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09章 婚期啊婚期

第1509章 婚期啊婚期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你自己说的【逆天邪神】,如果我赢了,你就随我离开这里,我去哪里,你就跟着去哪里,我可一个字都没有忘。而且,还有另外一个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。”

  他在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耳边,向她讲述着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,让茉莉亦久久的【逆天邪神】惊愕。

  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厄难、困顿,尽皆云散,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奢望就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怀中,未来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明光。就如夏倾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,已再没有比这更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了。

  “好啦,现在就跟我走吧。”云澈牢牢牵住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,那么迫不及待的【逆天邪神】想要带她回蓝极星——那个他们相遇,又将命运紧紧相连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:“对了,倾月说她想要见你,并和我们一起回蓝极星,你……怎么想?”

  茉莉眸光微转,小手忽然一收,如鱼儿一般从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掌中滑了出来,身体也转了过去,魔气凌然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现在还不能离开这里。”

  “呃?”云澈一愣,随之心里一咯噔:“为什么?你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要反悔吧?”

  “离开之前,我想再去看看彩脂。”茉莉幽幽说道:“这次,我会选择和她相见。说不定,到时候随你回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,将不止我一个人。”

  “……”被吓了一大跳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顿时长舒一口气:“好,那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  “你去送死吗?”茉莉白了他一眼:“她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初神境最凶恶之地,以你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实力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踏入,我和千叶两个人都不可能保得住你。”

  云澈:o(╥﹏╥)o

  “她现在陷入了执念,若能一起离开,最好不过,若她坚持留下,我也不会勉强。”茉莉知道,自己即将带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对彩脂而言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救赎,或许有可能让她走出自己给自己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深渊:“之后,我会自己去找你。”

  “好!”云澈稍稍一想,欣然点头,然后又一脸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嘱咐道:“我过几天要去送魔帝前辈离开,这些天应该都在神界,之后才会回蓝极星,如果你这个时间之内找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可千万不要被其他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看到……我怕把他们吓死。”

  “哼!”茉莉鼻尖微翘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冷傲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若不想,就凭他们,还没资格发现我。”

  “呃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可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无双。”云澈笑眯眯道:“等回到蓝极星后,我先带你去见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你一定会喜欢她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哼,没兴趣。”茉莉轻哼一声,忽然扫了一夜千叶影儿,目光一凝,随之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:“你居然……一直都没碰她?”

  以她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了解,这简直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

  无论她再怎么怨恨千叶影儿,有一点她不会否认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容颜和身姿,绝对配得上“神女”之名!否则,也不会让她哥哥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痴狂到甘愿为之付出生命。

  “对啊,”云澈悄然走近茉莉,满脸的【逆天邪神】正气纯洁,手掌悄无声息的【逆天邪神】覆向她微隆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:“我连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都没好好怜爱过,又怎么会……哇啊!”

  一声惨叫,云澈被茉莉一脚踹出十里之外。

  …………

  离开太初神境,云澈回到了吟雪界。

  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,飞雪似乎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柔平和。

  冰凰圣殿安静如初,云澈进入之时。一眼看到了沐妃雪静立在那里,却没有看到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“妃雪师妹,”云澈笑着喊道,心神松弛,心情大好之下,他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也多了几分异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染力,看的【逆天邪神】沐妃雪微微一呆:“师尊又不在吗?”

  “师尊今日有事外出,不过应该很快就会回来。”沐妃雪有些不自然的【逆天邪神】把玉颜别过,看着窗外柳絮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飘雪。

  “哦!”云澈答应一声,脸上笑意更甚:“那我在这里等师尊。对了妃雪,你送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恒影石,无心她非常喜欢,每天都会刻印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。呃……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,至少让我略表谢意。”

  “不必,她喜欢就好。”沐妃雪有些冷漠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。

  云澈没有再追问,在小一个月前,他就开始盘算该送沐妃雪什么好。

  他席地而坐,手指不断触碰着脖颈上佩戴的【逆天邪神】琉音石,沐妃雪看了数眼,终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动开口问道:“琉音石?”

  云澈“嗖”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异常振奋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对啊!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心亲手做的【逆天邪神】,好不好看!”

  一边说着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指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意的【逆天邪神】释出一缕玄气,顿时,琉音石上响起云无心娇甜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……”沐妃雪没有理他。

  自讨没趣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只好悻悻的【逆天邪神】放下琉音石。

  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等待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落在了殿中那个亘古不凝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池之中,看着那枚雪白无垢的【逆天邪神】花朵久久出神。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,他在雾绝谷为沐玄音采摘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朵冰羽灵花,从那之后,它便出现在了这里,成为了这个冰池中心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距离那时,不知不觉已过去了七年之久,它却从未凋零,傲绽如当年。

  “妃雪师妹,”云澈回神,问道:“你刚才说师尊有事外出,知道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事吗?”

