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16章 逆渊石
  混沌东极,空间浩瀚,混沌之壁近在咫尺,那颗镶嵌其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水晶分外醒目。

  他们已经等待许久。以他们在神界之尊,无人配让他们如此等候,而此刻,却无一人露出不耐之态。

  “云神子,听父王提及,此事过后,你将回到下界,神界这边将不常踏足。若当真如此,就太可惜了,清尘还想着能与云神子多加结交。”宙清尘来到云澈身前,感叹道。

  “我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身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那里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根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家,以及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,还有……”云澈半开玩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必须亲自好好‘看管’和守护邪婴。”

  宙清尘却没有当成玩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面露更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敬意:“曾经,清尘一度觉得父王对云神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可过甚,如今方知,父王之誉再甚十倍,亦不为过。或许,数万载后,寿终之际,能亲眼见证世有云神子,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清尘一生最大之幸。

  云澈头皮有些发麻,只能道:“云澈何德何能,太子殿下着实过誉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”宙清尘洒然而笑,却不收回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这声‘殿下’才是【逆天邪神】让清尘惶恐,云神子若不嫌弃,直唤我‘清尘’即可。”

  “好,清尘兄。”云澈也不矫情,笑着道:“既如此,清尘兄也不要再喊我神子了。在清尘兄这般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子面前,闻之着实汗颜。”

  “哈哈,好。”宙清尘笑道:“云兄弟,以后若有暇回神界,可千万要给清尘一个接待和请教的【逆天邪神】机会。”

  “一定会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点头。

  两人相谈甚欢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引得不少年轻神子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羡慕。

  云澈与宙清尘,以往并无交集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初识便颇为意气相投。原因无他,在云澈眼里,宙清尘与宙天神帝有着诸多相似之处,再加上虽为神子,却姿态谦和,气息眼神纯净,且一身正气,让他极生好感。

  而在宙清尘眼里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父王最推崇备至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有着当世最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环,拯救了当世所有人,立下了将万世永载的【逆天邪神】功绩,却不傲不躁……而且,他有着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。

  更关键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拥有“圣心”!

  用他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说,拥有圣心者会魂系万灵,心悯众生,绝对无妒无恶,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唯一一类可以尽心尽情结交托付,不需有任何设防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而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当世只有两个,西域龙后,东域云澈!

  “清尘兄,”云澈道:“你似乎已有心仪之人,若我所想无错,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吧?”

  “!”宙清尘神情一僵,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便要否认,话欲出口,却终化为苦涩一笑,道:“以神女之姿,但凡有幸亲见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儿,又有谁堪真正清心无思。”

  “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应该知道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一个人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什么被我种下奴印。”云澈很直白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她可不值得你分散心思。”

  宙清尘摇头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值得,在于己。”

  他笑了笑,道:“实不相瞒,我父王不止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对我说过,永远不要有任何与她相关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思。但……这种东西,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不可理喻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难被理智所控的【逆天邪神】,我还远远不够成熟。”

  云澈微微点头:“你说得对。”

  宙清尘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不再僵硬,多了几分感激:“多谢云兄弟如此直言,清尘心中清亮良多。”

  云澈微笑,心中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叹:这千年,千叶要老老实实在他身边打杂,千年之后,夏倾月必杀千叶!希望他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绝了这个心思吧!

  这时,空间陡然一凝,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胸腔也如被山岳镇压,全部屏息。

  混沌之壁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方,一抹黑影无声而现,一股无形威压覆下了这一方空间,乃至整个混沌。

  劫天魔帝!

  劫渊太过于强大,强大到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秩序都无法承受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怖地步。因而,她每一次现身,都会伴随着相当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异象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元素沉寂,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全部停止了游移,所有人感觉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镇压在了一个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牢笼之中,再没有了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傲然与凌气,唯有一种灵魂随时会被撕碎,生命随时会被剥夺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微感。

  “恭迎劫天魔帝。”

  众神帝、神主全部恭敬拜下……劫天魔帝即将离去,如今如约现身,他们本该心安窃喜,但那碾压任何人意志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让他们依旧唯有恐惧颤栗。

  劫天魔帝背对众人,目视混沌之壁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通道,没有看任何人一眼,冷漠出声道:“云澈,你过来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依言向前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都落在云澈身上,但无一人敢言语。

  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,劫渊手臂一挥,顿时,一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形成,隔绝了所有。

  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之中,云澈直面劫天魔帝……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永远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冷漠平静,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情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目光,都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复杂。

  舍弃族人,摧毁通道,返回外混沌……对于混沌世界而言,这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能真正消除厄难的【逆天邪神】方法。否则,魔神归世则必定灾厄降世,劫渊留下则会让秩序层层崩溃,生灵涂炭。

  但……

  说好听一些,是【逆天邪神】重归外混沌。实则……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将自己,以及所有仅剩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彻底葬入绝望与死亡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,再无任何翻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

