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27章 蓝极星陨(下)

第1527章 蓝极星陨(下)

  “既如此,月神帝,你来此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何?”

  出言者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,短短一语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带着一股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让一方空间顿时凝结。

  从中,众人隐隐听出了不善之意。

  当年,带云澈入龙神界轮回禁地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!

  若非夏倾月,云澈都根本不知道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夏倾月似乎并未察觉到龙皇言语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,目光依然看着视线中那个湛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淡淡道:“本王,有两件必做之事,其一,无论如何,云澈都必须由本王手刃,否则,本王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辈子都要背上曾为魔人之妇的【逆天邪神】污名!谁若敢抢,休怪本王翻脸!”

  月神帝毫无疑问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场所有神帝中资历最浅,年龄最小之人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女子。其他任何一个神帝,年龄资历都数百倍,甚至千倍于她。与其他所有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情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其之浅。

  但她似乎从来没有这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觉悟,纵三方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帝皆在,其姿其势依旧极具威凌,从未有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谦和收敛之态。

  “哈哈哈哈,”南溟神帝大笑起来,他看着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侧影,目光幽然:“月神帝对此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执着。以月神帝之威,就算不能手刃,当世又有谁敢乱加置喙呢?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,都无需月神帝出手,本王便不会放过。”

  昨日夏倾月斩杀云澈那一剑,虽因千叶影儿而出现意外,但在场都何等人物,那一剑之狠绝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连一丝尸体残渣都不准备给云澈留下。

  “谁能拿下云澈,谁便可决定如何处置。”龙皇淡淡道:“月神帝若想手刃,那也要看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本事!”

  “好!”夏倾月螓首微抬:“本王虽然心切,但也非不讲理之人。那便依龙皇之意,谁拿下云澈,便由谁来处置,其他任何人都不得插手。众位……没有异议吧?”

  “由谁处置皆可。”宙天神帝闭目道:“但,必须在此地诛杀,绝不可活着带回。”

  昨日,他曾阻拦欲出手格杀云澈之人,提出废其玄力,留其性命。

  但此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完全变了。诛杀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坚定到极点,甚至可以不惜任何以往不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。

  戾则魔神戮世……

  这六个字,每一个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扎入他心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梦魇。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然!”夏倾月冷冷道。

  “那其二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”千叶梵天饶有兴致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“其二……”夏倾月身体转过,冷淡中带着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缓缓扫过众人,缓缓而语:“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你们……谁也别想踏足这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之地!”

  此言一出,众人脸色齐齐一变。

  “哼!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生之地,岂容你们肆意践踏!”夏倾月冷冷说道:“云澈该杀,但,他再怎么该死,也容不得你们累及本王尊严!”

  “哎,月神帝放心,”所有人都清楚感受到了夏倾月话语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意和坚决,宙天神帝叹息一声道:“我们来此星球,只为云澈,绝不会累及他人。”

  “此言,本王信你宙天神帝可以做到,但你确信其他人也能做到吗?”夏倾月道。

  宙天神帝无法接言。

  “另外,无论今日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否现身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都必遭祸手,这一点,相信你们心里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很。”夏倾月冷然道:“本王虽必手刃云澈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妻妾之中,却有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故交,其中一人,更曾为本王师伯,对本王也算有大恩……那么难看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本王可万万不想看到!”

  “还有,”不等诸神帝开口,夏倾月已继续道:“你们今日此来,杀云澈反是【逆天邪神】次要之事,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想亲窥云澈出身之地有何隐秘。若当真有所发现,必会引发争夺。祸及这个卑微星球也就罢了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各界之间血流成河,互相饮恨为仇,可就太不美了。”

  “身为东域神帝之一,本王岂能容许这种丑事出现在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生身之地!”

  “呵呵,”千叶梵天淡淡一笑:“月神帝,你这话可着实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很。如今,这颗星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东域皆知,很快三方神域便都会知道。你就算能挡得住今日,你挡得住以后吗?”

  “何况,你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今日,都挡不住。”

  “你又怎知本王挡不住呢。”夏倾月笑了起来,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笑意,却感觉不到任何情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:“毁了它,不就一劳永逸了么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所有人一愣,随之,南溟神帝当先大笑了起来:“月神帝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有趣,有趣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哈哈哈哈。”

  铮!!

