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13章 宙天太子

第1513章 宙天太子

  “解……开!”

  冰凰少女话音刚落,云澈便再次说出了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,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冷硬,并透着一股让人心悸的【逆天邪神】狠绝。

  冰凰少女:“……”

  他缓缓抬目,眸光有些混乱,却又格外冷醒:“意志干涉,本质上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强迫他人做自己根本不愿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”

  “连自己最基本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都一直被人悄然左右着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残酷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尤其……她那么傲气,那么重尊严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这对她太残酷了……解开,无论如何,都给我解开!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逐渐发抖,每一字里都带着死死压抑的【逆天邪神】怒火,因为他知道,自己没有资格对眼前即将永远消散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灵发怒。

  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知道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干涉被解除后会发生什么。但,他毫不犹豫……他怎能容许沐玄音一生都活在别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之中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冰凰少女轻微动容,她又一次沉默了下去,比刚才沉默的【逆天邪神】更久,最终发出一声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叹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出自私心,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去干涉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太过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行径……对她,也太过不公。”

  “解开吧,无论什么结果,我都会接受。”云澈声音缓下。

  前方,逐渐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之影微闪过一抹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,随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:“已经解开了,从此之后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将完全只属于她自己。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魂庇佑,再无可能有人干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”

  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云澈闭上眼睛,轻轻喘息。

  “你去吧。”冰凰少女道:“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我想一个人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和这个世界道别。云澈,这个世界将来无论还会发生什么,只要有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便会有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与可能。愿你和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人万世永安。”

  “我会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点头,真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也会永远记得你。你和邪神一样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比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。”

  冰凰少女微笑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世间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笑颜。她身影转过,顿时,一道蓝光拂过,带着云澈穿水而上,转眼之间,已在天池之畔。

  天池之底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归于平静,冰凰少女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浮在那里,身影已如残雾般稀薄。

  “纵然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残存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,如此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干涉她人意志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难以饶恕之罪,黎娑大人,也定会怪责于我吧。”

  她轻轻自语着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残影在这一刻化作点点迷离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芒,伴随着她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轻音:“本欲给予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馈赠,便赋予她吧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唯一能做的【逆天邪神】补偿与赎罪。”

  冰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影在这一刻完完全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散,而飞飘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却汇成一抹比水晶还要纯净的【逆天邪神】蓝光,飞向了未知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。

  …………

  站在天池之畔,云澈呆立了很久很久,但内心依旧唯有混乱。

  对云澈而言,吟雪界绝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起点和跳板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家,在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和重要性几乎已不下于蓝极星。

  他对吟雪界越来越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,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。

  他和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交集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冥寒天池,她宣布收他为弟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天……

  原来,从那一天开始……一直到刚才,都全部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别人意志下编织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梦境”。

  这不仅对沐玄音太过残酷,对云澈亦同样如此。

  更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今天,他真正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到,沐玄音在他世界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性,早已不下于任何一人。

  “呼……”他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呼了一口气,但全身依然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沉浸在浑厚的【逆天邪神】浊气之中,无法挣脱。

  以后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和她形同陌路了吗……

  冰凰神灵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错,回想这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以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和意志,一定会深为愤怒,深以为耻,恨不能亲手杀了他。

  他在天池之底停留了数天,时间算来,已经临近劫渊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之期。

  晃了晃头,勉强压下混乱的【逆天邪神】思绪,云澈向前迈步,走到了一座冰雕之前。

  冰雕之中,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都不知去向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星绝空。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再没有了星神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威风和傲然,就连走动、说话、甚至死亡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奢望。

  “星绝空,”云澈冷冷说道:“告诉你个好消息。现在,各大王界,都已不得不接受了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我会带她离开神界,以后应该都不会再回来。”

  “还有彩脂,她正在太初神境历练自己,这三年一步都没有踏出过,你应该很清楚是【逆天邪神】谁把她逼成这个样子。”

  “茉莉之后,用不了太久,我也会带彩脂离开太初神境,离开神界。而你,永远都别想再见到她们……当然,你也根本不配再见到她们。”

  “至于你交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轮盘,我会在合适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交给彩脂,但我想……它永远都不会再归于星神界!”

  隔着厚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冰,都能感受到一股悲哀与绝望之感混乱溢出。

  冷漠一笑,云澈转过身去,离开了冥寒天池。

  回到圣殿区域,站在冰凰圣殿前方……这个他在吟雪界最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他第一次如此忐忑,许久都没有迈入。

  无论再怎么想要逃避,都总有面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刻。即使他知道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坏,甚至比想象还要坏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依旧无法做到就此撇身离开。

  他在圣殿门前拜下,喊道:“弟子云澈,求见师尊。”

  圣殿安静无声,毫无回应。

  但云澈知道,沐玄音就在其中。

  没有离开,没有起身,他半跪在那里,任由飞雪在他身上肆意的【逆天邪神】堆积。

  一刻钟……两刻钟……

  半个时辰……

  两个时辰……

  三个时辰……

  终于,一个身影从圣殿中缓步走出……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沐妃雪。

  “师尊说,她不想见你。”沐妃雪道,神色冰寒,但眼神却透着复杂。

  云澈嘴唇轻动,黯然道:“为魔帝前辈送行一事……”

  “师尊说她无暇前往。”沐妃雪直接回答道。

  “……我明白了。”短短四个字,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用尽了全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气,带着身上厚厚的【逆天邪神】积雪,云澈深深拜下:“弟子云澈,谨遵师命!”

