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06章 救世之名

第1506章 救世之名

  劫渊目光平视东方,没有看向在场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一人,她冷冷说道:“本尊今日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目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们应该都已心知肚明!”

  她毫无感情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句话,让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吸与心跳死死屏住。火然文

  “哼!”劫渊一声冷哼:“原本在一个月内,本尊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便会从外混沌归来,到时,他们会如何,你们又会如何,和本尊都毫无关系。但如今,本尊已改变了主意。”

  “本尊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已不会再进入混沌世界。六日之后,本尊从哪里来,便会回哪里去!你们也不必再惶惶不可终日。”

  说完这些,劫渊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冷然转身,似准备离去。

  虽然早已得到消息,但此刻听劫渊亲口说出,他们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依然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爆出胸腔。

  从劫渊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天开始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沌至尊的【逆天邪神】他们头上便横了一座让他们不得不臣服乞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擎天巨岳,在知晓还有近百个怨恨魔神即将归世后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劫渊口中所言,惶惶不可终日。

  但,随着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口言语,这些本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以这样一种近乎梦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式就此消弭……

  他们怎能不激动狂喜!

  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各大神帝,在此刻,都有一种涕零之感。

  宙天神帝在这时仰起头来,向前一步,用无比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道:“魔帝前辈为保当世万灵,甘舍己身,这份悯世之心,救世之德,恕命之恩,我们永生永世都不敢淡忘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等卑微,无以为报……请受老朽一拜!”

  宙天神帝深深拜下,随之,全场也如梦方醒,全部躬身拜下,感激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声响彻整片天地。

  “悯世之心?救世之德?”劫渊双目微眯,嘴角赫然斜起一抹很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嘲讽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听到了什么笑话:“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群天真而又愚蠢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,你们莫非以为,本尊如此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你们?”

  “呵,就凭你们,就凭这个已卑微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也配让本尊如此?”

  宙天神帝神情一滞,所有人也都愣住。

  “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该谢一个人,但却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本尊!”劫渊冷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本尊带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死亡和灾难,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恩与德!你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死活,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,也配让本尊放在心上!?”

  “本尊之所以选择就此离去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有一个人弥补了本尊毕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憾,完成了本尊最后的【逆天邪神】愿望!本尊身为劫天魔帝,岂会屑于亏欠一个凡人!本尊此番背弃族人,归返外混沌,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对他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与报答,和你们其他任何人,都毫无关系!!”

  “那个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!”

  一道道或震撼,或颤抖,或不敢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投射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

  “你们最好能永远记住这件事,永远记牢这个名字!以后在这个世界逍遥快活,肆意逞威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可千万别忘记是【逆天邪神】谁将你们和这个混沌世界从黑暗边缘拯救!”

  声音未落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已化作一道黑光,消失在所有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视线与感知之中。

  那股比苍穹倾覆还要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也在这一刻消散无踪,所有人如万岳离身,在松弛中几近虚弱,随之又全部露出狂喜之态……虽未真正爆发劫难,但劫后新生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,却比毕生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千百倍。

  “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”西域麒麟帝仰望苍天,身为西域五帝之一,此刻竟险些老泪纵横。

  “这一切,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所赐。”他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青龙帝看向云澈,感叹道:“救世神子之名……当之无愧!”

  “此番,无论身份,无论辈分,都该万谢。”麒麟帝道。

  青龙帝颔首,向龙白道:“龙皇,你意如何?”

  “你们去吧。”龙皇道,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
  而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此时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围满了人群,其中任何一个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最顶级的【逆天邪神】神主大佬。

  劫渊刚归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段时间,他们也曾如此,而那个时候,他们是【逆天邪神】将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寄予云澈之身。哪怕,云澈能通过自身继承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,对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造成少许的【逆天邪神】干涉,对当世而言都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拯救。

  没想到,第一次,云澈带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承诺不会祸世。

  第二次带回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要离开混沌,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永留混沌之外!

  劫天魔帝亲口所言,今日之果,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云澈!

  “云神子,请务必受老朽一拜!”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躬下,身为东域声望最高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帝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当着众人之面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却近乎躬成了直角。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孙,还有所有守护者也都深深拜下。

  云澈道:“前辈不必如此,身为当世之人,我所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为己。何况,我其实并没有做太多,决定这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,主要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”

  “不,”宙天神帝摇头,无比郑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云神子,若没有你,那些魔神归来后,整个神界,整个混沌,都必将陷入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灾厄。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将当世万灵拯救,你受得起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重拜,受得起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激与赞誉。这个世上任何生灵,乃至后世,都该永远记住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!”

