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14章 离意
  在宙天太子的【逆天邪神】亲自陪引下,很快来到了主殿区域,宙清尘向云澈拜别道:“父王就在其中,云神子若有意,可去见父王,若有其他去处皆可随意。另外父王亲令,以后云神子但有要求,纵然倾尽全界之力亦绝不辜负,所以请云神子千万不必客气。”

  云澈:“呃……”

  “清尘告辞。”宙天太子行拜礼,然后洒然离开。

  远去之后,他终是【逆天邪神】回首,远远看了千叶影儿一眼,然后仰天叹息:“云澈如今虽稚,但潜力无尽,将来必凌驾万灵之上,更有耀世光环加身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配她之人。”

  “但……为何是【逆天邪神】奴,为何是【逆天邪神】奴……”

  “父王违逆固守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则,认可……还亲身为之见证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断我之念吗……”

  东神域中,那些身份尊贵,地位崇高,自认为有资格与梵帝神女相近者,哪个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迷之成痴,宙清尘因心性所缚,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内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梵帝神女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成为云澈之奴!

  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妻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妾,甚至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侍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屈辱,卑微卑贱,连一丝丝自尊都没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奴!

  当初这个消息在月神界推动下快速传开时,引发了不知多少的【逆天邪神】惊与怒……但那时云澈背依劫天魔帝,谁敢如何?连梵帝神界,连对千叶影儿最为痴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南溟神帝都得老老实实的【逆天邪神】憋着。

  如今,劫天魔帝将离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又多了个邪婴!再加上他救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功绩,所有人都承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之恩,谁又能如何?

  宙清尘离开之后,云澈转身看了一眼千叶影儿,道:“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……你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祸害了不少神子级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”

  宙清尘最初很隐秘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她一眼,之后亦有数次目光向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倾斜,虽全部忍住,神态无异,但云澈皆有所觉。

  “性情内敛,隐带懦弱,思想又与他父亲一样顽固不化,不配入我之眼。”千叶影儿毫无感情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  仿佛堂堂宙天太子,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,连被她多看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。

  “那在你看来,这世上什么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配入你之眼?天狼溪苏?”云澈问道。

  “他也不配。”千叶影儿没有丁点迟疑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:“唯有主人。”

  云澈伸手点了点下巴,目光从千叶影儿身上移开:“可惜你配不上我!”

  千叶影儿:“……”

  “呵呵,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云神子到了。”

  一个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遥遥传开,感知到云澈气息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动走出,身影一晃,站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,微笑看着他,目中满是【逆天邪神】慈和。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面貌和前段时间相比有了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原因自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厄难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除。

  “前辈。”

  云澈刚要行礼,却被宙天神帝伸手托住,道:“以后在我宙天,你无需任何礼数。刚才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已见过我儿清尘。”

  云澈点头,道:“晚辈与殿下相谈甚欢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宙天神帝微笑点头:“老朽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寄予厚望,此番让他主动接近于你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出于私心。还望以后你能稍稍提点于他,让他多多沾染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品质和神光。”

  云澈眉角一跳,连忙道:“太子殿下无论出身、地位、修为、阅历……皆非晚辈所能及,前辈此言,晚辈万万当不起。”

  宙天神帝笑着摇头:“数月前,你展露光明玄力,也让老朽看到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悯世圣心,当时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心中感怀大慰。没想到,短短数月,你救了神界,救了当世,留下了万代不灭之功。”

  “‘圣心’之说,诚不欺我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云澈脸色纠结:“晚辈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俗人。”

  这句话一出,宙天神帝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赞赏之意更甚,轻叹道:“身怀圣心,又立下救世之功,却非但不居功自傲,还如此平和谦逊,清心处之,清尘若能有你一半……不,若能有你三成,老朽此生也再无遗憾了。”

  云澈:o((⊙﹏⊙))o

  (看来以后和宙清尘多接触是【逆天邪神】少不了了,希望……不会把他带坏吧。)

  “话说……云神子,”宙天神帝声音轻了一些:“不知劫天魔帝她……”

  云澈道:“晚辈这几日都在太初神境和吟雪界,并未见过魔帝前辈。魔帝前辈若有吩咐,会主动现身,否则,晚辈也无法见到。不过前辈放心,魔帝前辈之言字字如山,断然不会反悔。”

  “嗯。”宙天神帝点头,脸上本就不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忐忑又缓了几分,又问道:“邪婴……也当真愿意永留下界?”

