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15章 黑暗预兆

第1515章 黑暗预兆

  东神域,琉光界。

  数日前劫天魔帝亲自现身宙天神界,宣布自己即将离开混沌世界,之后,几乎所有到场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、界王都留在了宙天神界,等待着亲自送离劫天魔帝。

  但亦有临时离开者……琉光界王水千珩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之一。

  他心急火燎的【逆天邪神】从宙天界回到了琉光界,再带着水媚音拜访吟雪界……为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个时间里和吟雪界王定下具体的【逆天邪神】婚期。

  之所以着急冒火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这个紧迫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定下具体婚期,原因显而易见:现在十三神帝、东域几乎所有上位界王齐聚宙天神界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场面!

  待送离劫天魔帝后,他便可直接当众宣布婚期婚事……方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次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关键是【逆天邪神】气派啊!威风啊!长脸啊!!

  我琉光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婿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世神子!连邪婴都听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连梵帝神女都只能为奴,而我女儿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风风光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嫁过去!

  定下婚期,回到琉光界后,水千珩也并没有马上再回宙天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亲自上阵,指派人手,当即开始筹备婚事,那比平时都要粗犷了不知多少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嗓门直震得大半个宗门嗡嗡作响。

  一直到传送大阵开启前不到十个时辰,水千珩才准备出发前往宙天界,且带上了水映月和水映痕。

  “小妹,我们该出发了。”

  水映月来到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香闺,然后愕然看着她正在摆弄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

  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十几块色彩斑斓清澈,形状各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琉音石。

  “我知道啦!马上就去。”水媚音把琉音石收起,站起身来。

  “你为何弄这些琉音石?”水映月问道。琉音石这种最最低等的【逆天邪神】玉石,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都不配得到水媚音碰触,但刚才她竟然在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把玩。

  “因为云澈哥哥喜欢啊,还戴在了脖子上。”水媚音道,然后小声嘀咕:“还说我幼稚,明明自己那么幼稚。”

  “……”水映月颇感无语,转身道:“走吧。”

  水媚音答应一声,跟在了姐姐身后,刚要踏出房间,忽然眼中黑芒乍闪,整个人一下子定在了那里,瞳孔猛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缩着。

  “怎么了?”水映月转目,看到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心下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惊,回身急声道:“怎么回事?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了什么?”

  “不要去……不要去……”她怔看着前方,失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呢喃道,双瞳之中如有黑蝶起舞,闪动着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。

  水映月:“……!!?”

  “怎么回事?”

  显然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,水千珩已闪身而至,看到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他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沉,声音也陡沉了数分:“媚音,你‘看’到了什么?”

  “不要去……”水媚音重复着那个三个字。

  “不要去哪?”水千珩眉头再沉:“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宙天界?”

  “……”水媚音双瞳收缩的【逆天邪神】越来越厉害,她极力释放无垢神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魂力,想要“看清”什么,但,她所看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却反而愈加黑暗,最终,竟化作一片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。

  如无尽暗夜,无底深渊。

  黑光散去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瞳孔终于失色,身体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倒了下去。

  水映月连忙向前,将她抱在怀中。

  “不要去……宙天界……”水媚音眼睫颤荡,声音虚软:“千万……不要……去……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睫失去了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挣扎之力,整个人彻底昏睡了过去。

  水映月看向水千珩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之色。

  …………

  六个时辰很快过去,宙天封神台上白光冲天,现出了次元大阵的【逆天邪神】轮廓。

  十三神帝,各大上位界王早已齐聚封神台。逐渐运转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光华中,十三神帝位于中心,但视线的【逆天邪神】焦点,却始终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但,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似乎有些异常,先前随他同至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王并未在侧,对于各大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试探、问询、套近乎,也都表现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淡漠,大部分时间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站在玄阵边缘。

  而他身后不远处,始终静立着千叶影儿。她一如世人所知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金甲覆身,金罩遮面,“梵帝神女”四个字让一众上位界王都不敢直视和靠近……连议论都不敢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偶尔会以隐晦的【逆天邪神】看向梵天神帝,却发现他始终面带微笑,平和之中又带着摄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仪,毫无任何异状。

  这时,次元大阵启动。

  连通宙天神界与混沌东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次元大阵,每一次启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耗可想而知。上一次启动,他们仿佛是【逆天邪神】去见证灰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末日,而这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氛围则截然不同,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也无一觉得肉疼,每个人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满心轻松振奋。

  玄光耀天,铺开强大无匹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之力,带着所有人离开宙天封神台。

  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穿梭后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陡然切换,化作浩瀚虚空。

  但与上次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次并无毁灭风暴迎面而至,亦没有能穿刺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异芒,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。

  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之壁上,一个菱状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水晶镶嵌在那里……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乾坤刺所刻印,打通内外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通道!