  一声重鸣,紫阙剑出,刹那紫芒耀空,南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戛然而止,所有神帝全部惊然回首。

  “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生身之地,岂容你们践踏!你们心怀贪婪踏足其中,和踩在本王脸上何异!”紫阙神剑上闪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芒每一个瞬间都在变得深邃,可怕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威压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向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虚空辐射而去。

  “你……”千叶梵天脸色沉下,感受着那股极度增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他开始意识到,夏倾月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:“月神帝,你疯了么?既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之地,那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家人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故交也都在其中!”

  夏倾月神色没有丝毫变动,悠然而语:“云澈之事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给本王提了一个醒。今日,有人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之地和家人逼他就范,那么将来,说不定就会有人用此地,与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来威胁本王。”

  “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父与胞弟,还有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师父、师伯、师叔,也都在这颗星球上。若真有那一天,本王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从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从呢?”

  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从,天下人岂不都要笑本王冷漠无情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只能从之……”夏倾月似笑非笑:“本王身为月神界之帝,为何要让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柄存在呢!”

  铮!

  在她说话间,紫阙神剑的【逆天邪神】紫光再次暴涨数倍,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芒映照在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诸神帝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讶,后方众多东域界王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无法呼吸、

  如此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绝对已足够将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深蓝星球完全毁灭,但夏倾月似乎依然觉得不够,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依旧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凝聚和暴涨。

  “月神帝,你……”宙天神帝面色疾变,重声道:“既然生父胞弟皆在,你又岂能如此!今日来此,只为云澈,蓝极星万万生灵何辜!”

  夏倾月道:“如梵天神帝之言,用不了多久,三方神域都会知晓此地为云澈生身之地。可想而知,从今日开始,会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玄者争相踏足其中,对这么一个卑微星球而言,即将面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践踏和灾难,既如此,就此消失,也好过生不如死。”

  宙天神帝眉头沉下,还要再说什么,却见夏倾月目光转过,淡淡而语:“暴露此地,引众人来此,将这个星球逼入绝地的【逆天邪神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。既如此,宙天神帝又何必为这个星球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心生不忍呢。”

  “……”宙天神帝即将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顿时卡在喉咙,许久无言。

  “月神帝,你当真要如此?”龙皇眉头微沉。夏倾月虽为月神帝,但年龄也不过才半个甲子,如此浅薄的【逆天邪神】阅历,其心不至于狠绝至此:“云澈今日若不现身,此星球尚有大用,你当真要毁,也该在那之后。”

  “这一点,龙皇完全不必担心。”夏倾月道:“本王与云澈毕竟曾夫妻一场,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至少远胜你们。他今日一定会现身,说不定,会比你们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多!”

  “月神帝!”千叶梵天一个闪身,挡在了夏倾月前方,沉声道:“虽然本王更认为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虚张声势,但……你若真要出手毁了它,本王可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不答应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么?”夏倾月美眸半眯:“若论实力,本王不敢与在场任何一位神帝相较。”

  “但……若本王执意要毁了蓝极星!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谁都阻止不了!”

  “你!”

  千叶梵天脸色顿时更加阴沉。

  蓝极星如此庞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目标,以神帝之力想要毁之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谁都不可能阻止。而夏倾月这番话,亦让众人越发觉得……她或许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紫阙神剑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芒依旧在膨胀,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凝聚已到了让诸神帝都微感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程度。

  而就在这时,众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同时一动。

  一道气息,正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向这边逼近,而这个气息……

  “遁月仙宫!”

  “云澈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让气氛顿时陡变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全都转向了同一个方位。就如夏倾月所言,云澈不但来了,而且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其之快。

  气息暴动,各大神帝全部移位,千叶梵天也再顾不得夏倾月,身影远远横移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和宙天神帝大不相同。相比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,他更欲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无论天毒珠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。

  相比于其他人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平淡,她美眸转过,感知中清楚现出了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轨迹,她一声低念:“也好……”

  那一艘艘释放着恐怖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庞大玄舰出现在了视线之内。遁月仙宫中,云澈目光抬起,他知道很多人都来了……一众平日里千百年都难得一见的【逆天邪神】至尊神帝,今日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他扎堆来到了这个贫瘠之地。

  他没有看向任何人,目光直视蓝极星,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里一下子多了数分希望。

  玄舰和人都停在这里,显然还未踏足蓝极星。

  那么,依靠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速度,未必没有突破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!

  比他们早人蓝极星,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将无心他们带入遁月仙宫,然后以空幻石远遁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!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和可能!

