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26章 蓝极星陨(上)

第1526章 蓝极星陨(上)

  遁月仙宫,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玄舟,全速之下,神DìDū很难追及。

  渺渺虚空,浩瀚无尽,遁月仙宫如一抹骤闪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痕,贯穿着层层空间……但云澈依然觉得太慢太慢。

  “快一点……求你再快一点!”

  对着没有生命和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遁月仙宫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遍遍的【逆天邪神】失心呢喃着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死死攥紧,全身一直在轻微发抖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,亦始终都处在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之状。

  他现在只能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祈祷……祈祷自己能赶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之前回到蓝极星,然后带走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。

  一个时辰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水千珩所吼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以东神域到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遁月仙宫再快,也几乎不可能拉开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差!

  汗水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疯狂淋落,他脑中混乱回放着昨天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幕,指间溢出道道猩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珠。

  “主人,你不要太过担心,不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禾菱一遍遍的【逆天邪神】安慰道,虽然她知道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安慰之言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力:“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……怎么会……做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宙天神界,多么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对禾菱而言,她怨恨梵帝神界,但和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万灵一样,宙天神界始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敬仰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圣地。

  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愿意相信……连阅历超过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水千珩都深感震惊可笑,何况她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毫无反应。

  恐惧压过了愤怒、怨恨,充斥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和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角落。除了恐惧,他几乎再感觉不到什么……甚至,没有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想那个很可能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后果,因为他无法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东神域之东,蓝极星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域。

  作为下界星域,平常下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道玄者都从不愿停驻,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不屑于踏足,更没有任何探索的【逆天邪神】价值。

  而就在今日,这里却接连涌入了一艘又一艘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玄舰,且这些玄舟玄舰,任何一个在神界都有着惊世之名。

  其中所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低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方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霸者。

  此时,竟全部聚在了这片他们平常绝不会有任何兴致,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贫瘠星域。

  这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低等浅薄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他们甚至都有一种颇为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适感,平常,在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久留,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们层面和身份的【逆天邪神】玷污。

  不算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星域,不算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但有一颗星球在距离很远时便已极为醒目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颗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在一众或暗沉,或黑赤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之中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便如一枚湛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琉璃宝珠,成为这一方星域最绝美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点缀。

  随着星球在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拉近,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水蓝光华折射在了一艘艘玄舟玄舰之上,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星球,却给了所有人一种梦幻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美感。

  最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舰在这时停止,也让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玄舟玄舰都跟着停了下来。

  虚空之中,宙天神帝与龙皇缓步走出,随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现身,很快,所有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和玄舰也都跟着打开,一个个身份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移向前方,目光都看向了已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苍蓝星球,眼中闪动着各不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异芒。

  “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星球?”龙皇淡声道。他已不知多少年没有接触过如此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位面,但今日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来了。

  “嗯。”宙天神帝点头,神色复杂……却又带着极少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决然:“此星球名为蓝极星,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无疑。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构成九十七为沧海,大陆只占三分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某个时期遭受过毁灭大难。”

  “另外,虽只有三分陆地,但这个星球却毫无崩散之状,定有非同寻常之处。”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所有人都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清二楚。

  也难怪这个星球呈现着如此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水蓝色,原来竟几乎全是【逆天邪神】沧海。

  “龙某甚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奇,”龙皇道:“此地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如何得知?莫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曾告知于你?”

  “不,”宙天神帝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。”

  “哦?”龙皇侧目。

  “实则,探知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之地,实属意外。”宙天神帝道:“劫天魔帝归世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动向很可能会关系到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非我等所能探知,但宙天珠并不在此列。”

  作为玄天至宝之一,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并不亚于魔帝。

  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劫天魔帝归世后,到过这个星球?”龙皇若有所思。

  “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到过,这两个月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大多数时间,都在这个星球。”宙天神帝缓缓道:“一个如此低等贫瘠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却能让劫天魔帝如此留恋,必有其因。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遵照宙天珠之意,从附属星界中,择选派遣了几个玄力未入神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年轻人,分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从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悄然进入了这个星球。”

  众人默然听着,谁都不知道,宙天神帝竟曾做过此事。

  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唯有拥有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,才有可能感知到魔帝归世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向。

  “经过一段时间打探,却始终未能探到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具体所在,停留那里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无所获。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外得知,那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星球。”宙天神帝叹道:“他在这颗星球有着极其之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望,曾拯救两片大陆,被称作‘云真人’。另外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安在,有数房妻妾,并育有一个女儿。”

  “……数房妻妾?”龙皇猛一皱眉。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眉头也跟着一动,显然诧异龙皇为何会关注于此:“月神帝与云澈曾为夫妻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亦为真。”

  以神界到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距离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珠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和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力,也不可能真切探知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但,劫天魔帝在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和气息实在太过特殊,层面高过一切,却反而能被宙天珠知其大致所在。

  那之后,宙天神帝将所有人撤回,从未想过告知过他人此事,亦从未有靠近这个星球的【逆天邪神】打算。

  但今日,却因一个他先前绝不会接受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而公开此地,并亲身来到了这里。

  “没错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星球无疑。”

  随着一个平和而威严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千叶梵天缓缓走近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中映着前方水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伴着不时闪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热切与诡光。

  听了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对这个星球的【逆天邪神】兴趣又大了数倍。因为它不仅育出了云澈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怪胎,竟连劫天魔DìDū长久停留!

