逆天邪神 > 逆天邪神 > 第1500章 萧家寿宴

第1500章 萧家寿宴

  苍风国,流云城,萧门。

  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流云城一如平日,平静安宁中透着几分热闹。

  流云城,这个苍风国最小的【逆天邪神】城,如今,却成为了天玄大陆最为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,玄道之中,早已无人不知这是【逆天邪神】云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成长之地。

  但,流云城却并没有因此而有什么显眼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依然如以往那般偏僻平静。每天,都会有大量天玄大陆,甚至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者来亲身目睹、朝拜这云真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生身之地,但都是【逆天邪神】远远而观,绝不敢对这个安静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城有半点的【逆天邪神】叨扰和亵渎。

  而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人,因层面所限,他们极少有人真正理解“云真人”三个字在当世是【逆天邪神】何等概念。

  而更少有人知,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萧门,正聚集着天玄大陆,乃至整个星球最顶尖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

  “祝太爷爷富康永安,寿比南山……请太爷爷喝茶。”

  萧烈堂中正坐,膝前,萧永安端正的【逆天邪神】跪在那里,向他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敬茶。

  “好,好孩子。”萧烈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接过,一饮而尽,脸上带着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微笑。

  曾经,年仅五十多岁,且有灵玄境修为的【逆天邪神】他早早的【逆天邪神】显出苍老之态,后因云澈死讯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一夜白发,如今,七十寿辰的【逆天邪神】他却是【逆天邪神】黑发黑须,面色红润,看上去不过四十来岁,比之当年何止判若两人。

  这里是【逆天邪神】萧门,是【逆天邪神】萧烈最为眷恋,哪怕被伤害辜负也从不愿久离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云澈带着女儿和众女,萧云带着妻子和儿子,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早早的【逆天邪神】到来,为他贺寿敬茶。

  “……无心敬太爷爷喝茶。”

  萧永安之后,云无心跪拜膝下,恭敬敬茶。

  萧烈接过茶盏,微笑着感叹道:“不知不觉,澈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都这么大了。时间真是【逆天邪神】不待人啊。”

  "但太爷爷却越来越年轻了啊,"云无心扑闪着眼睫,笑吟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所以,时间根本追不上太爷爷,太爷爷将来,还有好多好多个七十岁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。”萧烈开怀大笑:“有心儿这么乖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孙女,太爷爷可不舍得老得太快。”

  大笑声中,手中之茶一饮而尽,茶中暖意却未停肺腑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蔓延全身。

  两个小小辈敬完茶,云澈看向萧云,萧云也看向了他,微笑道:“大哥先请。”

  云澈虽不姓萧,但在萧云眼中,云澈无疑和亲生兄弟毫无异处。

  “好!”

  云澈也不推辞,大步向前,斟茶抬盏,跪于萧烈身前:“孙儿云澈,请爷爷喝茶,望爷爷福幸齐天,万寿无疆。”

  简单朴实的【逆天邪神】祝寿言语,字字铿锵。这个世上,有几人能让他这般心甘恰灸嫣煨吧瘛块愿、规规矩矩的【逆天邪神】屈膝?

  除了父母,便唯有萧烈。

  萧烈接过茶盏,却没有饮下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看着云澈,忽然叹道:“澈儿……当年,鹰儿过世后,我其实曾对你有过怨,甚至曾有过恨。而今……得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万倍的【逆天邪神】回报与福泽。能有你这样一个孙儿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一生之幸。”

  云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轻语道:“萧叔叔、萧婶婶、还有奶奶都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我而过世,爷爷当该怨我、恨我,却从未有一天、一刻将我遗弃和轻视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抚养我平安长大,待我更胜泠汐,纵是【逆天邪神】做了错事,也不舍得重言责罚,为我受尽冷眼,为我忍气吞声,更为了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玄脉……曾以‘烈’而声名在外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不知向多少人俯首乞求。”

  “如今一切,非是【逆天邪神】回报福泽,而只是【逆天邪神】身为已长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后辈,对爷爷天经地义的【逆天邪神】尽孝……尚远不及爷爷抚育天恩之万一。”

  “此生能遇爷爷,是【逆天邪神】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一生之幸。”

  萧烈微笑……当年,那个柔柔弱弱,总要被他护在羽翼下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依旧近在眼前,恍如昨日,而如今,短短十几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他却已站在了一个神话般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度,俯视大陆万灵。

