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08章 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

第1508章 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

  “一言九鼎,绝不违背!”云澈斩钉截铁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愿!”

  “前辈应该明白,晚辈这并非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拯救她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拯救神界。所以,我和她,也需要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承诺!”

  作为东神域声望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先争取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便已足够。

  无疑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最不会质疑之人。他这番言语,让他再一次激动起来……没有错,若邪婴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此永离神界,那么,这绝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“拯救”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且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又一次对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拯救。

  继魔帝、魔神之难后,他们一直如刺在魂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之患,也可就此平缓。

  “你确定……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之意?”宙天神帝确认道,语气带着无法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。

  “我确定!”云澈直视着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字字铿锵:“送离魔帝前辈后,我便会带她离开神界。也请……神界中人永远不要打扰我们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隐约也在告诉宙天神帝,他以后也并不会再久居神界。

  “好!好!!”

  宙天神帝连说两个“好”字:“老朽这便下令,天杀星神并非为邪婴万劫轮所劫持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天杀星神为主,且以后将永离神界……我宙天神帝亦会公开承诺,以后绝不会靠近和惊扰邪婴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!”

  宙天神帝言出必行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很快便在宙天神界响起。

  劫天魔帝还未真正离开,云澈也还没有带茉莉离开,一切都还存在着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变数。因而,宙天神帝公开的【逆天邪神】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覆盖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之音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响彻在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。

  此刻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齐聚着三方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十三神帝,几乎东神域几乎全部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界王!

  基本等同于公诸于整个神界。

  他所公开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和他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别无二致。虽然,他只能代表宙天神界,但,以宙天神帝在东神域和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声望地位,若非足够相信,又怎会如此!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公开之言,毫无疑问在众神帝、神主之中引发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轰动。和宙天神帝一样,魔帝魔神之外,邪婴是【逆天邪神】另外一个让他们深为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魂中之刺。

  魔帝和魔帝之难即将消弭,邪婴便成为了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隐患。而这番忽然响起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之言,让他们无法不心中深深悸动。

  离开宙天神界,云澈刚唤出遁月仙宫,便忽有所感,转过身去,一眼看到夏倾月正缓步走来。

  “准备回吟雪界吗?”夏倾月问道。

  “嗯,不过,会先去一趟太初神境。”看着夏倾月逐渐临近的【逆天邪神】仙影,云澈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你走了一步妙棋。”夏倾月轻然而语。

  云澈眼睛一瞪,一脸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怪异:“你居然也会夸奖人?”

  夏倾月毫不理会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揶揄,星月般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看向远方……那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:“当年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刚刚觉醒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,便灭杀了一个神帝,和一众王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神主,如此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在神界引发了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慌与阴影,所以,那段时间,各大王界强者尽出,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孔自为首,拼了命的【逆天邪神】找寻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踪迹。”

  “为的【逆天邪神】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趁她力量大耗,又身负重创之下,不惜一切手段将她击杀,久寻未果后,甚至不惜强行催动王界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星界……因为他们知道,邪婴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完全恢复,他们便几乎再无机会,等待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比噩梦还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厄难。”

  “然而,三年时间,他们毫无所获。其实到了第三年,王界便已基本撤回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力量,一直在持续的【逆天邪神】找寻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做做样子……因为他们知道这段时间很可能已足够邪婴恢复完全,他们无法不惧。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寻到,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送死!”

  “我知道,所以,我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了神界一个台阶。”云澈微笑说道:“主动以她之名,再加上我之名做出了永不祸世,甚至永不回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加之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当先应承,让他们以后再无理由对茉莉出手。”

  当然,也没有胆量。

  云澈对宙天神界说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话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寻的【逆天邪神】理由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事实!尤其神帝那个层面都深深知道的【逆天邪神】事实!

  以茉莉碾压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力量,以及天下无双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与隐匿能力,她若要祸世,谁能真正奈何她?

  她想要杀谁,哪怕强如神帝,又有谁,能永远躲得掉?

  当年他们疯了一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找寻茉莉,只因茉莉当年重耗重创。而茉莉一旦恢复……哪个王界,敢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主动招惹?

  但身为王界,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巅峰存在,邪婴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出现,他们就算恐惧,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围剿,否则,必遭天下之疑。这种状态之下,茉莉将难以出现在阳光之下。

  本该嗜血暴戾,让人无尽恐惧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永不再回神界,再加上他这个“救世神子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口承诺以及声望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当先承诺,这对神界众强者,尤其有“责任”覆灭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而言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赎世仙音!

