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04章 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决意

第1504章 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决意

  幽儿随着红儿一起,进入到了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她并没有过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去打量这个新奇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很快便和红儿一起沉睡了下去。

  毕竟,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她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红儿,都需要很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段时间来适应与以往并不相同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状态。

  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和剑魂融合,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形式也和红儿一样变成了半人半剑,但至少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完整了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情感表达、语言、触觉、嗅觉也将慢慢恢复,并将逐渐拥有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和躯体。

  “如此,我也没什么牵挂了。”劫渊轻轻自语。

  不过,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牵挂了吗……

  “前辈,你说什么?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太轻,云澈没有听清。但入耳的【逆天邪神】轻渺声音,却让他隐约感觉到些许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同寻常。

  劫渊转目看着他,神色一片冷漠肃然:“现在,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红儿,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,也已经和你连结在了一起。我和逆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我和逆玄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女儿,她们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都将完全由你左右。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平静,无比郑重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前辈放心,我在此发誓……”

  “哼,不用了。”劫渊打断他即将出口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这世上,再没有比誓言更可笑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。我会如此,并非只因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选择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。”

  “好。”云澈点头:“我不会辜负前辈对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。”

  身为至高无上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却把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就这么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系在他一个凡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这无疑可以称得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当世最大、最重的【逆天邪神】信任……同时,也同样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莫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压力。

  “既如此,我也该兑现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了。”劫渊缓缓而语,用无比平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说出了一句让云澈万分震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:“我会摧毁以乾坤刺在混沌之壁上开辟的【逆天邪神】通道,让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无法归来,也永远不会为祸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世界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愣在那里,看着劫渊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
  劫渊之意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要让那些魔神,永远留在混沌之外,再不可能归来!

  也自然如劫渊所说,绝对不会为祸当今混沌一丝一毫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绝对绝对不曾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人都不可能相信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

  若当真如此,劫渊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当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安危……背叛和舍弃了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!

  以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层面,当世生灵无疑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再卑微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,和最微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蝼蚁无异,她只需简单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弹指,便可决定所有生灵,所有星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生死与命运。

  没有人会怀疑,那些因她而被放逐到外混沌,与她同苦数百万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任何一个,在她心里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性都要胜过当世所有!

  但现在,她竟然亲口说出……要亲手舍弃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!!

  “前辈,你……你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话分外艰涩。

  “还记得我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一天和你说过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话吗?”劫渊缓缓说道,神情依旧毫无波澜,或许,这个决定在很早之前便已在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:“我那时候告诉你,在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归来之后,我不会管控他们发泄仇恨,也根本不可能管控的【逆天邪神】住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当然记得。

  “虽然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族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,当年在族中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号令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违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谕,但……”劫渊似乎隐约叹息了一声:“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终究远没有我强大。这些年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、怨恨、绝望,早已扭曲了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,如今还幸存的【逆天邪神】每一个魔神,都已经成为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之鬼。”

  “他们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归来这个世界,会疯狂的【逆天邪神】向一切发泄。没有任何人、任何方法可以阻止,包括我。”

  “另外,九成以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在这些年间都已命陨在外混沌,剩余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,其实也都处在油尽灯枯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所剩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元寥寥无几,最长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人,也最多……只剩万年寿元。”

  “与其,让他们在所剩无几的【逆天邪神】寿命里背负无尽罪孽,摧残如今脆弱不堪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世界,倒不如……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语忽然停止,似乎有些无法再说下去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庞稍稍侧过,脸上闪过一抹很淡的【逆天邪神】痛苦之色。

  云澈默默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这番话,无疑将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从深渊边缘一下子拉回了天堂,他已可以预见到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在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的【逆天邪神】振奋狂喜。

  云澈也自然应该是【逆天邪神】惊喜的【逆天邪神】,但,面对劫渊,他心中涌动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,却反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惊讶和震撼。

  她竟然会为了这个曾辜负她,如今又与她几乎毫无关系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世界,牺牲舍弃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族人,居然……居然……

  无疑,她将愧对她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更愧对自己,最痛苦的【逆天邪神】,也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她。

  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答案,这就是【逆天邪神】她……一个魔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魔中之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!

  他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震动,难以言表。

  “你现在,已经可以把消息带给那些忐忑等待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了,让他们早日安心吧。”劫渊再次开口:“到时,我会去我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将空间通道摧毁……也只有我能摧毁。而且摧毁之后,同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空间通道,将永无可能再现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点头,动作格外的【逆天邪神】僵硬:“好。”

  “那之后,红儿和幽儿便托付给你了。记得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承诺……若你敢伤害和舍弃她们,无论我身在何处,是【逆天邪神】生是【逆天邪神】死,我都永远不会原谅你!”

  “前辈放心,我一定……”他刚要再次郑重承诺,忽然察觉到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有些不对劲,眉头一皱,愕然问道:“前辈,你……要去哪?难道,你以后不会在红儿和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?”