  “呵呵呵,看来影儿已经醒了。”南溟神帝也走了过来。

  在这片贫瘠之地,三大第一神帝再次聚首。

  “可惜,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晚了那么一些,否则,本王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不介意当先进入游览一番。”千叶梵天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千叶影儿醒来,将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具体所在、特征以灵魂碎片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告知了千叶梵天,可惜……

  “宙天神帝,本王同样有一事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好奇。”千叶梵天道:“以出身星球逼云澈现身。这般手段,你一向是【逆天邪神】万般不齿,为何今时竟会破例?”

  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意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意,他用了“手段”二字。

  论及当世最了解宙天神帝之人,千叶梵天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之一。宙天神帝这般举动,着实让他意外。

  宙天神帝反应颇为平淡:“非常之事,当用非常手段。”

  他没有说出天机神典上所载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句预言。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怕引起不必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慌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不想为世人知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逼得云澈因戾成魔的【逆天邪神】罪人。

  “哦?”千叶梵天淡淡一笑:“宙天神帝如此果决,千叶佩服。不过,宙天神

  帝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家室都已熟知,却似乎并无利用之意?”

  “……等他三个时辰吧。”宙天神帝闭上眼睛,声音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重。

  消息已全面传开,云澈一定能听到。他拥有遁月仙宫,若他还在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一定会在这个时间内到来。

  “若三个时辰后,云澈没有现身呢?”千叶梵天道。

  宙天神帝闭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目微微颤动,他胸口起伏,数息沉默,睁开眼睛时,目光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了几分幽暗:“取其家人!”

  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,对付极大多数神界中人都难有作用甚至毫无作用。但,以他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,他绝不会弃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而远遁……当年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天杀星神,一人强闯星神界!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借对方极重情义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来施以这种手段,千万个“卑劣无耻”都不足以形容。而他,宙天神帝……竟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亲手动用了这种手段。

  昨日之前,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对一个人用此等手段,更不知道……这件事会不会给自己留下难以抹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魔。

  后方,一道道目光都随着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而颤荡……他们都在这一刻,仿佛重新认识了宙天神帝。

  “好!”千叶梵天赞声道:“看来,宙天神帝诛杀魔人云澈之心坚如万岳。而不除魔人云澈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后患无穷,任何手段,都不为过。”

  “若三个时辰后云澈当真没有现身,那么,取其家人一事……想来以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,定会有所不忍,那便由本王代劳吧。”千叶梵天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由你代劳?呵,问过本王之意么?”

  一个无尽威凌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之音冷冷传来,随着一抹月芒的【逆天邪神】罩下,月神帝从天而降,落在了众神帝之侧,身后,月无极紧随其后,身上微绽着淡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月芒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集中在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千叶梵天转头,双眸微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莫非月神帝念及与魔人旧情,有所不忍?”

  “魔人旧情”四个字,他刻意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重,字字刺耳。

  “不忍?”夏倾月似笑非笑,目光反而逼视千叶梵天:“昨日,若非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女儿做的【逆天邪神】好事,本王已手刃魔人云澈,也就无需今日这般大张旗鼓,更无任何后患,你梵天神帝何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脸皮质问本王!?”

  “……”千叶梵天眉头一沉。

  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如你们一般淡薄亲情,早已逃亡本神域,那么……”一股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压迫力从夏倾月身上覆下:“梵天神帝,你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忍心杀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好女儿折罪呢!”

  “呵呵,”千叶梵天避开目光,笑着道:“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失言,月神帝勿怪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魔人现身,本王将他让予月神帝手刃便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本王昨日便已说过,魔人云澈必须由本王来手刃,还轮不到你来让!”夏倾月漠然道,她转目看向蓝极星,唇角斜起一抹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:“云澈区区一级神王,龙皇与宙天神帝亲至,他若现身,万条性命都别想逃脱。那么,你们来此……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何?”

  她所问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神帝,以及众东域界王。

  “你们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诛杀魔人呢?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为了在这个育出魔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上分一杯羹呢!”

  满是【逆天邪神】讽刺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语,戳破了几乎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。

  “那月神帝来此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何?”千叶梵天反问道。

  “你们好像忘了一件事。”夏倾月声音愈加冷彻:“眼前这个叫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它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之地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之地!”

  “你们大张旗鼓,虎视眈眈而来……”她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回首,美到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眸却折射着冷到刺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寒光:“可曾问过本王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见!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与寒威之下,一众上位界王几乎同时倒退一步,全身骤寒,一时之间无人敢言语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