  他站起身来……圣殿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雪,竟也可以如此寒心萧瑟。

  “妃雪师妹,”云澈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以后,劳你多陪伴照料师尊,要好好听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……不要再提及关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以免惹她生气。”

  沐妃雪冰眉蹙起,面露异色,她唇瓣张开,用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问道:“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惹师尊生气了?”

  云澈笑了笑,摇头,下一瞬已是【逆天邪神】飞身而起,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远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天际。

  “影奴,随我去宙天界!”

  一声低喊,遁月仙宫再现,带着云澈又一次飞向了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……因为通往混沌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次元大阵便在那里。

  全程,他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没有和千叶影儿说半句话,禾菱好几次想要开口劝慰他,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  七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……他和她都终于踏出了那一步。

  但随之得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一个真相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任何人都无法感同身受。

  时间在沉闷中流转,直到浩然磅礴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出现在视线之中,云澈才默默一声叹息,努力抛下心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纷乱,脱离遁月仙宫,带着千叶影儿落在了宙天神界。

  云澈刚一出现,一个白衣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影便极速而至,落在了云澈前方,远远便向他行礼:“清尘恭迎云神子莅临,父王已翘首等候多时,请。”

  “原来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子殿下。”云澈回礼道:“太子殿下亲迎,云澈不胜惶恐。”

  宙清尘,云澈以往虽未和他说过什么话,亦没有什么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交集,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却早已如雷贯耳。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幼子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世所皆知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太子!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所有儿、孙、太孙中,天赋资质最优异者,无可置疑!

  宙天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之下,是【逆天邪神】守护者,而宙天太子,实则是【逆天邪神】比守护者亦要尊贵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因为他是【逆天邪神】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。

  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是【逆天邪神】星神之一,月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是【逆天邪神】月神之一,大多数王界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但宙天神帝却绝非守护者,传承亦和守护者不同,无需得到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可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传承。

  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宙虚子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太祖的【逆天邪神】直系后代。

  待宙天神帝到了合适的【逆天邪神】时机,便可将神帝之力传承给继承之人……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宙清尘。

  欲为宙天神帝,与实力、魄力同等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心性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悯世之心。而被当做下一任宙天神帝培养的【逆天邪神】宙清尘,便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一样清雅无尘。

  名声极大,但宙天太子极少现于人前,此次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宙天神帝派来亲自迎接云澈,且显然已等待很久,可想而知宙天神帝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视,同时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在促成宙清尘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相交。

  而云澈,也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当的【逆天邪神】起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殊荣。

  “云神子哪里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能亲自迎接,是【逆天邪神】清尘之幸。”宙清尘连忙道。

  他说话之时,余光很是【逆天邪神】隐蔽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后方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一眼,但又马上移开,眼眸深处闪过一抹黯然,随之散去。

  当年第一次到来宙天神界,还未正式踏足,仅是【逆天邪神】边界,那无形威凌便让云澈几乎难以呼吸。而今,掠过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那些看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无不目光紧凝,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甚至会遥遥行礼,尽显敬意。

  虽然,一切还并没有在整个神界范围传开,但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又怎么会不知云澈将神界从一场本让他们无比绝望的【逆天邪神】厄难中拯救,而这件事很快便会在全世传开,到时,他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望,将绝不在任何一个王界之下,名字亦将流传千古。

  “实不相瞒,”虽为宙天太子,但宙清尘非但毫无凌人之态,谦逊有礼中甚至带着些许恭敬,且这种隐隐的【逆天邪神】恭敬之态绝非虚假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发自肺腑:“早在四年前的【逆天邪神】玄神大会,清尘便深深惊艳于云神子的【逆天邪神】风采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份所限,憾不能近身结交。”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宙天太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太高太尊贵,又在很大意义上象征着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颜面威严,岂能降尊去主动结交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。

  “今日总算如愿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云神子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功绩,清尘是【逆天邪神】毕生都不可能企及了。”宙清尘感叹道。

  云澈微笑:“太子殿下才是【逆天邪神】天定神子,如此赞誉,云澈万万不敢当。”

  宙清尘摇头笑道:“感离魔帝,阻断魔神,又促成神界与邪婴之间互不相犯的【逆天邪神】平衡,泯除了神界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厄难祸患,这般救世神绩,无人能及,当留万世,更当的【逆天邪神】起一切赞誉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颇为无语,这说话和捧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调调,简直和宙天神帝一毛一样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