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03章 双子融合

第1503章 双子融合

  “共用?怎么共用?”

  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魂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命魂完整而塑成,这个本就超出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理解范畴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让他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法难解……这个还能共用!?

  “常理而言,当然不可能。但,红儿与幽儿本就属一体,魂源相通,而红儿又与你生命相连,那么,以你为载体,共用剑魂,便可实现!”

  云澈:“……??”

  “如此,幽儿亦会和红儿一样,与你生命相连,之后,便可因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气息,而逐渐拥有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都不需要我再给她塑体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魂,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……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所有存在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创世神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。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由创世神和魔帝结合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后代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又经历过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剧变。

  毫无疑问,劫渊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世界上最为知晓红儿是【逆天邪神】何许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但就连她,亦无法做到完全理解……比如她竟以剑为食。

  神族可以化诛魔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灵神族,魔族可化魔神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族,都从没有过以剑为食这种奇怪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。

  云澈想了想,忽然眉头一动,问道:“前辈,你曾说过光明之力与黑暗之力绝对不能共存。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中被融入了和剑灵神族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神力,而幽儿则是【逆天邪神】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魂。如此,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会互相排斥吗?”

  “若在他人身上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如此,但,唯有你……”劫渊看着云澈,漆黑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瞳似乎更幽暗了几分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可以同时存在、甚至同时驾驭光明之力与黑暗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怪胎!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,显然根本无视了光明与黑暗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基本法则!”

  “那么,幽儿与红儿和你生命相连后,也将同处在这种不正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法则之中,有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,可以做到共存!”

  “另外,有了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魂,她们所化成的【逆天邪神】剑,威力也将得到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。这对你而言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助力。”

  “无比巨大”,这四个字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来自凡人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劫天魔帝之口!

  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可以成功吗?”云澈看着幽儿那迷茫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,有些忐忑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

  “一试便知!”劫渊言语平淡,看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显然并非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尝试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着近乎完全的【逆天邪神】把握成功。

  毕竟,红儿和幽儿是【逆天邪神】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她最清楚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也清楚着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剑魂,亦无比清楚红儿与云澈之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魂命星移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联系。

  “喊红儿出来吧。”

  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念召唤,一抹红光从朱红剑印上射出,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前显出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她打了个呵欠,忽然向云澈道:“让幽儿和我共用剑魂?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幽儿也一起‘住’进来吗?”

  云澈:“呃……你都听到了?”

  “人家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又没有坏掉。”红儿哼了哼小鼻子。

  住……住进来?

  “大概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个意思吧。”云澈身体微微俯下:“那你……愿意吗?”

  红儿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吃、睡之外,对一切都毫不上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从遇到她到现在已经这么多年,她压根连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出身、父母是【逆天邪神】谁都毫不关心,自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多么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也压根不会放在心上。

  “当然好啊。”红儿纤眉弯翘,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我很喜欢幽儿,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,以后幽儿就可以一直陪着我玩了?”

  “大概是【逆天邪神】吧。不过,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功,又会不会对你造成什么损害。”

  另一边,劫渊也在幽儿身边俯下身来,和她轻轻说着话,然后目光转过,道:“开始吧……让红儿化剑。”

  云澈微微点头:“红儿。”

  光芒一闪,顿时,红儿已化作劫天诛魔剑,在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中,依旧清晰闪耀着朱红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芒。

  劫渊向前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瞳之中,在这时释放出一抹无比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芒。她双臂伸出,手指轻点在朱红剑身之上,另一只手触在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:“虽然,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魂与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魂相融,但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核心载体’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你。所以,从现在开始,你必须完全释放你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和灵魂气息,过会儿无论发生什么,你都不可有任何抗拒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云澈点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亦在这一刻完全外放,无论生命力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力,都处在了毫无防备,任何力量都可侵入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。

  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在这时,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陡然释放出一抹骇人的【逆天邪神】黑光,瞬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、灵魂被无尽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完全吞噬,让他一瞬间坠入彻彻底底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之中,再感知不到任何其他事物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他模模糊糊看到了一个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形玄阵在缓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旋转,那个黑暗玄阵明明存在,他却感觉不到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层面实在太高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精神力连感知的【逆天邪神】资格都没有。

  黑暗玄阵在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清晰,随之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放大……不知过了多久,黑暗玄阵忽然溃散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也随之崩塌,化作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碎片。

  “呃……”

  云澈一声重吟,一下子回过神来,眼睛也总算恢复了焦距。

  前方,他看到了劫渊漠然站立在那里,似乎从未移动过,而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却已没有了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“前辈,状况如何?”

