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01章 再入虚无

第1501章 再入虚无

  神界那个地方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并不适合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夏元霸。再加上神界正面临魔神即将归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劫难,有着太多的【逆天邪神】不确定性,他不会允许夏元霸在这个时候前往神界。

  两年……也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暂时的【逆天邪神】约定吧。

  夏元霸离开不久,又一个人直奔他而来,大老远便喊道:“云兄弟,久违了!想见你一面还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易啊。”

  来者一身英气,面容刚毅俊朗,气质极为不凡,赫然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十二守护家族苏家少家主苏止战。

  当年面对淮王势力,他曾和云澈并肩而战,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十二守护家族年轻一辈中,云澈最为交好之人。

  “止战兄,居然连你都来了。”云澈颇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“哈哈,”苏止战从空中落下,大笑一声道:“若无萧前辈,便无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云兄弟,如此算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萧前辈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们整个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大恩人,身为幻妖皇族的【逆天邪神】守护者,岂能不来。”

  云澈上下打量他一眼,道:“看你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,除了为我爷爷贺寿,应该还有其他什么事吧?”

  “果然瞒不过云兄弟,”苏止战说完,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变得有些“矜持”起来:“听闻再有数月,令嫒便及十五之龄,如此距婚嫁之龄也不过短短十几个月。”

  云澈:“……”

  “犬子寒楼刚满十八,天赋在幻妖界小辈无出其右,将来必为苏家之主,家族对其娶妻一事万般重视,难有入眼者。唯独令嫒,爷爷和父亲都万般喜爱,若能……”

  “苏家,想和我云家结亲,娶我女儿?”云澈平静的【逆天邪神】道,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
  “正是【逆天邪神】此意。”苏止战颔首道。他和云澈意气相投,云家和苏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同气连枝,门当户对。其他人没底气向云澈提亲,唯有苏家最为合适。

  “嗯……”云澈点了点头,然后手臂抬起,指向苏止战后方,慢吞吞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滚……犊……子!!”

  “这……”苏止战想过会有可能被云澈婉拒,却没想到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种回应,他还想要说什么,却陡然从云澈身上感受了一股冰寒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杀气!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杀气岂同小可,傲气凌云,从不知畏为何物的【逆天邪神】苏止战脖子一缩,声音都跟着颤抖起来:“既……既如此,那此事以后再议。”

  “再议你大爷,赶紧滚蛋!!”云澈低吼道。

  “……我先去拜会萧前辈。”

  苏止战后退一步,全身冷汗直冒。

  “等等,”云澈又忽然出声喊住他,苏止战以为有什么转机,却听他慢悠悠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劳烦止战兄帮我在妖皇城传个话,今后谁再敢上门提亲,老子一定亲自打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腿!”

  “~!#¥%……”苏止战落荒而逃。

  “噗嗤……”

  随着一阵轻笑,萧泠汐走到了云澈身边,笑着道:“你和苏少家主那么好的【逆天邪神】交情,他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来提个亲而已,为何生那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气。”

  “哼!敢打我女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主意,没打断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腿已经是【逆天邪神】看在交情的【逆天邪神】面子上了。”云澈狠狠咬牙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被触到了逆鳞一般。

  “在妖皇城,云家和苏家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门当户对的【逆天邪神】了。”萧泠汐道。的【逆天邪神】确,在蓝极星这个层面,能配上云无心的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极少数家族中,苏家是【逆天邪神】其中之一。

  “门当户对个屁!他一个苏家毛头小子想娶我女儿?做梦去吧!”云澈冷哼一声。

  无心才回到他身边没几年,有人想将她娶走?虽然这事压根还没发生,但他单单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想想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一肚子无名火气。

  看着云澈那咬牙切齿的【逆天邪神】样子。萧泠汐再次掩唇。

  “不光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月婵,还有我爹娘也一定不会同意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云澈闷闷的【逆天邪神】道。看着萧泠汐,他忽然目光微凝,然后侧目传音道:“影奴,退到五百里之外,不得探知萧门范围的【逆天邪神】任何气息。”

  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立刻远去。

  “泠汐,给你看一个东西。”

  拉起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将她带到房中,快速布下隔绝结界,然后拿出了那块来自千叶影儿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板。

  刻印逆世天书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板!

  石板刚刚拿出,云澈压根还未注入玄气,便见石板上忽然闪耀起银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。

  比之千叶影儿将玄气注入后所绽放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还要明亮、强烈数倍。

  云澈微怔间,银色光华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脱离石板浮起,然后在空中游移,快速铺开一片奇型文字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许久没有说话,心中剧烈震荡。

  当年,那块来自弑月魔君的【逆天邪神】神秘黑玉,他无论如何试探都毫无反应,却在萧泠汐临近时忽然产生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释放出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光华,然后汇成浮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形文字。

  这块石板,亦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!

