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24章 魔神预言

第1524章 魔神预言

  东神域,宙天界。

  为搜寻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下落,宙天界终于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动用了宙天之音,昭告了整个东神域。

  一天过去,并无消息。

  而这一天,宙天神帝一直都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在主殿之中,全天一动一动,连暂留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皇都未去招待。

  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敬重,变成了切齿锥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与怨恨……他对云澈有恩,而云澈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恩,却远大于前者。

  尤其,他重回混沌后,一直在为救世奔波,哪怕身上所负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世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……无论起因、过程、结果,他都配得上“救世神子”之名。若无他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界,必已化作灾厄炼狱。

  同样,若无他,邪婴也不可能沉寂整整三年,从未出手。

  而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变,是【逆天邪神】从他打在邪婴身上那一掌开始。

  悔吗?

  不,他不后悔。若再来一次,他依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。即使邪婴阻断了魔神入世,拯救神界,他依然不会放过那个抹去邪婴这个巨大祸患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,非他所愿。

  “主上。”太宇尊者走进,远远拜下。

  “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了吗?”宙天神帝问,声音颇为无力。

  “并无。”太宇尊者道。

  “那退下吧。”宙天神帝道:“不要再问询云澈出身之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若行此等行径,又与魔人何异。”

  “不,”太宇尊者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天机界莫语、莫问、莫知来访,称有事关神界安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禀告,无论如何都要见到主上。”

  宙天神帝眼眉微动,天机三老从无虚言,此刻忽然同时来访,非同小可。

  “请他们进来。”

  很快,天机三老并肩而入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匆忙,竟丝毫没有了平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沉稳飘逸之态,神情凝重中还带着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暗沉。

  宙天神帝与天机三老相知多年,交情甚深,却从未见过他们如此之态:“三位今日忽然到访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发生了何事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关于云澈之事。”天机三老之首莫语道。天机界作为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星界,自然知晓一切事情的【逆天邪神】始末。

  “哎,果然。”宙天神帝长叹一声,道:“三位大师,你们可否告诉老朽……老朽之所为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对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错?”

  “时间无法回溯,既成之事无法更改,所以对错与否已不重要。”莫语道:“宙天神帝,请看这个。”

  语落,他手掌一推,前方玄光闪耀,现出了一部颇为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白色书典。书典数丈之巨,周身浮动着平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。伴随着一股古朴而神圣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“天机神典?”宙天神帝微微皱眉:“莫非,三位大师近期又窥到了某个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机。”

  “不,”莫语摇头,手掌挥出,打开了天机神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页。

  当年在玄神大会,云澈引九重天劫,得封神第一后,天机三老同时激动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喊出了“天道之子”四个字,并喊出了“真神降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预言,震动了所有玄者。

  而在一众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质疑声中,他们当众打开了天机神典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页……原本空表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页,在天机三老同时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天机之力下,现出了天机创界先祖寰天太祖的【逆天邪神】预言……

  天机三老同时向前,手臂伸出,心念凝聚之下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闪耀起天机界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玄光。

  顿时,天机神典第一页,那两行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铭文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四年前呈现在世人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太祖预言再次映现:

  九重天劫现,

  真神重临时。

  当年在封神台,也正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预言,让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环顿时耀眼到近乎炸裂。宙天神帝和梵天神帝争相要将他收为亲传弟子,释天神帝欲将他带回南神域,之后梵天神帝竟还要将梵帝神女许配给他,龙皇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众欲将他收为义子……

  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幕犹在眼前,引得宙天神帝无尽唏嘘。他道:“此预言,老朽当然不曾忘记。云澈身负当世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传承,将来会打破当世界限,也并不奇怪。寰天太祖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预言,诚不欺人。”

  “不,这两句,其实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先祖预言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半,还有另外一半。”莫语神色沉重。

  “哦?”宙天神帝刚要问询,目光忽然一凝。

  就在此刻,那世所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字预言下方,竟又忽然缓缓浮现出另外两行金色铭文:

  善则诸天永安;

  戾则魔神戮世。

  “……!”刹那冷寂,宙天神帝忽然面色陡变,一下子站了起来。

  “后两句预言,当年在玄神大会,我们便已看到。但那时云澈既无戾,亦非魔,虽性情刚烈,但目光清澈,身上毫无浊气。所以我们未有公开,亦没有告知任何人。”

  “而,云澈后来之所为,完美契合‘善则诸天永安’,纵魔帝归世,魔神将临,邪婴苏醒,却皆因为他……魔帝愿意离开混沌,并阻绝魔神归来,邪婴愿永留下界,与神界互不相犯。”

  “太祖预言,字字如神。如此,只要保云澈在世,诸世当可永恒安宁。”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嘴唇开始哆嗦……逐渐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,全身都开始哆嗦起来。

  “而现在,云澈却已……戾极成魔!宙天神帝,你可知,这会意味着什么?”

