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18章 变故
  绯红通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侧,另一个与之连接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通道。

  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横在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将冲上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推离,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完全阻隔,不让他们靠近绯红通道半步。

  “魔帝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  魔神愤怒、不甘、癫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叫着。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无比平静,没有惊慌,没有痛苦,唯有一片淡漠:“停止吧……害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已经全都化为尘埃,我们没有资格将怨恨发泄在当世凡灵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更不该去毁灭一个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宁。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欠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欠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所有人都该死……都该死!!”他们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,拼命的【逆天邪神】冲撞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们早已没有了理智,每一个,都已彻底沦为复仇的【逆天邪神】恶鬼。

  “我们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幸,与他们无关。”

  “放心吧。”劫渊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无论如何,我都会陪着你们,我会守着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,待你们全部寿终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天,我自会随你们而去。”

  “啊……啊啊啊啊!!”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攻击和咆哮更加狂暴。

  冲上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越来越多,凝聚她全部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也逐渐临近极限……她知道,自己支撑不住太久了。

  劫渊回首,看向后方,眼神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幽暗。

  她选择将自己和所有族人埋葬在外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……还有一个原因,她没有告诉云澈。

  那个最重要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“可怕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……

  ————

  嗡!!

  一把闪烁着异芒的【逆天邪神】黄金剑出现在千叶梵天手中,闪着耀目的【逆天邪神】金芒直刺绯红,带起险些粉碎所有人耳膜的【逆天邪神】铮鸣之音。

  无数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器异宝,乃至平时从不显露的【逆天邪神】底牌在这时全都疯狂祭出,各种强横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混乱释放,让最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神帝都深感窒息。

  但,绯红通道依旧没有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那满满遍布,却怎么都不肯再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仿佛在嘲笑着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微无能。

  而劫渊给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只有十五息……十五息!

  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纵以她之能,面对越来越多,最后可能近百个齐涌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,也最多只能完全阻挡十五息。

  十五息之后,那些魔神之力便有可能突破阻隔,溢入到混沌之中,让这些强者大片葬生……之后,随着第一个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踏入,一切都将再无法挽回!

  云澈咬牙欲碎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无能为力之人。

  甚至,他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敢离开夏倾月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隔绝结界一步,都不用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溢出,这股集中所有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威,都能将他转瞬抹杀。

  时间快速流转,他们第一次如此怨恨时间竟流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如此之快!看着在他们全力之下却几乎没有任何变化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通道,连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孔都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扭曲,随之忽然一声野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暴吼。

  噗!

  他一大口鲜血喷出,直淋全身。

  猩血之后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精血,身上亦涌动起更加狂暴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洪流。

  这一幕,让众人心头大震,随之一双双眼睛也都染上了决绝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光,宙天神帝身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者们全部第一时间精血祭出,随之,震撼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出现,所有人……从上位界王到至尊龙皇,全部祭出精血。

  顿时,混沌东极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,暴起了一股股惨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铮——

  绯红通道稍稍晃动,并不响亮的【逆天邪神】铮鸣之音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穿透一切,响彻所有人心魂。

  但……也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轻微晃动了下。

  而这丝晃动和铮鸣之音让众人露出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喜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绝望。

  虽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没有生命,更不会反击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通道,但它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神力,层面实在太高。

  劫天魔帝仓促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将其轰出无数裂痕,相当于已毁了其根基,稍稍注入外力,便可让裂痕扩大,直至彻底崩散。

  但,集合了十三股当世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以及东神域极大部分的【逆天邪神】顶层力量,甚至全部强祭精血,居然……连将裂痕少许扩大都无法做到。

  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凡灵与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。

  或许,连劫渊都没想到他们居然会如此无用。

  “不行,根本毫无作用!”

  “主上……该怎么办?”宙天太宇尊者咬牙道。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已惨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毫无血色,但狰狞与绝望之色却反而在淡去,最终化作一片灰暗,他看着前方,喃喃道:“天意吗……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难逃一劫……”

  轰嗡——轰隆隆————

  绯红通道之中,传来着阵阵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声响,有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,有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嘶叫,但并未有魔神之力溢出,显然被劫天魔帝竭力阻隔,否则稍稍溢出,便足以让他们死伤大片。

  他们隐约感觉到,那些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已达数十个之多,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人封堵数十个魔神!

  纵然劫天魔帝,这种封堵也不可能持续太久,或许下一息就会被魔神冲破。

  “唉……”长长一叹,宙天神帝闭上眼睛,似已认命。

  就在这时,一个少女之音陡然响起:

  “全——部——滚——开!!”

  这个少女声音明明分外悦耳,却如淬毒之刃,直刺灵魂,让所有人心中剧震,连玄气都为之刹那停滞。

  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头,失声道:“茉莉!”

  嘶啦!!

  虚空被一道黑芒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撕裂,黑芒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身穿红衣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身影,她黑发如夜,眸若深渊,身边伴随着一个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形轮影,缭绕着噩梦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黑雾。

  邪婴万劫轮!

  “邪婴!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!!”

