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10章 印记
  和水媚音成婚这件事,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沐玄音强行撮合而成,连婚期都压根没问过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见。但云澈在不知不觉中,对此早已没有了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抵触,每次和水媚音相处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总是【逆天邪神】极好,毕竟,被一个女子如此迷恋,总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件美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。何况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水媚音这种世人仰羡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女。

  “都一样啦。”水媚音一点都不在意,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娘亲是【逆天邪神】爹爹最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妾室,但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受宠的【逆天邪神】!人家也会像娘亲一样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

  云澈笑了起来……很显然,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,和她母亲有着相当之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。

  “但是【逆天邪神】,想到要和好多爱着云澈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们相处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点点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水媚音声音小了下来,无论任何女子,在这种事情总会忐忑,但马上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睫再次弯翘:“不过,能配得上云澈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,一定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上最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姐姐,我应该更加努力,比娘亲还要努力才可以。”

  “你啊你啊,”云澈不自禁伸手捏了捏她嫩滑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,笑着道:“永远都和小孩子一样。”

  “哼,人家才十九岁,本来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孩子!”水媚音很坚决的【逆天邪神】把宙天三千年折成外面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三年,然后手儿轻抚脸颊,一脸幸福状:“云澈哥哥又摸人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了,好害羞。”

  云澈嘴角一咧,眼睛眯起,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邪恶状:“等我们成婚之后,我再让你知道什么叫害羞!”

  “咦?”水媚音眼睛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眨了眨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向前,靠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用怕被其他人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轻轻说道:“到时候害羞的【逆天邪神】说不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哥哥,因为人家和娘亲学了好多好多东西哦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终究还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未经人事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说完,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浮起了一层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粉霞,螓首也稍稍垂下,娇媚不可方物,看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一时痴目。

  “你……你脖子上为什么会戴着琉音石呢?好奇怪。”水媚音问了一个毫不相关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……大概为缓和忽然变得暧昧撩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氛。

  “这个啊,它可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琉音石。”云澈微笑起来:“它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珍贵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物。”

  “宝物?”

  “因为,它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女儿送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亲手找到,亲手塑成,而且刻印了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让我以后无论走到哪里,都可以随时听到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”

  他说话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和暖到不可思议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让水媚音不舍得移开目光。

  “这样哦……”水媚音手指无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点了点唇瓣,心里想着要不要也给云澈做一个……看他那么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

  “那……云澈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可不可爱,今年几岁了呢?”水媚音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问。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当然可爱,你一定会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年龄嘛……和你当年遇到我时差不多大。”云澈说道,心中忽然有些感慨。

  “咦?”水媚音显然很诧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居然已经这么大了,她想了想,忽然问道:“那……她有没有找到喜欢的【逆天邪神】男孩子呢?就像我当年一样。”

  听到这个问题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眉直接竖了起来:“没有!绝对没有!谁敢打我女儿主意,我锤死他!!”

  看着云澈那简直恶狠狠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,水媚音眼睛眨了眨,很小声道:“我爹爹当年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云澈:“~!@#¥%……”

  当年,因为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堂堂琉光界王,竟然亲自登门,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,愤怒的【逆天邪神】像头被人扎了屁股公牛,都恨不能亲手将他给劈了,哪有丁点上位界王的【逆天邪神】威仪。

  当时,水千珩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中就配仨字——神经病!

  现在回想……当年水千珩的【逆天邪神】作为实在太正常!太正确!太有范了!

  简直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慈父的【逆天邪神】典范楷模!

  “总之,想打我女儿主意,先打得过我……”云澈话语一顿,忽然有些心虚,然后又凶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先打得过我家茉莉再说!”

  “唔……”意外又见识到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面,水媚音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他好一会儿,然后笑着道:“云澈哥哥身为父亲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也好有魅力,人家越来越喜欢你了。”

  云澈腰杆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挺了挺。

  这时,水媚音忽然向前,一股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香风袭来,云澈根本来不及反应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便传来一抹撩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润。

  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玉齿咬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上,咬的【逆天邪神】稍稍有些重,留下了一小排很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齿印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有些愕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,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伸手摸去,触碰到了齿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形状,以及……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香津。

  看着自己在他脖颈上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杰作,水媚音脸儿微红,然后很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:“嘻嘻!成功在云澈哥哥身上留下印记了!啊!云澈哥哥快把它封结起来,不可以让它消失。”

  云澈有些好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不会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娘教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吧?”

