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02章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条件

第1502章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条件

  出了流云城,喊过千叶影儿,然后命她直接切裂空间,几个瞬间便来到了沧云大陆绝云崖边。

  吩咐了千叶影儿一声,云澈心急火燎的【逆天邪神】直坠而下,很快消失在黑暗之中。

  千叶影儿眉头微锁,目光直视着脚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深渊。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力,居然都无法穿透深渊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,亦感知不到任何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。

  她知道劫天魔帝就在下方,也好奇着这个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完整人格的【逆天邪神】千叶影儿,定会一探究竟,但此刻,唯有奉命等待。

  云澈以最快速度来到绝云崖下,这段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世界异常的【逆天邪神】安静,云澈来到那片幽冥花海时,一眼看到了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她正陪伴在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似乎在给她轻声的【逆天邪神】讲述着什么。幽儿很安静,很乖巧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看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时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彩眸泛起熟悉的【逆天邪神】异芒,轻盈若雾的【逆天邪神】半魂身躯几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下意识的【逆天邪神】靠近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目光也再不愿从他身上移开。

  劫渊回身,看了云澈一眼,淡淡道:“为何如此匆忙?”

  没有从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和气息中感知到任何不满或怒意,云澈暗舒一口气,连忙道:“晚辈半个月前忽入顿悟之境,险些误了和前辈约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辰,因而赶忙而至,希望没有让前辈久候。”

  说话之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手轻轻触了触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脸颊,虽然无法真正碰到,但依然让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小脸上露出了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浅笑的【逆天邪神】神情,轻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躯也更近了他一分。

  看着幽儿对云澈那远胜过对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亲昵,劫渊别过脸去,心中一阵难言的【逆天邪神】复杂,她淡漠道:“你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刚刚好,差不多,也该到‘那个时间’了。”

  “那个时间?”

  “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。”

  云澈心下一紧。

  “你不必紧张,”劫渊没有看他,目视黑暗,没有人能够知道她在想什么:“这段时间,我在陪伴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同时,也看了很多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也算基本了解了如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。到了今天,我已经可以告诉你‘答案’了。”

  云澈屏息而闻,他知道,劫渊接下来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将彻底决定混沌今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……毫不夸张。

  “现在,知晓我存在的【逆天邪神】,只有如今所谓神界最高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那些人,他们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听话,没有宣扬此事,我亦知道,你被他们视为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‘救世主’,把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希望都系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,而你,倒也比任何一个人都心系此事。”

  “决定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,依旧是【逆天邪神】前辈。”云澈道:“晚辈始终都明白,任何人,都无权要求前辈做什么,但,作为活在当今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凡灵,晚辈纵知毫无资格,也……”

  “哼,这些废话,你不必多说。”劫渊冷嗤一声,缓缓说道:“答应我一件事,然后,我可以保证……我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不会祸乱当今混沌一丝一毫!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让云澈愣住,足足两息,才猛的【逆天邪神】抬头:“前辈,你说……什么!?”

  “怎么?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确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,换做谁,都一定会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。

  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劫渊没有祸世,这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天佑。而真正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即将带着无尽仇恨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,任何一个都足以造成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尽厄难,何况足足近百之多。

  对云澈、宙天神帝,以及所有知晓真正的【逆天邪神】人一直所求的【逆天邪神】,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能控制盈恨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,不至于让神界万劫不复,他们为之甘愿俯首屈膝归顺,至于神界之外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空间,全然无法顾及。

  让归世的【逆天邪神】魔神将他们统治,而非毁灭……而这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所有人能奢望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结果。

  但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不会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对混沌有一丝一毫的【逆天邪神】祸乱!?

  每一个字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亲口所言……却依旧让云澈一时之间根本无法相信。

  “前辈,你刚才说……不会让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,祸乱当今混沌一丝一毫?”云澈一字一字,重重重复着劫渊刚才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

  “哼,我劫天魔帝,岂会屑于欺你。”劫渊冷冷道:“但前提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答应我一件事,一件唯有你才能做到,也必须做到的【逆天邪神】事!”

  “……好!”云澈调整了一下呼吸,缓缓点头:“请说。”

  “你听好了。”劫渊终于转首,一双如深渊般的【逆天邪神】漆黑眼瞳看着他:“我要你……今生今世,都必须照料我的【逆天邪神】两个女儿——红儿与幽儿,无论发生什么,都不许伤害她们,更不能将她们遗弃!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愣在那里。

  这段时间,云澈一直不敢去想魔神归世后混沌会变成什么样子,也从不曾和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人说起,潜意识里,他一直在极力逃避着去想那些可能……甚至说必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画面。

  因为纵然是【逆天邪神】所能想到的【逆天邪神】,争取到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好局面,也必将残酷无比。

  盈恨的【逆天邪神】真魔,且近百个之多,根本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人无法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。

  但如今劫渊亲口说,不会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族人祸世一丝一毫……这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有可能实现吗?

  如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可能实现,那么,对应的【逆天邪神】条件,必定是【逆天邪神】无比之艰难。

  所以,在听劫渊之言时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弦狠狠绷紧……而待劫渊说出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条件,云澈再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耳朵。

  照料红儿和幽儿,不得伤害,不得遗弃。

  就……就这?