  他都不敢去向,劫渊“回到”外混沌,该如何面对那些灵魂早就被扭曲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。

  “前辈,”云澈开口,有些艰涩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或者,你可以试着废除一部分玄力,这样,留下可能也就不会引秩序崩坏。”

  他知道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多么馊的【逆天邪神】主意,但除此之外,他想不到其他。

  劫渊没有动容,没有发怒,连一丝表情都没有,仿佛压根没有听到。她手臂抬起,手指轻轻一弹,一点黑芒飞向了云澈:“这个东西于我已无用,给你吧。”

  云澈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接过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枚只有拇指大小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色玉石,圆润无光,没有温度感,更无任何气息。

  云澈稍稍注入玄气,顿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中竟同时多了八种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葵水、火焰、罡风、雷霆、沙岩、黑暗,六种元素气息,以及两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气息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云澈一下子便想到,这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“此石,名为‘逆渊’。”劫天魔帝道:“由我和逆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所做成,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为主。戴在身上,可以扭曲他人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感知,从而无法判别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与气息。”

  “当年,我与逆玄共处时,都会将它佩戴在身。”

  逆渊,这个名字,显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各取“逆玄”、“劫渊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字。

  诚然,若无这块“逆渊石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元素创世神与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合早就被察觉,根本没可能还留下一个后代。

  将其收起,云澈郑重道:“感谢前辈馈赠,我会好好使用它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有着相当之强的【逆天邪神】易容能力,在下界时经常使用。但到了神界,便难有用武之地,唯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次,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黑琊界伪成“黑心圣手”。

  但那一次有一个极其严格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提,是【逆天邪神】雷千峰等人压根从来没有见过和接触过他,否则,伪装的【逆天邪神】再完美也无用。

  因为气息!

  神道修为成就神灵境后,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觉会彻底超凡脱俗,根据玄力气息便可直接确定身份,如云澈这般拥有多种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可识其生命气息。

  所以,云澈在神界需要隐匿时,用的【逆天邪神】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易容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尽最大程度内敛所有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光雷隐与断月拂影。

  而这枚逆渊石,“扭曲他人感知”,意味着别人从佩戴者身上感知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将全然不同!无论玄气属性、强度乃至生命气息,

  若再加上易容易貌……

  最关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当年亲用!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连真神真魔这等存在,都能瞒过!

  何况当世凡灵!

  “哼,我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你这辈子都不会用到它。”劫渊冷声道。

  云澈真挚道:“就算永远用不到,它拥有前辈和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对我,对整个世界而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价之物。”

  劫渊直接转身,无比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该走了,你好自为之了。”

  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嘴唇张开,却又根本不知该说什么,最后只能低声道:“前辈……不和红儿与幽儿道别吗?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
  毫无感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三个字,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亦毫无犹疑。她手掌抬起,指间微绽黑芒,就在即将撤去黑暗结界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瞬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动作与指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又忽然定格。

  手臂缓缓垂下,她闭上眼睛,缓缓说道:“让我……再看一眼她们吧。”

  “……好。”云澈轻轻点头,意念一声呼唤。

  左臂剑印之上,绯红光华与漆黑之芒同时一闪,红儿与幽儿同时现身,飞舞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发与轻扬的【逆天邪神】银发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掠起两道华丽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弧。

  感受着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她们,劫渊气息凝住,然后缓缓转过身来,看向了她们……然后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转身,闭上了眼睛。

  她说看一眼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看了一眼。

  “好了,让她们回去吧,”劫渊道,声音依旧几乎毫无情感。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答应,内心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压抑。

  他能明白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受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能明白。

 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但她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母亲!

  意念微转,朱红与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在红儿与幽儿身上闪动。

  而就在这一刻,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轻轻而动:

  “母……亲……”

  剑芒闪动,红儿与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消失在了那里……那一声梦呓般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唤,却让这世上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魔躯猛然剧颤,而且颤抖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剧烈,无法停止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没有说话,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声轻唤,亦传入了他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最深处。他知道这艰涩、模糊,又如婴儿声音般稚嫩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对劫渊意味着什么。

  “云澈,”劫渊终于出声,声音在发颤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不想控制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控制:“你给我听着……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是【逆天邪神】继承自逆玄,你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与光环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我!”

  “我和逆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她们与你为伴,我亦允许你以她们为剑!”

  “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余生,留下了拯救如今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。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……虽为这个世界带来过灾厄,但那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欠她的【逆天邪神】!而且,她不惜背叛抛弃族人,毁灭自己,赐予了这个世界安定平和!”

  “所以,我和逆玄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儿与幽儿,她们有资格得到这个世界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善待!谁都不能……谁都没有资格伤害她们!若有一天,谁伤害了她们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谁,你都绝不可放过他!”

  “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世界伤害、辜负了她们,你也要给了……屠了这个世界!!”

  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云澈轻轻点头:“好。”

  虽然,他不认为这种事会发生,但他知道,劫渊有资格说这番话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