  云澈点头:“我曾说过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之愿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之愿,留在下界对她而言并非束缚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那句话,以后请不要靠近和打扰,直至逐渐忘记……最好整个神界都就此忘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”

  “我也再次向前辈保证,她绝不会主动靠近和触犯神界。若有哪一天,她因必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要归来神界,我亦会提前告知前辈,并附上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诚意和保证。”

  “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我当然放心。”宙天神帝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拥有圣心之人,以世之安危为先,若无把握,岂会如此承诺。”

  云澈:(又来了……)

  “唉,”宙天神帝转目,看向了远方:“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,乃至各界,都一片生平,一直笼罩的【逆天邪神】阴霾皆已散去,再感受不到惶恐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”

  “魔帝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一直处在封锁之中,加之魔帝之令,从无人敢散开,因而知晓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少数。但,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万灵皆知。魔帝离开后,神界依旧会处在邪婴临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之中,永难安宁。”

  “但想要将之抹杀,着实……比登天还难。”

  宙天神帝当年亲自和邪婴交过手,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这一点。若邪婴和他们搏命拼杀,他们还可集合顶尖力量灭之……但,除非她自己刻意想死,否则这种状况根本不可能发生。

  而她只要想走,三方神域所有神帝合力也别想留住她。

  这也意味着三方神域很可能会永远沉在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之中,只要她愿意,可以在黑暗中无声游移,一个一个,甚至一片一片的【逆天邪神】,将各大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乃至各个神帝,都葬入死亡深渊。

  因而这些年,各大神帝每次想到“邪婴”二字,都会不寒而栗。唯恐她忽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阴影之中。

  而现在,因为云澈,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从未知的【逆天邪神】阴影转到了可知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并有了和神界互不相犯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……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拯救茉莉,不让她只能活在阴影之中,但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拯救了神界,安下了无数瑟瑟颤栗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之心。

  “在你说出邪婴其实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天杀星神为主,且承诺永离神界时,老朽欣喜若狂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应,并迫不及待的【逆天邪神】马上当众公布和做出相应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……老朽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,已经太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,几乎都可以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辈子最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次。”

  “实摹灸嫣煨吧瘛垦想象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没有你,如今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境地。”

  说话间,他目光瞥了一眼远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……这个曾经险些害死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当初为她和云澈见证奴印,他虽然答应,但依旧心存些许芥蒂。

  但此刻,他竟开始觉得千叶影儿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,简直都算得上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恩赐!

  “不过,送离魔帝之后,你应该也会久居下界吧?”宙天神帝道,目光里带着挽留和些许憾然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颔首道,想到已不愿再见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,心中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痛,表情也出现了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僵硬:“实不相瞒,晚辈当初入神界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找到她,如今,心愿已了,在神界……也没有了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。”

  “另外,有我在茉莉之侧,想必前辈,以及所有人都会更为宽心吧。”

  “话虽如此……唉,”宙天神帝再次叹息一声:“下界气息浑浊,资源匮乏,修炼会有所缓慢,对寿元亦有影响。另外,听闻你下月便要迎娶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公主,你若不常归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琉光界王也会不愿啊,呵呵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很显然,水千珩那老家伙早就把这事迫不及待的【逆天邪神】透露了出去:“晚辈从不敢忘前辈一直一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照拂和恩情,以后,晚辈会定期来拜访前辈和太子殿下。”

  “嗯。”虽然遗憾,但宙天神帝不再规劝挽留,就如云澈自己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般,有他在邪婴身边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为让人心安的【逆天邪神】,他目光示意主殿:“诸位神帝皆在殿中,包括月神帝,可要进入一叙?”

  “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堪辈也在吗?”云澈问。

  宙天神帝颔首。

  “好!”云澈点头,刚要迈步,又停了下来,道:“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算了。纵得认可,我终究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身份低微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,不敢与众神帝同席。”

  不等宙天神帝再次邀请,云澈转口问道:“不知通往混沌东极的【逆天邪神】次元大阵何时开启?”

  “六个时辰后。”宙天神帝道。

  “好,晚辈这便去等候,告辞。”

  云澈原本答应,又忽然拒绝,显然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己随口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……看着他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宙天神帝面露疑惑,若有所思,随之自言自语的【逆天邪神】叹道:“不但圣心救世,还如此洒脱。清尘若有他一成也好,也不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人物,竟得此天赐之子。”

  “蓝…极…星……”他轻念着一个星球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想着以后要不要去拜访一番。但想到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毕竟太过特殊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亲自拜访,严格说来算是【逆天邪神】违背承诺,一旦引邪婴之怒,打破了好不容易结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平衡,他可就成为大罪人了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