  宙天神帝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比激动,周围簇拥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众神主也都深以为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点头,和宙天神帝一样,向云澈深拜,口中不愿吝啬任何褒奖之言……

  救世神子……从此之后,这将不再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寄托着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称号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将伴随云澈一生,并深刻在神界所有人记忆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神名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穿过人群,一眼看到了夏倾月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眸光与云澈碰触,冲着他浅浅一笑。

  在神界和夏倾月重逢之后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在她身上,见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看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颜,如轻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烟雨侵入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让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嘴角也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倾起一个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弧度。

  一个时辰后,人群散去,但并无人离开宙天神界。

  他们都知道,短短数日之后,劫天魔帝便会通过东混沌之壁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通道离开,同时将通道彻底摧毁,让这场还未真正爆发的【逆天邪神】厄难永远消弭。而他们远道而来,自然要留下来见证那一刻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混沌命运彻底变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刻,因为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场景,将永无可能出现第二次。

  云澈亦没有随之离开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单独找到了宙天神帝。

  “前辈,晚辈有一件事,要与你相商。”

  此刻,宙天神帝面对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态度已再次有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他已绝不会再将云澈视为一个层面远远低于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晚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视为救世之主,天赐神子,他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道:“云神子,你不必如此客套,任何吩咐,你都但说无妨。”

  他用的【逆天邪神】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“吩咐”二字。

  云澈连忙道:“‘吩咐’不敢。此事,定会让前辈感到为难,还请前辈不要马上拒绝,给晚辈一些解释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”

  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脸上依然满是【逆天邪神】微笑:“呵呵,你有提出任何要求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,尽管说吧,若能做到,老朽定会倾尽全力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关于邪婴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微微一僵,但并没有说什么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等待他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前辈,以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智慧,想必早已猜到我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神力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谁。”云澈看着宙天神帝,目光平静真诚。

  短暂沉默,宙天神帝一声轻叹:“果然,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于邪婴吗……”

  当年,天杀星神在南神域得到邪神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传的【逆天邪神】沸沸扬扬,虽然大都认为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少有人不知。

  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诸多异状……三年前云澈只身冲入星神界时宙天神帝亲眼所见……之后世人皆知云澈身上继承着邪神神力,如今,他又如此郑重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及她……

  宙天神帝又怎会想不到什么。

  “对!”云澈点头,他不会否决、排斥别人以“邪婴”称呼茉莉,他接受茉莉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,接受茉莉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,邪婴是【逆天邪神】茉莉:“十几年前,她传出死讯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年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和我在一起。她在南神域得到邪神传承的【逆天邪神】传闻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,在和我相遇之后,因一些特殊原因,将其用在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”

  “没有她,就没有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今天,就不会有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局面。”云澈无比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换言之,究其根源,她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救世之人!”

  宙天神帝神色微动,面露难色,叹声道:“但,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她,终究已非天杀星神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邪婴万劫轮所劫,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可怕,最罪恶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啊。”

  “前辈,你错了,你们所有人始终都错了。她……从来都没有被邪婴万劫轮所劫!”

  宙天神帝眉头剧动:“此话何意?”

  “早在很久之前,邪婴万劫轮便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。”云澈缓缓说道:“但,却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被邪婴万劫轮所强行劫持为载体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万劫轮主动认主!她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,但却并非你们所以为的【逆天邪神】邪婴,更确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邪婴之主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主意志!”

  “这……”宙天神帝眉头大皱,这虽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亲口之言,但他着实无法相信:“非老朽不相信你之言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邪婴万劫轮之强大,哪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偶见记载,都会让人不寒而栗。论层面,它或者犹在创世神、魔帝之上。”

  “如此可怕之物,连创世神、魔帝都无人能驾驭,怎可能以当世凡灵为主?”

  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话丝毫无错,他会如此想,所有人如此想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之事。

  云澈道:“前辈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如邪婴万劫轮这等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,都根本非我们所能理解和揣度,前辈无法相信再正常不过,就如前辈,也一定不曾想到魔帝前辈最终竟会选择舍弃自己和全族而保全当世。”

  宙天神帝一时语塞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