  “对啊!云澈哥哥真聪明。啊……快点快点啦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无语,然后手指一点,以玄气将水媚音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齿印封结在脖颈上:“这样可以了吧。”

  “嗯嗯!”水媚音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她仰着笑颜,很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哥哥身上只属于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印记,一辈子都不可以抹掉哦!”

  “……好好好。”云澈只得答应。

  “现在,轮到云澈哥哥了。”水媚音笑意更加明媚。

  “我?”

  “对啊!”水媚音手指碰触在自己如初雪般细嫩的【逆天邪神】脖颈上:“云澈哥哥也要在我身上留下印记。”

  “……不要!”云澈拒绝。

  “唉?为什么?”

  “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最了不起,最伟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主啊!怎么可以做这么幼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!”云澈愤愤道……岂止是【逆天邪神】幼稚,简直羞耻啊!这种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游戏,他十岁之前倒是【逆天邪神】经常和萧泠汐玩,十一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都会觉得幼稚!

  水媚音好歹三千多岁,三千多岁了啊!

  “唔!”水媚音脸儿一板,唇瓣一翘,有些委屈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要告诉我娘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婿说她很幼稚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点头:“我觉得,你娘亲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非常美丽、智慧的【逆天邪神】前辈,才能育出你这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然!”水媚音螓首歪了歪:“那你还不快来!”

  云澈小舒一口气,三分无奈,三分好笑,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说不出的【逆天邪神】温心感。

  他身体俯下,靠近向水媚音。随着他的【逆天邪神】临近,呼吸轻轻抚在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儿上,一抹酥粉悄然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蔓延到雪颈,心跳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加快了数倍。

  “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咬了?”云澈嘴唇几乎触碰到了她纤巧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,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纤白玉颈,流溢着胜雪的【逆天邪神】肤光。

  “……”水媚音双眸紧闭,全身僵紧,但不等她回答,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口咬下。

  顿时,一抹温玉溢入齿间,让云澈本就很轻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道又不自觉轻了几分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他却不自禁贪恋摹灸嫣煨吧瘛壳种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足足数息,才轻轻将牙齿移开。

  看着娇美玉颈上自己被迫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浅浅齿痕,云澈笑着道:“这样总可以了吧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发呆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孩从绮丽的【逆天邪神】迷梦中醒来,连忙伸手,以玄气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齿痕封结,手指偷偷的【逆天邪神】触摸着齿痕的【逆天邪神】形状,唇中发出着似乎有些不满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:“哼,咬的【逆天邪神】好轻,还流了那么多口水,臭死啦!”

  “~!@#¥%……”云澈嘴角抽搐,老脸泛黑:“我口水……才不臭!”

  这时,他目光忽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侧,看到了一抹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雪影。

  沐冰云。

  她静立雪中,似乎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才到来。

  “冰云宫主!”云澈连忙行礼,同时心里一阵乱颤: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不会都被她看到了吧?

  好羞耻啊啊啊!!

  “媚音见过冰云前辈。”水媚音也跟着行礼。

  “嗯。”沐冰云轻轻颔首,目光并没有在他们身上停留,身影从上空飞掠而过。

  但随之,她又忽然停了下来,映着冰雪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晃过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似乎在犹豫挣扎着什么,最终眸光一定,转过身来:“云澈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  “啊……我刚好要去找爹爹,还有拜见吟雪界王。”水媚音马上道,娇影浮空飞起,向云澈偷偷晃了晃小手:“云澈哥哥,我晚些再来找你玩。”

  水媚音在飞雪中离开,却没有去找水千珩,因为她知道水千珩现在很可能在和吟雪界王商议自己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“大事”。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在一株幻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冰树前落下,却无心去欣赏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雪景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又一次碰触在脖颈的【逆天邪神】齿痕上,停留了很久很久,然后唇瓣张开,香舌轻吐,将手指悄悄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在舌尖上。

  感受着来自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味道,她轻轻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……如一只沉浸在美好梦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灵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