  沐妃雪没有看他,但美眸的【逆天邪神】余光似乎瞄了一眼他刚才呆望出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羽灵花,道:“今日,是【逆天邪神】师尊和冰云宫主生父的【逆天邪神】忌日,每年此日,师尊和冰云宫主都会去祭拜。”

  云澈一愣,然后微微点头: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他在沐玄音身边数年,却从不知道此事。

  想了想沐玄音和沐冰云的【逆天邪神】年龄,云澈随口问道:“能育出师尊和冰云宫主,想来师公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为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不过,师公似乎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寿终正寝,难道是【逆天邪神】被人所害吗?”

  “对。”沐妃雪漠然道:“师公当年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外逃的【逆天邪神】北域魔人所害,也因此,师尊和冰云宫主都极恨魔人,见之必杀。”

  “!!”云澈如遭雷击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怔住。

  “?”他明显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让沐妃雪侧目。

  就在这时,一股轻渺的【逆天邪神】寒风吹拂而过,沐玄音幻美如冰仙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出现在了圣殿门前,带着些许零星的【逆天邪神】飘雪。

  “恭迎师尊!”沐妃雪恭敬拜下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竟是【逆天邪神】足足慢了两息,才连忙拜下,动作亦有些僵硬:“弟子云澈,拜见师尊。”

  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冰眸看向云澈,一眼察觉到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,纤眉微蹙:“发生了何事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摇头,抬目道:“弟子有一些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要告诉师尊,师尊听后定会高兴。”

  “妃雪,你先退下。”沐玄音道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沐妃雪应声,缓步离开。

  “说吧。”沐玄音一双冰眸直视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她并没有忘记他刚才那明显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。

  云澈稍稍平复心境,然后一五一十,极尽详细的【逆天邪神】将劫天魔帝对他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以及宙天神界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告知了沐玄音。

  之后,又将“邪婴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也原原本本告诉了她。

  沐玄音静默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冰颜上一次次浮现着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,但她始终没有开口将他打断,或者质疑。

  待云澈将一切讲述完毕后,圣殿顿时陷入了格外长久的【逆天邪神】静寂,沐玄音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立在那里,许久毫无动作,毫无言语。

  “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沐玄音终于开口,问了一句几乎所有听闻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会问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题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郑重点头。

  沐玄音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雪衣微飘,显然心中极不平静,她正要再问什么,忽然冰眸一侧,看向了殿外,随之道:“你去见琉光小公主吧。”

  “啊?”云澈一愣。

  “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婚期,暂定下个月。”沐玄音又道。

  “啊??”云澈更愣。

  这时,一个悦耳空灵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声音拂动飞雪,远远传来:“云澈哥哥,我来看你啦!”

  云澈愕然转首,这个声音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水媚音!

  少女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之后,水千珩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也遥遥传来:“琉光水千珩,携小女前来拜访吟雪界王。”

  “你去吧!”

  声音落下,沐玄音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消失在了那里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,足以让她想到水千珩忽然拜访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云澈出了圣殿,一眼看到一抹玲珑的【逆天邪神】少女身影从上空飞至,黑裙飘荡间,如一只在飞雪中曼舞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蝶,轻盈的【逆天邪神】落在了雪域中。

  “云澈哥哥!”她一个小跳,俏生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站在了云澈身前,一双媚眼弯翘成两枚细细的【逆天邪神】月牙:“有没有想我呀,嘻嘻。”

  “这段时间都快忙死了,哪有时间想你。”云澈板着面孔说道。

  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人家很想你啊,每天都在想。”水媚音仰着脸颊看着他,星夜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释放着毫不掩饰的【逆天邪神】迷恋色彩:“爹爹已经告诉我了,因为云澈哥哥,魔帝和魔神都将永留混沌之外。云澈哥哥救了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哦,爹爹知道后都快激动死了。”

  “决定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前辈,我做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多。”云澈慢悠悠道,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,但每次想到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都会复杂难言。

  “哇啊!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救了整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主,却这么温和谦逊,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哥哥,果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上最好,最了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人!”

  在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里,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点似乎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上最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,看着云澈,她弯翘的【逆天邪神】美眸中似有无数璀璨的【逆天邪神】星辰在闪耀:“爹爹说,下个月,我就可以嫁给云澈哥哥,成为云澈哥哥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妻子了哦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妾!”云澈有些欠抽的【逆天邪神】更正道。

  下个月……那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和雪児撞期了么。

  自己在下界,压根都还没向父母、苍月他们提过水媚音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算了,到时再说吧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