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19章 极怒
  茉莉消失了,与邪婴万劫轮一起,与劫天魔帝和众魔神一同,永远留在了外混沌。

  再无可能归来。

  一切,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绯红通道崩碎,与邪婴被宙天神帝轰入乍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裂痕,几乎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同一个刹那,所有人都始料未及。

  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消失了,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消失了,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消失了……且全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。

  空间塌陷、宇宙风暴亦在这时快速停歇,一切,都开始归于平静安宁。

  震惊和懵然之后,众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狂喜!

  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逼近,让他们胆战心惊,濒临绝望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在这种远超他们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面前根本无能为力。

  而魔帝阻断了魔神……

  邪婴忽然出现,崩碎了绯红通道,彻底断绝了魔帝和魔神踏足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可能。

  而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同一时间,邪婴也被宙天神帝以凝聚所有人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击,轰出了外混沌。

  魔帝、魔神、邪婴……这三个混沌世界面临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灾难与祸患,在一日之内,全部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摒除!

  虽然,过程上有些讽刺……因为魔帝是【逆天邪神】自愿离开,魔神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阻断,通道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摧毁,若无魔帝和邪婴,覆世之难已经降临!

  而邪婴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暗算,而她之所以会被暗算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她全力轰击绯红通道,不但力量大耗,还在反震力下受创……

  但,不论过程,不论方法,最终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最完美,已不能再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!

  “好……好!太好了!太好了!”

  “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天道庇佑!”一个上位界王激动道。

  “三难皆除……天佑啊!”

  “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主上,此等情境,竟可有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与决断。”太宇尊者感叹道。

  “糟了。”夏倾月一声低念……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临近,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出现,宙虚子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一击,一切都在意料之外,一切都在转瞬之间……谁都无从反应,更无从阻止。

  她看向了云澈,内心骤沉:云澈在神界树敌太多,又身负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传承,前有劫渊,后有邪婴,所以无人敢动他。但一旦没有了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威慑……

  云澈整个人死死的【逆天邪神】定在了那里,他看着茉莉消失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瞳孔在瑟缩,身体在发抖……对他人而言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突如其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惊喜,但对他而言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忽降的【逆天邪神】噩梦。

  “茉……莉……”

  他一声呢喃,然后忽如从噩梦中惊醒,踉跄着扑向了混沌之壁,却被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撞翻了回去……

  混沌之壁,这个世上最绝望,没有任何力量可以破开的【逆天邪神】壁障。

  混沌之壁另一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外混沌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毁灭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又有着一众失心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,而茉莉自身又刚受重创……

  她不可能再回来……也不可能活!

  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了在了这个世界,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消失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里。

  “嗄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瞳孔在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瑟缩,心脏在滴淋着鲜血,全身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置身最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狱,从每一根毛孔,冷到他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深处。

  他以一个无比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姿势转身,转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之慢,他看着宙天神帝,这个他在东神域最感激、最敬佩、最信任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时而瑟缩,时而放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变得赤红,如染猩血:“为…什…么…你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  空间安静了下来,道道目光看向云澈,都变得格外复杂。

  有的【逆天邪神】,则多了几分诡异。

  宙天神帝闭上了眼睛,似乎不愿去碰触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叹声道:“邪婴不除,举世难安。方才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万载难逢……我无法允许自己错过。”

  “嗄……呵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无比之粗重,胸腔几乎随时都会炸开,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、悲伤、怨恨,还有难以置信……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绪、气息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混乱,就连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模糊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色:“你……你之前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答应我的【逆天邪神】!我代茉莉主动退步……承诺永居下界……你承诺与茉莉互不相犯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口承诺!!”

  “唉……”宙天神帝一声重叹,道:“那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别无选择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因为我自知无力灭除她,强行围剿,只会引来惨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扑和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患。”

  “而存在于下界……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谁都无法保证她未来会做出什么,谁都不会真正忘记这个世界存在着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,也永远不会有人能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心……”

  “身为神帝,言而无信,”宙天神帝黯然低语:“我有愧于你,有愧于神帝之名。但……纵遭你怨恨,遭万灵低视唾骂,我亦永不后悔。”

  “她救了你们!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救了你们!!”云澈咆哮,如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:“如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,根本不可能摧毁那个通道!魔神会涌入……你们会死!所有人都会死!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救了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救了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命,救了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现在和将来!!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咆哮彻底嘶哑,每一字都几乎都带出血来:“而你……而你……却竟趁机害她!害一个拼尽全力救了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你凭什么!你又凭什么无悔……凭什么!!”