  但他又从来没有变过,跪在膝前,一如少年时。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身边,苍月款款而拜:“孙媳苍月,请爷爷喝茶。”

  云澈与夏倾月最先完婚,苍月居后,但,在任何人眼中,苍月才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妻。连小妖后都要对她以“姐姐”相称。

  在位多年,苍月早已非当年稚嫩之时,举手投足,尽是【逆天邪神】帝王之仪。而“云澈正妻”之名,更是【逆天邪神】让她绝非“苍风女帝”那般简单,地位之崇高,绝非天玄大陆任何帝皇可比。

  “月儿,”萧烈看着苍月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虽然国事为重,但你与澈儿毕竟也已成婚十几年,是【逆天邪神】该要个孩子了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延续苍风皇室的【逆天邪神】血脉啊。”

  “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,月儿记下了。”苍月螓首轻垂,美目悄然侧了云澈一眼。

  “呃……我和月儿一定努力,努力。”云澈连忙道,心中却颇有些愁苦。

  在得到了龙神血脉,尤其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之髓后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本质虽然是【逆天邪神】人类,但躯体却也一直在越来越趋向于龙……更确切的【逆天邪神】说,是【逆天邪神】龙神,在上古时代都是【逆天邪神】龙族中的【逆天邪神】至高存在。

  龙性本淫,因而云澈绝对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勤奋的【逆天邪神】男人。但同时,龙族极难有后……越是【逆天邪神】高等的【逆天邪神】龙族,越是【逆天邪神】如此。

  从很多年前开始,云澈就隐隐发觉了这一点。

  苍月为苍风之帝,小妖后为幻妖主宰,她们其实都很想和云澈有一个子嗣,但多年却始终未能如愿。

  云澈甚至悄悄用过可以让女子百分百受孕的【逆天邪神】灵药……然而,在萧云和天下第七身上一用即灵,在他身上却完全无效!

  这着实让他无法不为之郁闷不已。

  看来,唯有的【逆天邪神】办法,就是【逆天邪神】要比以前更加勤奋才行……云澈暗下决心:不知道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第二个孩子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和谁所生,会不会和无心一样可爱呢?

  嚓……

  意念闪过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身体忽然猛的【逆天邪神】一颤……心脏如被染毒的【逆天邪神】钢针猛穿而过,痛彻心扉。

  怎……怎么回事……

  云澈是【逆天邪神】面向萧烈,所以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刹那异样并没有被人注意到。

  苍月之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小妖后敬茶。她是【逆天邪神】在场除苍月外,唯一与云澈成婚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只是【逆天邪神】状况上有所不同……毕竟,他们的【逆天邪神】后人,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以“幻”为姓,是【逆天邪神】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幻妖之主。

  “彩衣啊,”萧烈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叮嘱道:“如今幻妖界一片生平,再无需担忧祸乱,你辛苦了百年,也该好好休息下了。早日与澈儿生下子嗣,也好早日培养下一代妖皇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。”小妖后很恭敬的【逆天邪神】答应。

  小妖后之后,是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。她虽未与云澈成婚,但却是【逆天邪神】唯一与云澈有后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在云家、萧家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自然非同寻常。面对楚月婵,萧烈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也为之动容,道:“月婵,澈儿他愧你良多,我云家、萧家更是【逆天邪神】欠你无数,澈儿这一生能得你为伴,何其之幸。”

  “澈儿,虽然,我深知你们早已不拘于世俗之礼,但,我们云家和萧家,终究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俗之地,爷爷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看到你能将月婵风风光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娶进门,给她名分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,父亲所言不错。”

  云澈刚要回应,一声大笑传来,云轻鸿和慕雨柔并肩而入,跪拜贺寿之后,接言道:“澈儿,你爷爷的【逆天邪神】话,便是【逆天邪神】为父的【逆天邪神】话。不仅是【逆天邪神】月婵,雪児与你早有婚约,却已拖了数年,还有苓儿,她从沧云大陆跟来伴你这么多年,你是【逆天邪神】准备拖到什么时候

  。”

  慕雨柔笑着道:“还有泠汐和仙儿。泠汐自不多说,仙儿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人人仰羡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之女,现在全大陆都知道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你的【逆天邪神】随身是【逆天邪神】女,将来想嫁人都难了,你总不能一辈子都让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侍女吧。”