  这到底是【逆天邪神】怎么回事!?

  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被浮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异形文字吸引,没有注意到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她唇瓣张开,轻喃道:“又是【逆天邪神】那一种文字……小澈,你现在知道这些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文字了吗?”

  “嗯,”云澈点头:“这种文字,名为太初神文,你对这个名字有没有印象?”

  “太初神文?”萧泠汐摇了摇头,很确定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没有,听起来,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很古老的【逆天邪神】文字。”

  她美眸转过,很是【逆天邪神】期待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:“小澈,你既然知道了这种文字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,那么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也会知道我为什么会识得这种文字?”

  “很简单,”云澈微微一笑:“和我上次说的【逆天邪神】一样,这种文字既然被称作‘神文’,是【逆天邪神】因它自带灵性,只会允许有缘之人解读它。泠汐能认得它,说明你得到了这种文字的【逆天邪神】认可。”

  “原来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。”萧泠汐轻念一声,心中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也随之而解。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去过神界,见到大世面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自然知道很多她不知道和不理解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虽然“文字拥有灵性”这种解释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玄妙,但既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云澈之口,她当然不会有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怀疑。

  云澈解释时目光平和,面带微笑,但实则,他内心一直狂跳不已,无法休止。

  刻印始祖神决“逆世天书”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初神文,唯有四大创世神和四大魔帝识得,这并非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出自劫渊之口……而且说得斩钉截铁,不容置疑。

  连千叶影儿这般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顶尖存在,坐拥浩大梵帝神界,在得到刻印逆天天书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板都无从解读。

  萧泠汐……为什么竟会识得太初神文!?

  难道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哪个创世神,或者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转世!?

  但,神界中关于上古时代的【逆天邪神】记载,都提到诸神诸魔皆形魂俱灭,不可能轮回转世,神界也从未有任何关于真神真魔转世之说。

  劫渊,也从未试着找寻过邪神的【逆天邪神】转世,显然即使在魔帝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这种事都根本不存在。

  就算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转世,也没理由还保留着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。

  云澈对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解释,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让她不留有没必要的【逆天邪神】疑惑不安,同时,又何尝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强行劝慰自己。

  或许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只是【逆天邪神】太初神文和泠汐有缘……一定是【逆天邪神】这样吧……

  “小澈,要念给你听吗?”云澈心绪混乱间,耳边传来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啊……好。”云澈点头。

  作为连创世神和魔帝都无从碰触的【逆天邪神】始祖神决,若说云澈不感兴趣,那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假的【逆天邪神】。

  而且,在自己重生身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段时间,他忽然进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虚无”之境,也始终让他难以释怀。

  萧泠汐轻应一声,她看着上方,唇瓣轻动,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念了起来:“坤无徐,乾念生,意夺之所重,情幽之忡申,梦非梦,梦亦梦,胧?g有尔幻兮……”

  萧泠汐徐徐的【逆天邪神】念着,云澈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听着,浮空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初神文,他完全不识,萧泠汐将之解读,他同样完全无法听懂,同上一次一样,根本不解其意。

  但,不知不觉间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无意识中,耳边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轻念之音似乎变得越来越远,越来越悠长,越来越飘渺……

  他不自觉的【逆天邪神】闭上了眼睛,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他依旧丝毫无法听懂,但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眼前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周围,却无声铺开了一个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。

  这个世界一片空无,没有任何实物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没有声音,没有光芒,没有气息……

  连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都感觉不到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无比真切,又无比虚幻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虚无”感。

  这个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虚无世界,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他第一次进入。身废的【逆天邪神】那段时间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念曾忽然沉入这个世界……那似乎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种顿悟,一种没有玄力状态下出现的【逆天邪神】诡异顿悟,但却又根本没有悟到什么,无论精神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躯体,都根本毫无变化。

  至少他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觉如此。

  虚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中,在这时映出一个虚渺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。

  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女子身影,似梦似烟,正是【逆天邪神】上一次出现在这个奇异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奇异身影,她似乎在看着云澈,来自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,也响荡在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意念世界:

  “能再次进入这个世界,看来,你已经碰触到了更深层次的【逆天邪神】虚无法则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无法发出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。

  “何为虚幻,何为真实。”

  “有时,虚幻为虚幻,真实为真实,有时,虚幻才是【逆天邪神】真实,真实不过是【逆天邪神】虚幻。”