  深吸一口气,云澈目光寒芒爆闪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时,十几道玄气骤压而至,虽然很是【逆天邪神】遥远,但每一道都恐怖绝伦。若非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阻隔,任何一道,都足以让他瞬间重创。

  在这些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之下,遁月仙宫速度骤减。

  “好……”云澈切齿低吟。

  嗡轰!!!

  遁月仙宫之上,一道无比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银色月芒爆开,竟一瞬间挣脱所有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,以犹胜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冲向了蓝极星。

  分明突破了极限。

  黄金月神月无极眼中金芒一闪。

  “哦?”南溟神帝目绽异色,脸上露出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: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遁月仙宫,啧啧。”

  “看来,他竟还在试图挣扎。”千叶梵天淡笑一声:“天真。”

  几大神帝全部身化流光,直逼遁月仙宫,这时却见夏倾月未执剑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伸出,虚空遥指遁月仙宫,掌心月芒微闪。

  遁月仙宫之中,精神凝聚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忽然脑中一懵,心魂深处,似有什么东西无声破碎。

  随之,他和遁月仙宫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联系……完全断绝。

  “无极!”夏倾月一声轻念。

  夏倾月声音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月无极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化作一道金色流光,而他飞向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却并非诸神帝所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遁月仙宫前方……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后方!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时,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骤减,在空中划了一个极其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弧线后,竟全速斜后飞去,直迎月无极。

  那些冲向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全部面露惊色。

  黄金月神月无极最强大之处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,绝不下于先月神帝月无涯,其他人才刚刚反应过来,他已冲至遁月仙宫前……而这个时候,夏倾月手势再变,随着一道浅色月芒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竟直接被从遁月仙宫中斥出,被月无极牢牢控在手中。

  这个“变故”,所有人都始料未及……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他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遁月仙宫之主……却被,瞬间易主!?

  “按照方才协定,谁拿下云澈,便由谁来处置。”夏倾月淡淡而语:“现在,谁要敢阻拦本王亲手诛杀云澈,可就休要怪本王翻脸了。”

  “既为神帝,自是【逆天邪神】言出必行。由月神帝处置……哼,倒也最适合不过。”龙皇毫无表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呵呵,月神帝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手段啊。”千叶梵天虽然在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暗中切齿。他终于明白,夏倾月为何会一口答应“谁先拿下谁来处置”那句话……而且,此刻想来,就连这句话,也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引出来!

  遁月仙宫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强玄舟,世所皆知它被夏倾月送予了云澈,但谁都没有想到,夏倾月竟可强行夺回控制权!

  诧异之后,他们却也并无太过震惊。毕竟,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是【逆天邪神】以月神神力为源,而夏倾月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掌控最根源月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!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理由做到强制干涉。

  “看来,月神帝对手刃云澈一事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执着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。”南溟神帝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月无极带着云澈临近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云澈全部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,他抬起头,看向紫芒绕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,脑中一片混沌:“倾月,你……”

  “封住他四肢。”夏倾月冷漠出声:“他身上有一颗空幻石,不要给他任何机会。”

  月无极应声,无需动作,压制在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再度强横数分,让云澈全身上下除了头部之外,无法做出哪怕最轻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。

  听着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微微失色,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敢相信……他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是【逆天邪神】夏倾月忽然强行夺回了遁月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控制权,也断绝了他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

  亲自将他制住,他还可以告诉自己夏倾月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想办法救他……但为什么,她要特意将他身上有着一颗空幻石的【逆天邪神】秘密说出,提醒着在场所有人。

  “云澈,”夏倾月目视东方,瞳眸中映现着那颗湛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:“在你死之前,本王便送你一份大礼。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你可要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看,千万不要错过任何一个画面,否则,可就太可惜了。”

  他一直都很喜欢听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刻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漠。但此刻,夏倾月唇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字,都让他寒至骨髓,一股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感也在他全身疯狂弥漫:“倾月,你……要……做什么?”

  他声音未落,夏倾月手中之剑轻掠而出。

  七尺剑身,却挥出百丈紫芒……又瞬间转为万丈……万里……十万里……百万里……在所有人震惊之中,在云澈一下子收缩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之中,那道紫芒断灭层层空间,轰在了那颗湛蓝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之上。

  一瞬,蓝极星断裂成两半,随之又完全崩散,化作无数湛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……直至,连那无数如星辰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碎片,都被爆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紫芒覆没……

  大地、沧海、山川、生灵……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在紫芒中快速化作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虚无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