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07章 邪婴归宿

第1507章 邪婴归宿

  “邪婴万劫轮当年在造就神魔皆灭的【逆天邪神】厄难之后,力量也消耗殆尽,被邪神封印。处在封印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些年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自然无法恢复,反而被邪神所留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更进一步湮灭残噬,待百万年后,邪神留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之力消散,摆脱封印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万劫轮也自然处在一个极为虚弱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虚弱到……无意找到它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都有能力将之再次封印。”

  宙天神帝:“……”

  “在上古时代,邪婴万劫轮不但被神所惧,亦被魔所惧,所以一直都处在魔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全力封印之中,它在封印解开后之所以释放万劫无生,也正是【逆天邪神】长久封印中所衍生堆积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。”

  “它之所以要不惜一切毁灭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与魔,怨恨之外,还有一个或许更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,那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它害怕再次被封印。”

  在太初神境,他亲眼见到了邪婴万劫轮的【逆天邪神】器灵……身处黑雾,无论形体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甚至语态,都如婴孩一般。

  身为黑暗力量的【逆天邪神】极致,它却害怕黑暗,害怕孤独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没有人会想象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,他们对邪婴万劫轮这个名字,唯有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灭世之名和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

  “所以,因为恐惧被再次封印,它选择了向茉莉臣服,甘愿认她为主,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为主意志。”

  云澈没有说邪婴以茉莉为主的【逆天邪神】更大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它害怕黑暗与孤寂,因为他知道,这句话在世人耳中,只会让他们觉得可笑,而断无可能相信。

  “而茉莉之所以应允,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怕它为心怀叵测之人所得,成为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灾厄之手。她从没有想过让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觉醒,只想着让它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体内,就此永远的【逆天邪神】沉寂下去,不会在某一天引发世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慌,更不会造就灾难。”

  宙天神帝道:“可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”

  “前辈知道邪婴为何会觉醒吗?”云澈知道他要说什么,直接打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“为何?”宙天神帝问。

  “那前辈,如今是【逆天邪神】否已经明了星神界当年为何不惜以‘星魂绝界’来闭界?”

  “……”这件事,宙天神帝至今都毫无所知。

  星神帝已数年不知所踪,毫无音讯。而残剩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和长老,都对当年闭界一事死缄其口,不肯透露半个字。

  “我想,即使以前辈之能,即使到了今日,也一定并不知道星神界当年为何强行闭界……因为他们就算再有一万个胆子,也一定不敢说!他们但凡还有哪怕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羞耻心,也绝对没有脸说摹灸嫣煨吧瘛磕怕一个字!”

  “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什么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宙天神帝心中剧动。星神界从不肯在这件事上有任何透露,他早知必定非同寻常,却又无从得知。而显然,云澈知道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相。

  “邪婴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被星神界……生生逼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说道。虽然,本以为永远失去的【逆天邪神】茉莉再次回到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中,但想起当年,他依旧重重咬牙。

  他永远不可能原谅星绝空,永远不可能原谅星神界!

  当下,他将当年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献祭仪式,将星神帝对自己儿女的【逆天邪神】连番算计,详尽的【逆天邪神】描述给了宙天神帝。

  宙天神帝何等阅历,但听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露出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容。

  天狼溪苏,天杀茉莉,身为被星神之力选中之人,却都甘愿为了保住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人而献祭自己,而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站在神界巅峰,象征东神域至高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,非但没有因此自愧和感怀,还反利用这一点将他们算计……

  恶毒、卑劣、丧心病狂都不足以形容。

  “竟会有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”宙天神界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了解星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之一,但就连他,都感觉到了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和难以置信。

  同为东域神帝,他甚至感觉到深以为耻。

  哪怕他认知中最绝情冷血的【逆天邪神】梵天神帝,这些年也始终都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视为珍宝,不愿其受到任何伤害。

  “我当年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一个特殊原因知晓了一切,才会强闯星神界。我能进入‘星魂绝界’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我身上有着她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血。”

  云澈简单而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着:“可惜,我终究力弱,面对星神界,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作为,险些命丧,最终以一特殊方法逃脱。不过,他们却都以为我已经死了,她也如此认为,才会因极度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望、绝望、怨恨,让邪婴万劫轮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就此苏醒。”

  当年,星神帝告知宙天神帝,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死于邪婴之手,他今日才知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遭了星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毒手,他心中震惊愤怒之余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一阵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后怕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,云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了,魔帝与魔神之难,将毫无侥幸的【逆天邪神】笼罩整个混沌。

  星神帝不仅灭绝人性人伦,还差一点点,便成为了神界史上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罪人。

  “难怪星绝空数年不知所踪。想来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知总有一天真相会暴露,被人知晓邪婴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他而觉醒后,这世上任何人都不可能原谅他,从而暂时避世躲藏。”

  宙天神帝叹了一口气,心绪万般复杂:“云神子,你究竟……想要说什么?”