  “已碰触到虚无法则的【逆天邪神】你,或许已可以看到更多的【逆天邪神】‘真实’。”

  “只可惜……”

  声音忽然消逝,空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也忽然弥散。

  “……”云澈睁开了眼睛,双目一片迷茫。

  “啊?”耳边传来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惊呼声,她急急的【逆天邪神】来到身边:“小澈,你总算醒了。”

  “呃,”云澈马上回神,解释道:“刚才好像忽然就进入顿悟状态了。”

  说完,他忽然注意到了这里竟有另外一个人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一转目,看到苏苓儿正在旁边,笑盈盈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他,他愣了愣,道:“苓儿,你什么时候来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嘻嘻,还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泠汐姐姐太过担心你,所以一直拉着我陪着你。”苏苓儿走过来,随口问道:“这一次又悟到了什么?”

  云澈收了收眉头,摇了摇头:“什么都没有。”

  顿悟之境,可遇而不可求,玄者能入顿悟之境,定会在玄力或玄功之上取得更深的【逆天邪神】理解和进境。

  但,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这两次顿悟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丝毫没觉得自己悟到了什么……只是【逆天邪神】模糊记得那个空无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和那个飘渺奇异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之音。

  那个声音说,我在“虚无法则”上又近了一步。

  但,为什么我一丁点的【逆天邪神】领悟感都没有?

  甚至压根都不知道虚无法则究竟是【逆天邪神】什么。

  难不成,虚无法则本身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虚无的【逆天邪神】?

  这时,云澈忽然注意到了一件事。

  他在让萧泠汐解读刻印逆世天书的【逆天邪神】石板前,特意布下了隔绝结界。

  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玄力,这个星球上不可能有人将之打破,没有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命令,千叶影儿也不可能干涉他亲手布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结界。

  而苏苓儿却出现在了这里。

  除非,七日之后,结界自散。

  云澈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激灵,急声道:“我这个状态持续了多久?”

  “已经半个多月了。”苏苓儿道。

  “什么!?”云澈惊的【逆天邪神】直接跳了起来。

  玄者顿悟,几年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常有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到了神界那个层面,一次顿悟几十年几百年都不稀奇。

  虽然,顿悟状态下难以准确感知时间的【逆天邪神】流动,但亦能隐约知道个大概。

  而,坠入“虚无世界”的【逆天邪神】云澈,却分明感觉时间只过去了十息不到!

  上次见劫渊,她要自己一个月后去找她,她会告诉他一个“答案”。

  自己停留在蓝极星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加上这忽然莫名顿悟的【逆天邪神】半个多月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差不多超过了一个月!

  这是【逆天邪神】劫渊限定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还关系着混沌的【逆天邪神】命运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迟到,那还得了!

  云澈如被火烧屁股,急声道:“我必须马上去一趟沧云大陆,之后不知会发生什么,有可能短期内无法回来……代我向爷爷和无心他们打个招呼。”

  说完,他再顾不得其他,身化迅影,远远而去。

  “啊,小澈!”萧泠汐一声轻唤,但云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瞬间远去。

  “看来,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有什么很急的【逆天邪神】大事。”苏苓儿念道:“我去和其他姐姐说一声。”

  话音落下,却没有得到萧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,苏苓儿美眸转过,发现萧泠汐正呆呆的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离去的【逆天邪神】方向,状若失魂。

  她眼前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忽然化作了一片黑暗。

  一片无比纯粹,没有边际,又深邃的【逆天邪神】可怕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。

  与其说,那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黑暗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,不如说摹灸嫣煨吧瘛壳更像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无底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深渊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在黑暗中逐渐远去,像是【逆天邪神】在深渊中坠落……越来越远,越来越深……直至整个身影都被黑暗完全吞没。

  “泠汐姐姐!?”

  “啊?”近在耳边的【逆天邪神】呼喊让萧泠汐顿时回神。

  “你……怎么了?”苏苓儿看着她,有些担心的【逆天邪神】问道。

  视线中的【逆天邪神】世界已恢复正常,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黑暗深渊似乎只是【逆天邪神】乍现的【逆天邪神】幻觉,萧泠汐摇了摇头,笑道:“没事,刚才眼睛好像花了一下。”

  “嘻嘻,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,”苏苓儿笑道:“每次云澈哥哥一离开,你都会魂不守舍的【逆天邪神】,你干脆长在云澈哥哥身上算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萧泠汐螓首垂下,唇瓣抿了抿,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没有笑出来……不知为什么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心跳变得一片混乱,全身上下都泛动着莫名的【逆天邪神】不安感。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