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23章 梦魇
  “死……吧!”

  一声低吟,冷漠绝然到连杀气都为之凝结。紫光之下,云澈依旧凝目看着她,直到此刻,他也绝不相信夏倾月会杀他……

  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那道紫芒,却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中,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缓缓临近,如此程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连神君都可以轻易诛灭,只需碰触到云澈,便足以将他转瞬毁成虚无……就如她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连尸体都不会留下。

  不少人闭上了眼睛……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简直再正常明智不过。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必死无疑,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留命,在一众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贪婪之下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生不如死。既然不可能保住,那么夏倾月倒不如杀他以洗曾为夫妻的【逆天邪神】污名。

  另一个方位,千叶影儿全身笼罩在金芒之中,金色面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玉颜在痛苦中战栗,梵神神力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逸散着,无法休止,更无法阻止。

  奴印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联系,让她清晰感知到了死亡正在逼近云澈,让她在痛苦中挣扎抬头……

  “主……人……”

  一声微弱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吟,她身上陡然玄气爆发……这股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并非金色,却依然强横,一下子挣脱了第八梵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制,手臂极速挥出,一抹光华瞬间穿梭空间,撞击在云澈身上。

  撞击在云澈身上那一刻,那抹光华顿时炸裂,释放出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之力……带着云澈瞬间消失在了那里。

  嚓!!!

  随着一声撕魂裂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毁灭之音,夏倾月身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被紫芒充斥,瞬息化作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虚无,而这片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虚无持续了足足数息,才在战战兢兢中,重新形成空间。

  可想而知,只要再迟上十分之一个刹那,云澈便会被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一丁点残渣都不会留下。

  这也无疑向所有人证明,夏倾月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虚张声势,下手可谓狠绝。

  “这……”忽然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故,让所有人始料未及,大吃一惊。

  这一切,都发生在电光火石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,谁都没有想到,神力正在溃散、梵魂和奴印正在崩解,身躯还被第八梵王压制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竟会忽然出手。而且她掷在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分明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“空幻石!”十几个声音同时低吼而出。

  空幻石这等极其稀少,且用一颗便永远少一颗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神物,梵帝神女身上会有一颗并不让人奇怪,但谁都没有想到,竟会发生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之器,不会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快,在场随便一人就可轻易阻断。

  就算没被阻断,也会留下痕迹……而空幻石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之力不但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释放,且毫无痕迹!纵十三神帝皆在,也根本无从追踪。

  “糟了!”一阵惊呼声响起,惊讶之后,沉重和不安感快速弥漫在所有人脸上。

  一众神帝神主快速向前,试图寻找云澈遁走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,却根本一无所获。

  “被他逃走,后患无穷!”太宇尊者沉声道。云澈身负邪神神力,又有天毒珠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他逃往北神域……以他今日遭受的【逆天邪神】对待和释放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恨意,多年之后,无法想象会走出一个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鬼。

  云澈被完全封锁压制,气机更被一众神帝神主锁定,绝无逃脱可能,哪怕他自己拥有空幻石这类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物都没机会动用……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!

  夏倾月手中紫芒消逝,她淡淡瞥了千叶影儿一眼,道:“梵天神帝,你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养了个好女儿!将来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后患爆发,你梵天要负首责!”

  千叶梵天脸色发暗,目光阴沉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第八梵王,后者力量全涌,将千叶影儿死死压制,同时屈身拜下,道:“属下大错,愿受重罚!”

  “奴印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得了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”南溟神帝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目光盯视着千叶影儿:“如影儿这般绝世神女,在奴印之下居然都能护主到如此程度,妙哉。”

  “怎么?南溟神帝难道不曾种过奴印?”千叶梵天道。

  “笑话!”南溟神帝不屑一笑:“本王若想得到哪个女人,还需要奴印这等邪道!?倒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他看向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闪了闪,但没有问下去。

  “你放心,”千叶梵天声音低低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澈从来没有碰过她。”

  “……!?”南溟神帝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头,对此言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异常剧烈。

  这话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他人之口,南溟神帝绝对不信。但千叶梵天亲口之言,再怎么不可思议他也信了,他眼睛眯了眯,道:“梵天神帝,本王很想知道,你为什么会如此明智的【逆天邪神】改变主意?”

  “这个重要吗?”千叶梵天淡笑道。

  “不,不重要,完全不重要,哈哈哈哈。”南溟神帝一声大笑。

  砰!