  他刚问出口,视线便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凝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侧,一把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剑正静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立在那里。它有着和劫天诛魔剑一模一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剑体,但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,它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身是【逆天邪神】亮银色……一如幽儿银色的【逆天邪神】长发。

  银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身,却缠绕着淡淡的【逆天邪神】黑色雾气。

  剑柄与剑身连接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宝珠也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朱红色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呈现着幽淡的【逆天邪神】彩色,四种色彩,完全契合着幽儿瞳眸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。

  宝珠之中,映着幽儿袖珍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,她缓缓游移着身体,似乎对这个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和有些陌生的【逆天邪神】自己充满着好奇与迷茫。

  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与剑魂融合后所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……”云澈轻喃道,然后转头看向劫渊:“成功了!?”

  “对,成功了。”劫渊轻声道:“远比我预想的【逆天邪神】要简单轻松的【逆天邪神】多……也难怪,她们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体,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哪怕再残酷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变,又怎么会排斥对方。”

  她轻呼一口气,道:“只不过,结果上,稍稍有那么一点偏差。”

  “偏差?”云澈眉头一动。

  “你自己感知一下便会知道。”

  云澈顿时凝心,随之马上察觉到,此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儿,竟已回到了天毒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而且……处在了昏睡之中。

  “在你这个怪胎身上,被赋予光明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儿,和有着黑暗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儿,果然可以共存。但,也仅仅是【逆天邪神】共存,却无法像你自身一样,可以同时释放、驾驭这两种本完全相悖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。”

  “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她们平时可以同时存在,而一旦化剑,红儿和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意识便只可存其一,另一个会陷入沉睡。”

  “若为诛魔剑,幽儿会沉睡,若为魔帝剑,红儿会沉睡。不过,能同时存在,这本身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可能在任何其他身上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迹了。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完全听懂了。他看着身前幽儿所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剑,目光盯视着剑柄处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名刻印,缓缓念道“劫…天…魔…帝…剑!”

  “我劫天魔族所化之剑,名为劫天魔神剑。”劫渊淡声道:“唯有我所化之剑,为劫天魔帝剑。如今,继我之后,这世上,终于出现了第二把劫天魔帝剑……不愧是【逆天邪神】我和逆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纵只有一半灵魂,依旧刻印下了‘魔帝’之名。”

  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分离出来的【逆天邪神】纯粹魔魂,她所化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剑,和劫天诛魔剑一样,是【逆天邪神】独属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剑……但,剑身无声释放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气息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他都隐隐生出心悸之感。

  他伸出手来,握在了剑柄之上,然后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抓。

  瞬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和面孔同时扭曲,脚下险些一个踉跄。

  因为剑身竟是【逆天邪神】纹丝不动。

  他心中大震,随之眉头一拧,邪神境关直接开启到轰天,身上玄气猛烈爆发,力量如洪流涌向双臂,口中发出一声野兽般的【逆天邪神】吼叫。

  “喝!!”

  一声低吼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双臂剧震,险些崩断。

  而释放着幽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巨剑依旧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立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  彩色剑珠中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儿,还有劫渊都看向了他……目光都有些怪异。

  云澈心中难言的【逆天邪神】震惊,他猛一咬牙,毫无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开“阎皇”。

  轰!!

