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12章 不该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

第1512章 不该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

  “云澈,你终于来了,这段时间,我一直在等待着你。”

  冰凰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一如水一般娇软,梦一般飘渺。

  劫渊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她第一时间便感知到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这场绯红之劫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比她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还要早。

  但之后,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,今日,她终于等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安然无恙,对她而言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安慰。

  云澈向前一步,脸上露出微笑:“嗯,我来了,你这段时间一定很担心。”

  “看来,随你一起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”感知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,冰凰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又多了几分泌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柔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!”云澈重重点头,然后,他将劫渊归来后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一五一十,极尽详细的【逆天邪神】告知了她……直到劫天魔帝即将归去外混沌,并永毁连接内外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通道。

  天池之底陷入了很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随之响起冰凰少女一声悠长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叹。

  “邪神是【逆天邪神】神族最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灵,身为世间的【逆天邪神】至高存在,却以自己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留下了拯救后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而劫天魔帝,她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让人无法不叹。”

  “也难怪,当年身为创世神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,竟会那般执着的【逆天邪神】倾情于她。”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后世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,他们所安存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一对曾为世所不容的【逆天邪神】夫妻所赐予。若众神、众魔在天有灵,又不知会如何之想。”

  “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还有你,”云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心系万灵,执着存在,给了我最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指引,或许,就不会有今日之果。”

  “与邪神夫妇相较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付出何其微小。倒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以凡人之姿直面归世魔帝,最终将厄难化解于无形,你值得当世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荣光与赞誉,值得万灵千百世的【逆天邪神】扬颂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这个,云澈着实有些担不起,因为他始终都觉得,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努力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配不上这个结果。

  “如此,我牵挂已尽,心愿已了,终于可以安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离开了。”

  这番话,依然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柔平淡,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不舍彷徨。

  云澈目光一抬,神色复杂,叹声道:“一定要如此吗?”

  “你无需挽留,更无需为我伤感,”冰凰少女柔柔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该存在于这个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只因无法释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牵挂而存在至今,如今,我得到了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已经再没有了牵挂和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了。”

  “请你……善待邪神和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这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请求。”

  “好!”云澈重重点头,一字一字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只要我活着,就绝不会让她们受任何委屈。”

  叮……乒!

  冰凰少女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晶在这一刻出现了一道快速蔓延的【逆天邪神】裂痕,随之破碎,释出了她如玉雕琢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,以及全力封结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与生命。

  一团无比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色霞光铺在了天池之底,直蔓天池之上。

  而最浓郁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道,覆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能将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给予你,对我残剩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与灵魂而言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宿。”

  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肌玉骨每一寸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美奂绝伦,完美无瑕,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却没有一丝的【逆天邪神】绮念。他知道,随着冰晶的【逆天邪神】破碎,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存世神灵也即将散去。

  铮——

  短暂的【逆天邪神】静寂后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霞光忽然化作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蓝色光星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飞向了云澈,在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便无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入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中。

  云澈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顿时化作一片越来越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冰蓝,直至再无法看清冰凰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他闭上眼睛,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承受着冰凰少女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……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。

  一天……

  两天……

  三天……

  待云澈睁开眼睛时,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再没有了冰蓝的【逆天邪神】霞光和光星,唯有天池之水,依旧静默流动着极致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寒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之中,多了一颗蔚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冰凰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变得如雾一般虚幻,但她幻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颜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浅浅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:“云澈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和玄脉极为特殊。我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力,若可完全炼化,可助任何生灵成就神主,唯有你,或许成就神君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极限。”

  “这对我而言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赐。”云澈感激道:“我会早日将其完全炼化,绝不荒废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赐予。我亦会替世人,永远记住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以及你对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恩赐。”

  冰凰少女微笑,身体变得越来越朦胧。

  “还有最后一件事,请冰凰神灵告知。”云澈道,他没有忘记冰凰少女当初对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话……关于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冰凰少女短暂沉默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再说一次,这件事,知晓真相对你而言并无好处,反而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对你心绪有损,若不知,则一世无恙。纵然如此,你也一定要知道吗?”

  云澈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:“我想知道。”

  “好。”既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所愿,冰凰少女不再迟疑,缓慢讲述道:“我上次与你说过,你师尊能成为吟雪界史上第一个神主,以及她近几年大增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,皆因我许久之前赐予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魂。”

  云澈微微点头。

  “而也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冰凰神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我可以轻易干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”

  云澈一愣,眉头微皱,随之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心中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“咯噔”:“难道你这些年,其实会在某些时候……干涉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?”