  所以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了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台阶……毕竟,邪婴存在神界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存在下界,其实并无本质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区别。

  “如此,有了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蓝极星,将成为所有神界必须牢记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,谁敢触犯,必引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慌与愤怒。”

  邪婴主动承诺永离神界,谁敢触犯她所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下界,一旦引她之怒,必为神界浩劫……谁敢如此,估计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神帝都会恨不能亲自跳出来捏死他。

  很有可能,在茉莉跟着云澈回到蓝极星后,三方神域会立刻下达禁止任何人靠近蓝极星所在星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禁令。

  “劫天魔帝将回到混沌之外,并摧毁那些魔神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通道,魔帝、魔神之难,根本还未爆发,便以这过于完美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落幕。”夏倾月徐徐说道:“而你,却成为了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之主,当世下至蝼蚁,上至神帝,无不承你之恩!以后,有这个光环在,谁若犯你,必引天下之怒。”

  “邪婴随你回蓝极星,就此不再回神界,我想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你之愿,她之愿,亦会让神界如释重负,同时,她也成为你和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神,哪怕你没有救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环,也断不会有谁敢伤害你和蓝极星……就连我,也终于可以再无顾忌的【逆天邪神】归去了。”

  “一切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完美无瑕,似乎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了。”夏倾月轻然而语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,在这时倾起一个极美的【逆天邪神】弧线:“看来,我一直以来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担心忐忑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余的【逆天邪神】。你或许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天佑在身。”

  “哈哈,也许吧。”云澈笑了起来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,已经很久没有如此轻松过:“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?”

  “你带邪婴回去的【逆天邪神】那天吧。”夏倾月给了云澈一个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意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:“我很想知道,让你甘愿无悔赴死,甘愿为她向整个神界许下重诺的【逆天邪神】,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一个人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揉了揉鼻头,目光怪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她:“你该不会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吃醋了吧?”

  “到时,记得向我传音。”夏倾月转过身去,今日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气质,以及她带给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也和以往每一次都截然不同……似是【逆天邪神】释下了某些重负,少了几分威凌,多了几分缥缈仙姿。

  “对了,”她忽然螓首稍侧,道:“‘救世神子’之名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比耀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光环。但,你最好不要过于放在心上,弱者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救世主’之名,需要在强者的【逆天邪神】认’和‘恩赐’之下,远比看上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脆弱不堪。待你足够强大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,你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举世敬畏,谁都不会质疑,真真正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主!”

  看着夏倾月远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影,云澈撇了撇嘴:看来说教这个毛病是【逆天邪神】改不了了,也不知道跟谁学的【逆天邪神】!

  …………

  太初神境。

  带着千叶影儿再次来到此地,这一次,都不需要云澈全力释放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主动出现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前。

  “茉莉!”

  云澈快步向前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已足够告诉茉莉很多很多,他直接将茉莉玲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拥在胸前,在她耳边轻轻道:“现在,宙天神界已经容许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再不会主动犯你,而且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众许诺,你要认赌服输,随我离开这里。”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茉莉没有挣脱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怀抱,但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胸前轻轻摇头:“我不信。”

  “我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凭证,你抵赖也没有用。”云澈微笑,拿出了一颗小巧普通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影石,笑眯眯的【逆天邪神】在茉莉眼前晃了晃,然后释放出了其中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像与声音。

  茉莉一眼便认出,出现在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核心之地。而画面并不重要,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响彻在这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纵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依旧能感知到那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帝威与沉重的【逆天邪神】穿透力。

  他用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亲口说出了容许邪婴留在下界,永不主动触犯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。

  茉莉幽暗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眸剧动。她深知宙天神帝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极度嫉摹灸嫣煨吧瘛咖嫉恶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亲口承诺,虽然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忌惮和云澈承诺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顺势而为,却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跨越了他一直固守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则,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易。

  “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,”云澈笑着道:“我感觉我从一开始就低估了他们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害怕。宙天神帝将承诺之音传开后,我原本以为会有很多震惊、不解与质疑之音,没想到,几乎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如释重负。”

  “你不去主动招惹他们,他们就要烧高香了。从他们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来看,就算你之前公开出现,他们敢不敢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围剿你都不一定。”

  “不过以后,你就要跟着我留在蓝极星。说不定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辈子都不会再踏足神界。你……不会有意见吧?”

  “哼!”茉莉脸儿别过,似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些不满的【逆天邪神】嗔道:“你都已经替我决定,我又能怎么办?”

  蓝极星……天玄大陆……幻妖界……云澈……

  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逐渐迷蒙……以后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以与他再回蓝极星——那本以为只会出现在梦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再也不会有人干涉和打扰?

  神界又有什么可以留恋?出身、仇恨……又有什么不可以舍弃?

  真的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做梦吗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