  “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睛里从来没有悲伤,只有快乐和对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依恋。”在云澈怔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中,劫渊缓缓而语:“所以,我相信你一直待她很好,再加上你们性命相连,所以,我也可以相信,你不会将她遗弃。”

  云澈怎么可能遗弃红儿,且不说他和红儿这么多年共处共存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,红儿除了是【逆天邪神】红儿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诛魔剑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无比依赖的【逆天邪神】伙伴。

  “而幽儿,她孤苦了这么多年,永困黑暗,无人陪伴,亦从不知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样子。我希望,有人可以将她带出这个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并一直陪伴着她,不让她再继续孤独,让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生,可以变得像红儿一样。”

  “那个人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你。”

  幽儿对云澈有着太深的【逆天邪神】亲近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他有着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也或者是【逆天邪神】因为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又或者他是【逆天邪神】她无尽孤寂后第一个经常来看望和陪伴她的【逆天邪神】人……至少劫渊可以确认,若能和红儿一样永远与云澈为伴,对幽儿而言会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开心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

  云澈谨慎而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他问道:“幽儿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状态,是【逆天邪神】残缺的【逆天邪神】魔魂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离开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之地,便会受到重损,甚至消散。前辈之意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为幽儿完整灵魂,然后塑体?”

  “不,”劫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很特殊,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被分裂出的【逆天邪神】纯粹魔魂,依然,是【逆天邪神】源自我与逆玄的【逆天邪神】结合,和任何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都不一样。而且,若以其他灵魂塑补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那么,完整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儿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幽儿吗?混杂其他灵魂的【逆天邪神】幽儿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吗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无法回答。逆玄和劫渊,元素创世神和劫天魔帝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禁忌结合,所生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代也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上最特殊,且唯一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让红儿和幽儿重归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唯一方法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重新融合,成为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逆劫”,但……

  “我最初便想过将红儿和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重新融合,然后重新塑体,这样,我和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孩子,便可以完完整整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来。但,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话说服了我……红儿和幽儿都早已有了自己独立的【逆天邪神】经历、记忆和意志,也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我怎能为了找回‘逆劫’,而抹去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”

  云澈想了想,道:“如此说来,前辈已经有了方法?”

  “答案,不就在你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上吗。”劫渊道。

  云澈:“??”

  劫渊继续说道:“你当初和我说过,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整存在,很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当年剑灵神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族长以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为源为她重新塑魂,待灵魂完整后再重新塑体。实则,我当时便知,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根本不可能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

  云澈:“哎?”

  “我和逆玄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有着世上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根本不可能和其他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契合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他创世神和魔帝。而以逆玄的【逆天邪神】性格,他一定比我更不愿意接受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混杂其他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。”

  “让红儿灵魂‘完整’的【逆天邪神】另一部分灵魂,实则,是【逆天邪神】逆玄……亲自所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魂!”

  邪神……亲手所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魂?

  “红儿与幽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都不可能与任何其他人魂契合,所以,器魂便成了唯一选择。而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魂中,有着逆玄最本源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气息,唯有可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亲手所塑。从那之后,红儿是【逆天邪神】人魂与剑魂的【逆天邪神】融合,半人半剑。”

  “而剑魂中的【逆天邪神】‘光明’之力,必然为了让红儿平安留在剑灵神族所特意赋予,或许是【逆天邪神】剑灵族长所赋,也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黎娑那个女人所赋。”

  “劫天诛魔剑,他在红儿剑魂上亲手刻印的【逆天邪神】剑名,‘诛魔’二字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她在剑灵神族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份,而‘劫天’……”劫渊闭上眼睛,声音晃过刹那的【逆天邪神】发颤:“或许,是【逆天邪神】他不肯放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执念。”

  劫天魔族是【逆天邪神】可以化剑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族,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母亲是【逆天邪神】劫天魔帝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,本就和剑有着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契合。她所化的【逆天邪神】劫天诛魔剑,有着诛魔的【逆天邪神】光明属性,又有着来自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魔威。

  而红儿以剑为食,则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都无法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特殊异变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心中剧烈震动。

  当初,冰凰神灵向他讲述时,猜测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完整存在是【逆天邪神】剑灵神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族长所赋,因而可化有神圣之力的【逆天邪神】诛魔剑。虽是【逆天邪神】猜测,但颇为确定……原来,她猜错了,这一切,竟是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亲手所为。

  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身为高傲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,又是【逆天邪神】他和劫天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代,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混杂其他生灵的【逆天邪神】灵魂……若是【逆天邪神】那样,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“红儿”,却永远不再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纯粹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。

  若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归来,世上永远不可能有人知道完整的【逆天邪神】红儿由谁所塑造……因为那之后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不能再见红儿,不能让世人知道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,包括红儿自己。

  在将红儿塑于完整后,她,便成为了别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……所有人都知道,红儿是【逆天邪神】剑灵神族的【逆天邪神】族长之女。

  同为一个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父亲,他无法想象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邪神转身离去后,背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怎样的【逆天邪神】无奈、心酸与悲戚。

  “难道,前辈是【逆天邪神】准备让幽儿和红儿一样……为她也塑一半剑魂?”云澈终于有些明白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意思。

  “不,”劫渊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了摇头:“能与红儿与幽儿完美契合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魂,岂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么容易塑成。逆玄为红儿所塑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魂,至少,要寻找上千把天灵神剑,契合的【逆天邪神】过程,他更要付出极大的【逆天邪神】代价。”

  “在当初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世界,他怕是【逆天邪神】都无法做到第二次,否则,他定会也为幽儿同样塑一个适合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魂。而今的【逆天邪神】混沌世界,根本连一把‘神’之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都不可能找到,又怎可能为幽儿塑一个相似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魂。”

  劫渊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云澈似懂非懂。涉及创世神层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力量,他又岂能理解。

  “我准备让幽儿……共用红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剑魂!”劫渊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说道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