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05章 “种子”

第1505章 “种子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举动,云澈根本来不及做出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之中传来一声沉闷的【逆天邪神】轰鸣。

  一团黑光在他身上炸开,随之升腾起浓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雾气。而这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他自身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他玄脉与魔源珠之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气如一头被忽然惊醒,然后完全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兽,狂乱的【逆天邪神】释放而出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头发全部飘舞而起,一双瞳孔耀起幽暗如无尽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,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,赫然出现了一个半丈左右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阵,黑暗玄阵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掌下极速旋转,越来越小,如一个收缩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漩涡,最终完全消失在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之中。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在这时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移开,云澈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气也随之完全消散。

  云澈倒退半步,口中喘息,但随之却发现全身上下竟没有丝毫的【逆天邪神】不适感,灵觉快速扫动全身,亦没有察觉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异样。

  “前辈?”他抬目看向劫渊,满心忐忑。

  “不用紧张,”劫渊双目微眯,似笑非笑:“我不过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之内,种下了一颗‘种子’。”

  “种……子?”

  “一颗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种子。”劫渊幽冷而语:“如果,这个世界一直如你所言,值得你用一切去守护,那么,这颗种子也就永远不会觉醒。”

  “而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一天,你忽然对这个世界彻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失望与怨恨,那么,这颗种子便会觉醒。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,和她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让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脏骤紧:“觉醒后……会怎么样?”

  “到时候,你自会知道。”劫渊没有正面回答他:“这颗黑暗种子之中,蕴含着三滴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源魔血。若你能将其与自身融合,它会增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质变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并……解开你玄脉之中,逆玄在第六、第七境关所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封印!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本源魔血……那可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源血!

  诸神时代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从未出现过!

  “另外,还刻印着【黑暗永劫】,它本是【逆天邪神】独属于我,也唯有我可以修炼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功,但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融合我的【逆天邪神】魔血之后,或许会有修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”

  “除了【黑暗永劫】,我平生所修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功,皆在其中,欲修哪些,皆随你意!”

  独属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玄功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力量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,与邪神诀、生命神迹一个次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!

  “不过,这一切,皆需要那颗‘黑暗种子’的【逆天邪神】觉醒,所以这些你现在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全部忘记为好。”劫渊冷然道:“我想,你应该并不希望,也并不认为会有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。”

  压下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悸动,云澈想了想,道:“我曾经有过诸多失去,却又一次次失而复得;我曾经经历过多次绝望,最后降临的【逆天邪神】,又总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明光;我遭受过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恶意,但善意永远会多过恶意。”

  “这个世界最高位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人,也都一直在静默平衡着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秩序,尤其还有宙天神界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会裁决禁忌与罪恶,让混沌整体处在一个平和平稳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”

  “所以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相信不会有那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天。”云澈如是【逆天邪神】说道:“我想,前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相信,才会做出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。”

  劫渊:“……”

  “另外,前辈离开之后,我会……我想所有知道真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都会将你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将这段时间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切公开,让世人永远不会忘记劫天魔帝之名,并更珍惜当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和安定。或许,从那之后,世人对魔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也将真正发生改变。”

  劫渊许久没有再说话,静默之中,她转过身去,背对云澈:“你去吧。去做一个救世主该做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而我,会亲自向他们宣布这件事!”

  …………

  离开绝云深渊,云澈拉过千叶影儿,直接唤出遁月仙宫,以最快的【逆天邪神】速度向东神域而去。

  所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吟雪界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。

  “你说……什么!?”

  宙天神殿之中,听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,宙天神帝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,苍白的【逆天邪神】发须如沐风中,晃颤不止。

  他不敢相信云澈所说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一句话,一个字都无法相信。

  “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前辈亲口所言。”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云澈毫不意外,云澈放缓语速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郑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这种关系到整个神界,整个混沌命运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,我也绝不敢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虚言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怎么可能……”宙天神帝双目瞠然,如闻天外之音。

  和云澈一样,听闻这个消息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反应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激动狂喜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震惊、懵然、无法置信。

  以他宙天神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、阅历和对人性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都根本无法理解所听到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。

  一个可以一指掌控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远古魔帝,竟为了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而言卑微如蚁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,甘愿牺牲自己和所有仅存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……

  他无法理解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法理解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唯有圣人,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圣人可以做到。但,她却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魔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魔中之帝!

