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25章 蓝极噩耗

第1525章 蓝极噩耗

  东神域,月神界。

  月帝寝宫,夏倾月安静坐于一个幽紫玄阵之中。紫光萦绕之下,她本就绝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更添仙幻。

  这时,一个少女之影在她身前显现下拜:“主人,怜月有事禀告。”

  夏倾月徐徐道:“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了吗?”

  “并无。”怜月道:“不过,宙天那边传来消息,大概半刻钟前,宙天神帝与龙皇已驱舰前往一个名为‘蓝极星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。”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美眸睁开,一抹幽邃的【逆天邪神】紫光骤闪而过。

  玄阵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消逝,她站起身来,走向殿外:“传月无极,命他随本王出界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怜月领命,但眸中却闪过一丝疑惑。

  以往,月神帝外出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她,或者瑾月、瑶月随行。她们三人贴身常伴月神帝之侧,月神帝只需一个眼神,她们便可知其意。

  这次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黄金月神月无极随行?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“茉莉,以后你就要跟着我留在蓝极星。不定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辈子都不能再踏足神界。你……不会有意见吧?”

  “哼!你都已经替我决定,我又能怎么办?”

  ……

  “云澈……你,这个世界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值得我如此吗?”

  ……

  “邪婴一人死,可得天下安,宙天神帝何错之有!”

  ……

  咯…咯…咯…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越咬越紧,灵魂却陷入越来越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。

  黑暗之中,现出了一个娇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以及她微带稚嫩的【逆天邪神】空灵声音:

  “无心,你希望爹爹成为一个救世的【逆天邪神】英雄吗?”

  “我不要什么救世的【逆天邪神】英雄,我只要爹爹。”

  ……

  无……心……

  救世的【逆天邪神】英雄……呵,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可笑。

  这时,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世界传来一抹刺痛,随之响起了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

  “影儿与本王一样,修成了梵魂。而奴印,是【逆天邪神】种在梵魂之上……”

  灵魂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被万千毒刺刺穿,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起来……

  “无心!”

  他一声惊喊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坐起身来,冷汗浸满全身。

  “啊!”

  耳边传来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,他快速抬头,看到了女孩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玉颜。

  “云澈哥哥,你醒了……你终于醒了!”

  她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喊着,眸中泪珠盈动。

  他看到了水媚音,也看到了水千珩和水映月,他用力晃了晃头,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剧痛:“我……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  他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千叶影儿砸在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空幻石送走……而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太过强横,她挣脱压制仓皇出手,本身又处在梵神神力崩解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因而难以控制,那枚空幻石在砸中云澈,空间神力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也直接将他砸晕了过去。

  所以,他并不知道自己被传送到了哪里。

  若非云澈有龙神之躯,换做一个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王,身体当场就会被砸穿。

  水媚音抹去泪珠,又伸出手轻拭着他额头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汗珠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人给姐姐传音,然后将你送来了这里。你放心好了,没有任何人发现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……谁?”云澈抬头看向了水映月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暴露,三大第一神帝公开站在他对立面,当世,能有几人敢如此护他?

  “ta让我不要告诉你。”水映月道,神色颇有些复杂:“只让我转告你一句话:醒来后,马上去北神域,永远都不要再回来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无比之混乱,根本无法静下心思考。

  水千珩开口,沉声道:“既然醒来,就赶紧离开这里吧。

  现在三方神域都在搜寻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踪迹,而这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你而言最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之一……你该明白这一点。”

  “虽然有些残酷,但……现如今,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去处了。”

  北神域,那个同在神界,却被称作“魔域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云澈摇晃着站起,虽然全身剧痛酸软,但至少还能行动:“感谢收留,我这就离开。”

  他很清楚,此境之下,水千珩没有将他交出,反而收留他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冒了极其之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险,他也绝不该再继续留下。

  “你有匿影之能,足够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也不会那么容易被发现……你去吧,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也帮不了你什么了。”水千珩叹一声气,犹豫了一下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有一件事,我很好奇……你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何事触罪了龙皇?”

  昨日局面,他虽未在现场,但亦耳闻个七七八八。

  没有了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,东域和南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帝借助宙天一事立刻翻脸并不让人惊讶。但龙皇……他竟也直斥云澈。

  龙皇当年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极为欣赏云澈,还当众欲收他为义子,引得天下震动。当初云澈离开东神域那一年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留在龙神界,还深得龙后亲睐,得修光明玄力。

  昨日之局,云澈无论言语、行动再怎么触罪宙天神帝,但他毕竟救世在先,宙天神帝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背信,那时,只要龙皇站出来,都无需偏袒,只需公正一言,绝对足以直压梵天与南溟两神帝,后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就都不会发生。

  但,他非但没护,反而和梵天、南溟两神帝一起共压云澈,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号召”之言,亦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逼迫在场所有人都站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对立面,将他置于一个无比讽刺悲凉的【逆天邪神】境地。

  三方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帝共压云澈,其他人无论心中如何之想,明面上断然不敢忤逆。

  昨日之果,宙天神帝为起因,而龙皇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催动者。

  “我从没有触罪过他。”云澈道,眼前晃过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:“但我大概知晓原因。”

  “……”水千珩没有再问,他手臂一挥,顿时,周围整整十几层水幕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全部消失:“你去吧。”

  云澈救了神界,所有人都欠他一条命,谁都没有资格指责他,更没资格追杀他……但,当掌控当世最强力量,最高话语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他错了,他该死,那么,他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错了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该死。

  龙神界、梵帝神界、南溟神界……神界排位前三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王界,他们在同一件事情上意志统一,那么,无论那件事多么荒谬,多么可悲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容逆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理。

  自始至终,自古至今,这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以力量为尊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“云澈哥哥,”水媚音拉过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,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刺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冷:“你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要去……北神域吗?”