  此时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又一道金芒爆开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抹金芒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神神力就此溃散,梵魂亦完全崩灭,种在梵魂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奴印也随之而散。

  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灵魂终于重新得到了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自由。

  因修成特殊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千叶影儿相当于有两个灵魂。因而奴印种下时,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时以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魂和梵魂为根,所以,无论毁去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魂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梵魂,种在其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奴印都会因失去支撑而崩散。

  以梵魂铃灭去梵魂,这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自知会被种下奴印前,给自己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退路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万不得已之下才可走的【逆天邪神】退路。

  梵魂溃灭,真魂亦毫无疑问遭受重创,随着梵神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散尽,千叶影儿亦就此昏迷了过去。

  但先前所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她都知晓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清楚楚。

  于此同时,龙皇低沉威严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:“各界传令下去,在三方神域,全力搜寻魔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下落。见之可直接格杀!若有包庇、隐瞒者……以魔人论处!”

  龙皇之令,无人不应。

  云澈被千叶影儿意外掷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空幻石送离,这在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留下了一个阴影……而宙天神帝,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微缓了一口气。或许,云澈未死,他能多少释下些许愧罪感。

  “主上,”太宇尊者在他身侧低声道:“若真被云澈遁去北神域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潜力,后果难料。而前段时间,你曾说过无意间探知到了云澈出身星球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”

  “云澈素来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重情义之人,且对出身星球极为眷恋,否则不会连神界都不想停留。何不以此,逼迫他出来!”

  宙天神帝眉头一沉:“不可!”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此事,不得再提。”宙天神帝声音陡然加重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太宇尊者不再多言。

  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在这时默然转过。宙天神帝与太宇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交谈虽然极轻,但都被他听在耳中。

  看着昏迷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他瞳眸深处闪过一抹诡光,向身后梵王下令道:“带影儿回去,你们亲筑梵心阵,让她尽早醒过来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众梵王领命。

  混沌东极,众人开始一一离开。

  龙皇暂留东神域,他要在此等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

  南溟神帝也暂时留在了东神域,他在等梵帝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消息……至于云澈,不但已经不重要,就连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切齿妒恨都没有了。

  离开之前,不少人回首,看向了东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之壁……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之壁,既无绯红裂痕,亦无绯红通道。

  劫天魔帝就此永离,更有邪婴也被打出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外之喜,显而易见,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从今日开始彻底改变了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们此刻无人知晓,一股比归世魔帝还要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阴影,正无声笼罩向他们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三方神域……

  ————

  劫天魔帝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没有散开,云澈救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彻底封锁。而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魔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在各大上位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催动下,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在三方神域扩散,引发着经久不息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动。

  同时,“魔人云澈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搜寻令也随之扩散,引得无数星界倾巢而出……因为缉拿、或格杀“魔人云澈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奖赏,竟丝毫不下于邪婴。而难度和风险上却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除了极少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波顶层存在,无人知道,如今被全界搜寻追杀的【逆天邪神】魔人,昨日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众神DìDū要称颂,上位界王都行拜礼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神子!

  东神域,琉光界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正无声运转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,玄阵所萦绕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如层层水幕,纯净清泌。

  云澈躺在玄阵之中,水幕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光阻隔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气息,他看起来正处在昏迷之中,但却并不平静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牙齿一直死死咬在一起,不断有道道血丝从他嘴角溢出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五官、躯体,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在抽搐痉挛,尤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十指,每一段指节都在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紧攥中森森发白。

  已过去了近十二个时辰,依旧如此。

  咯……咯……咯……

  咬齿欲碎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不断传来,又一缕血迹从他唇角溢下……一只玉白的【逆天邪神】手儿在这时伸出,为他轻轻抹去血痕。

  她能清楚感受到,那每一缕血丝中蕴藏的【逆天邪神】切骨之恨。

  “云澈哥哥……”少女轻轻呼唤,看着云澈那在痛苦与怨恨中不断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庞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仿佛在不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滴血,又一次将脸儿别过,不再去看。

  “为什么会这样……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……”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她已经念了无数次,却依然无法找到答案……或者说,她无法理解和接受那个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。

  一个有些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声响起,水千珩走近,身边跟着水映月,看着水媚音怔怔痴痴,肝肠寸断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都变得格外复杂。

  “还没有醒吗?”水映月开口道。

  “……”水媚音毫无反应。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再没有了平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采飞扬,憔悴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心碎。

  “媚音,”水千珩终是【逆天邪神】出口,声音颇重:“必须让他离开这里了。我前段时日得意忘形,向不少人透露过你们婚期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……琉光界,很快会成为他们必定搜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”

  水媚音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轻轻摇头:“离开这里之后……他能去哪里?”

  “他必须走。”水千珩道:“留在这里,不但对我们很危险,对他同样危险。”

  这一次,他琉光界王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冒着全族被牵连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风险收留了云澈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仁至义尽。但十二个时辰,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了。

  水媚音没有抗拒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等他醒过来……醒过来,我就送他离开。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垢神魂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到,云澈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昏迷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,仿佛被自己囚禁在了一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牢笼之中……

  他无法接受这一切……换做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都无法接受。

  水千珩还想再说什么,水映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伸手拦在他身前,摇了摇头。水千珩嘴唇动了动,然后一声叹息,没再说话,也没有离开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