星尘亦被紫芒吞没,最终,连紫芒亦缓缓消散。暴走的【逆天邪神】宇宙风暴中,这片星域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星球都偏移了原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轨迹,最严重的【逆天邪神】,足足偏移了小半个星域,险险欲裂。

  在神帝之力下,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就连星辰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微脆弱。

  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缓缓垂下……一个再简单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所有人眼球颤荡,但紫阙神剑却并未收起,依然萦绕着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芒。

  “好看吗?”她看着云澈,轻轻问道。

  明明轻柔似梦,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该伴随着暧昧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,对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而言,却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锥魂之音……让一众界王都为之心寒魂栗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他望着那一片连星尘都已散尽,再没有那颗湛蓝星辰的【逆天邪神】虚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、面孔、眼瞳,都呈现着一种近乎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苍白……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色,又似被抽离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只剩一个冰冷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躯壳。

  “哎。”宙天神帝转过身去,重重闭目,重叹道:“月神帝,你又何须如此。”

  千叶梵天脸色阴下,好一会儿才缓缓舒开,淡淡说道:“难怪影儿会栽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,月神帝,你着实让本王不得不另眼相看。”

  哪怕阴毒如千叶影儿,对其母亦感情极深,更不惜为奴救父,而月神帝……

  女人狠起来,当真足以让所有男人都不寒而栗。

  夏倾月毫无理会,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始终落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没有因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陨灭而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忍与情绪动荡,仿佛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轻抹去了一粒无关紧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灰尘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终于动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缓缓转动,动作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僵硬缓慢,如一个被丝线操纵的【逆天邪神】劣质木偶,他看着夏倾月,那么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和容颜,却变得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陌生和遥远。

  “为……什……么……”

  他开口,无比苍白艰涩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,沙哑到几乎无法听清。

  “为什么?”夏倾月目若淡水:“就如昨日,你好像完不认为我会杀你,永远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幼稚可笑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没有人说话,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曾为夫妻的【逆天邪神】二人,事情发展至此,又一次超出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。

  亲手将云澈生擒,亲手毁灭他们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……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绝情,让这一众神帝神主都不愿靠近。那来自月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威压,分明在告诉着所有人,此事,任何人都没有插手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和余地!

  对,昨日,云澈绝不认为夏倾月会杀他,直到剑上紫芒凝聚,向他斩下时,他都如此相信着。

  夏倾月与他总是【逆天邪神】聚少离多,但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里,却又刻印着太过深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。

  十六岁那年,他一生最卑微无助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刻,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护住了他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尊严,也保住了他、萧烈、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安生。

  婚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首次相逢,天剑山庄,天池秘境,巨兽之腹……她为了救他性命,将所有力量覆于他身,将自己置于死地。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从那个时候起,夏倾月在他心里,在他生命里的【逆天邪神】位置有了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他也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和心里,也都刻下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覆灭梵天门,他遭剑圣凌天逆追杀,绝境之下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与他并肩而战,共败凌天逆。

  此后,夏倾月再无音讯,再见之时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八年之后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个世界。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他中了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梵魂求死印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将他带去了龙神界。

  从他们成婚至今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但他们真正相处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加起来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短暂。

  虽然那般聚少离多,但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位面之隔,即使是【逆天邪神】从蓝极星到月神界,他们却又总能相遇,而几乎每一次夏倾月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里出现,都会将他从绝境中拯救。

  而他对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付出……相比之下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微小不堪。

  而纵观夏倾月这一生,几乎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为他人而活。哪怕成为月神帝,一半为报答义父,一半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他……神曦如此说,沐玄音如此说,他自己其实也一直都知道。

  所以,他对于夏倾月,从不会有任何设防,从不会有任何秘密。无论她再怎么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漠,在他眼里都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刻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傲娇之态。

  但……为什么……

  这一切……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……

  都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自以为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可笑痴妄吗……

  “……”他看着夏倾月,想重新看清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,重新看清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。

  “说起来,你应该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谢本王。”夏倾月漠然而语,连她眼眸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倒影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淡漠:“若非本王毁去蓝极星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至亲,还有这个星球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生灵,他们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将是【逆天邪神】凄惨之极,而本王让他们直接解脱,也免去了你面对他们陷入他人之手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,更让你过会上路时不会孤单……如此,你难道不该感谢本王吗?”

  “……”明明近在咫尺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却越来越陌生,越来越模糊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她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,亲手毁灭了蓝极星,杀死了他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,杀死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……毁灭了所有……

  他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低念:“就算……你欲抹去有关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……还有元霸……”

  “呵,”云澈话语未尽,耳边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传来她很轻,很轻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声低笑:“云澈,本王很久之前,就和你说过一句话,但你似乎从来没有放在心上。”

  “本王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!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你可知何为‘神帝’?你或许自以为知,但实则你从来都未曾真正知晓!对一个神帝而言,区区出身星球算什么?至亲?那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

  “若本王如你一般幼稚愚蠢,连几个卑微如蚁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亲人都不忍舍弃,也根本无颜为这月神之帝。”

  紫阙神剑缓缓抬起,指向云澈头颅,剑身紫光缓缓凝聚:“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将他们舍弃,力逃往北神域,本王或许还能稍微高看你少许,可惜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愚蠢,着实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可救药。不过,对本王而言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再好不过。”

  “亲手将你诛杀,曾为魔人之妇的【逆天邪神】污秽也才能真正洗去。”夏倾月神情依旧冷若寒潭,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,一抹很淡,却冷到锥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在这时缓缓逸散:“死后,好好想想自己下辈子该做什么!”

  剑身举起,紫光耀目。

  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紫阙神剑。

  以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要毁灭云澈,不过弹指。但,两次杀云澈,她却都动用了紫阙神剑,且剑落之前,还会凝聚相当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紫阙神光……

  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一个刹那,便将他湮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彻彻底底。

  “呵……呵呵……呵呵呵……”云澈笑了起来,无比干枯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,无比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,一股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凄冷渗入到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海之中,让一方星域都仿佛变得悲凉寒心:“洗去曾为魔人之妇的【逆天邪神】污秽?嘿……嘿嘿……夏倾月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污了我云家的【逆天邪神】族谱!”

  夏倾月:“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唇角,一丝殷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缓缓溢出,他看着夏倾月,缓缓而语:“云氏云澈,有妻夏氏倾月,不孝翁姑,不睦宗族,弑父杀弟,无情绝义,毒如蛇蝎……纵万言亦难书其罪。”

  “决意休黜,永断葛藤!今后再无情恩,唯万世不绝之恨!”

  字字带血,字字盈恨……曾经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情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怜惜,就连偶尔对视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讽刺可悲。

  噗!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,一股破舌之血猛喷而出……夏倾月没有躲避,神光流溢的【逆天邪神】月衣之上,染起了一个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“休”字。

  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刺目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