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20章 黑暗
  “云澈,”龙皇目视云澈,淡淡而语:“邪婴万劫轮为至恶之器,曾连神魔都尽皆屠灭,何况当世!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世间埋下了一颗无比危险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,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灾厄……只要邪婴存在,谁都无法保证这种事不会发生!哪怕邪婴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天杀星神为主!”

  “覆灭的【逆天邪神】诸神时代,是【逆天邪神】血淋淋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车之鉴!”

  “宙天神帝所杀的【逆天邪神】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,更抹去了当世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祸患,当受万灵感恩,连龙某都不得不敬。”

  “而你与邪婴为伍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该,此刻,竟因至恶邪婴而欲杀恩泽举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……着实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痛心失望!”

  这个世界没有了劫天魔帝,没有了邪婴,龙皇再次成为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至尊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每一个字的【逆天邪神】分量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之最。

  刚刚劫后重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弥漫开一种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夏倾月眉头紧蹙,暗中幽幽一叹。

  云澈身上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依仗从来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世光环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和邪婴,另外,还包括她与宙天神帝。

  劫天魔帝离开后,有邪婴在侧,云澈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冕之王,无人敢犯。

  但,一场所有人始料未及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故,不仅劫天魔帝永离,就连邪婴,也被打入毫无生机的【逆天邪神】外混沌。

  对他最为亲近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也一下子成为他最恨之人……

  听着龙皇之言,云澈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之凄冷:“我代茉莉承诺永归下界时,你们为何……从无人斥我与邪婴为伍!!”

  “邪婴万劫轮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但……你口中至恶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,她救了你们,她救了你们!除此之外,你告诉我,她犯下过什么不可饶恕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罪!?她造下过什么不可挽回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!?”

  龙皇目光无比冷漠,他直接不看云澈,威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龙颜上似乎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失望:“看来,你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执迷不悟。单凭你为极恶邪婴言辱宙天神帝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饶恕之罪,但念在你毕竟有救世之功,那便给你一个机会,让你亲眼看看天下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让他们告诉你究竟何为对,何为错!”

  “众位,”龙皇声音沉重,字字震魂:“认为宙天该死,邪婴不该死者,站于云澈之侧;认为邪婴该死,宙天不该死者,站于宙天之侧,众位便依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和意志随心选择吧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”龙皇话音刚落,一个分外轻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笑声响起:“一人死换万世安,孰对孰错,孰是【逆天邪神】孰非,难道还用思虑?”

  南溟神帝走出,不紧不慢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到了龙皇与千叶梵天之间,目光转向云澈时,又隐隐瞥了一眼他身后不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双目微微了眯了起来:“你有救世之功不假,否则,以你一下界小辈,又岂有与我等对话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但,这‘救世神子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号,可不代表你可以胡作非为!”

  “云澈,云神子……”南溟神帝似乎笑了起来:“可千万不要忘了,你‘救世神子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现在只有我们这些人知道,你可别不识抬举,连‘救世神子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号都丢了!”

  空间死寂,众人尽皆沉默,脸色不断变幻。

  气氛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,从千叶梵天站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便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变了。

  千叶梵天,东神域第一神帝,代表东神域最高话语权;

  南万生,南神域第一神帝,代表南神域最高话语权;

  而龙皇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西神域第一神帝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至尊,代表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神界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权。

  掌控三方神域最高话语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,全部站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对面。

  在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人物,他们又岂会嗅不到某种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因云澈,劫天魔帝才愿离混沌,并亲手阻绝了险些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。邪婴不犯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所促成,也散去了他们对于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阴影……

  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之无愧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神子,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。这些界王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可与感激极大多数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发自肺腑。

  而诸神帝……他们对云澈温和客套,简直平礼相交——包括龙皇、千叶梵天、南万生这三个第一神帝。

  尤其宙天神帝,对云澈从来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赞誉有加。

  就在一刻钟前,还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

  而现在,随着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,邪婴被宙天神帝暗算……一切忽然就变了。

  而且变化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剧烈,如此诡异!

  世上没有了邪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便没有了神帝亦不敢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。梵天神帝会忽然发难,还并不让人奇怪……因为梵帝神女被云澈种下奴印之事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梵帝神界这些年来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耻辱。

  南溟神帝会发难,他们也可接受,毕竟,他迷恋梵帝神女成痴,恨火与妒火足以让他做出任何事。

  但龙皇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何!?