  劫天魔帝从中归来,又将从中归去。

  “终于到了今日。”宙天神帝叹道:“这个次元大阵未能完成筑造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初衷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见证了一位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归来与离去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见证了混沌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场巨大起伏,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值得了。”

  “希望不会再有什么变数吧。”西域麒麟帝道。

  若劫天魔帝忽然反悔,那么将彻底空欢喜一场,劫难也将随之来临。所以,不亲眼看到劫天魔帝离开,并摧毁通道,他们无法真正安心。

  “老朽相信云神子。”宙天神帝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如今,“云神子”三个字,他叫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顺口,他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神帝中,最为放松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人。

  “宙天如此说,本王也宽心多了。”千叶梵天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段时间重压在身,此事了后,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肆意放松一段时间了。”

  “哦?看来梵天神帝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喜欢云神子,”一个人无声无息的【逆天邪神】走近,身材单薄,面相俊雅年少,但一双瞳眸却让人触之魂寒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南溟神帝:“也难怪,会愿意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送给他为奴。”

  空间骤僵,所有神帝都顿时默不作声。

  千叶梵天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点都不生气,反而笑了起来:“本王不得不佩服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光,一众神子神帝,她都嫌之如敝履,而云神子当年在封神台初绽风华时,影儿便主动要本王提出招他为婿,却未能如愿。”

  “如今以这种方式日夜贴身常伴云神子左右,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美事呢。”梵天神帝笑眯眯道:“难不成,当世还能找到比云神子更适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儿?”

  “当然。”梵天神帝又忽然话音一转:“世人皆知你南溟对影儿有意,如今影儿已甘为云澈之物,南溟倒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试着向云神子讨要,若不成,以你南溟之能,万般手段都可以试试,本王甚是【逆天邪神】期待你能如愿。”

  梵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周围众神帝全部眉头大皱。

  梵帝神女千叶影儿,一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骄傲,对她万般宠爱,无所不从,并不止一次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口说过她虽为女子,但将来必承神帝之位,甚至给予她在梵帝神界几乎不下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与话语权,不仅梵王,连三梵神都可号令。

  但刚才,他说及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辞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已为云澈之物”。

  这句话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千叶梵天随口言之,并无他意。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深思……

  南万生双目半眯,似笑非笑:“好,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极了!梵天神帝果然从来不会让本王失望!”

  说完,他直接转过身去,再不言语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双目之中闪过一抹可怕之极的【逆天邪神】阴色。

  向云澈讨要?向云澈用那些他最为擅长的【逆天邪神】阴毒手段?

  且不论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光环……单单他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与神界互不相犯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,无论劫天魔帝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存在,这个世上便没人再敢动云澈!

  南溟神帝就算再癫狂,就算和云澈有杀父之仇,也断然不敢犯他……何况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一个女人!

  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力量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绝对威慑!

  另外,云澈身怀天毒珠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唯一一个继承着创世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在封神之战的【逆天邪神】表现,已向所有人证明了他旷古绝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潜力,谁都不会怀疑,将来,他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也必将凌驾于所有生灵之上。

  且这个时间说不定比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短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,要么提早抹杀他,要么绝对不能成为敌人。

  而云澈有救世光环,有邪婴在侧,有神女为奴,月神界与之关系暧昧,宙天神界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护到极点,三域王界几乎都对其赞誉有加,奉若神子,东域各大上位星界恨不能跪舔……

  抹杀个锤子!

  “南溟神帝,”一个淡漠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声音响起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帝:“本王奉劝你最好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离云澈远一些,否则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激起云澈或邪婴你当年让天杀星神险些丧命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你,对南溟神界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好事。”

  “哼!”南万生眼瞳眯成一条极细的【逆天邪神】缝,冷冷一哼。

  当年,他不惜血本暗算天杀星神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讨千叶影儿欢心。他对千叶影儿迷恋成狂,身为南神域第一神帝,他对任何人都狂傲无度,但只要千叶影儿一句话,他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全力赴之……而且,他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是【逆天邪神】绝对有资格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唯有一个有资格让他不惜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

  但这么多年过去,他堂堂南域第一神帝,连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角都没碰到过……她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奴!

  奴!!

  这…特…么…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说完,夏倾月直接移步离开,走离之前,目光似无意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龙皇一眼。

  “你似乎心情不佳。”夏倾月来到云澈身边,看着他说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一直在看着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绯红通道,他摇了摇头:“没什么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些私事。”

  见他并不想说,夏倾月没有再问,她目光扫视四周,道:“琉光界竟然无人到来。我前些时日偶闻你与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婚期将近,还以为琉光界王会有可能借此宣布此事……这可有些奇了。”

  云澈目光侧开,道:“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婚事有变,因而不便前来了吧。”

  他心情忽然变得很差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发觉水千珩和水媚音迟迟未至……直到次元大阵开启也没有到来。

  他和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婚事,很大程度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促成。

  沐冰云说,她那么用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促成此事,是【逆天邪神】心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某种寄托。

  如今……那种寄托,定是【逆天邪神】化作耻辱了吧。

  她会强行取消此事,却也再正常不过。水千珩没有前来,只能说明这件事已经发生了。

  “?”夏倾月纤眉微蹙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摇头,勉强露出微笑:“现在我不想说,以后,我再说给你听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夏倾月轻轻点头:“刚好,我也有件事,要晚些和你说。”

  “哦?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关于神曦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夏倾月道。

  云澈眉头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跳,目光陡转:“神曦怎么了?”

  云澈关切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急促出口,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神曦”,而非“神曦前辈”,夏倾月却似并未留意,轻声道:“我前段时间去了一趟龙神界,发现了一些关于神曦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云澈:(前段时间?)

  “不过,这件事并不适合现在告诉你。”夏倾月道:“我之所以提及,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提醒你近期没有必要再去拜访龙神界。在合适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,我会详细和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今日还有更加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便不要分心了。”

  “……好吧。”云澈点头,然后微吐一口气,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尽量集中,等待着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