  “我说这些,既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前辈明白真相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要请求前辈一件事。”云澈心中忐忑,但眼神、语气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坚决:“希望前辈,能容许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并公开此意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虽心中已有预感,但骤闻云澈之言,他依旧面露难色,他一番犹豫,叹声道:“老朽刚才亲口所言,你有提出任何要求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。但……但邪婴之事,她与魔帝魔神一样,关系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整个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啊。”

  “同样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魔,为何前辈却从没有不容更为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格外尖锐。

  “不一样,”宙天神帝摇头:“魔帝之强大,纵倾尽一切,也没有任何抗争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想要苟生,唯有俯首。而邪婴……至少,还有将其覆灭,让其重新归于沉寂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性。”

  “我已经说过,她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邪婴万劫轮所劫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主意志,你们所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根本不会发生。”

  “那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啊。”宙天神帝道:“它当年灭绝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神与真魔,彻底改变了时代和混沌格局。所有人都知道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极致,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负面力量。”

  “我相信你所言,也相信它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天杀星神为主。但……天杀星神,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星神中最绝情嗜杀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杀念、戾气本就极其之重,当年,多少星神、月神、守护者、梵王,甚至月神帝,都死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手上。”

  “如果她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为邪婴万劫轮所控,那么这些人,却也都死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之下。”

  云澈微微摇头,用有些轻缓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如果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如你所言满心戾气杀念,那么,整整三年多,她为何再未出现过,也再未杀过任何一个神界中人?”

  宙天神帝一愣。

  “如果,她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如你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样会祸世,那么,前辈真的【逆天邪神】认为这个世上有人能阻止得了她吗?”

  看着宙天神帝微变的【逆天邪神】脸色,云澈继续说道:“她未觉醒邪婴之力时,速度和隐匿能力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公认的【逆天邪神】天下无双,浩大南神域在将她成功暗算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形下都没能留住她。”

  “这三年,龙皇恰灸嫣煨吧瘛孔自为首,三方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王界顶尖力量倾巢而出,却自始至终,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踪影都没触碰过。换言之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除非主动现身,否则你们将几乎没有可能找到她,更谈不上集合力量围剿她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也不是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……”宙天神帝脸上动容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否认。

  龙皇为首,所有王界出动……当真是【逆天邪神】连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衣角都没碰到过。

  “那么……”云澈眼中闪过一道异芒:“以她如今之力,若要发泄戾气和杀意,若要祸世,她只需在各界游移屠戮,别说下位、中位、上位星界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王界,都可短时间夺无数性命,你们或许连反应都来不及,她便已完美隐匿。”

  “如此,一次,百次,千次……你们除了死亡,除了恐惧,除了逐渐凋零,能奈她何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其实正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帝,以及所有王界中人对邪婴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。

  “而现实却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几年间,她一个人都没有再杀过。前辈认为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敢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愿!?”

  宙天神帝嘴唇动了动,最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言反驳。

  邪婴自当年骇世苏醒,斩杀月神帝后,便再未出现,再未杀戮。但他们却从来不会,也不愿相信这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仁慈。

  此时,听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描述,以及狠狠刺中他内心最大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宙天神帝已无法不相信,天杀星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在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之上,否则……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无法解释。

  “虽然,我出身下界,但我很清楚,神界之人对‘魔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厌斥根深蒂固,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改变。对邪婴万劫轮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深入骨髓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否相信邪婴已认人为主,只要它存在,神界便会永远惶恐难安。”

  宙天神帝目露诧异,他已明白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想要邪婴安寸于世,不知他为何反而说出这样一番话。

  “所以,我可以给前辈,给神界一个承诺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比先前任何一刻都要郑重,这些话,他在一个月前离开太初神境后便想了很多很多遍。

  “魔帝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事了却之后,邪婴会永远离开神界,去到我出身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和她相遇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星球,永远不会再回来,更不会再杀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人……除非,神界主动招惹!”

  就如云澈刚才所言,无论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如何,只要存在于神界,神界之人便永远不可能停止忌惮与恐惧,也永远无法预料神界之人会在这种无法挥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大恐惧中做出什么。

  茉莉对于神界,除了彩脂,她也再没有了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留恋牵挂,与他同归蓝极星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愿。

  所以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

  宙天神帝闻言,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,激动喊道:“当……当真!?”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