  他们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傻子,又怎么会

  看不出,他们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单纯的【逆天邪神】为宙天神帝劝解。

  “邪婴一人死,可得天下安!”圣宇界王洛上尘站出,大声重复着千叶梵天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我不知宙天神帝错在何处!云澈,你太过放肆了!”

  “不错!”另一个界王紧随站出,立在了宙天神帝旁边:“你竟因至恶邪婴,而欲杀最受世人敬重,又不惜自损名节抹除当世最大祸患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,着实太过分了!”

  “纵然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世神子,本王也断不可接受!”第三个界王紧随而至。

  三大第一神帝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足以决定一切。

  其他神帝,各大界王都开始移位,有半数斥责云澈,甚至怒目相向,再没有了半点先前面对“救世神子”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满怀感激,甚至躬身拜谢。

  另半数一言不发,但同样站在了宙天神帝,以及三大第一神帝之侧。

  “走吧。”麒麟帝对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青龙帝道,他感觉的【逆天邪神】出,青龙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并不安宁。

  青龙帝没有移动脚步,

  “此事,与对错无关。”麒麟帝缓声道:“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也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而事关我们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。”

  青龙帝一声轻叹,与麒麟帝一起,站在了龙皇之侧。

  有谁,会为了一个失去威慑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辈,站在三个第一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对面?

  救世神子?

  当魔帝身处混沌,魔神随时会归来时,云澈,是【逆天邪神】系着他们所有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神子……云澈说什么,那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因为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能决定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

  魔帝归去,云澈有邪婴在侧。邪婴有着当世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谁都不敢触犯她,也谁都不敢触犯云澈……亦谁都不会质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光环。

  但,他救世完成,危机解除,在一切还未公开之前,邪婴也因“意外”而一起葬入了外混沌……那么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光环,将不再真正属于他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由实力最强,话语权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决定。

  因为,他已不能决定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

  而同时站在云澈对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大第一神帝却能!

  从这一刻时,他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光环耀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功绩,而将是【逆天邪神】人性!

  不多时,除了夏倾月未动,人群已都站在了宙天神帝那边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而云澈这边,一人都没有!

  这一幕,让诸多站在宙天神帝之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深感唏嘘讽刺。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无比复杂,一声重重的【逆天邪神】叹息。

  “如此,你看到了吗?”龙皇漠然道,一双隐带幽寒的【逆天邪神】龙目,如在俯视一个可悲的【逆天邪神】蝼蚁……而就在一刻之间,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众皆称赞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神子。

  众宙天守护者也没想到会出现这般情境,反而有些无措。

  “向宙天神帝赔罪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必须做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千叶梵天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字字如审判天谕。

  “呵……呵呵……呵呵呵……”云澈笑了起来,那冰冷、嘲讽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,让不少人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开目光:“告诉我,你们现在能毫发无伤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是【逆天邪神】谁给予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!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和茉莉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宙天老狗!!”

  没有人回答。

  “你们口口声声说茉莉是【逆天邪神】极恶邪婴,但她这些年究竟做过什么恶!哪怕当年杀月神帝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先害死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!就连她甘愿成为邪婴之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不让邪婴落入他人之手为祸世间!!”

  “而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们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极恶邪婴救了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……你们每个人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子孙……都欠她一条命!!”

  “而宙天老狗,他用最卑劣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杀了救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却反被你们尊为‘圣人’!?”

  “你们眼睛可以瞎,可以不知感恩,难道……连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良知和廉耻也都被狗吃了吗!!”

  “云澈!”夏倾月先于所有人出声,身影一闪,来到了云澈身侧,伸手抓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:“你太激动了。先和我离开这里,等冷静下来再想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云澈臂膀一甩,将夏倾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狠狠甩开,他看着眼前逐渐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,口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低沉如魔鬼的【逆天邪神】诅咒:“你们该死……你们……都…该…死!!”

  冷静?

  他怎么冷静?

  他怎么可能冷静!?

