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11章 玄音
  “冰云宫主。”水媚音离开后,云澈来到沐冰云身前。

  “宗主方才传音和我说了很多事,”沐冰云道:“实摹灸嫣煨吧瘛垦想象,你竟能从一个魔帝那里,博得一个如此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可以预见,魔帝离开之后,你将成为世人皆知、万界皆颂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神子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将永载史册,吟雪界亦与有荣焉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我也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略尽绵力,主要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牺牲与成全。”

  云澈其实一直很清楚,这个结果虽然和他有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连劫天魔帝都让他记住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之主。但实则……劫渊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。

  “借助‘救世神子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环和话语权,你也很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争取到了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处,我想,这对你,对她,对神界而言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恭喜你。”

  她微笑着,很浅很浅。而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颜,他一共也没有见过几次。

  云澈感叹道:“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冰云宫主将我带来神界,就不会有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我这一辈子,都可能再无法见到她。所以,我永远不会忘记,冰云宫主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生命里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恩人。”

  沐冰云微微摇头:“我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举手之劳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应得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今后,有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蓝极星也将成为无人敢触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,你和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也终于再不需要任何人担心了。”

  “冰云宫主,”云澈道:“你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算不上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件事,我不知该不该提醒你……或许不该吧。”沐冰云幽然道。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沐冰云问道:“你和琉光小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宗主没有反对,反而一直在主动促成,你可知为何?”

  惊讶于沐冰云为什么会问及这个问题,他想了想道:“当初师尊说过,琉光界在东神域有着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和话语权,而水媚音是【逆天邪神】琉光界王最宠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若能成为琉光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婿,对我那时候的【逆天邪神】处境,以及未来都有着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裨益。”

  看着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他试探着问道:“难道,还有其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?”

  沐冰云美眸微转,看向远处:“琉光小公主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……有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灵寄托。”

  “心灵……寄托?”云澈一愣: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当年在宙天神界,你与琉光小公主一战后,她就此对你倾心。明明有着尊崇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,有着举世瞩目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姿,却义无反顾的【逆天邪神】扑向那时相对而言分外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你。”

  “哪怕经历了宙天三千年,也依然未变……自始至终,她从未在意过彼此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身份,从未在意过任何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光,更从不会顾忌、犹疑和矜持……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主动、勇敢、热烈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着你。”

  “任何一个旁观者,都能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到她对你毫不遮掩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愫,而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感受,应该最为真切强烈。连我都毫不怀疑,纵然你是【逆天邪神】火焰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冰雪,亦会甘愿就此融身火焰之中。”

  云澈定定看着沐冰云:“冰云宫主,你说这些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虽然,宗主从来没有说过。但我知道……”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随着风雪,轻轻飘入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之中:“她……很羡慕她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注定不能。只能将这种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愿想,寄托在另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圆一个……有些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梦。”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越来越轻。

  她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妹妹,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和她最亲,离她最近,也最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还有心中所想,沐玄音没有对她说过,也不可能对她说,但她又怎么会察觉不到。

  她不知道自己和云澈说这些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是【逆天邪神】错,甚至……连她自己,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忽然告诉他这些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嘴唇张开,脑中忽然一片混乱:“师尊……她……”

  “师尊吗……”沐冰云转过身去,美眸闭合:“我想,她应该很多次的【逆天邪神】和你说过,她已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尊,但你似乎从来没有真正明白这句话的【逆天邪神】真正含义,也或者……不敢去相信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脑中忽然一片嗡鸣。

  “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情,还有身上背负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注定没有可能主动迈出那一步。所以……”

  风雪中传来一声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叹,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远远而去。

  雪白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云澈定定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那里,不知不觉,身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层厚厚的【逆天邪神】积雪。

  …………

  水千珩和水媚音离开。

  水千珩此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与沐玄音商议确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婚期……依然完全没有过问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见。

  云澈再次进入冰凰圣殿时,沐玄音已在等着他,水千珩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也让沐玄音确信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夸张与偏差,邪婴、魔帝、魔神……这三个接连而至,世人眼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劫难,居然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此归于平静。

  且皆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所促成。

  她站在窗前,漠然看着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没有因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而转身,不知在想着什么。

  云澈来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如以往那般恭敬拜下。

  沐玄音没有问及魔帝和邪婴之事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淡淡说道:“你和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婚期,定在下个月末,地点便在琉光界,一切事宜琉光界王自会操办,吟雪界这边会相应配合,你只需在那几天留出时间即可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答应,毫无意见……虽然,这和父母为他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与凤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婚期,只差了短短四天而已。