  “去哪?”劫渊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,她看向遥远的【逆天邪神】东方,双瞳如黑暗般深邃:“我当然是【逆天邪神】陪伴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。”

  云澈再惊,急声道:“前辈你……”

  “当年,他们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受我所累,才被放逐到外混沌。”劫渊知道云澈想说什么,她冷声打断:“他们在外混沌执着挣扎了这么多年,为的【逆天邪神】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今时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而我,却将亲手掐灭这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残忍的【逆天邪神】背叛他们。”

  “我已罪无可赦,又怎能再将他们舍弃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定定看着劫渊,她身体覆于黑暗之中,脸庞上刻印着无数连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都无法抹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伤痕,眼睛如深渊般可怕,让人不敢有哪怕一瞬的【逆天邪神】直视。

  她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人眼中最可怕,最天地不容的【逆天邪神】魔,魔中最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……

  “前辈,你没有必要如此。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无比复杂的【逆天邪神】颤荡着,他对于魔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,又一次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天翻地覆:“因为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乾坤刺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才能存在至今,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你。你……没有亏欠任何人。”

  “而且,幽儿和红儿都需要你。”

  曾经,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多么恐惧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归来。

  而现在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魂,竟如此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希望她就此离开。

  “我回到外混沌,并不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不想抛弃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。”劫渊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的【逆天邪神】平静淡漠:“云澈,你觉得……我是【逆天邪神】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吗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一时无法回答。

  “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气息和法则,比之当年弱了数个层面。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已非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法则所能承受,你也早就看到,随着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归来,玄兽开始越来越大范围的【逆天邪神】发狂,一个又一个的【逆天邪神】星球、星界开始秩序崩坏。”

  “我在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这段时间,虽然我控制住了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秩序崩溃,但……才不到两个月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周围足足近万个星球秩序完全溃乱,其中半数星球生灵绝灭。而这些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造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罪孽……天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罪孽。”

  如果,能有生灵在这个世界成就真神,那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顺应、依从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法则而生,不会影像秩序。但劫渊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从“外混沌”忽然到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外来者,加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层面实在太高,对混沌秩序的【逆天邪神】冲击太大太大。

  所造成的【逆天邪神】灾难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大到常人根本无法想象。

  “若我继续存在下去,待混沌适应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尚不知要多久。而到个时候,又不知会有多少星球星界,多少生灵因我而灭。”

  “我既决定为这个世界牺牲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那么我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更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人。”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,已经不会再更改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。对于我,对于红儿和幽儿,对于你,对这个混沌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生灵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耳中、心魂之中久久飘荡,无法散去。

  是【逆天邪神】啊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结果。魔神不会归来,连魔帝,都将主动返回外混沌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前最荒诞的【逆天邪神】梦境都不可能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局,美好到虚幻。

  但不知为何,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高兴不起来,他缓了好一会儿,问道:“什么时候?”

  “九日之后。”劫渊道:“再迟,便有可能来不及了。”

  外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通道若被打通,那些魔神鱼贯而入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都将无法阻止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再一次说不出话。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忽然觉得,我很伟大?”劫渊淡淡道。

  云澈点头:“你明明是【逆天邪神】魔,为什么却可以为与你无关的【逆天邪神】平凡生灵,做到如此地方?”

  “呵,魔……”劫渊冷淡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笑:“对,我是【逆天邪神】魔,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……配得上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微笑了起来,轻轻道:“对,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邪神甘愿触犯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,也要与你结合,又为了你决绝舍弃创世神之名。你配得上他,你比世上任何人都配得上他。”

  此刻,他对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敬,远远的【逆天邪神】超过了畏。

  对于云澈这番源自魂底的【逆天邪神】言语,劫渊并无任何反应,她忽然道:“云澈,回答我一个问题。”

  “你说,这个世界……值得我如此吗?”

  云澈抬头,道:“若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前辈的【逆天邪神】立场,我无法回答。以我,一个自私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凡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立场……值得。”

  “比之当年拥有神与魔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空间是【逆天邪神】卑微的【逆天邪神】。而这个没有了神与魔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经历了这么多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演变,也已有了新的【逆天邪神】稳定秩序和成熟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存法则,有着各自安定的【逆天邪神】位面与空间。虽然它有着诸多卑劣与阴暗的【逆天邪神】角落,甚至有时会让人绝望,但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善意与美好,至少……它值得我用一切去守护。”

  对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回答,劫渊听的【逆天邪神】似乎出奇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真,她看着云澈,徐徐说道:“好,我也希望,你可以永远如此认为。不过……”

  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瞳中忽然闪过一抹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,声音也变得幽沉起来:“云澈,若非你当年对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拯救,以及这些年对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照料,我不会那么快放下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怨恨,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可以让我放心托付红儿与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未来,我也绝无可能做出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决定,所以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你救了这个世界,‘救世主’之名,你当之无愧!”

  “这一点,你务必记住!”

  当年在太古玄舟救下红儿,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命运安排的【逆天邪神】相遇,经常去看望陪伴幽儿,最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原因是【逆天邪神】幽儿先救了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。而无论是【逆天邪神】红儿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幽儿,那时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都断然不会想到他与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相遇相处竟无形间彻底改变了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拯救了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生灵。

  “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我却总有那么一些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甘心。”

  “不甘心?”云澈面露疑惑。

  “我无法确定这个世界是【逆天邪神】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值得我牺牲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更无法确定,这个由你拯救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是【逆天邪神】否有一天会辜负你。”

  “辜负你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辜负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辜负我牺牲一切保全这个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大理由!”

  “所以……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瞳中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陡然骤凝,随着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忽然阴暗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直轰在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口……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