  这话先把凤仙儿吓了一大跳,慌声道:“仙儿何德何能……仙儿能在少爷身边为婢,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一生之幸,怎能……怎能……”

  她深低螓首,不敢碰触任何人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。

  “仙儿,”慕雨柔微笑道:“澈儿最失落的【逆天邪神】时候,是【逆天邪神】你寸步不离的【逆天邪神】陪在他身边,你心灵善良纯净,对澈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好我们所有人都看在眼中,你若能入我们云家,常伴澈儿之侧,我们做父母的【逆天邪神】高兴都来不及。”

  “澈儿,你若是【逆天邪神】烦于俗礼,那只需点个头,剩下的【逆天邪神】我们来操办就好。”慕雨柔继续道:“你终究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女子,名分这个东西,对女子而言,可要比你认为的【逆天邪神】重要的【逆天邪神】多。”

  云澈目光看向楚月婵、凤雪児、苏苓儿、萧泠汐、凤仙儿……他看到了她们神色的【逆天邪神】变化,哪怕是【逆天邪神】性子最淡的【逆天邪神】楚月婵,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眸中,他都看到了那抹悄然隐下的【逆天邪神】绮丽光华。

  他轻轻点头,微笑道:“好,一切皆听从爷爷和爹娘做主。”

  云轻鸿微笑,慕雨柔更是【逆天邪神】笑颜如花:“这才乖嘛。澈儿和雪児最早定下婚约,而下下个月末便是【逆天邪神】暖秋,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再好不过的【逆天邪神】日子,筹备时间上也足够,我们云家,便把雪児风风光光的【逆天邪神】娶进门。”

  “娘……”凤雪児唇瓣轻抿,即使她早已是【逆天邪神】世人眼中高不可攀的【逆天邪神】凤凰神女,此境之下依旧心漾羞赧。

  “还有仙儿,”慕雨柔继续道:“你和雪児同出一脉,便做雪児的【逆天邪神】陪嫁如何?”

  慕雨柔心中显然早有计较,凤仙儿年龄最小,对于云澈有着深入骨髓,超出一切的【逆天邪神】崇拜与仰慕,在云澈,乃至众女面前都是【逆天邪神】以侍女自居。若让她直接嫁入云家,她反而会无所适从。

  “啊……”凤仙儿一声轻吟,双手很是【逆天邪神】紧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捏着裙角,一张脸儿娇红一片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仙儿,你自己愿意一辈子在澈儿身边为侍,你爹娘呢?”慕雨柔笑着道:“就算是【逆天邪神】为了给你爹娘一个交代也好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有些委屈了你。”

  “不,不委屈……”凤仙儿很用力的【逆天邪神】摇头,那种比梦境还要不真实的【逆天邪神】虚幻感让她几乎失去了思考的【逆天邪神】能力……终于,她螓首深深的【逆天邪神】垂下,声若蚊鸣:“一切,听……夫人做主。”

  “哈哈,现在还叫‘夫人’也就罢了,两个月,可要随着雪児一起改口了。”云轻鸿大笑道,短短一句话,让凤仙儿脸上的【逆天邪神】红霞直蔓脖颈,心脏更是【逆天邪神】几乎要跳出来。

  “至于具体婚期,明日,我便去和凤老兄商议。”

  云轻鸿话音刚落,一个饱含威严的【逆天邪神】笑声传来:“哈哈哈哈,不用明日,今日便可定下。”

  “父王!”凤雪児风眸转过,浅笑出声。

  凤横空大步跨进,向萧烈深深一拜:“萧老爷子,神凰凤横空特来拜寿!”

  论年龄,他比萧烈大上数百岁,但因女儿跟了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关系,他辈分直接低了一层。

  尤其……七十岁,别说神界,在天玄大陆的【逆天邪神】高等层面,都根本算不上“寿”,对凤横空这等人物而言,这辈子还是【逆天邪神】第一次拜五百岁之下的【逆天邪神】寿。

  但……萧烈再平凡,他可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爷爷!