  “我会先回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”云澈目光暗淡,声音如将散的【逆天邪神】雾一般:“千叶影儿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奴印很可能已经解了,她知道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还有家人所在,我必须先带走他们。”

  就在这时,水千珩忽然脸色陡变,一声大吼:“你什么!?”

  云澈、水映月、水媚音三人转首,愕然看向水千珩。

  水千珩手点眉心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人在向他传音,大吼之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变得极为难看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时候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?”

  “已经快一个时辰了。”那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。

  “……这么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为何不早!”水千珩怒声道。

  “属下已接连传音十数次,皆无回应……”

  “~!@#¥%……”水千珩这才忽然想起,他为保万无一失,在这里打下了十几层隔绝结界,不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有半点泄露。

  而他自己这段时间也在结界之中。

  这么多层强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隔绝结界,很可能把传音都给隔绝了!

  “云澈!”水千珩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沉声道:“你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叫蓝极星!?”

  “……!!”云澈脸色骤变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变化,

  让水千珩知道此事已再无侥幸,他沉声道:“不能回去!一个时辰前,龙皇与宙天神帝已直奔蓝极星而去,并且将此消息全面散开!”

  咔嚓!

  “你……什么!?”云澈瞬间目眦尽裂,骤然攥紧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传来近乎震耳的【逆天邪神】骨骼错位声。

  下一瞬,他已如疯了一般爆窜而出。

  轰!!

  一股玄气从天而降,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形死死压下,水千珩身影一晃,手掌如山岳般压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:“你要去哪?去送死吗?你难道看不出,他们此举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逼你现身!”

  宙天神帝对邪婴下阴手,他可以理解,甚至可以认同。

  但现在,水千珩想不通……无论如何都想不通,最重正道,极斥卑劣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,为何会行这般以星球,以家人相逼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耻手段!

  云澈才刚刚拯救这个神界于厄难……太可笑了!实在太可笑了!!

  “放……开!!”云澈全身青筋暴起,指节惨白,充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几近炸裂……但,他怎么可能挣脱的【逆天邪神】了水千珩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“如果你还有丁点理智,就给我马上滚去北神域!”水千珩恶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你让我……眼睁睁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们去死吗!”云澈字字带血。

  “那也比你和他们一起去死强!”水千珩暴吼:“魔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……你觉得他们会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现身而放过吗!”

  “放开……放开!!”

  砰!!

  云澈身上几十根血管同时炸裂,血流狂涌,他面孔扭曲,音如恶鬼:“再不放开……我杀了你!!!!”

  他无法想象父母、女儿、妻子落在那些人手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……一个画面都无法想象!

  “在北神域乖乖待上几千年,再谈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”水千珩非但没有松开,反而压制得更为剧烈。

  “爹爹,放开。”水媚音轻轻道。

  “……”水千珩一愣。

  “爹爹,放开云澈哥哥,”水媚音双眸泪光莹莹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坚决:“求你放开他。”

  水千珩眉头耸动,须臾,终是【逆天邪神】长叹一声,收起了压在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力。

  云澈狠狠一个踉跄跪在地上,他重喘几口气,刚要站起,一个娇软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伏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,双臂前拢,将他轻轻抱住。

  “云澈哥哥……”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传来水媚音梦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轻音:“我知道,你那么爱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家人,那么爱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无论发生什么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失去生命,你都一定不会放弃他们……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最爱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哥哥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身体发抖,咬牙欲碎,鲜血混着汗珠从他身上流溢而下,沾染着少女黑夜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裙裳。

  “无论世人怎么看你,云澈哥哥在我心里,永远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好……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所以……求你……一定要活着……和所有你爱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都平安的【逆天邪神】活着……好吗……”

  后背,冰冷血珠划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多了一抹快速逸散的【逆天邪神】温热。

  云澈缓缓抬手,碰触向女孩的【逆天邪神】螓首……却在最后稍一停顿,按在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上,将她缓慢而坚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推开。

  他起身飞离,随之遁月仙宫现出,在一声可怕绝伦的【逆天邪神】气爆声中瞬间远去。

  “……”水媚音手按胸口,闭上眼睛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求你一定要活着……”

  “父王,要去看看吗?”水映月目视着云澈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。

  “来不及了。”水千珩叹声道。

  遁月仙宫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舟之一,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玄舰也断然无法追及。此刻出发,到了那里,无论什么结果也早都结束了。

  水千珩仰头,看着有些昏暗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失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低语道:“这段时间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注定不可能被载入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历史。”

  “我们见证了一个真正神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降世,却也见证了……神界最可笑,最耻辱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历史……也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时代。”

  :。: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