  来自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远没有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可怕,却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锥心刺魂……因为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超越真魔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之力!

  面对邪婴,本该惊慌惊惧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神帝在这时全部目光一闪想到了什么,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最先收回,身影后撤,一声暴吼:“退开!”

  所有人仓皇后撤,茉莉带着覆满黑光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万劫轮,如深渊流星,瞬间穿过所有身影和玄光,撞击在绯红通道之上。

  嚓!!!

  灭世魔轮重轰在绯红通道上,爆发出欲将整个混沌都吞没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,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际,似乎传来一声婴儿撕心裂肺的【逆天邪神】哭吟,

  而那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撞击之音,让离得最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神帝都险些吐血,但他们根本顾不得这些,在他们死死放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瞳眸之中,在邪婴万劫轮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黑芒下,绯红通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猛然扩散……

  就连裂痕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,都被染成了漆黑之色。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虽强,但也断不可能比得上在场所有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合力。

  但,面对绯红通道,比力量强度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层面!

  七大玄天至宝,乾坤刺排行第六,邪婴万劫轮排行第二,论力量层面,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之力绝对要凌驾于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神力之上!

  如绝望之中乍闪明光,震惊之后,狂喜的【逆天邪神】色彩出现在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他们重新看到了希望。

  他们也绝对不曾想过,这一刻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世上最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给了他们最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曙光!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被远远震开,但下一瞬便重新猛窜而上,邪婴万劫轮又一次重轰绯红通道,黑光再次弥天,每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耳间、魂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似婴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啼哭,又似魔鬼的【逆天邪神】冥嚎。

  绯红通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再一次扩大,随之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颤抖起来。

  轰——

  邪婴万劫轮第三次轰下……邪婴万劫轮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之力对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之力,虽只三击,但太过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反震力下,茉莉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唇角渗血。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瞳却依旧幽暗死寂,邪婴万劫轮快速砸下,每一次都竭尽全力,每一次都会带起让空间颤栗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。

  绯红通道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越来越大,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也越来越剧烈……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唇角,也溢下一道又一道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痕,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猩红刺目。

  “快……快助邪婴!!”

  宙天神帝一声大吼,让众人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梦方醒,短暂停滞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再次全力凝聚释放,化作一道道玄光轰击在绯红通道上。

  虽然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几乎无法影响到乾坤刺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神力,但,哪怕能争取到一个瞬间,都有可能更改整个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。

  “众位……速把力量全部给我!”

  大吼声中,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快速铺开一个苍白玄阵,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瞬间明了其意,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七大守护者,以及宙天太子宙清尘第一时间聚到了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毫无保留的【逆天邪神】打入到了玄阵之中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独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神力,能将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以极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相融,从而在强度与层面上都发生质变……第一次到来混沌东极,面对绯红裂痕时,宙天神帝便曾施展过一次,且那次,是【逆天邪神】凝聚所有到场神主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

  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证明着绯红通道面前,层面远比数量重要。那么,凝聚后在层面上稍稍质变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或许可以博得那么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作用。

  其他人刹那一怔后,也全部反应过来,顿时,所有力量极速收回,又在下一瞬间全力轰向宙天神帝背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阵。

  玄阵极速旋转,一团过于浓炽的【逆天邪神】白光将他整个人都覆没其中,他双目死死盯着已开始剧烈摇晃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通道,祈祷着劫天魔帝一定要撑住……

  一息、两息、三息……

  距离劫天魔帝给出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十五息”近在半瞬,宙天神帝已再不敢继续凝聚下去,一声低吼,便要将凝聚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完全轰出。

  而就在这时,混沌空间响起一声无比凄厉的【逆天邪神】悲鸣。

  随着一道吞没星辰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,黑痕遍布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通道在这一刻猛然崩裂,化作了漫天红中带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碎片。

  随着通道的【逆天邪神】崩溃,混沌之壁现出了与通道一般形状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洞,通道崩裂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这个空洞被狠狠撕开……然后又极速收缩。

  “不……不!!”

  他们听到了阵阵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嚎哭……来自混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个世界。

  惊骇、激动、狂喜、梦幻……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了每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……通道崩碎,且没有了再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混沌之壁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下一瞬间便会消失,劫天魔帝,还有那些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魔神都再无可能踏足当世。

  劫后重生……又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后重生!

  宙天神帝凝聚所有人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停滞在那里,狂喜之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陡现一抹挣扎,但这丝挣扎只持续了半个瞬间都不到,本欲轰向绯红通道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方向陡转……

  狠狠轰在了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背。

  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阵爆鸣,空间尽碎,连同宙天神帝自己在内,所有人都被狠狠震翻……茉莉喷出一道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箭,如一枚陨落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色星辰,与邪婴万劫轮一起,飞射人了那极速收缩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裂痕。

  嘶啦!

  茉莉身影穿过混沌裂痕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,如雷电般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完全消失,再看不到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痕迹……平整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绝望。

  “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  宙天神帝口中不断喷出血沫,但脸上却露出了无比欣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淡笑:“魔帝、魔神、邪婴皆除,混沌……终可安矣。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