  “父王,你怎么来了?”凤雪児道。

  “不止是【逆天邪神】我,”凤横空道:“这四面八方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有无数的【逆天邪神】人正飞奔而至,而且敢来的【逆天邪神】,无一不是【逆天邪神】有头有脸的【逆天邪神】人物。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手抚额头,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哼道:“这帮家伙……”

  “呵呵,这也是【逆天邪神】理所当然的【逆天邪神】事。”云轻鸿微笑道:“如今无论天玄大陆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幻妖界,只要是【逆天邪神】关乎你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谁敢不重视。今日父亲七十寿辰,虽未有半点公开,但他们又岂会不知和不顾。”

  云轻鸿对此时显然并不惊讶和在意,直接转而道:“看来,凤兄对雪児与澈儿的【逆天邪神】婚期并无异议?”

  “当然,”凤横空笑道:“大陆各大宗派势力也都等待两人婚期已久,若是【逆天邪神】消息散开,怕是【逆天邪神】又要热闹许久了。”

  云真人与凤凰神女,分别代表天玄大陆男子与女子的【逆天邪神】至高存在,两人的【逆天邪神】正式成婚,无疑会是【逆天邪神】天玄大陆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天大盛事。

  “定下雪児和仙儿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还有月婵、泠汐、苓儿……”慕雨柔看着眼前未来的【逆天邪神】儿媳,一脸的【逆天邪神】笑眯眯。

  “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事,先不用着急。”萧烈道,神色似乎颇为严肃。

  他的【逆天邪神】这句话,加上有些淡的【逆天邪神】语气,让慕雨柔的【逆天邪神】笑意微微一僵,本是【逆天邪神】心跳加速的【逆天邪神】萧泠汐也蓦然转首,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云澈也是【逆天邪神】心里一突,揣摩了一下言辞,最终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颇为直白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爷爷,我和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事……爷爷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依然有着心结?”

  厅中顿时安静了不少。虽然,云澈和萧泠汐青梅竹马,相伴长大,感情极深,虽然,他们没有任何的【逆天邪神】血缘之系,但毕竟……在云澈十六岁前,在流云城的【逆天邪神】认知中,她是【逆天邪神】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小姑妈。

  “倒不是【逆天邪神】心结,”萧烈摇头,然后轻轻一叹:“是【逆天邪神】不舍得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云澈一愣:“爷爷是【逆天邪神】希望泠汐再多陪伴你几年吗?这个爷爷不用担心,将来无论如何,你都不会失去泠汐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

  “不是【逆天邪神】这个,”萧烈在这时忽然笑了起来,笑意中竟带着几分促狭:“我是【逆天邪神】想再多听你喊几年‘爷爷’,太早喊‘岳父’,我怕适应不过来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声音落下,看着云澈那懵逼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萧烈已是【逆天邪神】开怀大笑起来。

  众人皆愣,随之哄堂大笑,半晌不止。

  “老爹真是【逆天邪神】的【逆天邪神】。”萧泠汐一声轻嗔,她偷偷看了云澈一眼,也轻轻笑了起来。

  云澈这边敬完之后,萧云直接带着妻子天下第七向前,敬茶之后,却没有起身,然后仰首道:“爷爷,其实今日,我和七妹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。”

  “哦?”萧烈眉目含笑。

  另一边,苏苓儿唇瓣微微弯翘……显然她知道萧云要说什么。

  萧云握住天下第七的【逆天邪神】手,难抑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七妹她已经……再次有孕。”

  “哦!?”萧烈双臂一紧,然后直接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站了起来:“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真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嗯!”天下第七面绽笑颜,大大方方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而且已有两月,我和云哥哥还找苓儿看过……是【逆天邪神】个女孩,可把云哥哥乐坏了。”

  “嘿嘿嘿嘿,”萧云傻笑不止。自从云澈找到云无心之后,萧云是【逆天邪神】做梦都想要个女儿。

  “好……好,女孩好,女孩好。”萧云激动不已,脚步微错,双手搓动间都不知该放在哪里:“如此……云儿便儿女双全,好……好啊……你爹和你祖母在天之灵,一定高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,高兴的【逆天邪神】很啊。”

  他激动、喜悦的【逆天邪神】开始有些语无伦次,双目也稍稍蒙上了一层雾气。

  他这一声从灰暗孤苦,到找回萧云,再到看到自己的【逆天邪神】孙儿儿女双全……他这一生,已真的【逆天邪神】是【逆天邪神】万般满足,再无所求了。

  云澈笑道:“爷爷,你即将出世的【逆天邪神】太孙女,可是【逆天邪神】萧家这一辈第一个女孩,便由您为她取个

  名字如何?”