  “……”宙天神帝身体剧晃,瞳孔逐渐失色。

  戾则魔神戮世……

  昨日,他在极度悲愤、怨恨下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戾气,让所有人心惊,戾气之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升腾而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气!

  直应最后一句预言!

  莫问道:“我们三人猜测,云澈本身其实并非魔人,从无黑暗玄力。魔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心性被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极恶魔灵,会渴望祸乱与灾难,又岂会倾尽一切拯救神界之难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气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昨日由戾而生。”

  黑暗玄力是【逆天邪神】负面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当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负面情绪强烈到某个界限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会将自身玄力扭曲,化为黑暗玄力……这种状况虽然极少,但在神界历史并非没有出现过。

  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位面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常识一般。

  这番话换言之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云澈会忽成魔人,并非他本身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魔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昨日……被他们活生生逼成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宙天神帝刚刚站起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又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坐了回去,脸色快速变得一片惨白……天机三老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他丁点都不怀疑,尤其云澈原本并非魔人这番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言直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底。

  他和云澈多番近距离接触,神界多少神帝、神主都与他照面,若他当真拥有黑暗玄力,如此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神主可能会毫无所觉。

  还有,云澈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得西域龙后认可,修有光明玄力!而欲修光明玄力,必须具有传说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圣躯”或“圣心”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以光明玄力为他驱散邪婴魔气,没有丁点虚假。

  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他,怎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魔人!

  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……将拥有悯世“圣心”,预言中可保“诸世永安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活生生逼成了魔人!?

  “错了吗……难道我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错了吗……”他喃喃而语,失魂落魄。

  “宙天神帝,事已至此,再论对错已毫无意义。”莫语重声道:“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错了……也该以最快速度,在最大程度上止错!”

  “绝对不能,让‘魔神戮世’这种事出现!”

  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”莫知补充道:“云澈化魔已成事实,那么……必须不惜一切手段将他格杀!绝对……绝对不能让他成长起来!”

  “绝…对…不…能!”

  宙天神帝瞳孔一凝,他“忽”的【逆天邪神】站起,一声大吼:“太宇!!”

  殿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宇尊者闪身而入。

  “立刻备舰!”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再无先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颓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还有身上动荡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让太宇尊者暗暗心惊,迅速领命道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舰往何处?”

  宙天神帝开口,缓缓吐出三个字:“蓝……极……星!”

  太宇尊者皱眉,他第一次听到这个星球之名,随之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过来,惊声道:“莫非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魔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星球?”

  “立刻准备!”宙天神帝轻微点头,厉声道:“并在最短时间内,将这个消息全力传开!”

  “速去!”

  太宇领命而去,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阴沉,但身体……依然在轻微发抖,身上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冷汗淋淋,如刚刚大病了一场。

  对于天机预言,东神域之内,未曾真正接触过天机界者大都不信,甚至嗤之以鼻。

  而在东神域之内,天机界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几近被神话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尤其宙天神界,对天机预言信任之极。

  因为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太祖与天机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太祖当年便是【逆天邪神】至交,天机创界太祖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个预言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界必成王界,之后无数年,来自天机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预言亦全部应验,无一不中!

  这些年,宙天神帝如此重视云澈,也与“真神降临”这句预言有很大关系。

  如今,“戾则魔神戮世”……这六个字,他岂会等闲视之!

  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他逼成魔,若当真应了这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语言,那他……毫无疑问会成为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万古罪人!

  ………

  梵帝神界。

  六大梵王合力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心阵中,昏迷已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终于醒了过来。

  梵魂崩灭,这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魂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伤实在太大,虽昏迷一天,又有梵心阵相辅,也不可能完全恢复过来。

  千叶梵天一直在侧,感知到千叶影儿已醒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终于转过。

  “父王,”千叶影儿勉强起身,声音透着虚弱,但一双瞳眸却恢复了那让人不敢直视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冷:“影儿犯了大错。”

  她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大错”,是【逆天邪神】奴印之下,以空幻石助云澈遁离。

  “已不重要。”千叶梵天道:“告诉我,云澈出身星球所在何处?”

  他话音刚落,一个身影流光般闪现而至,拜在千叶梵天身后,急声道:“禀神帝,宙天神界传来急讯,为迫魔人云澈现身就擒,宙天神帝已亲身前往其出身星球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东方一个名为‘蓝极星’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。”

  “……!”千叶梵天眉头沉下,脸色变得很不好看。

  他本想从千叶影儿那里问出云澈出身星球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,然后悄然前往……傻子都能想到,能衍生出云澈这般怪胎,他出身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绝对非同寻常,很可能隐藏着什么惊天大秘。

  但,本不欲暴露云澈出身之地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竟忽然改变了注意,也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算盘就此落空。

  “立刻备舰,”千叶梵天沉声道:“追踪宙天所去。”

  很快,一艘玄舰从梵帝神界飞出,直追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舰而去……同一时段,大量高等玄舰从不同星界穿空而起,直飞同一个方向……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