  唉!男人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真是【逆天邪神】忙碌啊。

  “你去吧。”沐玄音道:“这段时间,你应该有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要做,不必留在吟雪界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站起身来,却没有回应,亦没有就此离开。

  “……?”沐玄音没有转身,但一双冰眉微微蹙了一下。

  云澈脚步迈动,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后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走向前方,他和沐玄音本就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很近,短短两步,他和沐玄音便已近在咫尺,然后他张开手臂,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抱住了她。

  “……!!?”沐玄音全身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僵住……忘了挣脱,忘了言语,一双冰眸瞬起惊慌迷乱。

  双手拢在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腰上,上身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玉背紧紧相贴,云澈闭上眼睛,贪婪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着只属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感受着那抹如来自梦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雪气息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鼻端直入心魂,他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玄音,过几天,我要去送魔帝前辈离开,你陪我一起好不好?”

  他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“玄音”,而非“师尊”。

  直呼师尊之名,多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大逆不道。

  “……”依然没有挣脱,或者将云澈轰开,沐玄音僵在那里一动不动,胸脯起伏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剧烈,视线一片恍惚,五感之中除了他紧拥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再无其他。

  “好吗?”云澈再问,拢在她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一点一点,悄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收紧着……直到此刻,都没有被她推开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同样坠入一个如迷梦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一个他永远不想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幻梦。

  “好……”

  她回答,唇间发出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这一生最朦胧,最温软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云澈微笑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冰雪仙躯明明溢散着最冰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却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全身上下泛动着无比奇异,无比让人沉醉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感。

  “我还想……带你去见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父母。”云澈用更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那里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,你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王,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尊,你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你……好吗?”

  “……”沐玄音没有答应,但也没有拒绝之音。

  世界陷入了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两人都没有再说话,亦没有分开,在每一缕都变得格外微妙的【逆天邪神】空气中,画面就此定格……而且定格了很久很久。

  直到某一刻……沐玄音身上忽然一股寒气外放,云澈措手不及之下,身体向后一个踉跄,狠狠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  云澈一脸呆懵,刚要说话,圣殿门前,一个女子身影缓步而入。

  沐妃雪刚一走入,便看到云澈屁股着地,姿态甚是【逆天邪神】不雅的【逆天邪神】坐在地上,而沐玄音背对着他目视窗外。她脸上闪过愕然,躬身拜道:“弟子沐妃雪,拜见师尊,方才收到十数个上位星界同时发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拜帖,特来禀报。”

  沐玄音终于侧目,冷冷道:“澈儿,你退下吧。”

  “啊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,弟子告退。”云澈连忙起身,快步离开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脚步有些发飘。

  走到沐妃雪身边时,沐妃雪看了他一眼,美眸微闪异色……她莫名觉得似乎哪里有些奇怪。

  走出圣殿,云澈长长的【逆天邪神】舒了一口气,只觉得全身上下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通畅。

  “主人,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脑海中响起禾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你和师尊……她……她……”

  话只一半,便已怯怯的【逆天邪神】有些无法说下去。

  跟随云澈返回神界后,她很早就察觉到云澈和沐玄音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有些微妙,却始终没有敢往那个禁忌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去想。但今天……刚才……

  “咳咳,”云澈一脸认真正气的【逆天邪神】纠正道:“禾菱,我回吟雪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,就被她逐出了师门,所以她早就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师尊了,所以……发生任何事情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……主人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禾菱小小声道。

  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换成茉莉在,早就骂了不知几万遍“禽兽”。虽然……

  “神曦主人那边,主人什么时候去看望她呢?时间久了,我总有一种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。”禾菱说道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收敛,所有关于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讯息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她在闭关,但就如他对夏倾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,以他对神曦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深入”了解,单单闭关这件事,就根本不太正常。

  神曦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上最不需要被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但他却和禾菱一样,亦有一种不安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虽然并不强烈,但始终存在……那日在宙天神界,龙皇看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他从未忘记。

  “送离魔帝,带茉莉回蓝极星后,我们便去龙神界。”云澈看了一眼千叶影儿,说道。

  他飞身而起,向北方而去,穿过结界,落在了冥寒天池。

  “魔帝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是【逆天邪神】冰凰神灵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后牵挂,她知道这个结果之后,一定会很高兴吧。”

  自言自语间,云澈一跃而下,身体穿过层层天池之水,直到池底,循着蔚蓝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弧,又一次站在了冰凰少女面前……他知道,这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后一次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