  在他人眼里,或许都会疑惑、惊讶、不解着云澈为何会为了至恶邪婴如此暴怒失智。就算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救了他们,也再怎么都不至于让他忽如疯了一般。

  在他们眼里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,哪怕救了他们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邪恶,最不能容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。

  他们不知道邪婴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,更不知道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生命里最不能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!最不能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逆鳞!

  那么铭心的【逆天邪神】

  日夜相守;

  那么撕心不舍的【逆天邪神】分别;

  那么执着的【逆天邪神】追寻;

  那么痛苦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失去;

  那么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失而复得;

  那么温暖融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相拥;

  那么满足期盼的【逆天邪神】同回蓝极星……

  但……为什么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!

  如果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邪婴操控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魔,如果,她犯下不可饶恕的【逆天邪神】滔天罪恶……云澈会痛苦,但无从怨恨。

  但,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恶魔,还救了所有人!刚刚才救了所有人啊!

  还有自己……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从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下救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世人,却在此刻……在劫渊刚刚离开的【逆天邪神】此刻,站在了杀死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之侧!

  “影……奴……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哆嗦……冷静?去他吗的【逆天邪神】冷静!他只有怒,只有恨:“杀…了…他…们……杀了他们!!”

  千叶影儿领命,影若流光,腰间金丝软剑切裂虚空,横扫前方。

  夏倾月眉头一皱,仓促出手,挡在了云澈身前。

  梵帝神女出手,其威何等可怕。但……

  龙白、千叶梵天、南万生同时向前一步,手臂同时推出。

  轰隆!!

  三大第一神帝,当世最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人!

  一瞬间空间崩弥,金色尽散,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在空中刹那停滞,然后被远远震开,直落百里之外。

  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余波横扫而至,让夏倾月仓皇筑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剧烈颤抖,随之崩散,云澈一声闷哼,猛跪在地,口中鲜血喷洒,每一滴血都无尽冰冷。

  但他目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恨光,却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混乱狠绝。

  “云神子,看来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疯了。”千叶梵天淡淡说道,似乎还带着些许惋惜。

  “居然为了不该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而欲杀我等?呵……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可笑。”

  “云澈,”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南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‘云神子’之名,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褒奖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恩赐!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所谓神子吗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

  …

  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逐渐远去,直至完全无法听清。

  视线也一点点模糊,世界,仿佛蒙上了一层黑气……越来越浓,越来越重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却不想驱散,不想摆脱……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深处,响起了那个来自短短九天之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

  “云澈,回答我一个问题……你说,这个世界……值得我如此吗?”

  “值得!”他回答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真坚定:“比之当年拥有神与魔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空间是【逆天邪神】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这个没有了神与魔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经历了这么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演变,也已有了新的【逆天邪神】稳定秩序和成熟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存法则,有着各自安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位面与空间。虽然它有着诸多卑劣与阴暗的【逆天邪神】角落,甚至有时会让人绝望,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善意与美好,至少……它值得我用一切去守护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如果,这个世界一直如你所言,值得你用一切去守护,那么,这颗种子也就永远不会觉醒……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天,你忽然对这个世界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望与怨恨,那么,这颗种子便会觉醒。”

  劫渊在他身体里种下了一颗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,他不知道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,但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得自己当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:

  “我曾经有过诸多失去,却又一次次失而复得;我曾经经历过多次绝望,最后降临的【逆天邪神】,又总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明光;我遭受过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意,但善意永远会多过恶意。”

  “这个世界最高位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人,也都一直在静默平衡着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秩序,尤其还有宙天神界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会裁决禁忌与罪恶,让混沌整体处在一个平和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”

  “所以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相信不会有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……我想,前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相信,才会做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“哈哈……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
  云澈忽然狂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如疯如癫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撕心裂肺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绝望悲凉……

  空间陡然暗下,一股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沉闷与压抑不知从何而来,罩在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上……众人眉头大皱,正要寻找这股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来源,忽然在同一个刹那瞳孔剧缩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口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绽开一个漆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,它静默的【逆天邪神】闪耀,却让云澈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气如被惊醒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,全部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暴动,狂乱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而出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全部飘舞而起,一双瞳孔耀起幽暗如无尽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,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气在他身上狰狞缠绕……狠狠刺动着每一个人眼睛。

  “黑暗……玄力!!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