  “云兄弟,”宙清尘出声,有些失措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你……你先冷静。”

  “唉。”宙天神帝再次一叹,道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错。若非邪婴,灾难必临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救了我们所有。而我背信弃义,恩将仇报……罪无可赦。”

  “我愧对于你,愧对邪婴,更愧对当世万生。如我这等罪人,已无颜存世。”宙天神帝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完全敛下,神色暗淡,声音悠远无力:“我会……一命换一命。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所有人神色一惊,守护者之首太宇尊者惊声道:“主人,你……你在说什么?”

  “太宇,”宙天神帝闭目道:“清尘尚幼,需劳你亲自辅佐。老祖那边,愧不能亲身拜别了……云神子,取我之命吧,死在你手中,我或可多么几分安心……任何人,都不得阻拦,更不得追究。”

  “父王!”宙清尘一个闪身来到了宙虚子身侧,惊声道:“你在胡说什么!”

  “主上!”众守护者也移身到了宙虚子之侧,太宇尊者沉声道:“主上,圣名如你,怎可如此糊涂!你没有错,完全没有错!顶多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云澈一人有愧……但也断不至以死赔罪!”

  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主,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东神域都绝不可或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啊!怎可轻易言死!”

  “呵,呵呵……”云澈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之冷,怨恨如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野兽,残噬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不知何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已溢出鲜血,每说一字,都会带起鲜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沫:“一命换一命……呵……笑话……宙天……你…配…吗!!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,纵被至亲辜负,被世人怨恨恐惧仇视,她依然从未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报复这个世界……她依然现身而出,不惜重创己身,救下了你们,救下了所有人……她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主,你们所有人都该感激朝拜,用一世去感恩报答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主!!”

  “而你……满口大义凛然……满口为救世人……却以最卑劣,最恶毒无耻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段害死了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之人,居然还有脸自言‘无悔’!”

  宙天神帝眼眉颤动,面色昏暗,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。

  “连牲畜尚知感恩,而你……什么宙天神帝,根本连猪狗都不如!

  “和茉莉一命换一命?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狗命配吗!!”

  众人脸上尽皆变色。

  东神域,宙天神帝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神帝之一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声望最高,亦最受人敬重者。谁曾……又谁对他以如此侮辱之言!

  守护者全部大怒,太宇尊者脸色骤沉,低吼道:“云澈,你放肆!”

  云澈毫不理会他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死死着宙天神帝,那源自骨髓的【逆天邪神】恨光恨不能以最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将他撕成碎片。

  “宙天老狗!!”今日之前,云澈永远不可能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用这四个字称呼他曾最为敬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: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狗命,没资格给她陪葬……更没资格活在这个世上!!”

  他暴吼一声,瞬开“阎皇”。如一头盈恨的【逆天邪神】喋血凶恨,扑向了宙天神帝,曲张的【逆天邪神】五指缠绕着深红的【逆天邪神】血气,似染血的【逆天邪神】爪牙,凶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撕向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喉咙。

  宙天神帝毫无动作,更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运转。

  “云澈住手!”夏倾月急声道。

  砰!!

  不等夏倾月出手阻拦,云澈已被一股力量横扫出去。太宇尊者手臂抬起,站在了宙虚子身前,凝眉冷声道:“云澈,不要以为我不会对你动手!”

  “退下!”宙天神帝低声道:“不要拦他。”

  “父王!”宙清尘也一步站到了宙天神帝身前,他面对当真出手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声音也硬了数分:“云兄弟,父王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愧于你,但他没有错!父王与邪婴从无私怨,他杀邪婴是【逆天邪神】为救世人!换做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也会如此做!”

  “你心中有愤,言辱父王也就罢了,岂可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取我父王之命!”

  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云澈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咳嗽着,唇间鲜血淋漓。不知是【逆天邪神】极怒之下心血逆流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太宇尊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出手而受伤。

  “宙天太子所言无错。”

  一个低沉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,千叶梵天缓步走出,淡淡而语:“宙天神帝承诺与邪婴互不相犯,我们都亲耳所闻,不止宙天,我等亦无人反对。但,那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奈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权宜之策。”

  “世人皆知,宙天神帝有着怜悯万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慈悲之心,极重正道,更重承诺,但此次却不惜违背承诺,不惜手段卑劣,不惜可能遭人讽刺唾骂……他所为何?”

  云澈抬眸,盯向千叶梵天。

  千叶梵天声音陡重,吼道:“邪婴一人死,可得天下安!宙天神帝不惜名节而保天下安,何错之有!?”

  “云神子,你有救世之功,无人可指责于你,但……”千叶梵天目闪异芒:“你若要为了一个不该存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极恶‘邪婴’针对宙天,本王第一个不答应!”

  千叶梵天话音刚落,一个更加威严慑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:“宙天此举是【逆天邪神】为当世抹去了一个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祸患,有功无过,虽违背承诺,却反更让人钦佩。”

  这个声音,让所有人心中大震。

  因为出言者……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皇!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