  萧云马上点头:“对对!这件事,当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要交给爷爷。”

  “……”萧烈没有摇头拒绝,他几个呼吸,总算是【逆天邪神】抑下激动,稍稍思索,道:“便取名……‘永宁’吧。”

  “永安……永宁……”天下第七笑了起来:“我便替我的【逆天邪神】女儿永宁,谢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太爷爷给予的【逆天邪神】名字。”

  今日的【逆天邪神】萧家,无疑是【逆天邪神】双喜临门。小小的【逆天邪神】萧门,不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厅堂,却无时无刻不是【逆天邪神】笑语欢声。

  这时,主门前的【逆天邪神】守卫匆匆而至,报道:“至尊海殿紫极、沧澜国主、天香国主均携重礼到来,求见萧长老。”

  云澈一摆手:“让他们在外面候着,不许进来,也不许喧哗……最好把礼放下直接滚蛋。”

  萧烈最喜安静,这帮人浩浩荡荡的【逆天邪神】前来,根本就是【逆天邪神】马屁拍在马脚上。

  “不必。”萧烈却是【逆天邪神】一抬手,笑呵呵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让他们都进来吧。他们皆是【逆天邪神】因我而远道而来,我又岂可失了礼数。”

  云澈点头:“好,那便依爷爷之意。”

  难得萧烈有了待客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情和雅兴,云澈则是【逆天邪神】适时的【逆天邪神】暂离,他若是【逆天邪神】在那里,那些远道而来的【逆天邪神】“贵客”别说贺寿,估计大气都不敢多喘。

  “云澈,”楚月婵来到云澈身侧,轻声说道:“我已决定回冰云仙宫,终究还是【逆天邪神】那里最适合我。”

  “哦?”云澈眼睛一亮:“你准备接任宫主之位?”

  楚月婵在冰云仙宫数十年,对冰云仙宫知之甚深,更有着极深的【逆天邪神】感情。作为当年的【逆天邪神】冰云七仙之首,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资历、声望都是【逆天邪神】无人可及。再加上她在云澈施予的【逆天邪神】生命神水下修为成就神道,若归冰云仙宫,必将成为最核心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。

  楚月婵却是【逆天邪神】摇头:“千雪和月璃她们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有此意,但被我拒绝。不过我已答应暂任副宫主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云澈面露微笑,如今云无心已经长大,无需她的【逆天邪神】过多陪伴,冰云仙宫的【逆天邪神】确是【逆天邪神】最合适她的【逆天邪神】地方。

  曾经引发苍风轰动的【逆天邪神】冰婵仙子重归冰云仙宫,这自然会是【逆天邪神】个轰动玄界的【逆天邪神】重大消息。

  “姐夫!”

  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遥遥传来,锁定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所在,他巨大的【逆天邪神】身影很快来到上空,落在了云澈身前:“今天萧爷爷七十寿宴……我没来晚吧?”

  感受了一番周围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,他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嘟囔道:“居然这么热闹。”

  “是【逆天邪神】啊,热闹的【逆天邪神】过了头。”云澈有些无奈的【逆天邪神】撇了撇嘴,然后貌似无意的【逆天邪神】拿手指挑了挑脖颈上的【逆天邪神】挂饰。

  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目光自然而然的【逆天邪神】移动,然后疑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琉音石?”

  云澈马上点头,将三枚琉音石捧起,道:“这是【逆天邪神】无心送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礼物,是【逆天邪神】她亲自寻来,亲手做成的【逆天邪神】!很漂亮对吧!”

  “呃……”夏元霸有些不懂云澈为什么忽然就兴奋了起来。

  “你听……”云澈用手指轻触中间的【逆天邪神】心形琉音石,顿时,云无心娇甜的【逆天邪神】声音响起:“爹爹,无心想你啦。”

  云澈嘴巴咧起,不自禁的【逆天邪神】笑了起来。夏元霸瞪了瞪眼,然后很有感触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的【逆天邪神】确……有点让人羡慕。”

  “对吧!”云澈笑眯眯道:“所以,元霸,你也该赶紧找个媳妇了,然后再生几个娃娃,你就会发生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。”

  夏元霸脖子微缩,和以前一样毫不犹豫的【逆天邪神】抗拒:“还是【逆天邪神】别了,女人最麻烦了,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一个人好。”

  “就算你自己不着急,你爹也早该急啦。”云澈弹了弹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肩膀,以过来人之姿道。

  “这个……还是【逆天邪神】以后再说吧。”夏元霸依旧摇头,自从他的【逆天邪神】霸皇神脉真正觉醒后,他就成为了一个彻头彻尾的【逆天邪神】玄道之痴,对其他一切都基本没什么大的【逆天邪神】兴趣。

  “话说回来,姐夫,有一件事,我一直很想问你。”

  “哦?”他感觉到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眼神变得有些沉重复杂。

  “我想问……”夏元霸微吸一口气,道:“你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知道我姐姐在哪里?或者,你已经见过她了?”

