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21章 死境死情(上)

第1521章 死境死情(上)

  太过浓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气,如鬼影一般在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中摇曳。

  “黑暗玄力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力!”

  “魔……魔人?”

  “魔!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魔!”

  所有人都勃然变色,就连各怀心思,将云澈逼至此境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第一神帝也都面露震惊,

  而最为惊骇的【逆天邪神】,则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。

  黑暗玄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人认知中逆反于天地正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负面玄力,是【逆天邪神】独属于魔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!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该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之力!

  只要拥有黑暗玄力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魔!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魔,不容置疑的【逆天邪神】魔!

  “这……怎么会?”宙天神帝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了,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。

  云澈在他眼中,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年轻一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人,当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他所有赞誉,更有着济世“圣心”,再加上身负邪神神力,未来无可预测……怎么都无法想到,他竟身负黑暗玄力!

  这个世上他最不能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异端!

  “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魔!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魔!!”太宇尊者大吼着。

  “云兄弟,你……”宙清尘向后一步,面色扭曲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脚步远远后移,眉头紧锁,满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……还有疑色。

  “哈哈哈哈,”南溟神帝狂笑起来,或许也只有他能在此刻大笑出声:“难怪!难怪竟拼了命的【逆天邪神】维护邪婴,难怪连宙天神帝这等世人仰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都想杀……他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隐藏在云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魔人!和邪婴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魔!”

  他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释天神帝龇牙咧嘴:“这可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大开眼界。”

  “你……竟然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魔!”龙皇的【逆天邪神】话音分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艰涩,脸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动,要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剧烈。

  相比于震惊,他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能接受!

  甚至在这一刻,他反而更希望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个光芒万丈,威风八面,各大界王都要礼拜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神子!

  “怎么会有……这种事……”不知道多少个界王发出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。

  “嘿……嘿嘿……”云澈依然在笑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像一个魔鬼,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气也愈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狂躁。

  暴露黑暗玄气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一直以来最忌讳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因为在神界久了,他越来越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暴露黑暗玄力意味着什么。

  但同时,他也从来不担心暴露。因为他和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不一样,他对黑暗玄力有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能力,可以将黑暗气息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收敛,只要他不愿意,根本不可能暴露丝毫。

  但,随着他心魂中彻底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怒恨,劫渊封在他心口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阵,竟在这一刻被狠狠触动,也彻底牵动了他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气。

  但,他却没有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慌失措,更没有恐惧骇然,飘散着黑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抬起,释放着阴暗黑光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扫向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人影,嘴角咧起一个无比冰冷讽刺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:“没错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魔……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魔!”

  他在到来神界之前,便拥有了黑暗玄力,但他从不认为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魔。意识深处,他其实对于“魔”,也有着相当的【逆天邪神】抵触。

  但现在,他那么甘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认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魔!

  因为他忽然发现,这些与魔誓不共存的【逆天邪神】所谓正道之人,比之他今生接触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魔,要肮脏不知多少倍!

  “劫天魔帝是【逆天邪神】魔……她葬送自己,葬送全族来成全当世!”

  “茉莉是【逆天邪神】魔!她用邪婴万劫轮,将你们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!!”

  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魔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这个魔,救了濒临灾厄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!”

  “劫天魔帝走了,茉莉被你们害死,还要被你们以‘至恶邪婴’口诛,现在,也该轮到我了。”

  云澈缓缓低语:“哪怕救了全世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救命恩人,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魔,就该死……而,一个背信违诺,忘恩负义,手段丑恶的【逆天邪神】狗东西,因为他杀了魔,所以反成为恩泽全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圣人……好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好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脸,你们所谓的【逆天邪神】正道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好了……我和茉莉倾尽全力……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一群狗东西……嘿嘿……呃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字字刺魂,诸多神主都移开目光,心魂一阵痉挛。

  “唉,倒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讽刺啊。”太宇尊者道:“救世神子居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魔人,此事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传开,必成当世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笑话。”

  千叶梵天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淡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劫天魔帝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以及‘云神子’这个称号,都不会在神界传开。至于邪婴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为宙天神帝所灭,此功,谁也不该抢。”

  众人岂会不明白千叶梵天之意,一众东域界王齐齐点头。

  他们岂能容许世人知道,他们曾敬一个魔人为“救世神子”……更不能让人知道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魔人和邪婴救了整个神界。