  冰凰少女道:“以前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偶尔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些时候,但,自你到来吟雪界开始,我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干涉便一直存在,从未中断。”

  云澈瞳孔轻微放大,心中陡生一种极其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:“你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干涉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?是【逆天邪神】哪方面?”

  略微惊讶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冰凰少女继续道:“七年前,你第一次踏入冥寒天池时,我便察觉到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隐约感知到了你身上所承载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。”

  “后来,你沉入天池,与我相遇。我读取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并因此,知道了很多让我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,更看到了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。”

  云澈静默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双手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感在持续的【逆天邪神】增大着。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无法离开天池,无法守护和指引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,于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选择了沐玄音……在你离开天池之时,我以她体内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魂为媒介,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中刻下了‘待你胜过一切’的【逆天邪神】烙印。”

  嗡——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中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什么东西忽然爆开。

  “呵,呵呵……”他笑了起来,笑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凄冷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说……师尊对我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好,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意,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因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干涉……呵……你在开什么玩笑……开什么玩笑!”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双手有些发抖,内心有些冰凉……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!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!

  思绪变得无比之混乱,混乱到他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,就连视线都隐约变得模糊……但,关于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记忆,却又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晰,每一副画面,每一个眼神,每一句言语……

  以及……他曾经无数次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。

  疑惑沐玄音为什么会待他那么好……

  当年初至吟雪,沐玄音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界王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史上第一个神主,有着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和威望,掌控着无数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杀大权,在整个神界,都站在最高位面。

  而云澈,一个来自下界,修为连神道都没踏入,冰凰神宗最底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弟子都不会多看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卑微小辈……唯一算得上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由沐冰云带来,并对她有救命之恩。

  他与沐玄音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差距,任何方面,都何止天壤。

  另外,云澈在见到沐玄音之前,便已多次听闻吟雪界王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度冰冷绝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从不会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怜悯和温情,冰凰全宗,吟雪上下,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畏,远远大过于敬。

  但,唯独对于他……

  收他为徒,还可因为他对寒冰玄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驾驭远胜其他所有弟子,云澈也觉得理所应当,但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……所有……

  一次又一次,好到让他每次都近乎有虚幻之感。

  尤其,平时在和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流中,分明连她,都深深惊讶,或者说震惊着沐玄音为何对他那般之好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啊……为什么……

  一个来自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辈玄者,凭什么能让她一个神主界王如此?

  从不觊觎,并全力为他隐下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……长老宫主都百年难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冥寒天池由他任用……为他算计火如烈夺金乌焚世录……亵渎大罪竟一番斥责便完全泯之……玄神大会前整整两年弃全宗不顾只顾他一人……为他怒对剑君……为他融合乾坤五琼丹……暗随他入冰风帝国,又暗随他入宙天神界……

  甚至为了救他,直面古烛,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连整个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都顾不上了。

  凭什么……

  原来,这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竟都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干涉,根本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!

  这些年间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、惊愕摹灸嫣煨吧瘛克至不可思议,都全部解开。果然,这个世上,哪有什么莫名其妙,毫无理由的【逆天邪神】好……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那般超脱常理,摒弃原则的【逆天邪神】好。

  从一开始,对他好过一切,为他不惜一切,乃至徘徊在禁忌边缘的【逆天邪神】朦胧恰灸嫣煨吧瘛块愫……自始至终,都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凰魂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!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个答案,为什么会这么可笑,这么残酷。

  他抱住她,在她耳边轻唤“玄音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幕,犹在眼前,那一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悸动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之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刻印在灵魂之中。

  但……

  “你对这件事的【逆天邪神】在意,出乎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预料。”冰凰少女看着他,徐徐而语:“希望,你可以早日接受这件事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之剧,让她开始后悔告诉云澈这个真相。

  云澈手掌攥紧,再攥紧,他无法形容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……就像是【逆天邪神】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某个重要碎片忽然化作虚幻,散成了一个让他无比难受,或许无法弥补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洞。

  “解开。”他开口,只有短短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比生硬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字。

  “……”冰凰少女沉默了,她知道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意,也惊讶着他会说出这两个字。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轻轻说道:“如果抹去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干涉,以她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对你将再不复以往。并且,以你们之间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她很有可能,还会对你生出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愤怒抵触……甚至杀心。”

  “我想,你该明白这一点。”

  她一直都在通过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魂观察世界,所以,她和云澈之间发生什么,她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