  身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气爆发如火山,玄气的【逆天邪神】颜色亦如岩浆般浓郁。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极限力量之下,银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剑身终于动了,随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缓缓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,指向了前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空间。

  顿时,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忽然卷起了一股幽冷的【逆天邪神】暴风,一股如来自无尽深渊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摹灸嫣煨吧瘛咖威笼罩了整个世界……远处,那一片生于黑暗,耀于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冥花海忽然停止了摇曳,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冥婆罗花都在战栗中快速闭合起幽冥花瓣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格外明亮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冥紫光快速的【逆天邪神】暗淡下去。

  在战栗中表达着它们的【逆天邪神】恐惧与臣服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臂在颤抖,牙齿咬得“咯咯”直响。“阎皇”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最极限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却仅仅只能将魔帝剑无比勉强的【逆天邪神】举起……他想要试着挥动,但手臂才刚刚抬起,便猛的【逆天邪神】坠下。

  轰!!

  劫天魔帝剑重重顿地,整个黑暗空间剧烈震荡,几欲塌陷。

  云澈双臂撑剑,全身汗淋如雨,已再无法将它重新举起。

  他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境界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王境一级,但极限状态,堪比初级神君,而这样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居然只能勉强将其短暂举起,想要稍稍驾驭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

  若能将之完全驾驭,无法想象会释放出何其恐怖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剑威。

  “呵,”劫渊冷淡一笑:“你还差得远了。”

  云澈老脸微红,心中也稍稍有些郁闷。

  劫渊之前就说过,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融合剑魂之后,所化之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威必然会有无比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提升。而这种提升,此刻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呈现在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。

  红儿所化之剑虽也有着源自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魔威,但仅仅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威压,主属性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为魔所畏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神力,所化之剑为有着劫天魔威的【逆天邪神】诛魔剑,而幽儿所化之剑,为属性完全相悖,有着纯粹黑暗神力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剑!

  红儿和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属性不同,但她们所化之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源自同一剑魂,因而神力属性不同,但剑威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模一样。

  也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说,云澈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无法驾驭幽儿所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帝剑,也同样别想驾驭红儿如今所化的【逆天邪神】诛魔剑。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个有点悲伤的【逆天邪神】故事……

  “看来,要想配得上红儿和幽儿,我还要好好努力才行。”云澈自嘲道,随之感觉到连将剑体支撑住都开始有些吃力,连忙轻唤一声:“幽儿!”

  顿时,劫天魔帝剑化作一抹银黑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,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轻飘飘的【逆天邪神】出现在身前。

  幽儿刚刚现身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便红光一闪,红儿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自己跳了出来,她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眨了眨眼睛,疑惑道:“咦?怎么忽然睡着啦?主人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对我做什么奇奇怪怪的【逆天邪神】事情了?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(我没有,别瞎说!)

  “唉?”她忽然转眸,看向了身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儿,幽儿也看向了她,她们互相看着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都忽然怔在了那里……很久很久,然后,又同时伸出了手,触碰向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。

  这一次,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并没有穿体而过……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碰触到了一抹冰凉,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手碰触到了一抹那么陌生,又那么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。

  “哇!”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闪烁起星辰般的【逆天邪神】亮光:“我可以摸到幽儿了……哇!”

  她雀跃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唤着,却不知道自己会为什么那么开心,更不会去想为什么会这么开心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明明那么喜悦的【逆天邪神】欢笑着,脸儿上却莫名滑下了两道她并没有察觉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泪痕。

  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手很缓很慢的【逆天邪神】收回,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了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手掌好一会儿,然后,很轻,很小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向了云澈,怯怯的【逆天邪神】小指触碰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掌心,也碰触到了另一种不同的【逆天邪神】温暖。

  这一次,她没有将手儿收回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,学着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很努力的【逆天邪神】弯起眼眸,轻抿唇瓣,露出了一个……已很是【逆天邪神】趋近于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笑颜。

  “……”劫渊转过头去,不让云澈看到她眼眸中快速凝聚,无法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水汽:“她们刚刚‘融合’,一定很疲惫,先让她们好好休息吧。”

  “嗯。”云澈应声,向两个女孩微笑道:“红儿,幽儿,先好好的【逆天邪神】睡一会儿。幽儿,等你醒来后,我便带你去看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”

  幽儿点头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唇瓣微微张开:“嗯……”

  很轻,很涩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很清楚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字音。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猛地一颤,转过去的【逆天邪神】头颅更加的【逆天邪神】抬起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