  看着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夏倾月一言不发,她能感觉到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无数只恶鬼在挣扎咆哮。虽然,从突发变故到此刻,也才过去了短短百息……但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短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足以让他对这个世界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望绝望。

  如此局面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云澈为邪婴而欲杀宙天神帝吗?不,当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。无论茉莉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对在场之人都有救命之恩,还有比救命之恩更大一个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之恩,如此恩情,但凡有良知,都会毕生不忘。

  真正造就这般局面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、梵天神帝、南溟神帝……这三大当世最强,地位最高,掌控最高话语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三方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神帝,任何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都难有人敢逆。而当他们三个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竟忽然统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针对一人时……

  谁敢逆?谁能逆!?

  (即使谁都明白这分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恩将仇报,以及邪婴葬灭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落井下石。)

  而如果说,刚才在场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迫和无奈,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深以为愧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那么,云澈身上忽然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气,足以让所有人一下子找到再充足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一切,忽然就可以变得那么理所当然,甚至大义凛然!

  “……”夏倾月目光逐渐收凝,双瞳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度缓缓消失,化作一汪折射诡异寒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潭。

  十几道来自不同方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齐压而至,任何一道,都绝非云澈所能抗衡。云澈瞬间如被万岳压身,别说逃走,动一下小指都绝无可能。

  胸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色玄阵消失,他身上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气也被死死压下,唯有一双瞳眸,依然闪动着深渊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。

  “拿下!”龙皇一声低吼!

  无论云澈之前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做过什么,既为魔人,这个命令便下达的【逆天邪神】顺理成章!

  在龙皇开口的【逆天邪神】瞬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口中也发出一声低吟:“杀!”

  暴露黑暗玄力之前,云澈还不至于是【逆天邪神】死境。但黑暗玄力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他很清楚自己今日基本必死无疑……任何人,都有理由杀他,且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再充足不过,再正当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!

  引动黑暗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自己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那颗神秘“种子”。劫渊也断然不可能想到,她才刚刚离开,这颗种子便被猝然触动……而且触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剧烈。

  云澈当然不会去怨劫渊,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任何生灵有资格怨她。

  黑暗不仅缭绕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更吞噬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和本就溃灭无几的【逆天邪神】理智……没有去想怎么应对,没有去想怎么逃,唯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恨,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怒,和强烈到吞没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意。

  可惜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却杀不了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人,连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挣脱都无法做到。

  更讽刺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所能依仗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唯有千叶影儿!

  虽然,三大第一神帝都在场,千叶影儿再强,也终会被压制……但,杀几个人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足够!

  而云澈给她下达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惜一切,哪怕豁出命!

  对于千叶影儿这个人,他从来就没有过什么爱惜!

  千叶影儿领命,身上金芒爆闪,那一瞬间全力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气息,让一众界王,乃至神帝都大惊失色。

  在很久之前,便有梵帝神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已临近梵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但千叶影儿一直隐藏极深,而传闻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传闻,无人敢低估千叶影儿,却也没有多少人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信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已临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。

  毕竟,以她区区不到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元,天赋再怎么可怕,也断不可能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达到神帝之境。

  然而,千叶影儿此刻毫无保留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……分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神主致境,亦神帝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!

  绝对要超越世人认知中仅次于梵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梵神!

  众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陡然转向千叶影儿,近三成界王在仓皇退步。

  唯有千叶梵天,嘴角扯动起了一抹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,手指轻轻一晃。

  叮铃!

  一声铃音忽然响起在浩瀚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分外悦耳清心……而就在铃声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刹那,来自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威压陡然凝固。

  叮铃!

  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声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铃声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剧颤,口中忽然发出一声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嘤咛,身影急坠而下,全身刚刚涌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如决堤之水,疯狂溃散。

  这忽然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异状让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一下子转到了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,多了一抹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,刚刚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铃音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这抹金芒。

  “梵魂铃?”龙皇侧目。

  “哦?”南溟神帝目绽诡光:“梵天神帝,你该不会……真舍得吧?”

  梵魂铃,梵帝神界最重要,最核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遗之器,可强制收回所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梵神之力!

  叮!!

  南溟神帝话音刚落,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中陡然传来一声格外震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鸣音,梵魂铃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刹那消失。

  与此同时,一抹异常耀目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从千叶影儿身上爆开,伴随着她一声极力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呻吟。

  那一刹那,宛若一颗金色星辰在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中陨裂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