  “……”云澈所有的【逆天邪神】表情收敛,想了想道:“你为什么会这么问?”

  云澈的【逆天邪神】反应,已基本算是【逆天邪神】给了夏元霸回答,他认真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以前,你虽然一直说姐姐自有天佑,不会有什么事,也一直不怎么担心,但从来都没停止过用各种方法寻找和探查消息。但,自你从神界回来后,你就再也没有亲自,或者谴令天玄大陆与幻妖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宗门寻找姐姐的【逆天邪神】踪迹……而且,那之后你和我说姐姐一定安然无恙时,眼神与语调也和曾经有所不同。”

  夏元霸经历无数风雨,霸皇神脉的【逆天邪神】觉醒,又成为皇极圣域的【逆天邪神】圣帝,他的【逆天邪神】心性早已褪去了曾经的【逆天邪神】青涩稚嫩,变得一天比一天缜密。

  云澈沉默了下去,然后终于道:“你说的【逆天邪神】没错,我的【逆天邪神】确见过倾月了。”

  “啊!”夏元霸身躯一震,然后猛地向前一步,激动的【逆天邪神】道:“姐姐她现在在什么地方?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如何?有没有……受什么委屈,被人欺凌什么的【逆天邪神】?”

  “她就在神界。”云澈道:“她的【逆天邪神】状况很好,你完全不需要担心。她现在的【逆天邪神】修为,以及在神界的【逆天邪神】地位,都远比你能想象的【逆天邪神】最夸张的【逆天邪神】情形都要高。只是【逆天邪神】,她无法回来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夏元霸脱口问道:“她在那边发生了什么?她现在到底怎么样?为什么不能回来?”

  “状况很复杂,我一时之间难以说清。”云澈只能如此回答。夏元霸在蓝极星已是【逆天邪神】最顶层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但神界那个位面的【逆天邪神】强大与生存法则,依旧非他所能想象:“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很确信的【逆天邪神】告诉你,她并非是【逆天邪神】不想回来,不愿回来,更从没有舍弃过你们,而是【逆天邪神】有特殊的【逆天邪神】缘由。”

  “对了,”云澈道:“在神界,倾月已如愿找到了母亲。”

  夏元霸躯体再震,反应之剧犹胜刚才:“你说……姐姐找到了娘?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……这是【逆天邪神】真的【逆天邪神】!?”

  “嗯。”云澈点头:“不但找到,而且团聚了,一起生活在同一个地方。”

  只是【逆天邪神】……

  夏元霸双手攥起,面色在强烈的【逆天邪神】激动下渐染赤红,他嘴唇嗡动,想要问的【逆天邪神】东西太多,一时竟不知道该先问哪一个,最终嘶哑着声音道:“娘和姐姐在哪……我要去神界找她们,现在就去!”

  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回应,完全如云澈所想。他摇头道:“不行。”

  “……为什么?”夏元霸努力压下有些失控的【逆天邪神】情绪。

  “你服了生命神水,修为初入神元境,在天玄大陆已是【逆天邪神】至高的【逆天邪神】存在,但在神界那个位面,那些强者之可怕,远远非你所能想象。你姐姐无法归来,而且数次明示我尽量不要向你透露任何关于她的【逆天邪神】消息……你该大致明白原因。”

  夏元霸:“……”

  看着夏元霸的【逆天邪神】神色,云澈又微笑起来:“哈哈,事态也没那么严重。这样吧,元霸,你给自己两年的【逆天邪神】时间,两年之后,若你能神元境站稳脚跟,我便带你去神界见她,如何?”

  “好!”夏元霸想也没想,直接答应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【这章7K,有没有从平淡温和的【逆天邪神】情节中嗅到些许诡异的【逆天邪神】气息?】

看过《逆天邪神》的【逆天邪神】书友还喜欢