  “这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亲口所言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亲口所言?”

  同样一句话,他连续问了两遍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再一次点头:“以魔帝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,根本没有理由,更不会屑于欺骗。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魔帝前辈让我来告知这件事。八日之后,她便会返回外混沌,并亲手摧毁乾坤刺打开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通道,断绝众魔神……以及她自己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”

  宙天神帝看着云澈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块肌肉都因太过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而战栗着。毫无疑问,这段时间以来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忧心最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每一刻,都在担心着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想着无数今后面对归世魔神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。

  魔神不再归世,魔帝也将离开……看着近在咫尺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听着耳边清晰无比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他一次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试探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正处在梦境之中。

  “好……好……好!!”似乎终于确信了这一切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幻,宙天神帝笑了起来,身上如有亿钧重压释下,轻松到让他竟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虚脱感,眼眶之中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蒙上了一层水雾:“天佑当世……天佑当世啊!”

  “另外,魔帝前辈有言,她会亲自宣布这件事。所以,还请前辈尽早请众神帝、界王前来。由魔帝前辈亲口宣布此事,他们才会真正安心。”

  云澈说话之时,心中感慨万千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啊,一切皆如梦幻,任谁,都不可能想到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

  劫天魔帝,从她归世,到她决定离开,不过短暂两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她掀起了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波澜,带起了神界大佬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慌,只要她愿意,可以成为无人能逆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之主……最终,却做了一个最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甘愿成为一个匆匆而过的【逆天邪神】过客。

  宙天神帝闻言,迅速喊道:“太宇,速传音各界!”

  宙天之音向各界传出,有几束甚至跨越浩瀚虚空,传至西神域与南神域。

  一时间,东神域各个王界、上位星界,一艘艘顶级玄舟、玄舰全速飞射向宙天神界,西神域、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虚空也划过数道灼目的【逆天邪神】流星。

  就如魔帝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日一般,这一天的【逆天邪神】宙天神界,再次齐聚着东神域几乎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上位界王,而更为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这一次,南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四神帝,西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皇五帝,尽皆而至。

  如此,东西南三方神域,除了行踪不明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神帝,所有神帝齐聚宙天神界!

  这一幕,亘古未有!

  很显然,他们唯有亲自听到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亲口之言,才能真正安心!

  封神台上,三方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十四神帝到来整整十三帝,那股无形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势让这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无声颤栗,在任何一方皆可傲视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各大上位界王都几乎难以呼吸。

  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们,都不曾想过。

  如此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场面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片惊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静寂。一道道目光不断瞥向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在。但,宙天神帝却始终端坐不动。不过,他虽然面相沉稳,目光平和,但不断颤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眉角,依旧清楚彰显着他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极不平静。

  而云澈就坐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与他同席,压过了宙天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守护者和裁决者。

  时间在安静中缓缓流过,却始终没有任何人出声。每个人心中都无比清楚,接下来发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将真正意义上决定混沌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他们怀着前所未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、忐忑与期待屏息等候,哪怕神帝,都不敢将这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静寂打破。

  终于,封神台的【逆天邪神】上空,一个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影子缓缓浮现。

  她没有释放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甚至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但她现身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一刻,所有神帝、神主,乃至封神台亘古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灵气,都在一瞬间溃散无踪,庞大空间,顿时化作一片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真空,且足足持续了数息,那些灵气才战战兢兢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流。

  所有人完全屏息,眼前恍过一瞬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,而下一瞬,他们又几乎在同一时间全部站起,平日里习惯于俯视众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全部深深垂下:

  “恭迎劫天魔帝!”

  十三神帝,代表神界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众上位界王,掌控着整个东神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脉,而这些人,都在这一刻,齐齐向一个女子俯首,而那种畏惧与臣服是【逆天邪神】源自生命与灵魂,甚至超越他们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志。

  这幅画面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世所见,足以摧毁所有神界玄者的【逆天邪神】毕生认知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